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影后的花式撩〕〔毒后归来〕〔那小厮〕〔陆凡韩瑶小说免费〕〔农女医妃富甲天下〕〔罪恶不赦〕〔八零甜妻萌宝宝〕〔重生八零团宠小神〕〔万界大佬都是我徒〕〔贞观三百年〕〔重生之彪悍奶爸〕〔扑倒老公大人:龙〕〔邪王的嫡宠妖妃〕〔阴阳手眼〕〔万相之王〕〔亿万首席的蜜宠宝〕〔混沌丹神〕〔民调局异闻录之最〕〔大夏封神记〕〔我的绝美冷艳总裁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太子妃拒绝争宠 第二十四章:孕?
    每逢风暴来临前,海面总是风平浪静。就这样,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经过此前的事情,即使再不甘心、再恨,宋瑶总归也是平静了一段子时间,两人在府中也是相安无事的。

    而夏玉柯与封绥二人呢?两人虽说是都互相掩藏着心底萌生的些许爱意,但毕竟二人是成了亲的,也迈出了全天下所有夫妻都要迈出的那一步——“侍,寝”。

    这天,夏玉柯也是日常的用了午膳后进到寝殿里午睡。

    “这侧妃怎么还没醒啊?奴婢刚刚已经去叫过两次了,侧妃就仅仅是应了两声便又睡下了。”夏玉柯的侍女叫彩蝶的很困惑,便去问画屏,毕竟这画屏是跟了夏玉柯从娘家出来的心腹。

    而她彩蝶呢?连太子东宫的人都不是,不过是甘州归来后贤妃送去宋美人处,以宋美人的名义插进东宫的眼线罢了,毕竟宋美人也算是宋瑶的小姑姑,她来送个人,合情合理。这彩蝶本是送去伺候宋瑶的,只怪这宋瑶平日里仗着宋家势大整日里也是耀武扬威的,日子过得也太过骄奢,太子便做主把她放到了夏玉柯处。

    这彩蝶虽是贤妃派去做眼线的,但平日里做活倒也是个勤快的,且瞧这也是个机灵的,夏玉柯便让她进了内殿同画屏、灵儿一同伺候起居。

    灵儿在一旁听彩蝶这么一说,忙急着说道:“小姐就是前日病里贪睡也没有这般叫不醒的时候啊!”

    画屏赶紧吩咐小厮:“还站在哪里杵着干嘛,还不快去请个太医来瞧瞧?”

    小厮见着几位近身伺候的姐姐这么紧张便忙着应了声是,飞奔到了太医院请太医。

    过了一会儿,小厮和太医便急忙赶了过来,画屏便去叫醒夏玉柯:“小姐您快起来吧,你这午睡可都要睡到传晚膳的时辰了!”

    夏玉柯闻言,想起中午封绥身边的人过来传话说晚膳是要同太子一起用的,便也起来准备梳妆了。

    正当她纳闷自己怎么睡了这么久的时候,画屏便说道:“小姐,奴婢觉得您这睡得太沉,擅自做主替您请了太医院的赵太医。”

    “那快请人进来吧。”夏玉柯也没多说些什么,她心里是清楚的,画屏这样做也是为着她好。

    只见一个身着柴黄色衣袍提着药箱的男人漫步翩翩的走了进来,这男子长的也算清秀,看上去也就二十三四岁的年龄罢,由于第一次见夏玉柯,便行了个大礼,说到:“卑职太医院赵蓬飞,见过侧妃,侧妃万安。”

    夏玉柯见这太医进门便行了大礼,便也客气的说道:“本妃也只是一个侧妃,赵太医何必行此大礼,快快请起!”

    赵蓬飞听闻此言,说道:“娘娘您虽为侧妃,可您与太子殿下甘州的事迹外边都传遍了,且卑职便是甘州人,老母亲也在家中,殿下与侧妃此举,既是救了全部甘州的人亦是救了卑职的老母亲,那便是对卑职有恩的,卑职对娘娘行此大礼并不过分!”

    说到这里夏玉柯便也不好说什么,便也由着画屏将赵太医叫上前来替自己把脉。

    赵蓬飞将事先准备好的手帕搭在夏玉柯手上仔仔细细的把着脉,过了片刻便起身鞠了个躬:“娘娘大喜,恭喜娘娘!”

    这画屏自然是个机灵的,便想着自家小姐这是有了身孕了,别提有多高兴,心里正忙着偷着乐呢,便什么也没说。可这灵儿却是个不灵光的,便气哄哄的说道:“我家主子娘娘身子疲倦的很,你这泼皮太医不知道将病情仔细告知,却反过来给我家娘娘报喜,真不知道你安得的是个什么心。”

    这话便逗乐了身边这一屋子的丫鬟嬷嬷,当然也包括夏玉柯。灵儿还不自知,气冲冲的说道:“你们笑什么,我说的本来就是嘛!小姐,您也笑我!”

