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界债务系统〕〔界皿〕〔傅爷您夫人又凶残〕〔我成了前女友的上〕〔国公府的庶女〕〔世子爷要娶的盛世〕〔暖婚100分:娇妻请〕〔重生末世之捡个尸〕〔大国金融〕〔天庭紧急电话〕〔我真没想入赘〕〔仙尊奶爸从无敌开〕〔总裁校花赖上我〕〔我的1982〕〔每天回家都看到爱〕〔在美国当警察的日〕〔回档在2008〕〔重生之时代先锋〕〔我师兄太弱了〕〔灵魂订造师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当真 私人飞机
    ,。  第27章

    送他金猪, 就以为自己是金主。

    黎枝瞠目结舌,表情可谓精彩纷呈。

    宋彦城当然不会自以为是,临时起意的这份玩笑话竟让他的心情……还不错。

    黎枝最后憋出一句,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原本八竿子打不着的情绪, 现下竟被这狗男人勾得红了脸。

    宋彦城是真心实意地笑了,眉头舒展,眼角微扬, 有了几分生日该有的欢喜模样。

    “你可别误会, 顺手买的, 只是顺手。这只猪,不是你想的那个猪,它真的只是一头猪。”

    黎枝胡乱解释一气, 宋彦城一直眼神温淡地望着她。手肘撑在桌面, 掌心虚虚合握, 挡住了嘴角似有似无的笑意。

    黎枝努努嘴,“好吧,你是寿星,今天你最大。”

    宋彦城淡声,“我从不过生日。”

    黎枝愁容, “好歹我也送了你礼物,配合演戏都不行啊?”

    停顿数秒,宋彦城说:“我每一天都在演戏。”

    宋彦城的眼神明显失了焦,联想到一些事,当中神色明显尖锐。黎枝知道, 外表光鲜, 他在豪门的生活并不顺坦。

    黎枝头一歪,笑得明眸贝齿, “没事,现在不是有我么?”

    宋彦城望过来。

    “等我拿了影后,你可就是和影后演过戏的男主角,多少人羡慕来着。”黎枝说这话时,眉眼活灵活现,俏皮又豪迈,一点也不惹人生厌。

    宋彦城弯了弯唇,“好,我等着。”

    气氛松了弦,两人吃了一顿还算顺心的晚餐。宋彦城的车是季左开走的,但季左临时被公事绊住脚,无法过来接,刚准备吩咐让司机跑一趟,黎枝打断:“大晚上的,不嫌折腾人呢。前边儿就是公交车站,有到你小区的车。”

    起风了,她裹紧外套,微缩肩膀往前走。

    宋彦城迟疑一下,也迈开了腿。

    候车的人多,宋彦城站在其中,直挺挺的跟棵白杨树似的。黎枝凑近,“没对比就没发现。”

    “嗯?”

    “你腿还挺长。”

    宋彦城平静说:“那是因为你矮。”

    黎枝:“……”

    城市1路是绕市中心的线路,所以乘客多。他俩上去的时候,只能往中间挤着站。人堆里,宋彦城的表情已经十分难看。

    他一定是疯了,才答应这个女明星挤公交。

    低头看一眼这女人,她被挤得已经没地儿站了。宋彦城皱了皱眉,单手拎着她的肩一拨,“过来。”

    两人调换位置,黎枝站在了靠窗的角落,宋彦城挡在了她身前。

    黎枝有点小感动,刚想说谢,宋彦城:“闭嘴。”

    黎枝:“……”

    站了十一二站,乘客下得错不多,恰好两人旁边也空出个座位。黎枝环视了一圈车厢,没什么老弱病残孕,便对宋彦城说:“你坐吧,还有半程呢。”

    “你为什么不坐?”宋彦城问。

    黎枝眨眨眼,“我尊老。”

    宋彦城轻嗤,也就这点出息,只会占这种低级便宜。对视两秒,宋彦城一把拽过她,往座位上按住不让动,“哦,我爱幼。”

    黎枝转过头看窗外,城市光影像跳跳糖,一簇一簇活跃在蒙灰的车窗上,又蹦了几簇进了黎枝眼里。她觉得浑身都跟着暖了起来。

    宋彦城站姿笔挺,下盘也稳,生生把公交车坐出了宾利的气势。只偶尔低头看几眼黎枝,神色不自察地放软一分。

    到家,刚进门,毛飞瑜的电话杀到。

    黎枝深吸一口气,跟烈士赴死似的,深吸一口气,“我已订好了明天的机票,保证在下午赶回来。”

    没开免提,毛飞瑜的声音跟炸雷似的,“黎枝,老子真跟你没完了!你丫干啥啥不行,专职搞我是吧?我看别的电影你也甭演了,就演一个小作精吧!海市有什么宝藏值得你魂牵梦绕啊?”

    黎枝认真说:“奶奶。”

    毛飞瑜:“滚你丫的,还会开黄腔了!”

