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慕林〕〔砺心纪〕〔文艺圈巨星〕〔超自然事务管理局〕〔一胎双宝:总裁大〕〔妙手回春〕〔香港1968〕〔韩娱之请签收〕〔快穿宿主她又软又〕〔芜卦〕〔中宫攻略〕〔剑傲九天〕〔重生之豪门导演〕〔重生之都市狂仙〕〔重生后我和亲爸死〕〔野性为王〕〔开局分手扶弟魔女〕〔影帝想吃回头草〕〔狂婿之死神归来〕〔图腾甲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他定有过人之处 第七十七章
    ,。  神容毫不停顿就被拉出了门。

    山宗甚至没有让她骑自己的马, 直接拉着她到了他的马旁,抱着她送了上去,翻身而上, 扯马就走。

    东来在道旁见状,立即上马,带人跟上。

    他动作太快了,神容被箍在他的胸膛里, 临走前还能听见裴少雍在后面追出来的呼喊:“阿容!”

    尚未能回头看一眼, 只听山宗声音自头顶冷冷传来:“送兰台郎出幽州!”

    说罢手臂一振, 马就快驰了出去。

    道上有一排军所兵马等着, 个个坐在马上, 手中持兵, 如同刚下战场,兵器上尚有残血, 皆在戒备当中一般,见他上路,齐齐调转马头往前开道。

    山宗策马极快,一路上都没说过话,只有呼吸阵阵拂在她后颈边,神容知道他大概在她身后稍低了头。

    她忍着什么都没说,因为此时不是说话的时候,一只手不自觉抓紧衣摆, 由着迎头而来的凉风呼啸而过。

    至幽州城附近, 看见了更多的兵马。

    神容双颊早已被风吹凉,转头看去, 接连不断地有兵马自军所方向而来,在远处分开成两股, 一股往幽州城而来,另一股往山中。

    天色更暗了,越发接近的城头上,守军似乎也增加了许多,有守军在上方挥了挥令旗,下方城门才缓缓开启。

    山宗搂紧神容,疾冲了进去。

    城中也有些不一样,街道空荡了许多,看不见几个百姓,有的店铺还正在关门,反而多了许多兵卒。

    神容随着疾驰的快马粗略看了一遍,不知道她去见裴少雍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好像幽州的情形已彻底变了。

    ……

    官舍里,广源听到动静赶出门来迎接。

    快马奔至,山宗一跨而下,将神容直接抱了下来,抓着她手进门。

    广源当做没看到,迎他们进府时如常一般道:“郎君和贵人一早就入了山,因何到此时才回,瞧着倒像是赶了一番路的模样,还是快进屋歇一歇,已备好饭菜了。”

    他说的没错,他们往幽州边界这一去一返,几个时辰就过了,自然是赶了一番路。

    山宗拉着神容一直不放,直到送入屋中,榻边小案上果然已有饭菜,尚有热气袅袅。

    他终于松开手,一路骑马太快,胸膛尚在起伏,抛开手里的刀:“先歇着。”

    神容却忽而抓住了他的护臂,自己的胸口也在起伏不定:“你已听到了是不是?”

    山宗停在她身前,脸色沉定:“听到了什么?”

    “我二表哥的那句话。”

    “哪句?”

    “你是……”她轻轻抿一下唇:“你是罪……”

    话音被吞了,山宗猛然低头堵住了她的唇。

    神容唇被重重含住,呼吸一寸寸被夺去,抓着他护臂的手更紧。

    山宗放开了她,一声一声低沉地呼吸,一只手不知何时又牢牢抓着她的胳膊,像怕她会消失一样:“是,我听到了。”

    神容呼吸反而更急了,声很轻:“那份密旨……是真的?”

    山宗盯着她,眼底幽深:“若是真的,你可会后悔?”

    神容心头瞬间急如擂鼓,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山宗紧紧抓着她的手臂,另一只手移到她腰上,收着手臂,声沉得发闷:“可还记得我当初送你回长安,离开前说的话?”

    当初送她回长安,离开前说的话……

    神容心中纷乱,许久才想起来,他说过:“你不怂,那你就再也不要去幽州,否则……”

    “否则你就是真后悔也没用了。”

    他盯着她双眼,又问一遍:“我说过你就是真后悔也没用了,就算那份密旨是真的,我也不会放手,所以如今你可会后悔?”

