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界债务系统〕〔界皿〕〔傅爷您夫人又凶残〕〔我成了前女友的上〕〔国公府的庶女〕〔世子爷要娶的盛世〕〔暖婚100分:娇妻请〕〔重生末世之捡个尸〕〔大国金融〕〔天庭紧急电话〕〔我真没想入赘〕〔仙尊奶爸从无敌开〕〔总裁校花赖上我〕〔我的1982〕〔每天回家都看到爱〕〔在美国当警察的日〕〔回档在2008〕〔重生之时代先锋〕〔我师兄太弱了〕〔灵魂订造师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以为是仙侠的武侠世界 07奕
    向钱的小院给了老头多少惊喜暂且不提。老头倒是给向钱带来了不少麻烦,就比如眼前这位,东海阁长老,“铜身虎”童虎。东海阁以海贸起家,手下有着整整一队商船。他是东海阁主亲弟,少时师从金刚寺。一身横练功夫出神入化,运法行功,好似金涂,宛若铜铸。寻常刀剑功法连他一根毫毛怕是也伤不到的。他身边还有一人,青袍短须,一副儒生打扮。向钱不认得,何诗媛和安正贤却认得,正是谷中八仙之一的棋叟。何诗媛和安正贤认出了棋叟,棋叟却并未认出何诗媛。只是感叹于她的容貌气质。毕竟他久居绿竹村忘忧谷,对近来江湖事了解不多。此次若不是童虎以一本珍贵棋谱相邀,他定是不会来的。倒是安正贤之前有所交集。便对着安正贤拱了拱手。

    谷中八仙,师承忘忧谷主,此人姓名以不可考,传说是一落魄书生,因为情伤和家中大变,寻死不成,却得了机缘。事迹多有流传。此人行为怪诞,异正异邪,偏生又是天下有数的高手。最大的爱好却是扮演无双公子,考验有情人。他本生的不差,一番打扮更是龙资凤舞,兼之琴棋书画,医算卜卦样样精通。对付寻常女子自是手到擒来,待女子倾心,他就弃如敝履。飘然而去。周此往复,不亦乐乎。不过,他虽如此,却是不坏人名节的。一副翩翩君子模样。守礼的很,只是他越是如此,那些女子越是飞蛾扑火一般。常言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他虽有此怪癖,但心却是偏善的。游戏江湖时也多有行侠仗义之举,一次出手,却救了一个不该救的女子。

    偏生,他又知道了那女子有一未婚夫,于是兴趣发动,穷追不舍,一时间,竟成了江湖佳话,神仙眷侣。本来待到女子倾心,他再飘然而去,如往常一般也就完了。但世上事就是这般凑巧,一日他二人行侠归来,却是遇上了她那未婚夫婿。那人也如当年忘忧谷主一般,落榜归来,那书生眼见未婚妻以有新欢,黯然祝福,便要离去。此情此景与当年何其相似。仿若昨日重现一般,那忘忧谷主精神就与常人不同,想来也是,常人哪会如他这般作为。见此情景,哪受得住,仿佛把那书生当作当年的自己一般。百般训斥,他对当年的自己有多失望,现在的言语就有多恶毒。那书生受不住,一时激愤,寻了短见。逼死了人,他也冷静了下来,回想当年往事,昔日错事,心结竟然解了。心结已解,他也就不想在错下去了。打算安葬书生,也算埋了过去的自己。然后带着女子安心度过余生。因为他发现他竟然有些爱上此女,虽然性格大大咧咧的有些粗狂豪迈,但英气袭人,外刚内柔。于他多有默契。人死了,女子也是自责,遂去询问他为何如此这般,忘忧谷主不欲骗她,说了真相。长剑破空,却并未袭向忘忧谷主,女子横剑于脖颈之间,只问了一句“你爱过我么”。她自知不是忘忧谷主对手,但那人却因她而死,她极度自责,就要寻死,想着一命赔一命,这般死也好。只是心有期盼,所以才来了这么一出,问了这么一句。若忘忧谷主否定了,她也没了牵挂,死了也正好给那人抵命。忘忧谷主见此情景,先是急着救人,回答自然慢了那么一秒,女子见他迟疑,便要挥剑自刎,但到底是忘忧谷主武功高绝,抢在她之前先把剑夺了下来,死是死不成了,对于忘忧谷主的解释她也是不信的。只是以为不想让她自绝的托词。万念俱灰之下,就出了家,从此青灯古佛,为那人祈福。江湖上也就多了一个绝心师太。专杀淫贼和薄情负心之人。至于忘忧谷主再度伤情,好在心结以解。对着繁华世间,滚滚红尘也没了什么留恋。便隐居在一处风景绝佳的山谷中以兽为伴,与酒做友。这谷便是忘忧谷了。忘忧,忘忧。至于忘却多少忧愁。怕是也只有那忘忧谷主自知了。

