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武神系统〕〔怪兽:开局召唤哥〕〔神医弃少〕〔我有好多复活币〕〔我和空姐荒岛求生〕〔乡村桃运小神医〕〔全球神祇时代〕〔我在洪荒叠系统〕〔退婚后她成了真祖〕〔战神豪婿〕〔土家秘史〕〔殡葬传说〕〔我和女神有个约会〕〔世玺〕〔最强兵王混都市〕〔被爱判处终身孤寂〕〔隐婚萌妻:总统大〕〔重生弃少〕〔鬼王为夫〕〔非常侦探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太子妃拒绝争宠 第二十五章:喜脉?
    “侧妃怎么样?”封绥没理夏玉柯,冷眼盯着彩蝶,那眼神似乎是要把人身上的肉挖出来一样。

    “侧妃是有了身孕了,太医来敲过,只是……”彩蝶哆哆嗦嗦的说道。

    封绥听了彩蝶的话又惊又喜,瞬间明白了夏玉柯的担忧,此时恨不得想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只是侧妃怕胎像没坐稳孩子便被人害了是吧?”

    “可你千不该万不该连这事也要瞒着我呀!我又不会害我的孩子。”说着封绥便扶起了夏玉柯。

    夏玉柯说道:“妾身是不该瞒着殿下,可妾身是想等胎像坐稳了再告诉殿下的,不然殿下的性子,一定会叫太医来请脉,流水似的补品,殿下总是会想,有你保护妾身,不会让别人伤害我,伤害到我的孩子。”

    封绥瞬间知晓了夏玉柯的担忧:“可孤保护的了你一时,孤不在的时候……”

    夏玉柯起身行了个礼:“殿下明鉴。”

    封绥将她扶了起来:“坐,别动不动就跪,你现在身子金贵着呢!”想想又说:“那若是孤欲让你侍,寝呢?侧妃准备怎么应付孤啊?”

    这一问倒是给夏玉柯难倒了,却是瞒不过的,便抿抿嘴笑了起来。

    这段小小的不愉快便从二人的脑子里拉进了“回收站”。

    “孤有事跟你说!”封绥忽然很正经的说到。

    夏玉柯见封绥严肃了起来,便想定时有重要的事:“画屏,你去通知小厨房再准备几碟子可口的吃食拿过来,本妃与殿下总是要吃些东西的。灵儿,你去内殿收拾一下,殿下晚上要留宿的。”

    “殿下,外面凉,我们进屋说罢!”回头瞪了一眼彩蝶“你跟上,在殿外伺候。”

    彩蝶喃喃的应了句:“是,娘娘。”

    两人便拉拉扯扯的进了内殿,只是这次与平日里不同,此番是封绥搀扶着夏玉柯往屋子里进的。

    “前日孤外出训访,贤妃派了腿子想刺杀孤,刺杀未果,孤在贤妃处的线子今日来报,说贤妃联合了几位大臣明天要在父皇面前惨我一本。爱妃怎么看?”

    “参点下一本?”夏玉柯愣一下,又恍惚的是明白了。

    “自是参这天下臣民皆夸孤爱民如子,甚至有的地方民众直呼太子殿下万岁!”

    “可这‘万岁’二字岂是殿下今时今日这地位可以担得起的,怪不得大臣们会听她一个后宫女子的。”夏玉柯恍然大悟!

    “爱妃等着看戏好了!”封绥笑了笑便带着夏玉柯去寝殿用了晚膳。

    晚膳过后,自然就不用说了……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

    这天,突然来了一名小厮在门口着急地拍了拍门道:“夏侧妃,太子妃被贤妃娘娘罚跪在莲花池了!”

    夏玉柯闻言抬起头问道:“可知道因为何事?”

    小厮顿了顿说道:“听说是因为一名宫女,似乎是因为这个宫女冲撞了贤妃,娘娘却是认为是太子妃撞得。”

    夏玉柯冷笑道:“她们二人前些日子还同气连枝的找我麻烦,没有想到这么快就针锋相对了,去看看吧总归是东宫的事”

    走过去的时候,远远就看见很多人围在这里,地上跪着太子妃宋瑶,还有两个宫女。

    其中一个,被打的鼻青脸肿。

    贤妃看到她过来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夏侧妃也过来了啊。”

    夏玉柯只当没有听见这句话照常的给贤妃请安:“娘娘万安!”

