刚刚更新: 〔异界债务系统〕〔界皿〕〔傅爷您夫人又凶残〕〔我成了前女友的上〕〔国公府的庶女〕〔世子爷要娶的盛世〕〔暖婚100分:娇妻请〕〔重生末世之捡个尸〕〔大国金融〕〔天庭紧急电话〕〔我真没想入赘〕〔仙尊奶爸从无敌开〕〔总裁校花赖上我〕〔我的1982〕〔每天回家都看到爱〕〔在美国当警察的日〕〔回档在2008〕〔重生之时代先锋〕〔我师兄太弱了〕〔灵魂订造师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益在人间 第6章 我的灵符……会比较舒服
    一声春雷响彻,入夜之后这天便下雨了。

    四石镇的客栈,陈伯将晕倒的顾益抬进了房间。

    按道理说他不至于晕的,但就是……晕了。

    而其他人都点着灯难以入眠。

    是真的吗?

    顾益真是从四石龙门阵里走出来的?

    这个疑问一直敲击着他们的心头。

    陈伯忽然想起来那个莫名其妙跪着顾益的姑娘,于是把她叫了过来,可她虚弱的嘴唇泛白,这对主仆又是正直之人,别人不愿说,干脆就让她休息去了。

    和仙蹙着秀眉在屋里转了一圈又一圈,忽然间一声惊叫。

    “呀!”

    陈伯吓得一激灵,“怎么了小姐?”

    “我白日间……是不是一直骂他黑心来着?”小姑娘捂着嘴巴,圆圆的瞳孔之中有些慌的不知所措,而且满是懊悔,恨不得寻个地缝钻进去。

    中年人嘴角抖了又抖,按照他和顾益的谈话来看,应该是无碍,可再联系到四石龙门阵、小苑山仙人……总归是觉得这样的词与尊敬的小苑山联系在一起……

    不过此时也只能安慰,“小姐不必忧心,我与顾公子提过这事。”

    “当真?”和仙睁大了眼睛,“那他怎么说?”

    “他……是有肚量的人,说不计较,且羡慕在小姐的世界里,对就是对,错就是错。”

    这叫什么话。

    和仙眉目抬了抬,又问:“什么意思?难道对不是对?错不是错?”

    “总之,是没什么大事的。”

    和仙哼哼两声,“哎呀哎呀,怎么会没大事,肯定是完了,说什么人家是脱境者,原来是进了四石阵的人,他不会真的见过仙人吧?”

    陈伯老脸也挂不住,脱境者,是他说的。

    而就顾益的身份而言……进了四石阵,大几率是见过仙人,那诡异的剑法,确有可能是仙人所授。

    相隔的房间里。

    顾益已经醒了,他本是装晕,那种情况当然是直直的倒下去最简单。

    陈伯这种正直的人还会把他背回来,一箭双雕。

    简直不要太机灵。

    当然后来是太累睡了过去,

    现在么,一泡尿憋醒了。

    他有自己的治疗方式,腿上的伤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不过从茅房回来的时候,发现那个姑娘在门口等他,估摸着是一直注意他的行踪。

    黑夜之中只有几个房间的光亮,雨幕隐去了天上的月色,今晚尤其的黑,也很冷。

    他终究是不忍受了伤的姑娘一直这样。

    这世道不把人当人,而他不该帮着这世道。

    顾益在进门之前说:“你去洗个澡,让我看的清你的模样。”

    听到顾益的声音,女子的肩膀有些抖动,抬起双眸中满是动容。看清?这不就是叫自己来找他嘛。

    “诺!”声音之中压着些激动。

    淅淅沥沥的雨声遮掩了木门的声响,三年来,少年少见的没有修炼,而是坐在油灯旁细听这世界的声音。

    算是一种偷懒,可他喜欢这种慵懒。

    鼻间嗅到一阵清香,他知道是人进来了。

    “你为我挡刀,如果真被砍中了呢?”

    安静之中响起了他的声音。

    “当时没来得及多想。”女孩儿出声道。

    好吧。

    “你叫什么名字?”顾益躺在摇椅上,晃晃悠悠。

    “小奴名为灿莲。”

    “小奴?”顾益侧过头看着这皮肤泛黄的少女,笑了笑,懒得去纠正人家习惯而舒服的自称,“白日间,那个女刀客说的话你听到了?”

    “嗯。”

    “你也看见了?”

    灿莲啪的一声又跪在了地上,“小奴从未对人说起。”

    那就是说,她也看到了。

    顾益倒没想过,出个四石阵还能生出这些节外之枝。本来还觉得能脱离麻烦,过些自由自在的清静日子呢。

    灿莲低着头,“不过……小奴看到的与那刀客不一样……”

    “喔?”顾益没理解,“哪里不一样?”

    “她说先生是走出来的,这是诓言,先生明明是飞出来的。”

    空气中有一阵沉默。

    顾益老脸一红,眉毛也不受控制的抖了抖,你说的,还真他妈对呢。

    “行了,起来吧。”顾益伸手去扶她,“今天我情急之下用剑身……”

    “嗯~”这无意的一碰,像是伤到了她一般,灿莲像是死命忍着,可还是有些痛苦的哼出一声。

    但真的只是扶人的动作,很轻很轻。

    昏暗中,油灯摇曳,灿莲的脸庞忽明忽暗,顾益才发现,这姑娘脸色不佳,额头有细密的汗珠。

    “衣服撩起来,让我看看你背上的伤。”

    虽说许国的男女之防没那么重,但是这大半夜的……

    “不敢……劳烦先生。”

    “你不敢劳烦我,却敢不听我的话。”顾益已经起身,拿着油灯走到书案边。

    好在当时用剑身打的是她的身后而不是身前,背,看看应该没什么。

    “伤过些时日就会好的。”灿莲抿着小嘴思索了一会儿,始终还是有些不肯。

    被那独眼刀客的灵气震的一下使她后背血肉红肿,虽然疼痛难忍,可与撩起背相比,她还是愿意自己忍着。

    长的不好看,但似乎性格很烈,顾益不再坚持了,他只是展开纸张,手中动作不停,“好吧,你过来磨墨。”

    “先生,我真的没事的。”

    “我不看了,你过来替我磨墨便是。”

    灿莲嘴巴微微张了张,所以不看也能治?刚刚自己要是不坚持一下,是不是就撩起来了?

