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慕林〕〔砺心纪〕〔文艺圈巨星〕〔超自然事务管理局〕〔一胎双宝:总裁大〕〔妙手回春〕〔香港1968〕〔韩娱之请签收〕〔快穿宿主她又软又〕〔芜卦〕〔中宫攻略〕〔剑傲九天〕〔重生之豪门导演〕〔重生之都市狂仙〕〔重生后我和亲爸死〕〔野性为王〕〔开局分手扶弟魔女〕〔影帝想吃回头草〕〔狂婿之死神归来〕〔图腾甲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益在人间 第2章 给我一把剑
    山中不知岁月,一梦已过三载。

    顾益就有些‘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感觉,躺在木屋的顶上,仰望这陌生又熟悉的漫天星空,他的思绪也不知飘向了何方。

    在他前方空地上,是围绕火堆而坐的和仙及她的侍者,对了,还有那只金黄金黄的鸡。

    在这一群人看来,顾益不像个坏人,因为看起来他连对他们的兴趣都没有。

    这世上啊,的确是独来独往的修行者的。

    大抵是和仙向往这样的修行人,因而忍耐了他某种程度的‘无礼’,还主动去到屋顶。

    顾益缓缓睁开了眼睛,“小姑娘不睡觉吗?”

    和仙叹了一口气,摸着鸡的脑袋,这一只灵物应该还无人性,不知主人的烦闷,只顾自己睡着。

    “睡不着,我难得来一次小苑山,本来是想要求见仙人来着……”

    喔,大概是白天被禁军赶走的事,令她有些失望。

    顾益又闭上眼睛,“封山只是暂时的吧,不会很久的。”

    和仙小小的嘴巴一抿,带着置气意味一屁股坐下。

    “我本来也出不了几次门……那你呢?你来小苑山求仙也未见得,心中都不曾有失落么?”

    “你真的很崇敬仙人?”顾益双手放在脑后,饶有趣味的问。

    “那是自然,整个许国都崇敬仙人。”和仙眼神中确有期许色,再看顾益时又有些不忍,“我听陈伯说,你是脱境者?所以才心情不佳么?”

    “脱境者?”

    “就是从上修行境界掉到了下修行境界。”

    修行一路千难万险,不是每一位都拥有运气走到最后的,或遭遇变故、或走岔了路,总之就是有不少人就是在修行上出了差错。

    脱境者,则是给他们的称呼。

    顾益倒是没想到,“这个还可以看出来的吗?”

    和仙讲话有些小心,似乎是怕说的过分,“……因为,陈伯说,飞掉下来很像是发生在脱境者身上的事。”

    便是以为自己能做到,但实力下降后实际上是做不到了。

    林间的晚风吹拂顾益散在耳畔的鬓发,他的脸色未有变化,仿佛那残忍的三个字说的不是他。

    “对不起,我……”和仙捏着食指,她似乎让气氛有些尴尬了起来,早知就不说了。

    “你道什么歉。”顾益忍俊不禁,“好了,很晚了,去睡觉吧,明天遵皇帝旨,咱们快些下山。”

    这是个善良的人,顾益希望她早些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以前有小苑山仙人在的时候,不管什么人都得老实。

    但现在,小苑山是真正的险地。

    翌日,山路上的行进人员果然都调转了方向,因为禁军真的声势浩大的在登山,也同样还会有穿着银色盔甲的禁军将军骑马巡视。

    在看到有两个人被抓起来之后,剩下的求仙者大多都认清了事实。

    顾益还是坐在马车的右侧座位。

    昨晚他没有否认脱境者这个身份,早上则因为被同情而多吃了一块点心,这让他觉得这份职业非常有前途。

    至少同行这一路上,很有前途。

    “顾公子准备去往何方?”陈伯驾着马,闲聊着问。

    顾益自己都得好好想想这个问题,他真正要做的事好像很少,只有两件。

    其中一件需要去庐阳,另外一件似乎也该去庐阳,那便去庐阳好了。

    “我啊,我要寻一样东西,可若是只有我一个人,这天下之大实在是无处可寻,陈伯可知有什么人做这样的生意么?”

    “我孤陋寡闻,还未听闻过,但想来庐阳城大,该是有这样的人。”陈伯询问:“不知顾公子要找什么?或许在下可以出力。”

    这家主仆心肠倒都是热的,愿意救他便可见一斑。

    不过大海捞针这种事,两个人和一个人没区别,他自己也仅是有猜测而来的线索。

    “多谢陈伯了,我还是自己来吧。”

    车帘后的和仙询问:“顾公子准备先从哪里找?”

