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至强者降临〕〔全职国医〕〔总裁校花赖上我〕〔隐形学霸超A的〕〔鉴宝直播间〕〔我认为我是那颗葱〕〔谁先动的心〕〔悠闲大玩家〕〔豪门龙婿〕〔无敌继承人〕〔誓欢〕〔异侦实录〕〔学霸少女的八零日〕〔逆天狂妃:邪帝,〕〔夫人你已被逮捕了〕〔寒门凤华〕〔离婚后忽然得宠〕〔凤涅殃〕〔因为有你才有光〕〔医妃她只想继承家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文明 第一百六十七章 神的注视下无所遁形
    ……

    不!不行!不能被那股力量沾到!

    马库斯心中疯狂呐喊,下意识地左右躲闪,剧烈挣扎起来。然而,他如今整个人都被铁链捆在了火刑架上,又怎么可能躲得开?

    浩瀚的光明之力依旧落在了他身上,真言术的力量融入他体内,瞬时间,一股莫名的冲动就从他心底涌了出来,仿佛有一肚子的话想说,不吐不快。

    察觉到这一点,马库斯子爵的表情瞬间从惊怒转为惊恐。

    完了!

    “我且问你,此次牧师遇袭一事,是否是你暗中指使?”吴辉问道。

    不!不能说!

    马库斯子爵下意识地想要闭紧嘴巴,然而,他的嘴巴却根本不受他控制地开了口:“是。”

    话音落下,广场上一片哗然。

    居然真的是他!

    一向把马库斯子爵当成酒囊饭袋的贵族们一脸难以置信。

    刚刚叫嚣着要证据的几个年轻贵族更是一脸惭愧。

    回想起马库斯子爵刚才的表现,他们又是愤怒又是难以置信。他们完全没想到,这世上居然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居然能把狡辩说得这么义正言辞,仿佛自己真的是无辜的。

    他们倒是没有人怀疑马库斯说的话的真实性。毕竟,真言术并不是吴辉创新出来的神术,而是早就存在于光明教廷历史上,他们之中的很多人虽然没有见过,但听也是听说过的,此刻一见之下,自然就反应了过来。

    见他们这反应,台阶上的神职人员和骑士们不禁冷笑。

    他们才不相信这些贵族真的全然不知情呢~这些事情虽然做得荫蔽又谨慎,可马库斯子爵又不可能亲自去执行,这些人里肯定还有知情者。

    广场上骚动不已,半空中的吴辉却没有受到影响,神色漠然地继续问道:

    “你策划这件事目的为何?”

    “为了挑起教廷和贵族之间的冲突,引发荆棘领内乱。”马库斯子爵表情惊恐,嘴上却依旧不受控制地吐露了实情,“只要荆棘领一乱,我就可以趁势联络隔壁的另一个侯国,引侯国军队进入荆棘领,坐收渔翁之利。”

    这话一出,不止广场上的贵族们吃了一惊,就连教廷的神职人员和骑士们都忍不住变了脸色。

    教廷的调查已经查出了马库斯子爵在暗中做的一些手脚,有些人据此隐约猜到了马库斯子爵所图非小,但也有很多人并没有深想。

    此刻,这背后的图谋一揭开,不少人瞬间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如今的教廷虽然兵强马壮,但教廷内部的军团士兵总数量也就堪堪过了千,哪怕加上荆棘领的荆棘军团,总数也不过五六千人,但一个侯国,却起码有两个万人军团!

    那可是两万人!哪怕什么战略战术都不讲,直接排成队列强冲,声势都已经非常恐怖了。

    真要被马库斯子爵得逞了,以教廷如今的兵力,哪怕全军压上,所有手段齐出,再加上莉莲娜和圣·卢克两个7级强者,胜负都未可知。毕竟,在那么恐怖的人数下,就算是7级圣者也已经无法左右战局的胜负。

    哪怕再加上战争巨人这个8级化身,输或许是不会输,可就算赢了也必然是惨胜,对如今本就百废待兴的光明教廷来说简直是致命打击。

    万一这时候再碰上乘火打劫的,搞不好光明教廷就得一朝回到解放前,从头开始了。

    一时间,教廷的神职人员和骑士们看向马库斯子爵的眼神中都燃起了愤怒的火光。

    连他们尚且如此,更别提广场上的贵族们了。

    别看他们敢阳奉阴违,对布莱克的政令消极抵触,但很多人不过是在试探布莱克和光明教廷的底线,习惯性地想要给自己争取到更大的利益而已,没几个人是真的想跟光明教廷和伯爵对着干。

    他们都是隶属于荆棘领的贵族,封地都来源于荆棘领伯爵的赦封,如果荆棘领被另一个侯国占了,侯爵必然会封新的伯爵,新的伯爵也必然会赦封自己的属下为新的贵族,他们这些原本的土地所有者,全部都会变成失去领地的落魄贵族!

    他们养尊处优惯了,哪里受得了那样的生活?

    马库斯子爵用心之险恶,简直令人发指。而他们,居然差一点就当了帮凶!

    无视了底下的骚动,吴辉表情淡漠地继续问:“这么做,你能得到什么好处?”

