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惯妻成瘾:这个总〕〔朕的王妃是个守财〕〔我和我姐一起穿越〕〔重生之将府嫡女〕〔我的光影年代〕〔都市之千万别跟我〕〔婚不宜迟〕〔猎魔优等生〕〔喋血双鱼佩〕〔重生之最强星帝〕〔山村小霸王〕〔我有手工系统〕〔御用狂兵〕〔超凡圣医在都市〕〔阴阳定数〕〔灵武封神〕〔天衍乱纪〕〔战天道〕〔末世最强回收系统〕〔左苏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当真 偷偷点赞
    ,。  第31章

    宋彦城这一晚睡得还不错, 次日是周六,他一向早起。难得的,没有如往常一样工作, 而是给常去的那家私厨打电话定了个餐。

    昨天黎枝在电话说过, 她今天上午的航班回海市。

    宋彦城记着这事,就当自己大发善心,别让她饿肚子。

    想法很简单, 交代起来却事无巨细:要四菜两汤, 甜点要店里最拿手的糖不甩, 黎枝吃得少,那就多点一些,馋不死她看她怎么忍。老板说这种天气寻不到好的鲫鱼, 宋彦城没让步, 说你开车去农场钓, 这道苦瓜鲫鱼汤怎么着也要煲出来。

    十点多的时候,他猜黎枝应该下飞机。

    结果临近十二点,宋彦城也没等到某个臭梨子。

    黎枝下飞机后直接去公司报道,枫姐亲临,把她夸得跟什么似的, 一会儿要说她前途无量,一会儿说有好几个资源帮她争取。并且破天的,请她吃了顿饭。

    回去的路上,黎枝揉了揉笑僵的脸,问毛飞瑜, “你得罪枫姐了?”

    “毛线。”

    “装。”黎枝嗤声, “她全程都没给你好脸色。”

    毛飞瑜开着车,心说这丫头还挺来事儿, 看着傻白甜,心里门儿清。

    上回枫姐要给她加塞各种乱七八糟的资源,被毛飞瑜电话里给怼了回去。枫姐什么人啊,哪能不计较。这不,戏都不演了,阴晴雨雪全写脸上。毛飞瑜这种打入过冷宫的过气经纪人,有个屁的资格。

    “别多想,没有的事儿。”毛飞瑜淡定,把黎枝的疑虑就这么堵了回去。他说,“这几天应该没工作,你好好休息,养养精气神。这边我帮你把把关,能力范围内给你接点好活儿。”

    黎枝心一软,嗯了声,“小毛哥,我会努力的。”

    毛飞瑜不屑一笑,“这圈子里缺努力的人?”顿了顿,他说:“我对你没多的要求,你要是能让我挣点钱,换个车,我就心满意足了。”

    送到温臣公馆后门,黎枝下车。

    毛飞瑜滑下车窗,“喂。”

    “啊?”黎枝回过头。

    毛飞瑜说:“也是公众人物了,有些事你自个儿也好好想想。”

    想什么?黎枝又不傻。

    万一有了曝光率,她和宋彦城的“情侣”关系,就是一颗计时炸|弹。

    黎枝开了门,想事太投入,被站在玄关处的宋彦城吓了一大跳,“你站这儿干吗?要出门啊?”

    “……”本来息事宁人的火气噌的又烧了起来,宋彦城脸色极难看,问:“你不是上午的飞机?”

    “对啊,怎么?”黎枝莫名。

    宋彦城被她的坦荡怼得不好发作,那句“那你为什么不回来”生生憋在喉咙口。

    黎枝不作他想,“公司有事让我回去,顺便和领导吃了饭。”

    宋彦城下意识,“男的?”

