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惯妻成瘾:这个总〕〔朕的王妃是个守财〕〔我和我姐一起穿越〕〔重生之将府嫡女〕〔我的光影年代〕〔都市之千万别跟我〕〔婚不宜迟〕〔猎魔优等生〕〔喋血双鱼佩〕〔重生之最强星帝〕〔山村小霸王〕〔我有手工系统〕〔御用狂兵〕〔超凡圣医在都市〕〔阴阳定数〕〔灵武封神〕〔天衍乱纪〕〔战天道〕〔末世最强回收系统〕〔左苏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当真 好狠一男的
    ,。  第八章

    黎枝回家后立刻给毛飞瑜打电话,那边不是占线就是无人接听。半小时后,毛飞瑜才磨唧地回电话,“干嘛呀?”

    黎枝气得:“有你这么当经纪人的吗?一天到晚找不着人。”

    那边是唱歌声,毛飞瑜“喂”了半天,“你说什么?”

    黎枝拜服,提高嗓音:“我要和姓宋的解约。”

    毛飞瑜:“疯了?”

    黎枝冷静道:“合同在你那儿,你确认一下解约条件。”

    毛飞瑜显然敷衍了事,“别发疯,我忙着呢。”

    “毛飞瑜!”黎枝压低声音。

    一块这么久,毛飞瑜自然抹得清她脾性,这是动了真格。他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行吧行吧,等着。”

    几分钟后,黎枝听到他报了一个数字,凉意从天灵盖直劈脚底心。毛飞瑜走到ktv外,音响声渐小,他不耐道:“你又在搞什么飞机?”

    黎枝一顿窝火,“这话问你自己,当初签的时候,你不是说找法务审核过吗?”

    毛飞瑜理亏气势却不亏,“你这么缺钱,有的签就不错了!”

    黎枝气急:“我不管,这解约款你赔。”

    “没钱。”

    “那你给我找律师。”

    “没钱。”

    黎枝握紧拳头,咬牙道:“我联系枫姐,让她帮忙……”

    毛飞瑜打断,“你这是私下接的活儿,还敢让公司知道?嫌违约金不够多呢?”他压低声音警告:“合同是你自己签的名,爱干嘛干嘛去。”

    毛飞瑜把电话挂断,只剩嘟嘟短音。

    出租屋里的灯年久发暗,跟着窗外涌进来的风左摇右晃。黎枝瘫在沙发上好久,冻得双脚麻木,才慢吞吞地去关窗。

    稍晚时候的栢铭集团,宋彦城开窗散烟味,夜风从窗缝劈入,吹开他额间的发,露出饱满天庭。季左将上周老爷子的体检报告放在桌上,“还是老样子,没有康复迹象。”

    宋彦城踱步回桌边,拿起那些纸页卷了一圈,随意丢进桌上的青瓷花瓶中,划燃的火柴丢进去,青烟引出火苗,幽蓝变暗红,最后燃成半丈火焰。

    他说:“告诉老徐,欠的人情我都记着。”

    季左笑答:“老徐猜到你会这样说,他让我告诉你,不过举手之劳。”

    宋兴东的体检报告相当于家族内的绝对机密,获取不易,这些信息,他大哥宋锐尧都未必能了解。

    他侧过头,吩咐季左:“明天派车去接她。”

    季左愣了下,“嗯?哦,黎小姐啊,接去哪?”

    宋彦城看他一眼,平静道:“同我住。”

    季左震惊三连,这么大尺度?老板不是不近女色?怎么还搞起女明星?

    宋彦城睨他一眼,蹙眉不悦,“你什么表情?”

    季左含蓄地点了下头,“我明白。”

    “你明白了不该明白的。”宋彦城眉头皱得更深,但还是将前因后果简述几句。

    季左这下懂了,以他的了解,是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宋彦城低调内敛不争不抢,暗中部署这么些年——绝不允许任何环节出差错。

    季左点点头,“好,我和黎小姐约个时间。”

    “不用。”宋彦城说:“她闲。”

    就这样,黎枝头顶巨额赔款威胁函,彻底体会了一遍什么叫自讨苦吃。跟她联系的还是季左,发了个宋彦城的住址定位以及他回家的时间。

    “黎小姐,你可以在晚七点过来,宋总今天没应酬,会早点回家。”

    “还有一份注意事项,麻烦你看看,疑问之处可以问我。”

    黎枝打开文档,看了两行就翻白眼。二十多条“未经允许,绝不可以”,防贼也不过如此。胡乱收拾一气,她掐着点,十分准时地在七点之前打车去到宋彦城的住所。

    温臣公馆地处中心商圈,大厦七十多层,集酒店式公寓和餐饮会所于一体,顶层住宅不过百户,闹中取静的好地段。黎枝没有门禁卡不让进。她拖着行李箱等在入户花园里,四面八方的风全往她身上扎。

    今天低温零度,时间早就过了七点,黎枝坐在行李箱上冻得瑟瑟发抖。她没有宋彦城的号码,季左的也打不通。黎枝对的那点好感所剩不多。

    宋彦城不是人。

    又过去半小时,提示音轻悦,电梯门缓缓划开。不是人的宋彦城一身黑大衣,边摘手套边走了出来。黑色小羊皮左手还只摘到一半,他抬起头,见到坐在行李箱上的女人愣了下。

    这个表情被黎枝捕捉到。

    发愣?

    他还敢发愣?

    他有什么资格来发愣?

