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大少陈歌〕〔最强仙医奶爸〕〔曲嫣傅廷川小说叫〕〔霸道总裁冷酷无情〕〔杨辰秦惜〕〔重生迷死摄政王〕〔豪门总裁你欠揍〕〔太古丹尊〕〔在霸总的心尖撒野〕〔陈歌杨雪〕〔宋妤秦深〕〔都市至尊〕〔陈歌马晓楠〕〔极品废少〕〔苏幂楚尧〕〔我原来这么有钱〕〔枭宠倾世狂妻〕〔信息全知者〕〔龙血帝尊〕〔无敌神婿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太子妃拒绝争宠 第三十章:中毒产子
    大臣及家眷们都撤了出去,皇后随即便吩咐人把夏玉柯抬到了偏殿并给她请太医。到了偏殿后,见着赵太医,皇后便是知道了夏玉柯时发现了什么端倪,这才吩咐人叫了太医在偏殿里候着,刚刚席面上的话,一来是为了维护者皇家的脸面,二来嘛,便是怕自己太过担心,搞得国宴出乱子。

    皇后瞧着赵太医颇通医术且又是个老实的,便放心由着他去诊治夏玉柯,随即吩咐道:“赵太医,快去看看!”

    赵蓬飞行了个礼向夏玉柯塌边走了过去,拿出他精心准备的帕子,停顿了半晌便起身回话,说道:“回禀娘娘,这侧妃主子是受了寒毒,如今怕是要早产啊!”

    “寒毒?”站在一旁的封绥惊讶的说了句,抑制不住愤怒的吩咐他身边的阿乌:“去,吩咐人,把这整座殿都围起来,所有人集中到一起看管好。拿着孤的牌子东宫的暗卫都调出来,随着各个大臣及家眷回去,严加把守,孤倒要看看是谁敢在国宴上对孤的爱妃和孩子动手。”

    阿乌楞了一下,说道:“可是,殿下……”

    封绥心里清楚,,只是明面上的暗卫人手自是不够的,必须要出动之前养在城外的征边君才可以,只是这样一来难免给自己带上了私自屯豢府兵的帽子,便是将自己的把柄直接交了出去。可是眼下,他顾不得这么多了……便说道:“孤明白,但如今孤自是顾不得这么多了,快去,再晚一会人便都走远了。”

    皇后见着封绥如此,只是为儿子担忧,并没有多加阻拦,因为在她心里也是盘算着无论怎样也必将此事彻查到底的。如今瞧着他二人夫妇和睦,感情深厚,便也觉得欣慰的多,也放心了起来。她这儿子冷漠的很,对感情方面自是不用说,那可谓是一窍不通,可如今与这夏玉柯倒是恩爱的很,就算是孩子没有了,日后还是会再有的。

    想到这里,皇后便问太医:“如今这番,太医如何打算?”

    赵蓬飞颤颤巍巍的跪下对皇后说:“如今侧妃遭寒毒迫害使得早产乃是命悬一线的时机,情况如何还是要请个稳婆来瞧瞧,看看侧妃是否会难产,若是顺利产子,便是皆大欢喜,可若是难产,轻则二者保其一,重则一尸两命,母子俱损啊!”

    封绥听到这里便是真真的急了,所谓关心则乱,当即上前给了赵蓬飞一脚,略显孩童般的稚气:“糊涂东西,在这里呲牙些个什么混账话,侧妃若是此番有什么差错,孤定让你全家给我的爱妻陪葬!”

    是的,大家伙儿都没听错,封绥确确实实的当着众人的面叫了爱妻,这次说完之后他自己的内心并不像往常一般的惊讶。此时此刻,面对这样一个为自己怀着骨肉的女人,又是为着他的原因遭人坑害,如今更是有可能性命不保。而她从没向自己抱怨过什么,此前还为着自己的抱负,对多番陷害屡次想要还她性命的人高抬贵手,当个没事人一样的不去追究。这样的一个女人,换作是任何一个人,说不对她动心都太过于虚伪了吧!

    赵蓬飞稳了稳立即说道:“卑职知罪,还请殿下息怒。这说起来殿下和侧妃主子还是卑职的恩人,卑职定当竭尽全力,保住主子和小世子。”

    听到这话,封绥便是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皇后即刻派人去请了稳婆,赵蓬飞也没闲着,连忙写下了一个固本养元的补气汤,吩咐画屏下去熬汤。没过一会儿,灵儿便带着三两个稳婆走了进来,只见这几个婆子向皇后行了个礼,拜了一拜,便向夏玉柯走去。

    没多会儿,画屏端着一碗浓浓的汤药走了上来,一口一口的喂给夏玉柯喝了下去,只听婆子在那边一遍一遍的喊着:“用劲儿……用劲儿……”

    “糟了糟了,这胎儿怎么是脚先出来了,这可如何是好?”一个婆子连忙出来禀报:“回娘娘、太子殿下,这侧妃娘娘本就中了寒毒,导致了早产,如今这胎位逆过来了,孩子的脚先出来的,实在是难以保全啊,还请殿下和娘娘早做决定为好啊!”

