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惯妻成瘾:这个总〕〔朕的王妃是个守财〕〔我和我姐一起穿越〕〔重生之将府嫡女〕〔我的光影年代〕〔都市之千万别跟我〕〔婚不宜迟〕〔猎魔优等生〕〔喋血双鱼佩〕〔重生之最强星帝〕〔山村小霸王〕〔我有手工系统〕〔御用狂兵〕〔超凡圣医在都市〕〔阴阳定数〕〔灵武封神〕〔天衍乱纪〕〔战天道〕〔末世最强回收系统〕〔左苏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风起时 第七十九章
    ,。  谢昀呈把见面地点从咖啡厅改到中餐馆, 他和中餐馆老板认识,让老板给他开小灶熬了粥,做了几个清淡小菜。

    中餐馆无论环境还是舒适度, 跟咖啡厅自然没法比,华晨这段时间被折腾得够呛,心情跌到谷底, 睡眠也是一团糟。

    她揉着又疼又胀的太阳穴,不耐烦道:“你赶紧吃, 我们换个清净点儿的地方聊。”再吵吵下去, 她脑袋绷不住要炸。

    谢昀呈慢条斯理吃饭,没吱声。

    中餐馆生意红火, 来吃饭的络绎不绝。华晨看谢昀呈细嚼慢咽那样,气不打一处来,“你这一碗粥要吃半年?”

    谢昀呈抬眼皮,“还真不好说。”不由骂道:“被何楚尧那个王八气得嗓子发炎,吞咽困难。”

    华晨:“......”

    她实在没了耐心,“有话你赶紧说, 我要出去透气。”

    谢昀呈不是不想说,是犹豫着之前打算要说的那些话, 现在到底要不要说。

    他依旧不紧不慢:“看在小布丁份上, 我给他个面子, 不想跟他闹得不好收场, 你让他撤销起诉,我就不跟他计较,也省你们打官司钱。”

    华晨没接话, 拿了餐巾纸来回擦着桌沿。

    来之前何楚尧千叮咛万交代,不要跟谢昀呈说太多跟抚养权有关的细节, 也要提防着谢昀呈给她设陷阱。

    她觉得何楚尧神经质了,为了小布丁,他陷入了死胡同。

    谢昀呈喝了一碗粥,胃里舒坦不少,他拿餐巾擦擦嘴角,“华晨,你没养过孩子,等你有了孩子你就知道。”

    他打了个比方,“假如你领养了个孩子,你当亲生的养了六七年,这个时候孩子亲妈突然问你要孩子,还要强行带走,你是不是很痛快的就把孩子给了?”

    须臾,他自己都觉得说这些没意思,“我现在说再多也没用,你没法感同身受,因为你跟小布丁没感情。”

    华晨没反驳,凭心而论,她对小布丁真的爱不起来。不讨厌那个孩子,不阻止何楚尧去爱那个孩子,这是她的极限。

    谢昀呈:“何楚尧脑子里有坑。我这几年怎么对小布丁的,他看不见吗?”

    华晨盯着谢昀呈看了几秒,他眼睛里布了不少血丝,整个人都透着疲惫不堪。“我也希望你们能和解。”

    谢昀呈看着那个空碗:“你回去劝劝他,撤诉最好,他真要执意跟我打官司,我先在这里跟你说声对不起。”

    顿了下,他跟她对视,“还有上次在医院,我不该对你说粗话。”当时他是真的气急了,已经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

    华晨笑了笑,“你跟我说对不起干什么,你又没打我。”倒是她,把他给抓伤了。

    谢昀呈没提他脸上的抓痕,现在也消的差不多。“本来你就挺无辜的,刚新婚就要面临这心糟心事,你跟小布丁没感情,又是你丈夫跟别的女人生的,你现在能做到支持他的任何决定,我都觉得你了不起。”

    华晨不知道要说什么,把手上那张餐巾纸对折,接着擦桌子 。

    谢昀呈道歉还有个原因,在法庭对证时,免不了要把何楚尧过往的风流韵事拿出来细数狠踩一遍,这对华晨来说是另一种伤害。

    他也不想那么做,可何楚尧执迷不悟,铁了心的要跟他争抚养权。

    两人之间沉默了数秒。

    “不耽误你了,你出去透气吧。”他跟华晨说道。

    华晨略无语,“你叫我来就为了说这几句话?”

