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空间农女:将军赖〕〔华娱从1980开始〕〔大夏纪〕〔广漂的那五年〕〔都市神豪女婿〕〔重生过去当传奇〕〔都市王牌高手归来〕〔王婿〕〔王者归来洛天〕〔蚀骨危情:陆少,〕〔都市超级医生〕〔奶爸的赘婿人生〕〔国王世界〕〔她不一样〕〔都市无上战神〕〔我真不是学神〕〔我真没有开挂啊〕〔日娱假偶像〕〔韩先生蜜谋已久〕〔全职国医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本官以德服人 第四十四章:毛线团
    一个喷嚏惊天动地,场中好似按下了暂停键,一切都就此定格。

    嘶……嘶阔以!

    吴耀一脸震惊的看着李陵,喃喃自语道:“现在,我总算是相信,李兄是一个生平不二色的人了。”

    抱着琵琶同样准备上前的蓉蓉姑娘往后缩了缩,瑟瑟发抖。

    好可怕……

    “不好意思,我实在忍不住了……”

    李陵揉了揉鼻子,知道自己这话没有什么说服力,接着又补充道。

    “婉儿姑娘,抱歉抱歉,我的鼻子有些敏感,你身上的味道又太大了,有点呛,所以……咳~”

    咦?这话听起来怎么感觉有些怪怪的,不过这些都不重要,这个喷嚏打出去之后,感觉鼻腔里舒服多了……

    被喷了一脸的婉儿小姐姐呆了呆,接着桃花眼中燃起熊熊火焰。

    味道大?

    还有点呛?

    老娘身上不香么?

    就问你一句!

    不香么!!!

    婉儿姑娘在心里默念了无数遍“老娘是淑女”之后,深吸了一口,嘴角慢慢的上挑,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婉儿相信,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外,还请公子与吴先生稍后,容婉儿下去梳洗一番。”

    老娘不伺候了!

    说完,婉儿姑娘也不等二人点头,就脸也不擦的转身离开,步伐匆匆,显得有几分狼狈。

    蓉蓉姑娘看准机会,也向两人行了一个蹲身礼,然后抱着琵琶像小尾巴一样跟在婉儿姑娘后面,小跑着离开。

    “李兄啊,就算你生平不二色,也不至于用这种方法拒绝婉儿姑娘啊,这也……这也太偏激了一些吧?”

    吴耀苦笑一声,语气中不乏抱怨。

    他与蓉蓉姑娘相熟,且经常为其捧场,本来是有机会成为入幕之宾的,不过经此一事,就变得遥遥无期了。

    李陵也很无奈,喷嚏来的太突然,谁能忍得住?

    “王兄,这只是一个意外……”

    “我懂我懂,只是意外,意外,不会让李兄和婉儿姑娘名声受损的。”

    吴耀摆摆手,示意此事无需再提。

    李陵:“……”

    你懂个锤子!

    这时,吴耀挥手摒退在一旁伺候的两个小丫鬟,一手捋着美须,一手端起酒杯,面带怅然的道。

    “李兄,我今年三十有三,在这远桥县已经当了六年的功曹,人生短暂,又能有几个六年……”

    来了!

    李陵知道,吴耀请自己来这红袖坊是另有目的,绝非同事之间聚个餐,交流一下感情那么简单!

    于是,李陵深以为然的点点头,然后向吴耀举起酒杯道。

    “不错,今年我才一十八岁,算起来不过是三个六年而已。

    所以,我们应当珍惜时光,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吴耀手一抖,美须揪下了好几根。

    谁特么要跟你谈这个啊!!

    不过,这两句诗倒是回味悠长……

    被噎了一下之后,吴耀索性不再跟李陵兜圈子了,直言道。

    “咳~李兄,你可知道,我本是京城吴家的支脉,从前少不更事惹了麻烦,这才被家族打发到了远桥县。

    如今,家兄正在为我活动关系,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回归京城了,所以,这段时间还望李兄多多担待……”

    言下之意,无非就是不想掺和李陵与县丞等人的明争暗斗,同时又点出了自己背景,警告李陵不要将他卷进去。

    李陵略一沉吟,就明白吴耀是什么意思了,举杯道:“还请王兄放心,绝对不会耽搁你返京的。”

    虽然过程有些波折,不过目的已经达到了,吴耀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两人一切尽在不言中。

    红袖坊后面的独立小院中,浴桶里的婉儿姑娘仍旧怒气未消,不停的揪着花瓣,同时还咬着牙碎碎的念叨着。

    “……头顶生疮,脚下流脓,妻子养汉,小妾私奔,孤独终生……”

    吱呀~

    姜玉儿进了房间,关上门。

    “好妹妹,我听巧儿那丫头说,刚才你气冲冲的回了院子,怎么回事?”