    封绥虽听明白了稳婆的意思,但是还是难以接受,这毕竟是他的第一个孩子,便说道:“什么难以保全,你要让孤做什么决定?”

    稳婆见封绥大怒,实在不敢说下去,便立刻跪在地上说道:“殿下,如今娘娘中毒早产,又出现难产迹象,自是决定保大还是保小!”

    封绥气愤之下又踹了稳婆一脚,这一踹便是活生生的将这稳婆踹出去好是一顿距离,皇后见封绥也是关心则乱,一时间接受不了,便上前加以安慰,说道:“绥儿,母后知道你一时间接受不了,但你一定要做决定的,不然拖下去可就是母子俱损了,连柯儿恐怕都保不住了啊!”

    夏玉柯听了这许多话,便是无力的叫了起来:“母后、殿下,保小,一定要保小,这可是殿下的第一个孩子,也是唯一一个孩子,如今外面都等着这孩子问世呢。”

    听到这话封绥急了,赶忙走到夏玉柯面前,抓起她的手,那是从未有过的深情,对她说:“胡说什么呢?孤定要你顺利产子,要你们母子俩都平平安安的,若是真必须要保一个,那孤一定要你活下去。”说着说着,封绥竟有些要哭出来的冲动,便站起身吩咐太医和稳婆嘱咐道:“定要保住侧妃安全,侧妃若是有什么好歹,孤定是让你们全部给她陪葬!”

    封绥这意思再清楚不过了,就是必要的时候必然要保大人的,这在外人眼里就是太子与侧妃鹣鲽情深,传出去又是一段佳话。可在一旁的太子妃宋瑶看起来,便是那么的刺眼,现下这场面倒是搞得她这个太子妃像是个局外人,心里便恨夏玉柯恨的牙痒痒,恨不得她直接去死,或者是直接一尸两命算了。

    想到这里,宋瑶便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去做些什么,便对着自己的侍女使了个眼色,心想这事成了之后,东宫便是只有她宋瑶一个了。只见宋瑶缓缓的走到皇后和太子面前,虚以逶迤的说道:“母后,殿下,不如我们挪去正殿等着吧,这妹妹产子本就紧张,自然是受不得我们这般吵闹。”

    皇后和封绥虽然觉得不放心,却也觉得宋瑶说的话有些道理的,便一起回到了正殿里等消息。

    “主子娘娘自己都吩咐了留孩子,你们听不见么?”此时灵儿趁画屏出去熬第二碗药的时候向稳婆交代着。

    夏玉柯惊的说不出话来,这灵儿是从相府里跟着出来的,就算是自己跟太医稳婆们说过必要的时候舍大保小,定是要保住自己的孩子的,她灵儿向来是个衷心的,如今怎的突然就盼不得自己难产要保孩子了?又想了想,这丫头一定是受了什么人的唆使,可就是因为这样,她心里才恨,被亲近之人捅的刀子是最疼的。

    赵蓬飞和几个稳婆嘻嘻商量着,突然听见一声尖叫,随后便是一阵婴儿嘤嘤的啼哭声,就在他们为这包大包小的问题踌躇犹豫之时,夏玉柯自己把孩子生出来了,几个稳婆急忙跑过去为夏玉柯和孩子做生产后续的工作。剪脐带…清洗血渍……然后抱着婴儿拿过来给夏玉柯,说道:“主子快看看小世子吧,可爱的狠哪!”

    夏玉柯一脸倦意的瞧着像糯米团子一样软塌塌的孩子,却也是挡不住的一脸喜悦,瞬时间眼泪竟流了出来。她急忙擦擦泪水,说道:“快去,快抱给殿下瞧瞧!”

    “是,奴婢这就去!”画屏即刻从稳婆那里接过孩子,抱出去拿给皇后、皇帝和太子看。

    只见封绥激动的不得了,便向偏殿跑了过去,想是急着去见这孩子的母亲,也就是夏玉柯,皇帝皇后没多说什么,但也是笑的合不拢嘴。

    封绥走到偏殿,他便来到夏玉柯的榻边,一把便抓起夏玉柯的手,说道:“辛苦侧妃了,为孤诞下了一个小世子。”

    夏玉柯笑了笑,说道:“妾身不辛苦,殿下喜欢就好,孩子怎样了?”

    封绥说道:“侧妃可放心,孤已经让侍女去照顾我们的孩儿了,又派人去请了乳母。”

    夏玉柯虚弱的说道:“太子殿下,您说这孩子应该起个什么名字好呢?”

    封绥想了想说道:“你便放下心来,孩子的名字就叫封腾,你觉得如何?”

    夏玉柯也觉得这个名字不错,腾飞的腾,封腾的谐音不就是飞腾,飞黄腾达,这寓意挺好,便说道:“太子殿下这个名字起的很是好听,寓意也好,不错,那便就叫封腾吧!”

    封绥笑道:“好好好,你快歇下吧,此番也是累极了的,孤去外殿送父皇母后回宫,然后把事情交代好便过来接你,我们一起回家。”

    说完对夏玉柯笑了笑便向正殿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开局签到十万年〕〔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我的治愈系游戏〕〔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