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朕要退位之王爷太〕〔万界仙帝〕〔山村小医农〕〔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的爱如星光〕〔一胎双宝:总裁大〕〔此情惟你独钟〕〔萌宝驾到:爹地投〕〔你的爱如星光〕〔此情惟你独钟〕〔萌宝驾到:爹地投〕〔最强黄金眼〕〔神医小毒妃〕〔暖婚33天〕〔楚楚星光〕〔都市无上仙尊〕〔爷是病娇得宠着〕〔兽帝凰妃:废柴逆〕〔科技图书馆〕〔姜星楚容霆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为人神那些年 第171章 物资齐备成竹在胸
    水系影使去的快回来也快,他又在君狂身边盘膝而坐,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开始调戏。

    “你就不想点什么?”君狂抬眼看了看水系影使。

    “我已经告诉她,你现在忙于战事,看到她容易分心想起泱京,让她若是无事便出去收集点消息。”水系影使睨了君狂一眼,“这姑娘对主上你挺上心的,主上就没考虑过她?”

    君狂叹了口气,闭上眼:“无福消受。”

    “我劝主上还是早点把这姑娘调回宗门,不然迟早有一天要出事。”水系影使发现怜素的情绪似乎并不那么稳定,如果稍有偏执有助修炼,那么怜素这种对君狂过度的执着,反而拖了修炼的后腿了。

    君狂没有吭气。半晌,就在水系影使觉得他已经主动开始话题又擅自结束的时候,他才幽幽地开口:“你明知道我根本没那闲心。”

    “您好自为之。”水系影使懒得多什么。他平常都跟随君狂,君狂的事情他再清楚不过,那都是君狂的家务事,他们影使是跟君狂称兄道弟,但最多也就算下属级别,根本无权置喙。

    水系影使的想法很自然地会分享给君狂,君狂将眼睁开一条缝,嘴唇蠕动两下最终还是没有再什么。

    三天时间,需要准备的皮质气囊和备用的守备器械已经准备好,海项远亲自监督制作,清点以后送到君狂手上。君狂只用灵识一扫,就确定东西丝毫没有问题,质量完全过关,他随手丢给海项远一瓶丹药和玄宗下属钱庄的信物,让后者慰劳熬夜赶工的众人。

    “主上,一千影奴已经准备好,编成四十个队,听候差遣。”水系影使也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主上,我们也已经巩固好修为,随时可以出阵。”白和墨自信满满。为了在外行走不吓到平民以及方便监视,它们平常还是变成尺把长的猫,屋顶就是专属他们的路线。

    其他人似乎都已经按部就班地准备完毕,唯独海项远迟迟没有出现。等到傍晚,君狂才等到海项宽,跟他一起进来的,还有海项远。

    “让您久等了。之前不知道什么情况,陆续有人退出,反而是那些水性一般的,个个自告奋勇。”海项宽一口接一口地叹着气,将名册递给君狂,“您看,这些人,原本是编在队里的,今天一早最后一波清点的时候,突然要求退出。”

    “知道原因吗?”君狂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

    “不是很清楚。”海项宽摇了摇头,“提了几个人来问,结果全都是自己临阵退却。”顿了顿,他又,“但是,真正是因为家人劝临阵退却的,所有人中只有十几个。”

    君狂眼珠子转了转:“也就是,不明原因,而他们也不肯实话?”

    “没错。”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你公布过会奖赏的问题了吗?”君狂又问。

    没等海项宽开口,海项远便话了:“这事恐怕是下官疏忽了,下官早上发了些银子下去。但这种集体临阵退却的情况,绝对不是个人之间的默契行为。”

    “这事肯定有人挑头,清查的事情就交给你们。”君狂,“另外,将战后奖励和伤残补偿发布下去,多加一项如果家中有年轻人丧命,补偿加十倍。”

    “是。”

    隔天,两人又来了,告诉君狂已经有大部分人在动员下主动参战,还有那么一部分死活都不愿意的,名册已经统计好了。

    君狂没有接名册,甚至看都没有看一眼便召出水系影使:“你以我本人的名义,跟他们去看一眼,相信到了晚上,他们会‘回心转意’的。”他有意在其中四个字上咬了重读,丢了个眼色给水系影使。

    “是。”水系影使意会,抱拳一礼,跟着两人离开。

    “主上,您对这些人有什么打算?”火系影使冒出个头,问。

    “我们不是还有影奴吗?”君狂笑了笑,也不管火系影使一脸懵懂,抱起白墨跳上房顶,向海上眺望。

    “搞什么神秘……”火系影使啐了一口,缩进影中。

    果然,到了晚上,之前决定退出的那些面孔,又在其他人惊讶的目光中,回到编队,有些甚至主动要求和同队的人交换位置,走在比较危险的前列。

    “您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才让他们原本如此抵触上阵的一群人,变得如此勇猛?!”海项宽不解地看着君狂,心想趁这个机会取取经。

    “你猜。”君狂笑嘻嘻地看了对方一眼,又将目光聚集到下方正在整编的队伍中去。

    海项宽还想再问,却被海项远一把拉住,后者摇了摇头,示意他要知进退。君狂如果想解释,会告诉他们的,如果不想,怎么问也不可能得到答案,问得急切了,弄出个似是而非的答案糊弄他们,那可就本末倒置了。

    情况如君狂预测一般,海上起了薄薄一层雾气,但看雾气的浓度,恐怕不足以打动古族。君狂也一直在远眺,始终不见古族的船只攻来,各地的防线也表示没有古族趁夜入侵的迹象。

    沧海螟蛉依旧没有显露相貌,着实让人有点心里没底。

    “我们平日就跟海打交道,这两天虽然会起雾,但起不了大雾。”海项远靠近君狂,悄声,“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您看要不要这两天先让大家休息一会儿。”

    “不必。”君狂,“这场仗根本没有多大容错性。本身我们已经耽搁了一天的时间,现在海上已经起雾,告诉他们这是备战演练,为的就是真正交手的时候不要出错。若有懈怠,防线被突破,遭殃的首当其冲就是他们的家人亲友。”

    “是!”海项远用余光偷偷打量了一下君狂的脸色,发现君狂一副成竹在胸的表情,没有半点不好的脸色。与其这表情不像临战,不如完全像是在胜利后,看着自己人打扫战场,清点战利品。

    他不是很明白,他们熟悉海域却跟古族僵持到现在;君狂到底为什么有如此自信,能够在古族手上赢下一场漂亮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九零恰时光:娇妻〕〔轮转月〕〔天才萌宝神医娘亲〕〔斗罗大陆之冰凰斗〕〔嫡女归来:傲娇王〕〔随身空间:神医小〕〔王旭刘玉琪〕〔向往的生活:超级〕〔追夫计中计:总裁〕〔三国最强农夫〕〔神级玩家异界游〕〔工业之王〕〔我才不是魔鬼〕〔第七执政官〕〔神洲:鬼谷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