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惯妻成瘾:这个总〕〔朕的王妃是个守财〕〔我和我姐一起穿越〕〔重生之将府嫡女〕〔我的光影年代〕〔都市之千万别跟我〕〔婚不宜迟〕〔猎魔优等生〕〔喋血双鱼佩〕〔重生之最强星帝〕〔山村小霸王〕〔我有手工系统〕〔御用狂兵〕〔超凡圣医在都市〕〔阴阳定数〕〔灵武封神〕〔天衍乱纪〕〔战天道〕〔末世最强回收系统〕〔左苏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与万物之主恋爱 卿卿如月 一
    ,。  幻境是假的, 蛊虫可以控制蜃编造出虚假的幻境。

    可怜、善良、无害的徐少年也是假的,他不曾爱上白瑰、后续悲惨的命运也没有发生。

    ……

    我们的主权,是你。

    ……

    徐琮璋欺骗了你。

    滕萝:“我一再提醒过您,巫神祖最善于欺骗鲛人。”

    海底的神明说:“你是我养育大的孩子, 我不会欺骗你。”

    宋卿抿唇, 他谁都不会相信, 除了徐琮璋。

    “徐琮璋,到底怎么回事?”宋卿问:“请你一五一十, 不要再有任何隐瞒的,将真相全部告诉我。”

    徐琮璋低头看他和宋卿十指交握,温暖自掌心贯入心脏,那是令他贪恋、沉沦的根本。

    “海市蜃楼不仅可以编造虚假的幻境, 还能留存某些记忆。”海底的神明说:“卿卿, 你可以亲自去了解真相。”

    宋卿充耳不闻:“徐琮璋。”

    徐琮璋抬起右手, 触摸宋卿的后脖颈:“卿卿,别丢下我。”他放低姿态, 低声地说:“你不要忘记我,试着喜欢我好不好?一点点喜欢也行。”

    宋卿察觉到不对,刚想甩开徐琮璋, 结果脖颈一痛, 接着黑暗如潮水涌来, 将他淹没其中, 陷入不省人事里, 无法得知后续的发展。

    徐琮璋抱着软倒在他怀里的宋卿,专注而不舍地凝视他, 右手搭在他的脖子上,手掌慢慢的、用力的收紧。

    只要再加点力气, 再过几秒钟,他就可以扼断宋卿的脖子,这个人就会永远地躺在他的怀里,再也没人可以抢走。

    他会把宋卿藏在巢穴里,他们相拥,他们的尸骨相融,经过千万年而融为一体,变成坚硬的化石。海水、狂风和泥沙都不能摧毁腐化,再精密的仪器都不能把他们的骸骨分开。

    他们将永远在一起。

    “徐琮璋。”海底的神明淡声警告他。

    徐琮璋扯起唇角,笑容逐渐扩大、扭曲,却没有以往的快意和残酷,反而多了点不明的难过。

    他怎么可能会杀了宋卿?

    这是他的珍宝,比心脏还重要,怎么可能会伤害宋卿?

    谁都不能伤害宋卿,包括他自己。

    ..

    宋卿睡了很久,断断续续的清醒过一段时间,每当外界发生巨大动荡的时候,他就会醒来,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