    “女的。”黎枝无意识。

    宋彦城被这套说辞弄得没有发作的理由,只是脸色愈发阴恻。黎枝无暇顾及他的反应,边换鞋边说:“对了,晚上我……”

    宋彦城以为她晚上又要出门,立刻打断,“晚上是我的。”

    黎枝抬起头。

    “时间是我的。”宋彦城说:“陪我回老宅。”

    最高兴的就是宋兴东,见着黎枝,晚饭都吃了两碗。

    他的状态还是那样,如稚嫩孩童,情绪阴晴不定,吃青菜要哄,喝汤要哄,谁劝都不管用,只认黎枝。黎枝倒是好耐心,什么都依着,没丁点不耐烦。晚饭后,宋兴东只许黎枝推他去花园看看。隔着落地窗,外边是一老一少温馨画面,里面,是七巧玲珑各怀心意。

    宋彦城为避嫌,找个上洗手间的借口便离开了客厅。

    在长廊口待了五分钟,转过身,就看见明熙站在不远处,也不知看了他多久。

    宋彦城不动,眼神迎接丝毫不动摇。

    明熙败下阵来,主动走近,动容地叫了一声,“彦城。”

    宋彦城还是那副淡淡神情,“明熙妹妹记性不好,总是叫错。”

    明熙语气苦楚,“就我们两人,你也要这么生疏吗?”

    “你说了不算。”宋彦城说:“你说了算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我不是没给过你机会。”

    明熙难掩不甘,被他这顶顶绝情戳心伤肺,“你非要这么绝情?”

    宋彦城四两拨千斤,平静说:“那要看对谁。”

    明熙愤怒地指着外厅,“就因为她能讨爷爷欢心。”

    宋彦城眼里有了些许温度,“还能让我开心。”

    明熙冷呵,“一个查无此人的女艺人,二哥的眼光越来越不挑了。”

    宋彦城这一刻是真真儿的不高兴,说到与黎枝有关的事,他都不高兴。沉默以对,且没有解释的预备。明熙俨然占据上风,把他此刻的卡顿当做是找准了致命点,于是越发咄咄逼人,“你想气我,大可找个条件更好的,而不是这种人,只会让别人看笑话。”

    宋彦城眼神蓦地阴鸷,盯着她,像风雨前的海洋暗涌。

    “我这种人是不是笑话不知道,但你现在这个样子倒是个名副其实的笑话。”黎枝慢散着语调,不疾不徐道。

    宋彦城怔了怔,转过身。

    黎枝就站在十步远,双手搭着胸前,站得笔直。她的眼神很恣意,当仁不让地和明熙对视。从言语到行动都明明白白――我不怕你。

    明熙被这话气得够呛,“你!”

    “你可能还搞不清状况,”黎枝走向前,与宋彦城并肩,宣示主权似的挽住他的手,“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但现在,他的女朋友,是我。”

    明熙抿紧唇,轻嗤,“真把自己当根葱。”

    “没当葱,当女朋友呢。”黎枝歪着头,越发轻松俏皮,还冲她无辜友好一笑。

    明熙撕了脸,再没有心情跟她唱戏,冷声说:“你以为他带你来这儿,就一定跟你结婚?”

    “不敢不敢。”黎枝连番点头,表示赞同。

    明熙当她怯了,扬了扬下巴刚要继续。黎枝笑着说:“他真不敢有这想法。因为他知道,想了也是白想,我不会答应的。”

    明熙快步向前,愤懑地扬起手臂,巴掌落下的那一秒,宋彦城把黎枝迅速拨到身后,另只手钳制住明熙的手腕。明熙被他的力气带着往右边踉跄两步,满目不甘与不可置信。

    宋彦城耐心告罄,重话不说,只一句提醒,“人都在外边,你要想把这出戏唱上台,我无所谓。”

    这话戳中软肋,明熙再多不甘心,也还是收了心气,甩了脸子转身走人。

    宋彦城看着她背影消失转角,这才看向黎枝,“你……”

    黎枝瞪他一眼,侧过身不理人。

    宋彦城说:“受委屈了。”

    其实也没什么好委屈的,但这个词从他嘴里说出,低低沉沉的,黎枝还真觉得有那么点意思了。但这种关系实在尴尬,说什么都不太合适,但不说叨两句又不甘心。

    她清了清嗓子,郑重警告:“合同内容可没有‘替甲方撑腰、保护甲方’这一项,你这是违反约定,我可以单方面提出赔偿要求的。”

    宋彦城听着微微低下头,以掩饰嘴角的淡淡笑意。

    黎枝也就为了出口气,“别以为只有你会律师函警告。”

    宋彦城笑容乍现,是没打算藏着了。

    人干事?