    再好的脾气也扛不住,黎枝气呼呼地看着他,头顶一片柔和灯光罩下,让她白皙的面庞笼了一层雾气,眼神中的愤怒和指责……也没让宋彦城觉得多突兀。并且令他记起来,自己好像是说过,让她七点准时来等。

    宋彦城视线垂于她的脸,什么都没说,越过人,解了大门的指纹锁。室内智能控灯,人进去便都亮了。黎枝跟在他身后,行李箱的滑轮咕咕作响。她把箱子不算温柔地往门口一靠,“砰”的一声宣泄不满。

    宋彦城没回头,只不动声色地打开了地暖,“你住那间房。”

    黎枝没好气儿:“哪间?”

    宋彦城:“左。”

    “左边是厨房。”

    明明还有一间卧室,黎枝故意呛他。宋彦城转身看她一眼,倒也没说什么。

    黎枝蹲在地上收拾行李,低着脑瓜,头发遮住侧脸,只露鼻尖。虽然看不清她的嘴,但宋彦城直觉,就算没骂他,也一定没好话。

    他打量的目光很有存在感,黎枝索性打开行李箱,把东西一件件往外搬,“拖鞋、洗发水、吹风机、纸巾、床单,全是我自己的,你要不点点数?”

    宋彦城脚步顿了下,又转过身,还真朝着她走来。

    他站着,她蹲着,宋彦城居高临下望着,正儿八经地数起来,说:“八样。”

    黎枝:“……”

    宋彦城背过身时,唇角轻轻抿了抿,眼角余光仍往后瞥了瞥。

    地暖供热,冰冷的房间逐渐温暖。黎枝垂头丧气地蹲在行李箱旁,沉默十几秒,抬起头说:“你换人吧。”

    宋彦城说:“可以。”

    欣喜情绪刚起了个头,就听他说:“先付违约金。”

    黎枝撑着膝盖站起来,“根本不合规,谁家违约金七位数?干脆送你一套房好了!”

    她的声线很柔软,和她的长相相得益彰。哪怕是生气到极点的重话,听着也并不刺耳。甚至有那么两秒,宋彦城还悉心回味了一番,声音不错。

    屋里回暖,他随手脱了外套,漫不经心答:“也可以。”

    黎枝:“?”

    “和季左预约,办好房产赠予手续,更替户主。”

    黎枝无语,憋了半天才赌气说:“只有棺材。”

    宋彦城点了下头,由衷道:“黎小姐未雨绸缪,有远见。”

    “……”

    “对自己真的很好。”

    “…………”

    黎枝发现,这人空有一副好皮囊,披着最贵的人皮,本质还是一头狼。

    她愣神发呆,神游四海地站在原地,宋彦城眼神轻扫而过她的脸,随后走去书房。窗户缝透进来的风,恰好稀释了晚上临时饭局上的闷热乏腻情绪,甚至还有了些许轻松愉悦。

    客厅里的暖气已经足够,黎枝待在原地,心情凉透。发呆半晌,才推着行李箱去房间。这公寓是宜居三室,装潢简洁质感的浅灰调,没有任何多余点缀,宛若样板间。黎枝带的东西不多,根本无心收拾,索性把箱子合上。

    她去找水喝,房子的厨房是开放式,基本也就是个摆设,连口锅都没有。走进去时,黎枝被右边的动静吸引,刚看过去,一团黄毛活物便冲她而来。

    黎枝吓得半死,看清楚了,竟是一只狗。看着挺肥,骨架也大,脑门儿上仿佛写着“我的狗生很幸福”。

    她震惊了,宋彦城这种心狠手辣之人,竟然还养宠物?这宠物还活着,真够玄幻。

    这狗对她不甚友好,龇牙咧嘴发出低哼。黎枝瞪它一眼,狗子便开始汪声嚎叫。

    黎枝蹲下来,问它:“知道明天什么日子么?”

    “汪!”

    “离过年还有两个月的日子。”黎枝凶巴巴地指着它,“庆祝一下,明儿吃狗肉。”

    狗子一顿狂吠,惊天地泣鬼神。

    黎枝正无语,一双暗蓝色的拖鞋出现眼前,由下往上看,宋彦城淡着一张脸,正眼不瞧她。弯腰一把捞起狗,轻车熟路地夹在右手臂里,没感情地说:“你该吃饭了。”

    宋彦城这只小金毛是什么双血统,还带芯片证书,在训狗师那儿待过,真跟成了精似的,对这些关键指令很敏感。一听“吃饭”,就以为是吃狗粮,尾巴狂摇,狗腿扒他的衣服。

    宋彦城抱着它往客厅去,黎枝看见他从桌上的水果盘里捞了个东西,然后塞到小金毛的嘴里。这狗一牙齿咬下去,尝到了甜味,很满意,摇着尾巴一顿狂啃。

    黎枝看清楚了,任何词语都不足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

    宋彦城摸摸它的狗头,说:“晚饭不吃狗粮,吃梨子。”

    说完,他还状似无意地瞥了眼黎枝,面容平静,眉梢轻吊。

    黎枝:“……”

    好狠一男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小鬼快跑〕〔朋友的妈妈雪姨小〕〔大神你人设崩了〕〔绝对无敌者〕〔我有一座天地钱庄〕〔1胎2宝:总裁大人〕〔绿龙部落〕〔向往的生活:超级〕〔夫人每天都在线打〕〔全文免费阅读逍遥〕〔孤岛上的平行世界〕〔大神你人设又崩了〕〔白日梦我〕〔纵横都市之绝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