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旷世神婿〕〔赘婿无双〕〔重生甜妻:傅少宠〕〔唱歌吧爸爸〕〔最佳上门女婿〕〔女战神的黑包群〕〔浮世大千〕〔草莓味〕〔桑泊行〕〔兵王之王〕〔嘉平关纪事〕〔女神归来百分甜〕〔我的汉服男朋友〕〔最强节度使〕〔东晋北府一丘八〕〔最强武道图书馆〕〔绝代狂兵〕〔生活在港片世界〕〔穿越暴力女天师〕〔快穿:我只想种田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为人神那些年 第152章 故人终相聚
    君狂几乎是自自话,根本没打算考虑术士们的感受。反正他也告诫过草龙少女了,到时候如果龙族有人询问,他一句投效古族、负隅顽抗就能掩盖过去,不会因为杀害龙族而被责问。

    毕竟这里是战场,草龙少女站在古族一边,如果她不知趣,那么就只能按照战场的规矩来了。

    这一连串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从青年抡起锤子到君狂踏碎青年的灵台,期间还过几句话,本来古族有很多反映的时间,偏偏个个都被君狂的行为震惊到不行,连逃跑都忘记了。如今听见君狂要杀,他们不得不继续抵抗。

    这根本不是他们这个级别的对手,与一个能够杀人于无形的人为敌,根本不会知道下一个死的是谁。

    “我……”草龙少女心里多了一丝犹豫,“我若是当了逃兵,将来会让人瞧不起的。”

    “你不逃连将来都没了。”君狂抬手,水龙从他手中游出,提草龙少女洗去身上血迹。

    “那……”草龙少女目光有些躲闪,脸颊有些泛红。她似乎对君狂有些好感,但也只是好感而已,她抬手摸了摸自己脸上的鳞片,目光中流露一丝苦涩。

    君狂笑了:“是你不知好歹!”瞬间,少女在众古族面前化作血雾。

    ‘我去,你子,竟然装个逼花这么长时间!’楚某人的声音简直神出鬼没无处不在。

    ‘我不就等着你听不下去,直接扎爆了验证一下?’君狂。

    ‘倒是便宜你了,恭喜后宫又添一员。’楚某人懒洋洋的声音,带着一点调侃。

    君狂没有搭理他,而是看着眼前的六人战阵变成四人战阵。

    这种将多个人的力量集中到一个人身上的战阵,最重要的作用的拔高境界提升单个人的基本素质。六个人的阵法,应当有人专司防御,有人专司进宫,还可能有人暗中下黑手,但君狂的实力太强事情发生得太快,他们连换人都来不及就去了两人。

    四人的战阵少了两个年轻人,影响不算很大,但毕竟境界的加持不那么强了,他们将全部力量用来防御,企图抱团逃跑。

    “不好意思,我过要杀。”君看同样看着他们跑出去一大段,他慢悠悠地坠在后面跟着。就在对方认为有望逃脱的时候,他瞬间便出现在对方面前。

    一拳打爆战阵的防御,君狂对上一名看似行将就木的老者,老者瘦得皮包骨,看起来一只脚踏进棺材,就是这么一名老者接下了君狂仍有余劲的一拳。

    虽然君狂有意避免消耗,几乎都是在用纯力量对抗,但就君狂的强度,这一拳不加收势,霍九剑都不敢直面硬接。虽然只有大概一半力道,但老者能够接下,明战斗意识和自身修为都挺到位。

    老者面相庄重肃穆,明显的油盐不进,让人丝毫起不了调侃的心思,甚至还多了几分敬意。

    君狂微微勾起嘴角,心想好歹是遇到能练练手的了。能让这样的老者甘心被他驱使,显然古族的大君也不是个简单人物。

    他也不过这么想想,因为下一瞬他便发现,伤害是均摊到四个人身上的,因此老者本事也不算太大。与君狂对了几招,他就败势明显。君狂也不啰嗦,将他从战阵中拉出来,给了他一个痛快,且将其魂魄抓出收入袖袋。

    另外三人见大势已去,早没有了挣扎的机会,不在维持阵法,各自逃命。

    他们逃跑的速度极快,各自方向不同,摆明了是很有默契地在赌运气。其中一个人被消灭,另外两人很有可能找到机会隐藏起来。

    这算盘打得好,却防不住君狂靠着意念便可以瞬移,因此当三人都被扎回来,丢做一堆的时候,也只能相视苦笑,交换眼色之后开始准备自爆。

    君狂又是一块布,兜头盖脸罩下来将三人打包,同样一脚踢进海沟,让他们尝尝弱水的滋味。

    古族惧怕弱水,一旦接触到弱水,别是逃离,就连扑腾都扑腾不了几下,这几个术士也都是填海沟的命。

    ‘浪费不浪费的,他们身上不定有些宝贝呢,就这么连人带宝贝丢进弱水里……’楚某人啧啧有声。

    ‘你想捡可以自己去捡,又没拦着你。’天一玄水都有了,你还怕个弱水?

    ‘切,你这人心真大。’楚某人轻哼一声,不理君狂了。

    君狂也没在意,他没时间跟楚某人闲扯。楚某人是闲得发慌,他可是分秒必争。古族“大君”依旧在咏唱,似乎到了最后阶段,他全身沐浴在红光之中,看起来还真有点神神叨叨的。

    “你是什么人?”君狂可以肯定,之前找到鼎的时候,看到那个就是这位大君,且让他觉得莫名熟悉。

    “故人。”淡淡的两个字,声音冰冷略带沙哑。

    君狂睨了他一眼:“知道是故人,只是想你以真面目示人。”

    “你将鼎还来,或许还可商议。”依旧言简意赅。

    “那东西送人了,而且我也不是来找你商议的。”君狂明白这不是普通对手,周身气势瞬间暴涨,抬手水龙便绕上对方颈项。

    因为水龙的动作,斗篷被挑开,露出一张与君狂七八分相似的脸。

    不同的是,对方面色阴鸷,眉头紧皱不开,一双血色的眼睛,看得出此人已经入魔,此人额头上一道很深的疤痕,正在灵台位置,似乎遭遇过生死攸关的情景,脸颊侧边也有些细的伤痕,他却不以为意,血眸只是一瞬不瞬地盯着君狂。

    ‘魔修……’君狂觉得,这下可是长见识了。不止长见识,而且这次纯粹是活久见:“是你!”

    “怎么?很意外?”对方露出嘲讽的笑容,对君狂的惊讶嗤之以鼻,“看来你还真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他主动停止咏唱,因此根本没有值得炼化的魂魄,炼化一座空城根本没意义。

    “……我就,她不会搞出那么大的动静。”君狂在惊讶的同时,君狂甚至心里有了一丝释然,毕竟三界大乱虽然可能跟秦筱不无关系,但情势并非秦筱主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向往的生活:超级〕〔第七执政官〕〔轮转月〕〔天才萌宝神医娘亲〕〔嫡女归来:傲娇王〕〔冷少掌中宝,甜宠〕〔王旭刘玉琪〕〔新特工学生〕〔追夫计中计:总裁〕〔工业之王〕〔斗罗大陆之冰凰斗〕〔随身空间:神医小〕〔末世重生gl〕〔神级玩家异界游〕〔陛下有个黑月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