    谢昀呈反问:“道歉不得当面才有意义?”

    其实他本来还想再骂骂何楚尧,可华晨状态也不是太好,这段时间她的日子应该不比他好过。

    何必为难一个女人,他突然就不想再多说什么。

    华晨看谢昀呈顺眼了不少,对他印象有了改观。

    她承诺他:“就算是何楚尧争取到了小布丁抚养权,只要他老婆一直是我,你任何时候都可以去看小布丁。”

    她道出了心底话,“毕竟我不是小布丁亲妈,立场也尴尬,在要不要打官司争取小布丁监护权上,我没法说太多,劝多了他们何家以为我有私心,是不喜欢小布丁,容不下小布丁。”

    其他的话,她到了嘴边又咽下去。

    谢昀呈现在理智正常,懂她想表达什么意思,也理解她的难处。

    就像上次去医院看小布丁,或许,她本来不想去,但何楚尧想让她过去,她左右为难,去的话,伤了小布丁,不去的话,何楚尧以为她冷血。

    华晨离开餐馆,谢昀呈接着把几盘小菜都吃完。

    服务员过来,问他还要不要再加一碗粥。

    谢昀呈摆摆手,“一会儿我去车里拿饭盒,帮我把剩下的粥打包,同样的菜再炒一份。”

    --

    医院里。

    慕靳裴停好车,季星遥下去,那本杂志放回原处,来的路上她看了不少内容,不过跟慕靳裴相关的采访她一个字也没看。

    慕靳裴解了安全带,盯着那一摞杂志若有所思,最后带了一本下车。

    他几步追上季星遥:“你先去看小布丁,我待会找你。”他拿着杂志去了楼上办公室。

    病房只有小布丁一人,月月被周羽西接回家。

    小布丁趴在窗台上看花园里的玫瑰,思绪早就飘远。

    这个花园里有谢昀呈亲手栽的花,六年前的花园没那么漂亮,后来谢昀呈知道她喜欢玫瑰,就赞助了医院不少钱,把这个花园重新修整。

    现在不管哪个季节,花园都有不同品种的花盛开。

    “宝贝。”季星遥轻声喊她。

    “嗨,妈妈,晚上好。”小布丁回头。

    季星遥关上门,见她刚才一直在窗边发呆,“是不是很无聊?”

    “一点儿都不。”小布丁拿了毛毯披在身上玩,“月月刚刚回去,陪了我一天,她说她的小弟弟也想她了,她明晚陪我睡。”

    季星遥把小布丁抱到床上,“躺好了,妈妈给你读故事听。”

    小布丁暂时不困,也不想听故事,她倚在靠枕上,“妈妈,我们聊聊天吧,好吗?”

    “好呀。”季星遥盘腿坐在床上。

    “妈妈,我想去江南,想去那吃可爱又漂亮的月饼,还想去北京,月月说你的画室可美了,能看到北京最美的日落。”小布丁幻想着那一幕有多惊艳。

    季星遥答应她,“等你这一个疗程治疗结束,我们就出发,到时让外祖父给你做月饼。”

    小布丁的食欲被勾起来,“我还要吃生煎,吃粽子,月月馋我,把我馋得快流口水。”

    正说着,敲门声响了几下,紧跟着门推开,是慕靳裴。

    季星遥很配合,她跟小布丁说:“妈妈还要再加一个小小的班,让慕叔叔陪你一会儿好不好?”

    小布丁喜欢慕靳裴,“没问题。”

    慕靳裴一手是杂志,另一手端着一杯咖啡。

    季星遥现在明白他刚到楼上办公室干嘛去了,是给她煮咖啡。

    慕靳裴把咖啡和杂志一并给她,他解释了下为什么要给她杂志,“花园里有蚊子,这个赶蚊子不错。”

    季星遥:“......”

    为了推销他自己做封面的杂志,自动把杂志降为驱蚊器。

    她拿上咖啡和杂志周刊离开,没走远,就在楼下花园边的长椅上坐下,喝咖啡,看花园里的玫瑰。

    小布丁跟慕靳裴不是太熟悉,她坐好,把有些乱的头发给梳理下。

    慕靳裴也没有太多跟孩子相处的经验,唯一有的那点就是跟月月相处不多的几天里总结的。

    床头柜上有零食,他打开一个布丁给小布丁,自己也打开了一个吃。

    小布丁开心吃着:“你也喜欢吃布丁吗?”