    神容久久无言,当时只觉他语气里藏着丝难言的危险,如今才知藏着的是这样的事。

    直至手臂快被他抓得没有知觉,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始终不信:“不可能……若是真的,你怎么还能任幽州团练使,你所犯何罪?”

    山宗喉头一滚,紧抿着薄唇,到后来,竟然扯开了嘴角,脸上在笑,眼里却深幽如潭,声只落在她耳边:“你只要记着,只有那份密旨是真的。”

    神容出神地看着他,心潮起伏不定,看见他突出的眉峰低低压着,那双唇在眼里抿了又启开,似乎话已在口边,又咽了回去,牙关紧咬,脸侧绷紧。

    只有那份密旨是真的,那他的罪呢,又是不是真的?

    “郎君,有客。”外面广源的声音一下传入,似有些急切。

    屋中的凝滞似被撕开了一个缺口,山宗松开了神容,紧闭着唇,转身大步出去。

    神容的手指此时才离开他的护臂,指尖发僵,才意识到方才抓得有多用力。

    官舍回廊上,站着急喘的裴少雍。

    山宗快步而至,面前迎上一个兵卒,贴近耳语几句:兰台郎不愿返回,以官威施压,非要追来。

    说完迅速退去。

    山宗冷冷地看过去:“我让你走,已是给足了颜面,你竟还敢追来。”

    裴少雍面带汗水,脸色苍白地走近一步:“你如此不管不顾,是想扣住阿容不成?”

    山宗霍然大步过去,一手扯了他衣领就进了旁边的厢房。

    房门甩上,他才松开了手,裴少雍踉跄两步,扶着桌子才站稳,声音低低地道:“你想干什么,被我发现了罪行开始慌张了?”

    山宗逆着光,沉沉站着,竟然森森然笑了:“我的罪,何罪,你可曾亲见?”

    裴少雍愣一下,没有,他没有看到他犯了何罪,只知道他被特赦了。

    “虽未知何罪,但你被关在幽州是事实!”

    “那你倒还敢入我这森罗大狱?”

    裴少雍悚然一惊。

    领口一紧,他人被山宗一只手提着拽起来。

    “那是先帝密旨,就该永不见天日,你妄动已经犯禁,还想将神容扯进来!”山宗一字一句,声压在喉中,力全在手上,烈衣乌发,浑身一股难言的邪佞。

    裴少雍既惊又骇,纵然见识过他的狠劲,也不曾见识过他这般模样,仿若被激怒的凶兽,若非压制着,已经对自己动了手,平复一下气息,仍忍不住急喘:“我是不想叫阿容被你蒙骗,她是长孙家至宝,何等娇贵,怎能嫁给一个罪人!”

    “还轮不到你来给我定罪!”山宗手上用力,指节作响,牙关都咬出了声:“马上走,回你的长安,不想落罪就把嘴闭严!我这点容忍是给神容的,我的事,劝你少碰!”

    裴少雍被一把推开,连咳几声,捂住喉咙,心中被他的话震惊,久久未平。

    再抬头,眼前已经没有山宗身影,只剩下大开的房门。

    几个兵卒鱼贯而入,手持兵器,齐齐抱拳:“请兰台郎上路返京!”

    裴少雍想说要见神容,扶着脖子还没开口,领头的兵冷肃地重复:“幽州戒严,恐有险情,请兰台郎即刻上路返京!”

    两声之后,几人上前,不由分说,请他出门。

    裴少雍被半胁半请地送去官舍外时,回头朝里看了一眼,没看见神容,就连山宗的身影都没再看见。

    天不知何时已经快要黑下,他骑着马,被这群兵卒快马围着,强行送往幽州边界,与自己的人马会合。

    半道所见皆是往来的军所兵马,整个幽州城在身后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铁瓮,远处山岭间还有兵马奔驰的黑影。

    裴少雍在被迫远去前最后一点清明的神思,是察觉到幽州的确戒严了。

    ……

    翌日,天还未亮,紫瑞已经入了房中,只因瞧见房中早早亮了灯。

    “少主起身如此早。”

    神容坐在妆奁前,对着铜镜,默不作声。

    紫瑞在旁低低说着话:“昨日听闻裴二郎君来了一下,随后就没动静了,也不知来此何事。”