    都这个时候了还笑得出来?

    吃了开心果吧他!

    黎枝心里憋闷着一口气,见哪哪不舒爽。

    宋彦城忽然伸出手,扶正她肩膀,十分果断地将人掰正成面对面,“你不是保护甲方、替甲方撑腰。”他说。

    “???”

    “你是保护宋彦城,替宋彦城撑腰。”他又说。

    无言以对里,恒温注视里,黎枝脑子虚空,有那么几秒,依着宋彦城扶她双肩的力气才勉强站稳。

    回去的路上,黎枝半程都没怎么说话,支着下巴看车窗外的街景,眼睛都眨得慢了许多。宋彦城看了她好几眼,精明锐利洞穿真相,黎枝应该是在为刚才的一幕……吃醋。

    她暗恋他这件事,他没忘。

    “其实我和……”宋彦城下意识地想解释,黎枝置若罔闻,同时开口,“我觉得你爷爷吧,我想了好久,我发现他这一次的状态其实还挺好的。”

    “……?”所以她沉默一路并不是消沉吃醋,而是在想他的爷爷?

    “哦,怎么个好法?”宋彦城意兴阑珊问。

    “眼神有精气了,有时候聊天也挺像正常人。”但黎枝也不确定,“可能是我多想。”

    肯定是多想。

    宋兴东最新的体检报告他才看过,显示没有任何康复迹象。

    “宋彦城。”黎枝忽然叫他。

    “嗯。”

    “你做这么多,真的是想争家产啊?”

    黎枝问得既忐忑又小心。因为这么久相处,她觉得这男人其实挺简单的,有脾气也有怪癖,虽冷淡但不冷漠。黎枝在底层混了这么些年,腥风血雨或许未知全貌,但识人的直觉还是挺准。

    这个话题敏感且危险,宋彦城在这一刹变了脸。或许是从未有人如此直接,戳动他的心尖血。他也以为自己会厌恶、会抗拒、会疾言厉色地让她少管闲事。

    但他没有。

    宋彦城默了默,只说:“不想。”

    黎枝点点头,“哦。”然后结束话题,继续扭头看窗外。

    宋彦城侧过脸,看向她。甚至有一瞬他觉得有点失落,失落她的不再继续。或许是这夜色迷人,又或许是在老宅喝的红酒太上头,宋彦城在黎枝面前,竟生出了倾诉的渴望。

    回到温臣公馆,黎枝累得往沙发上一坐,这一天忙的就没好好休息过。手机在包里发亮,她拿出一看,毛飞瑜从半小时前开始,十几个未接来电。黎枝立马坐直了些,回拨过去。

    毛飞瑜的手机提示占线,第三次才打通。

    他接听飞快,扯着嗓子骂:“你大爷的!手机是砖头啊!半天都不接!”

    黎枝扎头发,开了免提搁在腿上,“没呢没呢,我给调静音了。”

    “别说了,赶紧上微博!”毛飞瑜说:“年年去开灵寺拜大佛,这香火没白烧。”

    黎枝已经登上自己的微博,右下角的小信封上已经显示999+的新提示。

    毛飞瑜说:“姜棋坤老师转了你的微博,你赶紧去评论致谢,拖这么久,别让人粉丝不满。”

    黎枝以为听错了,颤着手点开评论,姜棋坤真的转发了!

    这微博是她杀青那天发的,就很短的一句话:王梦花小姐姐,再见!