    慕靳裴违心地点点头,他不喜欢吃,可月月喜欢吃,季星遥也喜欢吃,他就觉得他也应该喜欢吃。

    小布丁不忘感谢他,“谢谢你让科里来陪我,他每天都会来病房给我弹钢琴,有时我不那么累,我俩还能斗琴。也谢谢你让医院给我进口了药。”

    慕靳裴淡淡笑了笑,“我应该做的,以前也有很多人这样对我的孩子,他们尽了所有的努力去救我的孩子,也把所有的关心和爱给了我的孩子。”

    小布丁很吃惊,她从来没听谁说起过,“你有孩子?几岁了?一定很可爱对不对?”

    慕靳裴:“她六岁零一个半月,很可爱。”

    小布丁放下布丁,她突然很关心,“你的孩子怎么了?现在身体好吗?”

    慕靳裴:“很好,她熬过来了,医院下了好几次病危通知,但她都顽强地挺过来了。那时她才不到一个月大。”

    他想了想女儿刚生下来时的样子,“她就这么大一点。”他用手比量着。

    小布丁:“她好勇敢。”她在心里又用假爸爸说过很多遍的那句‘活着就有希望’给自己加油打气。

    慕靳裴吃完,又打开一个布丁,“这在哪买的?”

    小布丁回神,“不是买的,是爸爸让家里甜点师做的,爱心牌。”

    慕靳裴一点也不客气:“那我多吃几个,一会儿他回来就不让我吃了。”

    小布丁咯咯咯笑出来,“我听爸爸说,你们是兄弟,真的吗?”

    慕靳裴点头:“真的,我们都在m.k上班。”

    小布丁想起来了,她第一次遇到慕靳裴就是在m.k附近的甜品店,他后来也进了m.k大厦。

    哦,她差点忘了,他还是m.k医院的老板。

    “我爸爸他在忙什么?他的眼睛都有血丝了。”

    慕靳裴斟酌了好一会儿才回她,“在忙着跟你的楚尧爸爸抢你的监护权。”

    小布丁愣了愣,显然没想到慕靳裴会突然提起楚尧爸爸,她心里还是很难过。“什么叫监护权?”

    慕靳裴耐心给她解释,之后又通俗来了句总结:“他们都想跟你生活在一起,想陪着你,谁都不让谁,只能打起来。”

    小布丁小心翼翼试探,“楚尧...”她憋了几秒才叫出来,“楚尧爸爸真的想跟我生活在一起?他不嫌弃我?”

    慕靳裴:“怎么会嫌弃你?”

    小布丁低头,手指抠着搭在身上的毛毯。

    慕靳裴看到她脸上流露出的伤心,揉揉她的脑袋。

    小布丁许久才抬头,闷在心里的那些话她第一次跟别人说,包括跟科里她都没说这一段,她从没那么自卑过。

    “那天楚尧爸爸在走廊跟他的新婚妻子说:她比你在视频里看的还要矮小,但她说话很成熟,不知道她十二岁,你会觉得她很有趣可爱,知道了她真实年龄后,你就算有心理准备你可能还是会害怕。”

    她眼眶里又蓄满了眼泪,“我一定吓到他了。我那天就不该跑出去找他,或许我就不会那么难过,也不会知道他是我的爸爸。”

    她眼泪掉下来。

    “我每天都趴在窗口,希望有一天他出现在那条小路上,那天一早我又在那里等,其实我知道他不可能出现,他跟他的妻子去蜜月旅游了。没想到我真的看到了他,我激动地在沙发上跳了下来,赶紧找了公主裙换上。”

    可左等右等,他还没进来。

    她等得着急,就想去外面看看他在不在。

    慕靳裴把她脸上的眼泪擦干,“所以你就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知道你是何楚尧的女儿?”

    小布丁点头,“怪我太贪心,我要是只听到那里就好了,可能是我当时太高兴了,就想多听听,怕这是个假消息。”

    然后就听到了那段让她伤心的话。

    慕靳裴等她哭完了,才说话,“那你想没想过,你的楚尧爸爸不是被你吓到了,他是想让她的妻子别害怕,他希望她也爱你,不然他为什么连蜜月旅游都取消了来找你?”