    神容便明白了,当时山宗忽然中途离去,一定是去见他了。

    紫瑞又在小声地说着外面情形:“山使好似也起得极早,昨夜城中四处调兵,城外也忙碌。”

    神容知道山宗起得早,或许他根本就没睡,半夜尚能听见他在屋外走动,马靴踏过门外的砖地,一步一声,但始终没有进来。

    直至后半夜,有兵卒报事,他的脚步声才没了。

    裴少雍说的事,再无从说起。神容始终记得他离去前的神情,像是想说什么,又生生忍住了。

    因为那是密旨,不可外泄。

    她无法追问,自他离去后坐到此时,也想不透他因何会背上那样一道密旨,当初先帝明明极其器重他,据说许多调令都是先帝亲手遣派,他怎可能有什么重罪?

    “……后来听东来说就连山中也有动静,还听闻赵刺史将城中官员都齐集去官署了。”紫瑞仍在说着。

    神容思绪一断,忽然回味过来,转头问:“你方才说山中有动静?”

    紫瑞正要拿梳子为她梳头,停下道:“是,全城乃至山中都有大动静,听广源说了军所消息,昨日一早山里先有斥候示警,随后就这样了。”

    神容当时已出山,半道被拦,赶去边界见了裴少雍。

    她记起山宗去找她时带着一队持兵跨马的兵,返城时遇上四处兵马奔走,彼时全被那突来的消息占据了心神,此时才惊觉应是关外的敌兵有了什么举动,站起身道:“他人呢?”

    山宗跨马执刀,立在城下。

    城门大开,城外刚从军所调来的兵马正齐整而入。

    胡十一快步从那间挂着医字牌的屋舍里走出来,边走边往身上套着软甲,唤道:“头儿,让张威带人守城,我随你入山!”

    山宗转头看他一眼:“养你的伤。”

    “没事,我好了!”胡十一拍拍胸膛,背挺得直直的:“正要去山里报那一箭之仇呢!”

    山宗没理睬他。

    胡十一觉得他今日分外冷肃,话比平日少一大半,只当他是默认了,叫旁边一个兵牵了自己那匹枣红马来,坐上去跟进他队伍里。

    城外的兵马陆续全都进了城中,山宗一马当先,领着自己身后一队人出城。

    昨日山中先有示警,之后果然遇上关外侵扰,与往常不同,山宗觉得他们这次是有备而来,便印证了之前猜想,之前几次皆为试探。

    这次才是他们真正动手之时。

    偏偏在这种关头,裴少雍出现了。

    山宗握紧缰绳,想着神容昨日神情,很快又压入心底,两眼平静地去看前方在青白天光里漫卷尘烟的前路。

    快至那片山岭时,后方忽来快马疾驰声。

    山宗脸往后一偏,只扫了一眼,立即停住,调转马头。

    胡十一跟在后面,也循声往后方看了一眼,啧一声。

    “你们先行。”山宗发话。

    胡十一顿时朝左右挥挥手,跟随的人马都有数,跟着他往前回避。

    神容自城中方向驰马而来,到了跟前,纤挑的身影坐在马上,脸掩在兜帽中,看着他,轻声说:“一个被关在幽州的人,还需如此尽心守卫幽州?”

    山宗竟然笑了,只嘴角勾了一下,说不出什么意味,扯了扯马缰,靠近她:“只要我一日还是幽州团练使,这就是职责。”

    神容声更轻:“你既然不能出幽州,那之前一次出关救我,一次去河东追我,皆是私自行为,就都该被问罪了。”

    “没错,我既做了,就想过后果。”山宗漫不经心,只双眼沉沉地落在她身上,甚至说得上浪荡,仿佛事到如今,已不介意再多几样罪名:“你想说什么?”

    神容心中翻涌,说不上来什么滋味,淡淡说:“没什么想说的。我只信我亲眼所见,若你真有罪,也当事出有因。”

    山宗看着她头上兜帽被风掀开,露出冷淡的脸,长长的眼睫垂着不看他,仿佛带有几分怒意,却不知是对谁。

    他手一伸,扯着她的马缰拉到跟前,马匹紧靠着,彼此脸近在咫尺,胸膛中有一处发紧,脸上却有笑:“你是来叫我定心的。”

    神容别过脸:“你自会安心对敌,还用得着我给你定心。”

    山宗盯着她的侧脸,低语:“你这样,就不怕我此后再也离不开你?”