    顾益一脸正派,也不多做解释,反正他才不是想看呢。

    “你的伤是因我而受,我会治好你,好了以后,你自行离去,像之前一样不要说出你看到的事即可。”

    灿莲的心狠狠一沉,本来觉得愿意为她治伤是扭转了心意,没想到只是为了让她离去。

    “既如此,那便不治我的伤好了!”

    还有些犟。

    顾益不理,他以笔沾墨,凝心写就,“我已知你个性刚强,宁折不弯,不过你的伤不治也出不了人命,你不必拿这个对我实施软强迫。至于你出于好意的帮倒忙,我谈不上感激,也不会责怪,所以就算不治你,让你就此离去我心中也不会多半分愧疚。”

    “先生!”灿莲苦苦哀求,“小奴只是想要修仙,并无恶意,先生从四石阵中走出,想必得仙人授业,小女不敢心存妄念,只需引路之人即可!”

    “这个事,回头我们再说,我先治你的伤。”

    “灿莲不愿治伤,只求先生解惑!”

    正在说着,顾益笔下的奇怪符号已经开始闪出光亮。

    黑夜之中突生光芒,看的灿莲一呆。

    “这是……”

    周遭的空气中像是凭空而生出一些萤火虫一般,绿色光点由点成线,越来越长甚至伸出屋外,这些光点成漩涡形状,终点处随着顾益的笔尖缓缓渗入纸张之中,隐隐的还散发出‘叮铃叮铃’的轻微响声,像是灵气精灵在欢快跳动。

    “是调用灵气的符文!”灿莲惊喜,她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有人亲手写就符文。

    那笔下绿色的光线越来越亮甚至映照清楚了顾益的脸庞,灵气起势吹鼓了他的衣袍,来不及束起的头发也随势而动。

    灿莲见他下笔挥毫,毫无停顿,熟练已极,这怎会是什么脱境者呢!

    纸上的符文说是写就,反倒更像是绿色的灵气自己按照顺序陈列,最终形成四个背靠背的弧形,中央则是一个大大的绿色顾字。

    房间里重归黑暗,而刚刚的灵气都凝聚在中央的那个顾字之上,一闪一闪的散发光亮。

    当顾益放下笔,符也飘了起来,荡在空中。

    “这是二元伤灵符,你不愿给我看伤,我只能用这种万金油的治伤符,转过身来。”

    灿莲还是有些不肯。

    顾益加重语气,“转过身来!”

    “那……小奴谢过先生。”

    “这屋子隔音怎么样?”顾益忽然问了句没头没脑的话,不过想想也是很差,“我写的伤灵符……会很舒服,你不要乱叫。”

    灿莲还不懂,扭头的侧脸有些疑惑,只是乖乖听了话,“小奴明白。”

    顾益手指微动,横放的灵符竖了起来,其实很简单,伤灵符会自己捕捉伤势,就算隔着衣服也无妨,缓缓贴上去之后,灵气包裹纸张翁的一声化成绿色的方块随后没入这姑娘的后背。

    “嗯~”

    在那一瞬间,灿莲忽然紧闭了双眼,虽然经了提醒可后背传来那酥酥麻麻的温润之感还是差点淹没了理智,只记得顾益的关照,紧紧咬着嘴唇。

    顾益:(“▔□▔|||)

    “算了,是我的要求过分,我知道很舒服,你真想叫就叫出来吧,别忍着了。”

    “啊~啊~”

    灵气跑动的叮铃叮领声音似乎更大了些,那是在她的后背散开。

    顾益心想还好长的不好看,灵符写的太好在某些情况下总感觉有些耍流氓,这可是冤枉了,咱是正经的文化人。

    等了一分多钟,符上的灵气终于是跑尽散开。

    灿莲呼呼喘息,小脸微红,她自己感觉了一下好像是有好转。

    顾益嘱咐道:“现在灵气布满你的后背,但伤不会立即好的,需要几天缓慢滋润,自己注意。”

    写灵符这样的事,只要修行者想学便没问题,区别只在于写的精与不精。灵符也不需要撰写者本身的灵气,或者说灵符本来就是通过某种特别的纹路引导调天地之间的灵气。

    而顾益这手笔是好是坏,精与不精……灿莲切身感受,应该懂了。

    从剑法到灵符,到从四石阵里飞出……结论已经在她的心里了。

    “真的好舒服,这二元伤灵符便是小苑山仙人亲传吗?”

    “你就当是好了。”顾益不多做解释,“治了伤就回去休息吧。”

    她不想走,这怎么能走呢,这灵符真的很舒服。

    “麻烦先生……小奴脚和腿也都有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小鬼快跑〕〔朋友的妈妈雪姨小〕〔大神你人设崩了〕〔绝对无敌者〕〔我有一座天地钱庄〕〔向往的生活:超级〕〔1胎2宝:总裁大人〕〔绿龙部落〕〔夫人每天都在线打〕〔全文免费阅读逍遥〕〔孤岛上的平行世界〕〔白日梦我〕〔大神你人设又崩了〕〔纵横都市之绝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