    “庐阳吧。”顾益眼睛保持着仰望天空的姿势,看似无意的说:“庐阳…毕竟热闹些。”

    陈伯哈哈一笑,“那便顺路了,我快些赶车,也好早日到庐阳打听打听为何陛下下了这道旨意。”

    顾益不关心旨意。也不关心求仙而不得的行人,尽管一路都有人一边下山一边转头遥望山顶那四颗悬空的巨石。

    小苑山的一切都很平凡,道路也不陡,只是有些弯曲,一路上多有野花和树木生于路旁,偶尔还会有些动物探出脑袋来。

    它们与人对望,不过人一靠近就立时跑开,那多是还未修出人性的普通动物。

    这一路,一直有一只灰色的松鼠跟随陈伯的马车在大叔的枝丫间跳跃前行,似这样的,多少已经有修行的底子在了。

    不过一路出山,所见到的普通动物越来越多,真正有修为的则愈发减少。

    而那四块巨石远看竟有些像是路边的石子。

    陈伯略有迷糊,最后在遥望山顶时说道:“总是有些不对劲的,陛下忽然不让人登山拜仙,而且那四石龙门阵……忽然小了许多。”

    “离的远了,看着就是小。”

    陈伯摇头,“我是说威势,小了。还记得上山时,我看着四石阵,忍不住便想屈膝跪拜,那就是威势。”

    威势是个捉摸不透的词,虽然他这么说了,顾益却没有感同身受的理解到。

    无所谓了,这一天下来能不出变故,安全赶路才是最重要的。

    山的外围没有了那些个搭建好的木屋,今晚只能在野外将就,等到明天的傍晚就可以真正走出小苑山了。

    和仙的侍者搬了凳子给她坐下,而他们自己则忙活着准备生火,顾益像个没事人一样也学和仙坐着。

    有几人瞧了他一眼,意思是这人可真是个惫懒小子。

    陈伯为他们找的地方还算空旷,不时的还能看到有下山的队伍还在赶路,那都是去而复返的人。

    一路的求仙者没有人看起来心情好,也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伯离去一会儿终于回来,不知嘱咐了几位侍者什么,最后过来坐下和顾益悄悄说:“刚刚我与人打听,小苑山有胆大者,劫掠杀人。”

    顾益并未有什么反应,还算镇定。

    “你的修为,还剩多少?”陈伯问。

    这胡子拉碴的中年人不像是为了在他‘伤口’上撒盐,而是很认真的在做搞清楚自己这一方的实力。

    顾益不逞能,也没那么多虚荣,他只是说出实话,“若是一般的武者,伤不了我。”

    “入定境呢?”陈伯想着,就算是脱境者,总不该掉的一点都不剩了,入定,可是修行的第一个境界。

    “不好说。”顾益摇摇头,没有给出对方想要的答案。

    陈伯点点头,算是知道了,又拍拍他的背,“今晚我守夜,吃些东西休息吧。”

    天黑了。

    黑夜里的星空和昨晚似乎不太一样,有几颗很亮的星都不见了。和仙已经躺在马车里休息,七八个侍者相互依偎,倚靠在车轮上也进入梦乡,闪烁跳跃的火焰掩映着面色并不轻松的陈伯。

    顾益也靠着一棵树坐下,离着他不远。

    安静之中,中年人忽然问他:“以后还修仙吗?”

    “应该会吧。”

    “不找个别的营生试试?”

    他大抵是在暗示,顾益已经不适合这条路了。修行如同生命,只有一次机会。

    少年人则笑了笑。

    “别的我也不会啊。我本来是要去搞信息安全的人,但是当码农的梦想在这里是实现不了了。”

    顾益要是有本事,最想捣鼓点佐料什么的,真的,这地儿的东西太难吃了,有时候做梦都能梦到四川辣锅。

    陈伯听着觉得奇怪,在说什么呢。

    “虽然我没听懂,不过我能问你为什么脱境了吗?”

    顾益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因为他不想扯个谎骗他,却也无法对他说出真相。

    “奇了怪了,你为什么确定我是脱境者?”

    陈伯说的胸有成竹:“你看着不凡,定然是修行者,然而未见重伤可身上灵气之感又很弱。而且,登山求仙的人中像我家主人只是崇敬的算是少数,大多人都是为了什么事而求仙。你来小苑山,是想知道仙人可有解救脱境者的方法是吗?”

    我来上山求仙?

    顾益笑了笑,想着这个理由不错,可以解释他为什么出现在小苑山。

    也是忽然之间……不知是从何而来的一丝危险气息降临,空气中的温度似乎凉了些,四周的黑暗仿佛藏着未知的恐惧。

    陈伯率先皱眉,站了起来警惕的望向周围。

    顾益坐在原地没动,一手搭在弯曲起的右腿膝盖上,同时保持仰望的姿势淡淡的说:“给我一把剑吧。”

    “你是剑修?”

    “粗通一些。”

    “既是剑修,那你自己的剑呢?”

    “以前我打架时真正需要拔剑的时候很少,带着还麻烦,所以习惯了不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小鬼快跑〕〔朋友的妈妈雪姨小〕〔大神你人设崩了〕〔绝对无敌者〕〔我有一座天地钱庄〕〔向往的生活:超级〕〔1胎2宝:总裁大人〕〔绿龙部落〕〔夫人每天都在线打〕〔全文免费阅读逍遥〕〔孤岛上的平行世界〕〔白日梦我〕〔大神你人设又崩了〕〔纵横都市之绝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