    神容立时转过脸来,瞥着他,看似更愠怒了,却没在他脸上看到往日的坏笑,这一句竟不像是玩笑,唇轻合轻启,终究还是没说什么。

    山宗松开缰绳,看一眼她身后跟着的东来和一行护卫,再看向她,觉得该走了,此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她能这么说已经够了。

    忽然听到城头方向开始擂鼓,连接远处关城也有隐约鼓声传来,他顿时凛神,当机立断扯动缰绳:“你来不及返城了,跟着我。”

    神容听到动静就变了神情,连方才说了什么都抛去了脑后,一夹马腹跟上他。

    ……

    一行快马驰入望蓟山。

    这里早已不是昨日情形,四处都是赫赫甲兵。

    四周多出一队一队由军所百夫长亲率的兵卒,穿梭不止。

    山宗大步走上山中关城时,四面没有笛啸,却有如雷鼓声阵阵,急切激烈,催人心神。

    神容跟着他脚步,直觉不对:“还是先前那般?”

    山宗走得太快,回头抓住她手带了一下,继续往上,声音低沉:“不,这是报战的鼓声。”

    神容惊讶地抬头,报战,那岂不是要开战了?

    脚下已跟随他上了关城。

    城头上,兵卒快步游走,在搬运兵械。

    胡十一先到,转头看来,一脸震惊:“头儿,你快来看看,那些是什么,莫不是我看错了!”

    山宗临城远眺,猎猎大风呼啸而过,连绵山岭之外是莽莽荡荡的关外大地,一片乌泱泱的黑点密集地聚集,横在天边,隐约几道高举的旗帜翻飞,伴随着轰隆声,只有军中的人听得出来,那是刀兵敲击铁盾声。

    他眯了眯眼:“你没看错,那些是他们的兵。”

    胡十一道:“那怎么可能,这群关外狗贼,何时有那么多兵马了!”

    话音未落,传来一声急急的呼报声,一名兵卒迅速登上关城,抱拳禀报:“头儿,斥候粗探,对方约有十万兵马!先锋所指,直冲城中方向关城!”

    “十万!”胡十一眼睛都瞪圆了,看着山宗:“头儿,咱们军所只有两万兵马,如何应对!”

    神容一直在旁听着这突来的剧变,默默捏着手指,不出声打扰,此时听到他的话才抬头,朝山宗看了一眼。

    “慌什么。”山宗转身,沉着脸:“传各队百夫长去望蓟山里等着。”

    兵卒飞快去报信,胡十一才定神,去指挥城上士兵。

    山宗抓着神容的手,直下关城,脚步迅速。

    神容一直没有说话,直到城下,走入林间,身旁再无他人,才忍不住问:“什么叫只有两万兵马?”

    山宗没有回头,声沉如钟:“你没听错,幽州军的确只有两万。”

    “那你的卢龙军呢?”神容觉得奇怪:“我记得光你手底下的卢龙军就有三万人马,不对,不止三万,是五万?”

    他霍然停了脚步:“五万。”

    她立即接话:“那五万卢龙军呢?怎会只有两万!”

    怎样也不至于只剩两万,两万兵马如何守住一个偌大幽州?

    山林远处只剩下战前兵卒争相奔走的脚步声,除此之外,连风声都吹不入,这周遭竟诡异的显出一丝静谧来。

    山宗抓着她的手一动不动,神容才发现他的侧脸是绷着的,从下颌到颈边如同一根扯紧的弦,鼻梁高挺,浸着亮起的天光,描了一道黯淡的边。

    许久,他深沉的眉眼才转过来,看着她,用只有她听得见的声音,轻轻笑了一声:“我早已没有卢龙军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小鬼快跑〕〔朋友的妈妈雪姨小〕〔大神你人设崩了〕〔绝对无敌者〕〔我有一座天地钱庄〕〔向往的生活:超级〕〔1胎2宝:总裁大人〕〔绿龙部落〕〔夫人每天都在线打〕〔全文免费阅读逍遥〕〔孤岛上的平行世界〕〔白日梦我〕〔大神你人设又崩了〕〔纵横都市之绝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