    “还不是那个该死的家伙……”

    哗的一下,婉儿姑娘直接从浴桶里站起来,恨恨的挥着小拳头,嘴巴没有丝毫停顿,将之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看来,这位县尊不简单呢……”

    听完之后,姜玉儿一双大眼微微眯起,面色有些凝重。

    “我们的身份并不是秘密,城里的济世堂,南玉山的玉真观,东林山的澄明寺……甚至一些散修,都隐约知道。

    这位县尊定然是从什么渠道得知了一些与我们有关的信息,如果说,先前将紫鸢绿萝转赠门客只是一个试探,那么他今天所为就是警告了。”

    婉儿姑娘一呆,失色道。

    “啊?怎么可能?在他身上,我也没感应到法力波动啊?”

    “哼,你不过堪堪引气入体,比你修为高的大有人在,在你面前隐藏修为还不是轻而易举?”

    姜玉儿瞪了婉儿姑娘一眼,又道。

    “看来,针对普通人的办法不能用在他身上了,还得从长计议啊。”

    ……

    另一边,李陵摇着丹青折扇,施施然的出了红袖坊,到了大街上,又回头看了看,然后幽幽一叹。

    本以为,以自己的文采风流,成为某位姑娘的入幕之宾轻而易举……

    咳,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自己肯定会义正言辞的拒绝。

    毕竟自己是一个真正的读书人,来这里的目的是拯救失足少女,与那些流连烟花之地的斯文败类大不相同。

    奈何造化弄人啊!

    此时,天色已临近傍晚,街道上依旧有不少商客百姓。

    李陵边走边瞧,路过一个卖针头线脑的摊位时,心中一动,遂止住脚步。

    老板见一位年轻公子停在自己的摊位前,心中不禁有些奇怪。

    一般来说,来他这里的基本都是大姑娘小媳妇,亦或是中老年妇人,可从未有过这等人物光顾啊。

    光他手中那把折扇上的玉坠,换成银子都能将这摊位完完整整的买下来,而且还能余富不少。

    难道这位公子看上了自己的闺女?

    摊主一惊,越想越可能,因为有一个算命的瞎子说过,他闺女将来会嫁给一位读书人,而且还能成为官太太……

    不过,小囡囡今年才九岁啊,会不会太小了点?!

    李陵不知道摊主给自己加了多少戏份,合起折扇敲打着掌心问道。

    “你这里可有毛线团?”

    原来不是来找自己提亲的……

    摊主有些失望,脸上挤了出一个笑容,问道:“公子你要哪种线?我这里有青线白线麻线彩线……”

    “不是线,是毛线团!”

    “啊?要线团?我这里的线都是成束的,没有线团啊,要不……我现在就给你做一个?”

    “还能定制?”

    李陵一扬眉,折扇用力的敲打在掌心,然后豪气冲天的拍下一块碎银道。

    “只要做的好,这银子就是你的!各种线都给我用上,要这么大!”

    接着,李陵又比了一个比拳头稍大一圈的体积。

    “公子稍等……”

    看见银子,摊主蜘蛛精附体,手臂仿佛变成了八条,嗖嗖嗖的,片刻的功夫就做好了一个线团。

    李陵接过线团捏了捏,大小适中,软硬适中,最外面是一层细密的彩线,看起来颇为漂亮。

    她应该会很喜欢……的吧?

    “不错!”

    李陵夸奖了一句,丢下碎银,步伐轻快的离开摊位。

    回到府邸,李陵刚坐下来,一杯热茶还没喝完,白玉君就出现在他面前,舔了舔嘴角道。

    “快让人准备晚饭吧,而且也别忘了,你还欠本王三次秘术呢!”

    “咳~我给你带了礼物~~~”

    李陵掏出线团放在桌子上。

    “本王堂堂白虎后裔,又岂会喜欢这种幼稚的东西,你在侮辱本王么?”

    白玉君看了看彩色线团,然后瞪大眼睛凶巴巴的盯着李陵,鼻梁上还皱起了几道细细的褶皱。

    倘若她变回本体,可以想象那种皱起鼻子露出獠牙利齿的凶态,不过,现在这样的表情却冲散了她往常的高冷,显得格外娇俏。

    李陵与白玉君对视了片刻,轻轻的问道:“白姑娘,我们是朋友么?”

    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猫咪也是如此,李陵在心里补充道。

    朋友?

    白玉君蹙眉。

    用秘术为自己提纯血脉,又给了自己近距离观察人类、加快化形的机会,还黑自己准备了美味的一日三餐,最关键的是,他还欠自己三次秘术……

    这应该就是朋友了吧?

    “不错,我们是朋友。”

    白玉君肯定的点点头。

    “那么,请接受朋友的馈赠吧?”

    李陵将彩色线团递过去。

    白玉君看了看李陵,又低头瞧了瞧线团,不知为何,她忽然感觉自己的手指有些发痒,想找什么东西抓挠几下……

    略微的犹豫了一下,白玉君接过线团,一扬下巴道:“既然如此,本王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小鬼快跑〕〔朋友的妈妈雪姨小〕〔大神你人设崩了〕〔绝对无敌者〕〔我有一座天地钱庄〕〔向往的生活:超级〕〔1胎2宝:总裁大人〕〔绿龙部落〕〔夫人每天都在线打〕〔全文免费阅读逍遥〕〔孤岛上的平行世界〕〔大神你人设又崩了〕〔白日梦我〕〔纵横都市之绝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