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叔,轻点撩〕〔凡心已动〕〔重生六零有空间〕〔医道狂兵〕〔江湖封尘录〕〔绣衣使〕〔景星凤舞〕〔超神学院之时王〕〔护妻仙夫〕〔冒牌职业大神〕〔重生之女配的美满〕〔我不想当大王〕〔我被大佬安排了〕〔邪魔之主〕〔盗陵人〕〔木叶之魔人李〕〔我家太子妃要上天〕〔与鬼谋宅〕〔拉马克游戏〕〔盛世嫡女:王爷哪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吾儿莫方 1202 百毒不侵
    “七殿下,要老奴喂您吗?”岚嬷嬷和蔼问道。

    允浩摇头,娘亲还在一旁看着呢,他可不敢让别人喂。

    “行,那给您放桌子上,您小心些。”岚嬷嬷把药膳放在他面前,把勺子递给他。

    允浩接过,硬要等允佑一起,这才开始吃。

    两个小孩子一边吃一边笑,允浩还时不时吃一口玫瑰糕,非常开心。

    允佑被他的情绪带动,没忍住也要拿起玫瑰糕吃,岚嬷嬷瞧见了,动作飞快的冲上前去拦了下来。

    “殿下,您忘了皇后娘娘的交代了?您最近甜食吃得太多,可不能再吃了。”她苦笑着的劝道。

    允浩停了下来,好奇的望着允佑,“五哥,皇后娘娘不许你吃玫瑰糕吗?”

    虽然内心十分渴望甜滋滋的味道,但允佑还是点了点头,苦恼道:“都怪张太医,非说我上次闹牙疼是吃玫瑰糕弄的,结果现在母后都不许我吃甜的了。”

    岚嬷嬷见他听劝,赶忙把他手上的玫瑰糕夺回去放好。

    祁嬷嬷看了她一眼,觉得她的动作过于急切,但她也没说什么,只是客气的询问了一下允佑牙疼的事情。

    俩小孩继续吃着,卢芸带来的药膳不多,两人一人两碗,全都吃光了。

    这期间,岚嬷嬷一直偷偷观察允浩的情况,见他一点事儿也没有,只以为药效发挥得慢,倒是没有太放在心上。

    已经出来将近一个时辰,见允佑还没有要回去的心思,岚嬷嬷不得不提醒他“

    殿下,天色不早了,咱们该回去了。”

    “啊?”允佑一怔,见岚嬷嬷一脸的为难,抬头去看看天色,太阳已经偏西,“没想到太阳都要下山了,我感觉才过去一会儿呢。”

    “浩弟。”他无奈放下手里的小熊布偶,从凳子上跳下来,不舍道:“那我先回去了,母后还等着我一起用晚膳呢,等下次有空我再来看你。”

    “嗯嗯!”虽然不舍,但允浩还是点头,在祁嬷嬷的陪同下把哥哥送出大门。

    目送岚嬷嬷二人离去,许久他这才垂头丧气的抱着小熊布偶回来。

    看起来情绪不高,阎贝却没有因此放过他。

    现身走出,指着内间,抱臂笑道:“继续吧,今天必须学会一个法术。”

    听见这话,允浩立马垮了脸,抱住她大腿,仰头问:“娘亲,可不可以明天再学呀?”

    他现在想玩一会儿。

    若是其他事情,阎贝非常宽容,可只要是关于学习方面的事情,她就化身铁面无情的恶人。

    抬手指着内室,冷声道:“必须学会一个法术!”

    “啊啊......”允浩绝望的仰着小小脑袋,拉长了声音企图反抗,可惜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点鬼哭狼嚎并没有卵用。

    没办法,看着娘亲越来越冷酷的表情,允浩收起了哀怨,垂头丧气的走进房间,老老实实参悟那些玄而又玄的法术。

    看他那样子,阎贝还以为自己给他安排的指标有多难,实际上他今天要学会飞法术不过就是小小的引火术罢了。

    这大夏天的,空气中游离的火元素多得要命,在这种环境里,学会引火术简直不要太简单!