    “快起来吧,省的说我欺负你们东宫的人呢是的”贤妃冷声说道,转过头去不在看她。

    一旁的画屏凑过来悄悄的说道:“小姐,这个宫女以前还是伺候过你呢。”

    夏玉柯有些不解,皱眉看了好几眼跪在地上的宫女,才发现是选秀的时候伺候她的花竺。不等夏玉柯说话就有太监高声喊道:“太子殿下驾到!公主殿下驾到!”

    众人皆跪下行礼!

    太子说道:“都起来吧!”

    “呀,血,有血……”封盈指着宋瑶的裙摆说道。

    一时众人都凑过去看,电光火石之间,宋瑶摔倒在地,“啊,我的肚子,肚子……”

    “快去宣太医,”封绥连忙说道:“把人都抬到太子府去。”

    夏玉柯皱眉看了一眼身后的画屏,见她神色如常,心里却隐隐不安。

    刚刚的一切发生的太快,他根本就没来得及看清,宋瑶就在她旁边,按理说她只要不是自己摔得,那就是她,“花竺”,她自己的宫女,还有贤妃和她的宫女,其中的一人推了她。

    所有人都待在了东宫偏殿,见人进来一同喊道“参见皇上。”皇帝心里也是有烦闷,挥了挥手坐在了上首的位置,问道:“怎么样了?”

    封盈显然也有些惊魂未定:“回父皇,太医已经在救治了,别的儿臣跟哥哥就不清楚了,当时贤妃和夏侧妃在场。”

    皇帝问道:“那你来说说当时什么情况,贤妃”

    贤妃说道:“回皇上,臣妾只知道太子妃……”说到这里贤妃抬头扫了一眼夏玉柯继续道:“她突然摔倒了,臣妾没有看清楚,只是当时是夏侧妃在她旁边。”

    夏玉柯心里暗道不好,她就知道她这是惹到麻烦了。

    不知道这到底是巧合还是有心人设计,一环连一环,先不论宋瑶怀孕她知不知道,这是算好了时间,把孩子算到了她头上。

    不等夏玉柯站出来说话,太医就从里面走了出来,“回皇上,太子妃时日尚浅,臣无能,求皇上恕罪!”

    不论底下各人心里是如何想的,闻言也只做一副悲戚之态。

    皇后先听到太子妃的胎保不住了,心里不免有些遗憾,调整了一下情绪,用帕子抹了抹眼泪贤妃说道:“皇上,太子妃她……”

    知道如何做才是最佳的的人自然不只有皇后一人,墙倒众人推,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共同的利益。

    贤妃看出皇后脸上微弱的变化于是弱弱的说道:“夏侧妃她也许不是故意的……”

    宋美人也跟着说道:“是啊,夏侧妃她年纪还小,只怕是热闹心切,没成想……”

    “你们都亲眼看见了?”封绥没等她说完,就冷声说道。

    皇后见皇上面无表情,瞳孔黝黑,猜不透他的想法,也不敢说的太直接,“先前冲撞了贤妃的宫女之前伺候过夏侧妃。”

    封绥自是相信夏玉柯的,但此时不是出头的时候,站在一旁的封盈虽与夏玉柯交情不太深,但短短的几次接触却也是清楚夏玉柯的为人的。

    封盈站起来款款说道:“父皇,儿臣却不觉得是夏侧妃,当时人多手杂,就算宋瑶她摔倒,也不代表就一定是夏侧妃的错,兴许是别人呢,毕竟站在那里的也不止夏侧妃一人。”

    一时之间,无人说话……

    良久,皇帝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抬头对夏玉柯问道,:“你可有话说?”

