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叔,轻点撩〕〔凡心已动〕〔重生六零有空间〕〔医道狂兵〕〔江湖封尘录〕〔绣衣使〕〔景星凤舞〕〔超神学院之时王〕〔护妻仙夫〕〔冒牌职业大神〕〔重生之女配的美满〕〔我不想当大王〕〔我被大佬安排了〕〔邪魔之主〕〔盗陵人〕〔木叶之魔人李〕〔我家太子妃要上天〕〔与鬼谋宅〕〔拉马克游戏〕〔盛世嫡女:王爷哪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民国奇人 第四十七章诅咒
    说话那人言语间有着一股古怪的腔调,让小木匠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

    他惊讶地转(身shen)一瞧,发现那个东洋人加藤,居然就站在他(身shen)后不远处,笑吟吟地朝着他招呼着。

    小木匠犹豫了一下,然后问道:“你在叫我?”

    那东洋人穿着一(身shen)笔(挺ting)整洁的白色洋西服,打着领结,容光焕发地走上前来。

    他对小木匠躬(身shen)之后,很是自来熟地说道:“对,甘君,我刚才在大帅那儿见过董君,跟他聊起了你来,他告诉我,你是一个中国顶尖的手艺人,我也瞧见了你给大帅的礼物——简直是,用汉语怎么说来着?哦,对,‘巧夺天工’,真的是一件艺术品……”

    他对小木匠的手艺十分推崇,说了许多赞美的话。

    小木匠虽然是年轻人,听到这样(热re)切的推崇话语,难免会有一些轻飘飘,很是舒爽。

    但他却也记得师父鲁大跟他说过的话,叫做“无事献殷勤,非(奸jian)即盗”,所以对于此人的(热re)(情qing)还是有些提防,稳下心神来应付。

    这个家伙先前还差点儿被洛雁虎给砍了头去,结果一转眼,就变成了大帅府的座上宾,并且还堂而皇之地参加起庆功宴来,怎么可能没有点儿心机和手段?

    这样的人物找上了他,小木匠自然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小木匠担心对方会对他的来历、师承和修行法门有所觊觎,结果人家完全没有谈,而是跟小木匠谈起了中国古典建筑的艺术和哲学,以及木雕工艺的讲究等。

    这些事儿,却正好挠到了小木匠心痒痒的地方,而且那加藤对此居然也有很深的研究。

    小木匠与其聊着,并没感到烦闷。

    反正庆功宴席还没有开始,小木匠一个人待着也是无聊,所以倒也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

    两人聊了一会儿,那加藤突然说道:“对了,甘君,你有没有想过,去(日ri)本留学?”

    啊?

    小木匠愣了一下,说道:“什么意思?”

    加藤说:“我这几年,去过中国的很多地方,发现民间手艺人的生存空间其实很小的,而且传承也有所断档,但(日ri)本国就不会,明治维新之后,(日ri)本国脱亚入欧,发愤图强,现在已经成为亚细亚最现代化、最强盛的国家,但我们对传统文化的尊重和保存,也是非常完整的,一千多年前,(日ri)本是中国的学生,派了许多遣唐使和留学生来唐朝学习,而现在,你们国家的许多人,也会去我们(日ri)本国留学……”

    小木匠听到对方极力鼓吹东洋,有些不太舒服,不过还是耐着(性xing)子听着。

    那加藤以为他有兴趣,越发(热re)(情qing)起来:“你们国家很多军政界的要人,以及工商业、文学界的翘楚,都有在我们(日ri)本留学的经历呢,而且如果你想要去的话,我可以资助你,甚至带你去见我们(日ri)本国宝级的大师学习,相信在那儿,你能够摆脱现在生计的烦恼与困惑,在艺术的高峰中,不断攀登,创造出更加厉害的境界呢……”

    他大力鼓吹着,又给小木匠介绍了一些(日ri)本国宝级大师的名字,以及作品,还有他们擅长的领域等。

    这些事儿,要说小木匠不但动心,那绝对是假的。

    事实上,小木匠一直都(挺ting)羡慕屈孟虎之前在南洋的那一段经历,也很羡慕他能够从中学到许多的东西,包括做人的潇洒。

    小木匠也听过屈孟虎较为公正地评价过(日ri)本,知晓东边的那个国家,在社会进程上面,其实已经强于此刻他(身shen)处的国度。

    但正因为小木匠受到屈孟虎的影响太多,所以他深深记得屈孟虎对于(日ri)本的评价。

    那是一句话,“狼子野心”。

    到底应该怎么做呢,小木匠有些左右为难,而这个时候,却有人朝着这边走来,紧接着小木匠听人喊他:“甘墨,走,过这边来。”

    叫他的人是罗青光,小木匠听了,跟加藤说了一声,加藤点头,然后郑重其事地说道:“甘君请务必考虑一下,有任何想法,都可以过来找我。”

    小木匠与他告辞,朝着罗青光那边走去,问他什么事。

    罗青光转过(身shen)子,背对着远处的加藤,然后压低声音说道:“你怎么跟他走到一块儿了?刚才总教头瞧见了,他本来(挺ting)欣赏你的,结果被气得直哼哼,开口就骂娘了……”

    小木匠有些无奈,说我也没办法啊,我一个人在那儿待着,他非要过来跟我聊天,我也不能拒人于千里之外啊。

    罗青光问:“他找你聊什么?”