    忘忧谷外本是没有绿竹村的。有的只是一片绿竹林。但人来的多了。自然就有了村落。昔日忘忧谷主隐居之后,不想自己一身本事断了传承,便寻弟子,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不知道是弟子愚钝,还是他实在太高了。他一身本事,一个弟子竟传不下。忘忧谷主无奈,只能寻了某方面天资高绝的,分别传了下去,也就是现在的谷中八仙,琴女,棋叟,诗剑,丹青。医圣,酒仙。卜道人。和食神。

    琴女是乐道大家,昔日宫廷一曲“天下“惊得的周遭小国使节尽皆拜服。更是被诗剑做成了诗流传天下,以为美谈。说是一声这个这个世界大乾及其周边小国的超级明星也不为过。

    至于棋叟,虽不如琴女那般大的名声,但也是棋道圣手,当年士林棋赛,天下爱棋之人一教高下,他便一举夺冠。所对之人不乏国手。其后更是长与宰府皇帝下棋。只是他为江湖人。受不得宫中规矩,便早早辞官不做了。

    诗剑本名李易,是官宦子弟。更是大乾延顺十九年探花,其诗书为绝。天下流传甚多。其人酷爱使剑,每每与人对决,便踏诗而来。一套剑法使来,便是一幅短篇。力,技,美。三者兼得。若何诗媛是剑仙子,此人称一声剑仙也不为过。不过现在这剑仙对上剑仙子,能有几分胜算就不得而知了。

    丹青善画,更通设计。以是绝顶,宫廷布景,园林设计,就连天下首院万佛寺,若要作画绘景,也要专门请了他去。概因他所作之画,即为传神。

    酒仙善饮,千杯不醉以不足显,而是根本没人见他醉过。

    卜道人游戏人间,追凶除恶,却不留身与名。善查痕迹推理,亦善人心。

    食神其实就是原本给谷里做饭得老么,但因师傅吃的讲究,所以他也做的精细。有段时间大乾皇帝厌食,琴女就推荐了小师弟试试,结果皇帝一吃,好了。龙心大悦,就顺口封了个食神之名。

    但这些都不足以让忘忧谷外变成现在这般模样,若究其根本,还要从医圣说起。

    谷中八仙,要说在江湖中名声最盛的就要当属医圣了,医圣为探究医术,年轻时曾遍游天下行医,尝百草,试偏方。解疑难。救生死。总结经验,查看因由。中年遂回谷中授徒著书。医圣回谷,受伤的,生病的自然也就来了谷中求医。人一多,忘忧谷便装不下了。医圣无奈只得让人砍了谷前的那片竹林,建竹楼,医馆。慕名前来的人多了自然就吸引了一些行商,学艺的,看病的。卖货的。人越来越多,绿竹村也就这么建了起来。到了现在也差不多算医家圣地,不是门派的门派了。许多学艺归来的医者对外自称一声绿竹村医圣门下,倒是颇为自豪。

    安正贤见了棋叟,就知不好。见老头紧张,向钱自是不能不管的。问了老头,才知道前因后果,顿觉哭笑不得。原来老头回乡后,想念孙子,便一同带回了老家。一边可以含饴弄孙,一边也方便亲自教导。一日闲来无事,身子痒了,便带着小孙子去海边钓鱼。正巧遇到童虎也在,即是鱼友,等鱼时便聊了聊。童虎何人?东海阁长老啊,东海阁是做什么的?那是跑海外贸易的。异域风情,不一会就把安若然吸引了过去,安正贤见了也不阻拦,让小孙子涨涨见识自然也是好的。只是他没想到,这一聊,还聊的挺投缘。安若然聪慧,偷偷试了试,资质也好。正是良材美玉。童虎当即就动了收徒的心思。虽然看着不像普通人家,但自家也不差啊。当了他童虎的徒弟,便是整个东海阁除了他大哥童龙的儿子之外的二代第一人了。他东海阁日进斗金不敢说,但斗银还是有的。在江湖上也是响当当。背后更是连着金刚寺。在佛门地位也是靠前站的。银子面子全都有。随即他就找了老头安正贤,说了来意,对于孙子习武,老头倒是没有太多想法,只要不耽误了学业,练武强身也是好的。君子六艺,御射就占了其二。练武老头是不反对的。但混江湖?老头却是万万不能同意的了。他就这么一个孙儿,眼看着天资聪颖,悉心教导还指着他继续光耀门楣呢,怎么能就跟人去混什么劳子江湖。断然就拒绝了童虎。然后就收拾东西走了。