    夏玉柯走出来,跪在地上,低着头说道:“回皇上,儿臣当时虽然站在宋姐姐身边,也没有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

    说到这里,抬头看了看封绥,四目相对,继续说道:“儿臣绝对没有推宋姐姐。”

    “胡说,就是你推的,就是你害死了我的孩子……”突然,宋瑶从内室里跑出来,指着夏玉柯说道。

    “父皇,父皇要给儿臣做主阿……父皇,儿臣的孩子是冤枉的啊……”

    “带下去,哭哭啼啼成何体统,”皇上不耐烦,挥了挥手。

    宋美人走了过来,示意旁边的宫女太监,:“好好休息吧,皇上定会为你做主的。”

    没有确切的人证,即使有人证,其所说的话也不一定就是真的,宫里最不缺的就是陷害了。

    “皇上,你看这……”皇后似乎很为难,要不然传那几个宫女来问问吧?。

    皇上点了点头说道:“这样也好,绥儿,你去让人把那几个宫女带上来。”

    封绥闻言道:“是,父皇”

    不一会阿乌带着先前的宫女进了进来

    皇后在皇上的示意下,既然一件事说不清,就直接问道另一件事:“你说说,当时到底是什么情况,太子妃为何会冲,撞贤妃娘娘?最好据实认罪,否则下场你是知道的。”

    花竺已经被用过刑,闻言缩了缩身子说道:“奴婢不知是谁冲,撞了谁,只知道当时是奴婢撞到了贤妃娘娘,太子妃护着奴婢冲,撞到了贤妃娘娘,贤妃娘娘才罚奴婢跪着的,太子妃想护着奴婢,才与贤妃娘娘吵闹起来,才让太子妃也罚了跪,奴婢实在不知道太子妃怀有身孕啊,求皇上恕罪啊!”

    “既然你不说,那单单是你冲撞了贤妃,那也是死罪,来人,拖下去。”皇后挥了挥手说道。

    花竺连连伏地说道:“说说说,奴婢都说。”抬头看了一眼夏玉柯说道:“主子,请看在奴婢忠心护主的份上,放过奴婢家人。”

    说着就往柱子上撞去,立刻头破血流,当场毙命。

    皇后等人用帕子捂着嘴,挥了挥手,便有人把尸体拖了出去,不一会地上也被打扫干净。

    如果不是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根本不知道几分钟前这里刚死了一个人。

    人死了就无法对治了

    “夏侧妃你还有何话说?”皇后问道,

    夏玉柯静静地看着封绥说道:“儿臣无话可说,如果也要儿臣一死来证明清白,儿臣甘愿一死。”

    封绥眉头一皱说道:“父皇,儿臣相信夏侧妃,况且这个孩子都有待查证。”

    皇后眉头一紧说道:“绥儿,你此话怎讲,什么叫有待查证?

    封绥说道:“就是……儿臣却未与宋瑶有过那一方面,她怎会怀孕?况且侧妃怀有身孕,说句不怕嘲笑的话,儿臣每日都在侧妃处照顾侧妃起居,这是儿子第一个孩子生怕出了什么意外。”

    皇后一听喜怒交加,说道:“绥儿你说的真的?”

    皇上听闻此言不淡定了连忙说道:“来人把刚才的太医喊来!”

    不大一会阿乌便领着太医进来,太医连忙请安:“陛下万安!”

    皇帝问道:“寡人问你,你可如实交代,否则寡人必要你项上人头!”

    贤妃这时便不淡定了,心想,这宋瑶不是与她说过,她与太子有过一次肌肤之亲么!难道一直在骗她?

    太医此时也是慌,他是受了贤妃和太子妃的好处才这么帮她的,太子妃跟她保证过不会出什么问题的啊,这可怎么办?

    皇上见太医不说话便说道:“寡人在问你话,你便如实回答,否则,哼!”

    太医畏畏缩缩道:“回皇上,臣查过了,太子妃确实喜脉。”

    皇上说道:“好,你且在一旁候着。”

    皇帝转向封绥又说道:“绥儿,你便去把宫中太医叫来。”

    封绥:“是,儿臣这便派人去请。”

    于是封绥派人去请太医。

    皇帝喊道:“来人把太子妃传来。”

    只见一会的功夫便见宋瑶被人扶着走了进来,她还以为皇帝急着见她是想替她报仇,让她亲眼看着呢,殊不知,她在一步一步走向深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开局签到十万年〕〔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我的治愈系游戏〕〔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