    “他跟你那么熟悉,他知道你长什么样,知道你多高,也喜欢抱着你,他后来知道你十二岁,他还是不顾一切回来了,在他的蜜月他的新婚妻子之间,他还是选了你。”

    小布丁一怔,眼眶上挂着的一滴泪都止住了。“为什么假爸爸不早点跟我说,也许我就不那么怪楚尧爸爸了。”

    慕靳裴把她眼眶上那滴泪也给擦干,“因为早说了你也听不进去,你会觉得是谢昀呈瞎说,只是为了让你不难过才编出来那个理由。”

    小布丁吸吸鼻子,好像是那么回事儿。“谢谢你。”

    慕靳裴趁热打铁,“记不记得谢昀呈脸上被划破了一道?”

    小布丁点头,当时她特别心疼假爸爸。假爸爸说,那是刮胡子时不小心被划破。

    慕靳裴:“那是他跟何楚尧在楼下打架,被华晨,也就是何楚尧的妻子给抓破的,谢昀呈怪他们俩把你惹哭了,他们俩怪谢昀呈不让他们进来看你,然后打起来了。”

    他问:“知道我为什么让科里来陪你吗?”

    小布丁摇摇头。

    慕靳裴:“因为他们仨都被警察带走了。”

    他摸摸她的脑袋,“不用难过,也不用自责,他们需要把自己的怒火给释放出来,跟你没关系,你那天就算没哭他们也会打一架,因为你只有一个,他们俩都想要,早晚要打。”

    “何楚尧脸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现在还没恢复,所以这几天没来看你,怕你担心。”

    “你别难过他结婚了,他肯定爱你妈妈,他不是不要你们,分手是你妈妈和他两个人的决定,相爱的人也许性格不合适就分开了。”

    小布丁依旧很难过:“楚尧爸爸爱妈妈吗?如果他早就知道了我的存在,也也会像我找他那样来找我吗?”

    慕靳裴用力点头,“会。”

    他想了想要怎么回答她,“你看他知道你有可能是他女儿,他就连夜赶了回来,如果你不在医院,去了别的地方,他也会拼命去找你。”

    “你要相信,如果他早点知道你是她女儿,他不可能结婚,他会一直陪着你,就像谢昀呈。关于爱情,等你长大你就会明白。说个关于亲情的爱,你爱谢昀呈,也爱何楚尧,这不矛盾。何楚尧爱他的妻子,也同样爱你,他爱你那是因为曾经他爱你妈妈。”

    小布丁到底还是个孩子,这会儿心里没那么难过了,开始心疼两个爸爸。

    慕靳裴把她刚才吃了一半的布丁拿给她,“我们边吃边聊。”

    小布丁这会儿胃口还不错,她咬了一大口,津津有味吃起来。

    慕靳裴接着给她做心理铺垫,“等过段时间,我带你去法庭旁听,看他们两个人是怎么激烈争吵,到时他们会把对方踩在脚底下贬低,会把自己夸成一朵花,就为了能让你跟他生活在一起。”

    小布丁担心,“他们会真的打起来吗?他们可是最好的朋友。”

    慕靳裴:“在法庭上肯定不会让着,就像你跟科里斗琴,你们谁都不让着谁,但是琴斗完了,你们还是最好的朋友。”

    小布丁嘴角扬起弧度,“对,我跟科里就是这样。有竞争有比拼才会有进步,所以他们要到法庭去争吵?”

    慕靳裴颔首:“是这样。”

    小布丁又拿了一个布丁,慕靳裴给她打开来,她两大口就吃下去。不过她也发愁,“慕叔叔,你说我选谁好呢?”

    慕靳裴声音温和:“你心里怎么想?最真实的想法。”

    小布丁低头不语,默默吃着布丁,突然觉得草莓味的布丁也没那么甜了。她很纠结,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她想跟假爸爸在一起,可...

    慕靳裴没给她建议,他说了说自己,“我小时候就怕有一天,我的养父养母不爱我了,不要我了。”

    小布丁猛地抬头,不敢置信地看着慕靳裴。

    慕靳裴:“你没听错,我跟你一样,你是被谢昀呈收留,我是被谢昀呈的舅舅,m.k最大的老板收养。”

    小布丁突然握住他的手,想要给他安慰。

    慕靳裴:“我知道自己的身世后,每天晚上都会担心,担心我的养父养母会不会有了孩子不爱我了,我想念我的父母,如果他们都活着,我想就算他们流浪也会带上我一起。”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做噩梦,梦里只有我一个人。”