    祁嬷嬷收拾残留在桌上的碗筷,同时把晚膳摆上,虽然她知道自家小主子今晚吃不到热乎饭,但该做给外人看的还是得做。

    院子里有四个新来的太监,这可都是皇帝的眼睛!

    稍有不慎,她这颗人头就保不住了。

    阎贝坐在主位上,拿着花绷子正在绣花,那四个太监都看不到她,只有祁嬷嬷和一众孤魂野鬼能够瞧见。

    夜幕将领,宁嫔却没有像往常一样飘出去偷听消息,而是趴在允浩房间的窗户上,保持着十米安全距离好奇的观察他什么时候毒发身亡。

    然而,看着正在努力参悟法术的允浩,她知道她今晚恐怕都看不到这一幕了。

    祁嬷嬷已经摆好碗筷,她并不知道阎贝交给允浩的是法术,只以为自家小主子被骗着习字罢了。

    她摇了摇头,看着眼前这一桌子菜,非常心疼这家主子遇上了这样一个娘。

    不是人不是鬼,她到底是什么东西啊?竟然这么难缠!

    “祁嬷嬷。”正想着某人坏话就被某人点名,祁嬷嬷手一抖,险些把刚刚摆好的碗筷打碎。

    她慌忙抬眼看向她,不知道她喊自己干嘛。

    “你老人家没什么要和我说的吗?”阎贝笑着问道。

    祁嬷嬷心头一跳,看着她那副老娘早已看穿的模样,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知道院子里那四个小太监看不到自己现在的举动,便朝主位走来。

    她停在阎贝面前,轻轻颔了颔首,想起白天岚嬷嬷的异常举动,把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

    “你觉得皇后娘娘要对浩儿动手?”

    “是。”祁嬷嬷并不否认。

    阎贝笑了,戏谑问道:“如果我告诉你,她已经动手了呢?”

    “什么?”祁嬷嬷吓了一大跳,想起今天的玫瑰糕,惊呼出声:“那玫瑰糕有问题!”

    “糟了!殿下吃了很多啊!这可如何是好?”祁嬷嬷又急又气,急慌慌转身就要往外跑,“不行!我得去找太医!”

    “站住!”阎贝喝住了她,叹了一口气,幽幽道:“有我在,你觉得我能容忍有人在我眼皮子底下搞这种阴私?”

    对呀,她怎么忘了这还有个不是人不是鬼的阎答应在!

    “答应,七殿下没事吗?”祁嬷嬷担忧问道。

    阎贝颔首,指了指内间,“他有事没事你看不到吗?”

    “把剩下的玫瑰糕拿过来,再不吃放到明天就不好吃了。”她吩咐道。

    祁嬷嬷傻眼,不是说玫瑰糕有问题吗?她怎么还敢吃?

    哦,她忘了,她不是人!

    祁嬷嬷点点头,脚步虚浮的去拿玫瑰糕去了。

    这边气氛诡异的和谐,大门皇后娘娘宫里,气氛却没那么舒缓。

    岚嬷嬷战战兢兢地站在一旁,看着主位上这位沉着脸的皇后娘娘,大气都不敢出。

    许久,久到岚嬷嬷以为自己就要被憋死时,她终于开口了。

    “一点事儿都没有?”黯哑的声音带着几分慵懒,祁嬷嬷听了,慌忙答道:“是,没有叫太医,也没有异动传来......许是还没起到效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乱世危情〕〔末日位面游戏〕〔挚恋闪婚总裁欢〕〔特种兵之超神陪练〕〔农女厨妃:带着空〕〔医妃妖娆:摄政王〕〔纵横都市之绝世神〕〔陛下有个黑月光〕〔听说她是校霸罩着〕〔重生之资本帝国〕〔你从时光中走来〕〔斗罗大陆之冰凰斗〕〔量尸人〕〔豪门重生,神医娇〕〔我才不是魔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