    童虎何人?说声东洲地头蛇也不为过,没几日就再找到了老头。一番死缠烂打,老头烦不过,就说了句若你能下棋下过我,我就答应你。老头想来,以他棋艺,就是国手也有胜负,这江湖汉子,这辈子怕是没机会了。童虎一听,心中欢喜。下棋他会啊。金刚寺虽然以力为美,但到底是佛寺,禅,棋,本就是有些牵连的。寺中长者有时就会下棋,见的多了,多多少少也是会些。随即邀约,便要于老头一战。果不其然,童虎虽然会下,但棋力跟老头比起来天差地别。随后几日纠缠,那日正巧也被向钱和何诗媛瞧见了。倒是让老头跟向钱结了缘。

    随后老头又介绍了一下棋叟,若是比些别的向钱还能帮忙想些办法,但是这下棋,他是实在无能为力。既然有约定,他又不好动手赶人。何况听老头说了二人身份,他觉得即使他动手了。怕是也打不过人家。向钱跟老头正是为难,那面童虎却等不住了。他多方打听才弄到棋叟喜爱之物,若这次不定下名分,下次再请棋叟却是千难万难了。叫嚣着让老头快些应局。老头见躲不过,只能高声说道

    “你我之约,便是你我对弈,找人代下,可是不成。“

    ”谁说我要找人代替了。就我跟你下。”其实来时,童虎就以想好对策。他与安在贤对弈,棋叟在后观看,再以传音入密指点于他。虽说观棋不语真君子,但既然收了礼物。为了心头之好,棋叟这君子是做不成了。何况此事在他看来,却是安在贤错了。混迹朝堂不过碌碌一辈子,就是做到帝王宰相那又如何。练武强身,不说那飘渺的破碎虚空得道成仙,就是长命百岁逍遥自在也比那要强了许多。安若然他刚刚见了。果是良才美玉。其实给了童虎做徒弟他都觉得有些亏,若是入他忘忧谷,自己师兄弟八人悉心教导,就是当年他师傅忘忧谷主的那般武功成就,怕也是能想想的。不过,既然收了人家东西,也就只能感叹一声时也命也。

    二人落座,依旧是向钱家那个小凉亭。老头安正贤依旧坐在他的那个位置上。向钱推着何诗媛在老头左手微后一点。安若然则站在老头右手身后。童虎坐在对面,棋叟就那么站在童虎身后向钱对面。刚一落座,那童虎便赞了一声“好刀,好刀法”显然是认出了向钱这棋盘来路。棋叟也微微讶然,看向他们四人。

    黑白子落,初期极快,棋叟嘴唇微动,向钱知道,棋叟以然出手了。只是传音入密的功夫,他虽然会,但怎么断他就不知道了。他求助似的看向何诗媛,但何诗媛并未理他,只是专注的看着棋盘。下了一会,棋就变慢了。其实是老头安正贤变慢了。思考变长,越下越慢。向钱感叹,老头这熟悉的位置,熟悉的味道。只是对手不在是何诗媛,变成了棋叟而已。

    突然老头神情一震,子便落下。棋局再度变快,黑白相搅,风云变幻。不一会棋又回落。只是这次,却是童虎不在落子,抓耳挠腮,不时回望。老头倒是轻松的品了口茶,也不催促。细细品味,颇感受益良多。

    向钱看看老头,又看看对面陷入沉思的棋叟,他知道,应是何诗媛出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小鬼快跑〕〔朋友的妈妈雪姨小〕〔大神你人设崩了〕〔绝对无敌者〕〔我有一座天地钱庄〕〔向往的生活:超级〕〔1胎2宝:总裁大人〕〔绿龙部落〕〔夫人每天都在线打〕〔全文免费阅读逍遥〕〔孤岛上的平行世界〕〔白日梦我〕〔大神你人设又崩了〕〔纵横都市之绝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