    “我爸爸妈妈在我两岁的时候就去了天堂,我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他们从来没在我的梦里出现过,不管我多想他们。”

    “后来我长大了,我才发现,我小时候的恐惧和害怕都是多余的,因为我的养父母特别爱我,包括我的爷爷奶奶。”

    “你见过他们,就在庄园。”

    小布丁:“谢君毅爷爷和温雅奶奶,对我也好。”

    慕靳裴:“对,他们都一样。”

    他委婉地说起何楚尧,“以后你的楚尧爸爸和华晨会生孩子,就是你的弟弟妹妹,刚出生的孩子都一点点,很麻烦,何楚尧要腾出更多的时间照顾小宝宝。”

    “就像月月的爸爸妈妈,他们要照顾小弟弟,所以月月跟着星星学画,可月月每到放假都会回家,因为她的爸爸妈妈和弟弟都很想她。”

    “你的楚尧爸爸他也没时间一直在家照顾孩子,他要上班,就像星星和谢昀呈,他们也不可能天天陪你。”

    铺垫了那么多,慕靳裴把最想让她记住的那几句话一字一顿说给她,“不管在法庭上谁赢了,对你来说都一样,你可以私下里要求跟谢昀呈生活在一起,多陪陪他,然后周末节假日,你跟你的楚尧爸爸一起过。”

    小布丁突然不纠结了,也觉得这个选择好棒。

    她站起来,抱了抱慕靳裴,“谢谢你,我从没这么开心过。”

    又安慰他,“你也要开心。我们都有很多人爱着。”

    她趴在他耳边,小声说:“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你的秘密,只有我们俩知道。”

    心里的疙瘩解开,小布丁胃口大增,吃了布丁还不够,她又吃了一块蛋糕,刷过牙,她还是激动地睡不着。

    很奇怪,今晚一点都不感觉累。

    “叔叔,你去忙吧,我要睡觉了,晚安。”

    慕靳裴把她的灯给调暗,“晚安。”

    确定慕靳裴走远,小布丁突然爬起,把床当成跳床那样,使劲地蹦,还自带配乐,病房里像欢乐的海洋。

    楼下花园,谢昀呈拎着打包回来的粥和菜,听着楼上发疯的动静,他不由皱眉,“小布丁怎么了?”

    季星遥:“心里舒坦了,高兴呀。”

    到底还是个孩子,难过来得快,去的也快,她不知道慕靳裴到底怎么给她心理疏导的,她竟然乐成这样。

    谢昀呈把打包盒递给她,“你要吃得完就全吃了,吃不完给慕靳裴,就这么多粥,我都打包回来了。”他走了几步又回头,“你告诉慕靳裴,这粥,他是沾了小布丁的光,别以为我巴结他!”

    住院大楼门口,两人迎面遇上。

    都当对方是空气,一声没吭。

    慕靳裴去花园边找季星遥,季星遥忙了一天,饿的不行,打开粥吃起来,几样小菜也可口。

    她心不在焉吃着,耳边却是慕靳裴的声音。

    “我想念我的父母,如果他们都活着,我想就算他们流浪也会带上我一起。”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做噩梦,梦里只有我一个人。”

    她的包忘在病房,折回去拿时就在门口听到了慕靳裴的这番话。他压在心里的这些话,大概从来没跟任何人提及过。

    慕靳裴在长椅坐下,跟她保持着半米的距离。

    季星遥转脸,“谢谢。”

    慕靳裴知道他谢什么,他也听到了小布丁兴奋的尖叫声。“不客气,我也没做什么。”

    她安静吃饭,慕靳裴拿了手边的那本杂志周刊翻看。

    不时有一阵阵微风吹过,夹杂着淡淡的玫瑰香。

    没风时,有些闷热。

    突然身上一阵凉快,季星遥偏头,慕靳裴正用那本杂志给她扇风,他下巴微扬,“快吃,粥冷了就不好吃了。”

    他手上扇风的动作没停。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小鬼快跑〕〔朋友的妈妈雪姨小〕〔大神你人设崩了〕〔绝对无敌者〕〔我有一座天地钱庄〕〔向往的生活:超级〕〔1胎2宝:总裁大人〕〔绿龙部落〕〔夫人每天都在线打〕〔全文免费阅读逍遥〕〔孤岛上的平行世界〕〔大神你人设又崩了〕〔白日梦我〕〔纵横都市之绝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