    小木匠很坦白地说:“他让我去东洋留学,学习木工和建筑,说他会帮我负担留学的费用,而且还帮我推荐(日ri)本的名家大师……”

    罗青光问:“那你答应了?”

    小木匠这会儿想明白了,说道:“怎么可能,我在这边,还有好多事(情qing)要办呢。”

    罗青光松了一口气,说这就好,供奉院的弟兄们都(挺ting)恨那小东洋的,要不是吴老倌那老东西从中作梗,而大帅又误信谗言,指望着从小东洋手里买军火,总教头早就带着我们,把他给宰了。

    小木匠听了,苦笑不已,而罗青光以为他在担心洛雁虎的态度,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说道:“你放心,总教头那儿,我会帮你去解释的。”

    罗青光离开了,而小木匠有了刚才的教训,走到了一个角落去,站在窗边待着。

    这段时间里,陆陆续续有人进来,大厅的人也开始多了。

    这一次的庆功会呢,走的是西式风格,叫什么自助,虽然大厅里也摆了不少桌子,但食物和酒水却需要去一个铺着雪白餐布的大长台那儿拿。

    小木匠肚子有点儿饿了,瞧见那些人三三两两地去拿了酒杯和食物,便也忍不住了,凑拢上前去。

    他端了个盘子,往上面不停地添加食物。

    他对别的事(情qing),忍耐力是极为强悍的,但唯独对于食物的渴望,却没办法去压抑。

    这是深入他骨子里面的东西。

    小时候,饿怕了。

    小木匠将那盘子码得高高,就好像是秋天田野里的草垛子,然后躲在了最角落的桌子边儿上,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好在这一次庆功宴里有不少泥腿子出(身shen)的军官和士兵,这帮人的食量也是一等一的,也没有显得小木匠有多突兀。

    小木匠埋头猛吃,又添了两回菜,方才感觉到肚子里面垫了些东西。

    他打了个饱嗝,抬起头来,才瞧见一个让他有些惊讶的人,出现在了跟前,正认真地看着他。

    马园门楼子的卿云姑娘。

    小木匠与她曾经见过两面,第一次是在老喜茶馆,那个时候魅族一门关起门来开会,小木匠是小绵羊闯进了狼窝里,而第二次是在何府,卿云姑娘与潘志勇联袂而至,与当时戴了面具的小木匠打了照面,而小木匠在帮何府驱邪之后,立刻撤离。

    而现在,则是第三面。

    因为前两次都是戴着面具,所以小木匠心中虽然很是震惊,却装作不认识对方的样子,开口问道:“有事?”

    那位卿云姑娘跟小木匠瞧见的普通姑娘不一样,却是抹了胭脂、化了妆的,那眉呀眼儿的,怎么看怎么美,有一种女人融到骨子里去的妩媚,跟画面上的人一样。

    她听到小木匠一本正经地问话,忍不住吃吃地笑了,然后说道:“鲁班传人,甘墨甘十三,你瞒得我们好惨啊……”

    对方一开口就点破了小木匠的(身shen)份,让他原本努力武装出来的心理铠甲一下子就被戳破了去。

    小木匠脸色有些难看,故作冷漠地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卿云姑娘则笑盈盈地打量着他,缓步走到近前来,探过(身shen)子,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我应该叫你顾十三顾大师呢,还是甘十三呢?”

    小木匠(身shen)子一震,有点儿张口结舌。

    他倒不是因为卿云姑娘点破了他之前伪装的(身shen)份,而是这位迷人的小妖精靠近他的时候,小木匠低头下去,从对方低领旗袍的开口处,瞧见了一大片的雪白……

    好、大……

    小木匠没有回答,却是感觉到鼻子有些难受,伸手一摸,却是有鼻血流了出来。

    哎……

    小木匠那个尴尬啊,而卿云姑娘却伸手过来,在他的(胸xiong)口点了一下,安慰道:“没事的,少年郎,火气壮,又是血气方刚的修行者,难免会这样的——要不然,我们去后面的院子,找个没人的地方,我帮你解决一下?”

    小木匠听到这直勾勾的挑逗,(屁pi)股好像被针扎了一样,一下子就弹了起来,结结巴巴地说道:“不、不、别……”

    他不管再怎么装作老成,终究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年,哪里经得起这般考验?

    卿云姑娘吃吃地笑了笑,然而下一秒,那笑颜如花的俏丽脸庞一瞬间就变得冰冷了,低声说道:“锦花娘子,血水长流,三十二天,必报此仇——还记得这句话、这个人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乱世危情〕〔末日位面游戏〕〔挚恋闪婚总裁欢〕〔特种兵之超神陪练〕〔农女厨妃:带着空〕〔医妃妖娆:摄政王〕〔纵横都市之绝世神〕〔陛下有个黑月光〕〔听说她是校霸罩着〕〔重生之资本帝国〕〔你从时光中走来〕〔斗罗大陆之冰凰斗〕〔量尸人〕〔豪门重生,神医娇〕〔我才不是魔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