    然后配了一张自拍照,用手机前置摄像头拍的,没滤镜无美颜的脸部特写。根本算不上精致漂亮,但胜在自然。姜棋坤转发这条,特恩慈地写道:后生可畏,努力。

    姜棋坤虽至中年,但常发一些有意思的内容,那种自带的冷幽默圈粉不少年轻人。流量一下子涌入,黎枝这万年留言数量不超过二十条的微博,瞬间涨粉两三万。

    黎枝打字的手都在发抖,在评论中回复道:“姜老师言重,谨记箴言,继续努力,提高自己,谢谢您。”

    毛飞瑜刷到了,嗓门儿特大,“完美,谦虚有礼貌,也别乱攀关系,免得大家以为你巴结。行了,多余的不要说,今天也别发微博了,我给你拟一条带照片的内容,过两天晚上再发。”

    黎枝声音还是颤抖的,“好。”

    手机开的是免提,一旁的宋彦城都听到了。黎枝盘腿坐在沙发上,维持姿势半天没动。她的高兴表现与一般人不太一样,反倒安安静静的,看不出半点激动。

    宋彦城悄无声息地观察她,黎枝深呼吸调整了下情绪,绷直的肩背终于放松下去。她捧着手机,额头轻轻抵着屏幕,一时半会儿都没动。

    宋彦城心想,还挺稳重。

    刚才毛飞瑜的说辞他听得一清二楚,这么惊天动地的,看来冲击不小。姜棋坤这个名字,还是从孟惟悉那儿熟知的,老戏骨,在圈内够得上分量。孟惟悉难得私下表达喜好,可见是个角儿。

    宋彦城侧过身,拿出手机,默默打开微博。

    他先搜姜棋坤的,果不其然。

    再搜黎枝的,黎枝的头像都没用她自己的照片,是个卡通版的梨子。五六万的粉丝数量,最新那条微博下有两千多条评论:

    “姜老师那儿来的,小姐姐加油。”“转发这个姜棋坤,下五子棋、象棋、飞行棋你就能封神。”

    “期待《指间月光》,期待演员时芷若。”

    “楼上时芷若粉丝有病???哪儿都他妈能刷屏。”

    热评大概就是这些,也没多火爆,转发也就几百条。但宋彦城明白,这对现在的黎枝来说,已是日异月新。他翻了几页,定睛于其中一条上。然后手指下意识地一按,偷偷的、且理所当然地点了个赞。

    “你在干什么?”黎枝的声音忽然凑近。

    宋彦城全无准备,着实惊到了。这女人不知什么时候溜过来的!他条件反射地要藏住手机,但已晚,黎枝眼尖,先是震惊,遂又惊喜,“你关注我微博?什么时候的事?不是,您老人家还玩微博呢?”

    手机屏幕上,众多评论里,他点过赞的那条印记变成了红色。

    黎枝看清楚内容,自己也怔住,“你,你……就偷偷干这个?”

    像挖了巧克力的冰激凌,被人发现,原来里面不是硬实寒冷的冰块儿,而是甜甜腻腻的淡奶油。宋彦城按下百爪挠心,收放自如地恢复常态。他索性不躲不藏也不删,而是大大方方让黎枝看。

    “我没有偷偷。”宋彦城淡声说,“我这是光明正大。”

    说完,他煞有其事地取消先前的赞,又十分郑重地重新点了个赞,那条评论的内容是:

    [哇!小姐姐好好看,完全长在我的审美上!!呜呜呜爱了爱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小鬼快跑〕〔朋友的妈妈雪姨小〕〔大神你人设崩了〕〔绝对无敌者〕〔我有一座天地钱庄〕〔向往的生活:超级〕〔1胎2宝:总裁大人〕〔绿龙部落〕〔夫人每天都在线打〕〔全文免费阅读逍遥〕〔孤岛上的平行世界〕〔大神你人设又崩了〕〔白日梦我〕〔纵横都市之绝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