    “……”无语还没几秒,手心一空,手机竟被宋彦城捞了过去。

    黎枝不明所以望着他,满脸问号。

    宋彦城十分效率的终止了毛飞瑜的辱骂,手机直接关机。

    黎枝忽的松了一口气,揉了揉紧绷的太阳穴,“也好,也好。”

    她眉间倦色难掩,拍戏全是大夜戏或赶早的,日夜颠倒已够辛苦,吃饭的时候宋彦城就发现了,黎枝瘦了一圈儿,脸可能还没他一只手掌大。

    黎枝打着哈欠,蔫蔫儿地回了卧室。

    宋彦城去书房,抵靠书桌边沿,面朝整面落地窗静静待了会。十点多的时候,他给孟惟悉打了个电话。孟惟悉仍在贵州公差,这个点还有工作,接听时声音沙哑,“没回海市,不约酒。”

    “谁要约你喝酒了?”

    “别的更不约了。”

    “你在贵州还要待几天?”

    “最多两天。”

    “那边天气还好?”

    孟惟悉无语,“半夜你就为了跟我闲聊?”

    宋彦城默了默,问:“你们业内的经纪人,是不是都不会好好说话?”

    “谁?”

    顿了顿,宋彦城说:“比如黎枝的经纪人。”

    “姓毛的那位?”孟惟悉对毛飞瑜有所耳闻,当年造星一个夏之祈,可以说是万人空巷,毛飞瑜的业务能力没得说,的确是号人物。

    孟惟悉瞬间明白宋彦城的本意,他笑着问:“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一个替孩子出头的老父亲。”

    进组后的作息颠倒,让黎枝的睡眠也不太正常。凌晨三点醒来就再也睡不着了。她开手机,意外的是,并没有收到毛飞瑜一贯的短信辱骂。

    微信只发了一条:“行吧,按时回来拍戏,别迟到。”

    黎枝差点落泪,有生之年还能感受到毛飞瑜的亲和,这和她拿影后的概率一样。

    次日是周末,宋彦城依旧早起,在书房工作了三小时后出来喝杯水。恰好黎枝回来,宋彦城皱了皱眉,她什么时候出去的,一直以为黎枝还在睡懒觉。

    “去哪了?”宋彦城顺口一问。

    “去看我奶奶了。”黎枝换下鞋,工工整整拎进鞋柜,“之后更忙,估计半月不能回家。给她买了点日用品和吃的,我奶奶身体不好,一个人出门我不放心。”

    这事季左调查的资料里有注明,黎枝在福利院长大,受过不少好心人资助。这大概是其中之一,黎枝投桃报李,存一份感恩的心也可以理解。

    宋彦城难得的没再明嘲暗讽,而是说:“以后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跟我说。”

    黎枝也不假客气,“放心,做善事积德,这种好事儿我一定想到你。”

    宋彦城:“别以为我听不出你在骂人。”

    黎枝玩乐一笑,看了看时间,“我要去机场了。”她拿出手机约车,“你们这边好难叫车的,得早点儿。”

    宋彦城看她一眼,黎枝有所感应,跟着看过来。宋彦城轻飘飘地挪开,半秒后,又看她一眼,这次说:“我送你。”

    黎枝猛地抬起头,宋彦城已经去拿外套,面色平平无奇。

    一个突发奇想地做出决定,一个鬼迷心窍地没有婉拒。两人之间好像有一种隐约不明的共识,不去深究细想。

    结果刚下机场高速,黎枝就收到航班信息。她看了两遍仍不敢相信――因特定原因,本次航班取消。

    黎枝懵了好久,“航班取消了。”

    宋彦城皱了皱眉,“嗯?”

    黎枝的脸一刹惨白,“我赶不回去了,大夜戏是和姜棋坤老师一起。”

    宋彦城对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也知道她人微言轻,出不起错。黎枝自个儿也慌了,查航班,打客服电话,一圈下来,人都快哭了。

    黎枝低着头,手机被她捏得紧紧的。罢了,认命了,她哽着嗓子说:“回去吧,谢谢你。”

    宋彦城没应她,继续往机场方向开,只不过瞄了几次中控台上的手机,似乎是在等电话。

    很快,电话来了,他听了几句后便挂断,告诉黎枝:“去机场。”

    “航班都取消了。”黎枝以为他没听清,重复说道。

    宋彦城压根不想再说话,车子停去不对外开放的p8停车场。坐电梯去到的也是另一个候机间。黎枝扭头看向飞机坪,忽然明白了,这是私人飞机停放的地方。

    几米远的地方,一个年轻男人正在等候,见到宋彦城,便笑着寒暄。走了几步,宋彦城回过头,“魏律正好要去贵阳办事,五分钟后出发,你跟他一起。”

    黎枝不可置信,“啊?”

    宋彦城皱眉,“啊什么啊,不想走?”