    空间里是温暖的鹅黄色,充满黏黏的液体,他就浸泡在粘稠的液体里,沉浸在安全、舒服的氛围里,每次醒过来的原因都是天气。

    温度骤降或急剧上升,低温下,周围被冻成冰,连带他所在的空间外围也被冻住,好在液体是恒温的,并不会冻死他。

    宋卿如是想着,甩了甩尾巴,喝了口粘稠的液体。

    液体味道像牛奶,喝一口能驱走饥饿。

    他吃饱后就睡着了,再醒来时,温度急剧上升,宋卿可以感觉到周围死了不少生物。

    地表震动,温度急剧上升或下降,物种来回变化。

    进化。

    地球、自然和物种都在进化。

    宋卿没有真正离开密闭的空间走出去,但他就是知道每次醒来就一定是物种大清洗的时候。

    第四次醒来,宋卿发现空间里的液体少了三分之二,剩下的液体不足以支撑到他恢复体力离开。

    他会死,可能等不来第五次的物种大清洗。

    宋卿意识到这一点,但也做不了什么,他无法控制自己,依旧是喝饱后玩一玩尾巴,累了就呼呼大睡,就像个万事不懂的婴儿。

    第五次的物种大清洗很快到来,于宋卿而言不过是睡了一觉,然而外界已经过了几千万年。

    空间里的液体剩下浅浅的一层,仰躺在上面连薄薄的鲛尾都无法覆盖。

    没有万能的液体,宋卿渐渐感觉到焦灼、窒息,死亡降临头顶,连鳞片到黯淡无光。

    他想找出离开密闭空间的路,然而控制不了躯体。

    宋卿所在的躯体是只鲛人幼崽,它小小只的,躺在浅浅的液体里翻来覆去打滚,难受得哼哼,藕节似的手拽住比手指还粗的珍珠串,捧在心口‘呜呜哼哼’。

    鲛尾一开始还挺有力的拍打,渐渐没有力气,软趴趴倒在液体里,奄奄一息,哼也没力气哼了。

    它要死了。

    宋卿如是想着,内心惆怅而遗憾。

    黑暗袭来,宋卿陷入昏迷。

    宋卿以为鲛人幼崽已经死了,结果再睁开眼的时候,物种第六次大清洗,而密闭空间里的液体变成金红色的血液。

    鲛人幼崽喝了一大口金红色血液,高兴得嗷嗷叫,颇为活跃地绕着狭窄的空间翻身,抱住尾巴玩来玩去,玩累了就抓着珍珠串睡觉。

    这时的睡眠时间很短,仅隔一两个月。

    宋卿若有所思,看来金红色的血液对鲛人幼崽来说,比原来的液体还滋补。

    但是金红色的血液仅仅能够维持鲛人幼崽的活动,并不能帮助它离开密闭的空间。

    因为鲛人幼崽曾用脑袋、手和尾巴顶住空间的边缘,一开始宋卿不知道它想干什么,后来就知道了。

    鲛人幼崽想出去,但他力气不够,而密闭空间太坚硬,用尽力气都出不去,反而把自己累得呼呼大睡。

    宋卿借鲛人幼崽的手触摸到密闭空间的边缘,通过鲛人幼崽的举动猛然间意识到密闭空间的本体。

    ――是蛋壳!

    鲛人卵生,幼崽在没破壳的蛋里,它出不去。

    宋卿惊讶,不自觉掰着鲛尾思索,他现在就是鲛人幼崽,但控制不了鲛人幼崽的行动,等于说灵魂和意识附着在幼崽身上。

    视角就是幼崽的视角,活动就是幼崽的活动。

    那么问题来了,他跟幼崽是什么关系?

    宋卿隐约能猜到答案,就是觉得太离谱,而且疑问更多了。

    “生命的波动。”

    !!

    什么声音?

    宋卿惊醒,大大的双眼瞪着头顶的空间。

    上面有声音,一个男人的声音,冷淡、低沉,没有声调的起伏波动。

    幼崽好奇的把脸贴到上面,企图看清是什么东西,手掌掌心碰触蛋壳,小心翼翼地向上推,然而没有回应,它有些不高兴。

    外面维持很长一段时间的安静,仿佛那把突然响起的声音是幻觉。

    不过,蛋壳里金红色的液体增多,每天被喝掉的,第二天就会恢复。

    宋卿猜不透金红色的液体是什么,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出现在蛋壳里,不过他猜测应该跟之前开口说话的观察者有关。

    岁月在无忧无虑的吃喝睡活动里渐渐流逝,宋卿和幼崽都感知到外界越来越趋于稳定的、旺盛的生命力,那种和平、喜悦和活泼的力量感染了宋卿和幼崽。

    他们缓慢地成长,直到那个曾出现过一次的声音再次响起,如雷声轰鸣,在耳边炸开,从内到外,自躯壳到灵魂都在震颤。

    “还活着?”

    那把声音依旧冷淡低沉,但宋卿觉得外面观察幼崽的高智慧生命似乎起了点兴趣。

    不出所料,又过了一段时间,蛋壳的表面被一层幽蓝色光芒覆盖,光芒透进蛋壳,竟让蛋壳因此变得透明如薄膜,可以让壳里的宋卿和幼崽轻易瞧见外面的景象。

    最遥远的星点处是黑暗,浓墨铺展开的黑暗,到了某个界线,却是柔和明亮的白色。

    仿佛水天相接,偌大的天是墨色,水面却被月光灯火点缀得明亮而干净,如童话里的海国。

    幼崽高兴的拍着蛋壳,动静吸引观察者,于是一个金黄色的、巨大无比的椭圆状物体出现在他们面前。

    椭圆状物体静止不动,倒映着小小的蛋壳,这还是宋卿第一次看清蛋壳的全貌,但他很快就没有心情观看自我的美貌。

    因为他发现这个巨大无比,拥有着毫无杂质的金黄色的椭圆状物体是一只眼瞳。

    ――海底神明的眼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小鬼快跑〕〔朋友的妈妈雪姨小〕〔大神你人设崩了〕〔绝对无敌者〕〔我有一座天地钱庄〕〔1胎2宝:总裁大人〕〔绿龙部落〕〔向往的生活:超级〕〔夫人每天都在线打〕〔全文免费阅读逍遥〕〔孤岛上的平行世界〕〔大神你人设又崩了〕〔白日梦我〕〔纵横都市之绝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