    “等侯国军队来了,我就和他们里应外合,一举拿下整个荆棘领。到时候,我就是最大的功臣,想要换一块面积更大,土地更肥沃的封地必然不成问题。嘿嘿~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成为新的荆棘领伯爵。”

    马库斯子爵知道抗拒没用,干脆破罐子破摔,表情狰狞地冷笑了起来:“可惜,到底是我棋差一招,被你们抓了出来。”

    “不过,你们可别以为抓了我就可以安枕无忧了。为防万一,我来这里之前就派出了心腹手下前往相邻的塞音侯国,现在说不定已经出了荆棘领。你就算杀了我也没用了。哈哈哈哈~”

    说着,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荆棘领被大军压境的场面,忽的仰头哈哈哈狂笑起来。

    “这个混蛋!太阴险了!”

    布莱克看着马库斯子爵扭曲的笑脸,气得差点冲上去给他一拳,好悬被旁边的莉莲娜一把拉住,才避免了当众失态。

    周围的其他神职人员脸色也变了,又是愤怒又是担忧,愤怒的是马库斯子爵的阴险,担忧的是,接下来或许真的要发生一场恶战。

    就连广场上的贵族们也是忧心忡忡,为自己将来的命运忧心不已。是投靠光明教廷?还是投靠塞音侯爵?这是个问题。

    吴辉面无表情地瞥了这些人一眼,忽的手一扬,一道半透明的光幕忽然出现在了天空之中。

    光幕上,一支骑兵小队正穿行在森林之中。骑兵小队正中央的囚车上,正押解着一个衣衫褴褛,体形魁梧的中年人。

    “你说的心腹手下,是这个人吧。”

    吴辉淡漠的声音在天空中响起。

    “是他。”

    马库斯子爵的笑声戛然而止,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咦?居然已经被抓住了?”布莱克愤怒的表情一怔,整个人都呆了一下,旋即马上反应过来,松了口气,“抓住了就好。抓住了就好。吓我一跳……”

    教廷的很多人事先也不知情,这会儿也跟着松了口气。

    广场上的贵族则是完全愣住了,被这忽如其来的转折震惊得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

    马库斯子爵不是刚刚还说得自信满满,仿佛荆棘领马上就要陷入战端,自身难保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反转了?

    “这怎么可能?”

    马库斯子爵死死盯着光幕上那个中年人,瞪得眼睛都几乎要从眼眶里脱出来了,却还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件事我只吩咐了他一个人,除了我和他根本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他是我最忠心的属下,绝对不会背叛我的!”

    “他的确没有背叛你。”

    吴辉随意地收回了光幕,朝底下的光明圣女使了个眼色。

    光明圣女会意地点点头,继续道:“但全知全能的吾主早已料到你不会只做一手准备,从昨天起就吩咐我等派人守在了你的城堡外。你那忠仆一出子爵府就已经被我们发现了,之所以没有马上控制,不过是为了确认他的目的地而已。”

    “居然是这样……居然是这样……”马库斯子爵惨然一笑,“哈哈哈~我输得不冤。哈哈哈……”

    想不到,他自认为机关算尽,居然还是落入了别人的掌握之中。他以为自己可以当棋手,然而,到头来,这终究不过是他的妄想而已。

    他错就错在,不该把教廷的人当傻子,也不该把光明神当成一个高高在上的标志物。光明神存世无数年,见识过的心机手段不知凡几,他又凭什么觉得自己这点小伎俩能瞒得过光明神的眼睛?

    是他错了~

    而且,错得离谱!

    广场上的贵族们也没料到居然是因为这个。光明教廷……不,光明神难道早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切吗?这也太厉害了!

    如此说来,跟光明神作对,岂不是根本没有半点胜算?

    一时间,众人对光明神的敬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甚至生出了一种根本逃不出光明神手掌心的感觉,无形中,就连信仰都变得忠诚了很多。

    吴辉察觉到了信仰通道的变化,心里不禁一乐。

    其实这次也算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他只是把自己放在马库斯子爵的位置上思考了一下,觉得他有可能会这么干,以防万一才做出这种布置。能正巧逮着人,连他自己都有些意外。

    不过,不管是不是瞎猫,逮着了老鼠就是好猫。管他呢~

    吴辉迅速收敛心思,开始宣判:“既然真相已经分辨清楚,那么,就到本座宣判的时候了。本座宣布,马库斯·斯坦布不敬光明教廷,袭击教廷牧师,意图挑起贵族和教廷两方的战端,证据确凿,供认不讳。如此大罪,唯有神圣之火方能焚尽其罪恶,当施以火刑。”

    话音落下,他右手一指,一道圣炎顿时朝马库斯子爵飚射而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听说她是校霸罩着〕〔医妃妖娆:摄政王〕〔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盛世第一宠:老婆〕〔禁欲总裁,求放过〕〔通天商会〕〔神医毒妃:傲娇王〕〔向往的生活:超级〕〔隐婚甜妻:恶魔老〕〔总裁老公,宠宠宠〕〔朋友的妈妈雪姨小〕〔也曾嗜你如命〕〔诸天之人皇〕〔众神眷恋的幻想乡〕〔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