    “走走走!”所谓大悲大喜,黎枝脚步有点儿飘,眼睫动了动,小声问:“宋彦城。该不会是你特意为我安排的吧?”

    宋彦城冷笑,“私人航线飞行前,必须提早一天向空管局报备审批――有这份闲心脑补,还不如多花心思提高演技,没准还能拿个影后,也能早日买上私人飞机。”

    黎枝:“……”

    上辈子我是吃了你的舌头么,这辈子竟对我如此毒舌。

    她嘁的一声,“买了也不准你上我的飞机,气死你。”

    宋彦城点点头,“那你努力,早日气死我。”

    说完,他也迈步向前。

    黎枝不解,“诶?你要去哪儿?”

    宋彦城的脸色显然不太自然了,他一旁的魏律师含蓄一笑,“回回约他喝酒都不赴约,这次哪那么容易放过他。”

    宋彦城神色平平,“不然你怎么能上这架飞机。”

    这俩人是铁实的关系,玩笑话开开就罢。倒是黎枝,被他这句话说得有些摇摇欲坠。

    魏律师周身散发精英气息。平心而论,宋彦城的朋友都像一个模板刻出来的,人上人,天边月。

    这是黎枝第一次坐私人飞机,机身虽小,布局却俱到。就设了两排座位,可以转动,方便谈事聊天。这俩男人相谈甚欢,魏律是个话多的,宋彦城话很少,但偶尔一句金句冒出来,可以冰冻全世界。

    黎枝扭头看机舱外。飞机正升空,地面逐渐缩小,城市郊区的冬景略显空旷,盘旋而上,以上帝视角俯瞰人间,黎枝入了神,一时忘记收敛笑意。

    宋彦城跟鬼魅似的,声音幽幽响起:“你刚才看着我,笑什么?”

    黎枝蓦地一惊,才发现这人不知何时窜到和她坐一排。阳光细碎流淌进来,把宋彦城的侧颜勾勒得很温柔。黎枝上一秒的惊慌瞬间消匿,她甚至不想再把笑容藏起来。

    她索性灿烂到底,一口白牙齐整如贝,说:“第一次坐私人飞机,太激动行不行?”

    宋彦城望着她,说:“还有更激动的。”

    黎枝:“啊?”

    “看外面。”

    她听话照做,把头转回窗边。

    宋彦城轻声:“跳下去。”

    黎枝:“……”

    她怒目而瞪,宋彦城笑得眉眼舒展,眼里不藏调侃。黎枝嘀咕:“幼稚。”

    三小时飞行,五点到达贵阳龙洞堡机场。

    魏律师是过来见一案子的当事人,办完事就能当天返回,所以宋彦城才会答应过来。结果还没出机场,就接到当事人电话,说是临时有事,推迟见面时间。

    “凌晨一点还能约到你?”宋彦城无语。

    魏总习以为常,“只要给够钱,通宵我也奉陪。”

    魏大律师酒色俗气里泡大的,只认钱,不认感情,哥们儿都得靠边站。那也就是说,宋彦城今晚是不能回海市了。

    今天已无返程航班,意味着宋彦城只能在这边住一晚。他正无言,黎枝凑近脑袋,眼里的狡黠之意像只小狐狸,“人生地不熟了吧?没事,有我呢。”

    她洋洋得意道:“赶紧对我好一点,表现好,我就请你吃晚饭。再告诉你哪个酒店最好住,我就这么明着说了吧,有的酒店很多坏人,专挑你这种年纪尴尬的帅哥,卖到泰国给别人做儿子。”

    宋彦城:“……”

    黎枝:“别怕,我编的。”

    宋彦城:“……”

    黎枝眼睛很漂亮,眨了眨,笑着说:“瞧把你吓的,没事明天最早的航班是七点,可以很早回去。”

    宋彦城低头理了理大衣袖口,平静道:“我说我要走了?”

    黎枝:“?”

    “我故意过来的。”

    黎枝:“??”

    “欣赏一下你拍戏。”

    黎枝:“???”

    宋彦城抬起头,目光和声音一样低沉迷人,“毕竟你是影后,哦不,时代巨星。”

    一旁刚打完电话的魏律师恰好听到这一句,神色迷离,“她巨星?……哪个时代的?”

    宋彦城一本正经:“琢蒙时代。”

    “还有这时代?”魏律师依旧迷离,“看来我得补补历史知识。”

    宋彦城温柔一笑,“不必,你当刚才在做梦。”

    黎枝:“*&¥#@!)”

    你个狗男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小鬼快跑〕〔朋友的妈妈雪姨小〕〔大神你人设崩了〕〔绝对无敌者〕〔我有一座天地钱庄〕〔向往的生活:超级〕〔1胎2宝:总裁大人〕〔绿龙部落〕〔夫人每天都在线打〕〔全文免费阅读逍遥〕〔孤岛上的平行世界〕〔白日梦我〕〔大神你人设又崩了〕〔纵横都市之绝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