    一旁的彩蝶看不过去便说了一句:“我的傻姐姐,主子娘娘这是有了身孕了,我们太医当然要道喜了!”

    这一说,灵儿才反醒过来,拍了拍脑袋说道:“瞧瞧我这脑子!嗨,真是给小姐丢人了,恭喜小姐!”说罢便跪在地上行了个意为“报喜”的大礼。

    接着这屋子里便稀稀拉拉的跪了一地,齐呼着“恭喜娘娘!”

    夏玉柯得见此景便即刻说道:“你们快起来吧,还有本妃怀有身孕这件事千万不可让别人知道,这头三个月定是要稳稳的坐下来的。”

    夏玉柯虽然高兴,可她毕竟也是出生相府的千金闺秀,虽说外界都说她顽劣任性是个作精,但她自己清楚,那都是穿越女的“功劳”,她便是自小没见过家中尔虞我诈的宅斗,穿越的许多年也是看过很多像《甄嬛传》、《如懿传》这样的大剧的,便也晓得深宫的险恶。此时必不能得意忘形,只顾着高兴,她心里想着,这是她的第一个孩子,也是封绥的第一个孩子,不管怎么样,就算要了她的命,孩子也得平平安安的落地。

    下人们连连应下,夏玉柯又说道:“也麻烦赵太医,暂时先帮我隐瞒下来,等胎象坐稳了我自己与殿下说便是。”说着对太医福身行了个礼。

    “娘娘这是折煞卑职了,娘娘对卑职有大恩,卑职对娘娘定是唯命是从的,只是娘娘如今孕期刚满一月有余,切记要注意吃食。”说完便向着夏玉柯鞠了个躬。

    夏玉柯像是被人喂了颗定心丸般,将悬着的心放下了:“本妃明白,那便有劳赵太医了!时辰也不早了,太医早些回去休息吧。”

    赵蓬飞行了个礼:“卑职告退!”便退出寝殿向宫外走去。路上还在想,这夏侧妃确不似那传言般那样泼皮无赖,却是个与人好相处的。

    见赵太医走了之后,夏玉柯将刚刚殿内伺候的人都叫到了一起,重复着刚刚的叮嘱,又黑着脸说道:“本妃不管之前你们怎么样,只认为对你们从未有过苛待,此番若是谁走漏了风声,就休怪本妃不顾昔日主仆情分。”

    众人忙下跪齐呼:“是,奴婢(奴才)谨遵主子娘娘教诲!”

    见夏玉柯也是乏了,画屏上前说道:“时辰还早娘娘回床上靠坐着歇歇吧!”又转身对还跪在地上的众人说“你们先下去做各自的活吧,留下彩蝶、灵儿伺候就好!”

    众人道了声是便各自散去了,这屋里又留下了主仆四人,夏玉柯心想不能让别人察觉出异样,便也是不觉得累,就叫画屏去准备晚膳,灵儿彩蝶为她梳妆。

    晚膳时分,封绥带着小厮来到了夏玉柯的寝殿,夏玉柯是知道他要过来用晚膳的,便早早的准备好了吃食,见天气不错便将餐桌摆在了正院的平地上,在门口等着她这“郎君”。

    “殿下万福!”夏玉柯福了福身子,准备向封绥行礼。

    她想不到的是封绥没等她蹲下身子便将她扶了起来,还温柔的说道:“快起来,听人说爱妃今天请人叫了太医,身子不舒服嘛?”

    这封绥的语气温柔的像棉花一样,听得夏玉柯也是暖的不行。便说道:“不妨事,妾身只是今日有些贪睡,灵儿画屏觉得还是请个太医来看看,便去请了太医院的赵太医过来。”

    封绥听这话似乎放下了悬着的一颗心,他这一下午虽说是一直在偏殿处理政务,可听说这便请了太医,也不知道为何这一下午都记挂着,做事也分着神。

    说罢两人便坐下准备用膳,这封绥看着一桌子的菜式便察觉到了异常,这夏玉柯一定是有事瞒着他。

    也不怪这封绥多想,你看看这画屏准备的都是些什么菜式,不是大补的就是清淡的,而且这孕妇不能吃的桌上一概没有。夏玉柯看着便只想捂着脑子把画屏打出去,想是这样想的,她自是知道画屏是为着她好的,又想想这孩子本就是封绥的,他自然是不会害自己的孩子的,便也是不用瞒得,可她心里还是纠结。

    此时封绥看看桌上的菜便也明白了,不过他却没想到眼前这女人竟怀了他人生的第一个孩子。他只觉得夏玉柯是病了,却不知为何要瞒着自己,心里一气,当即冷了脸下来:“你还要瞒孤到什么时候?”

    夏玉柯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因为她还没想好要不要说,便跪下说道:“殿下恕罪!”之后便沉默了起来。

    封绥见她还是不肯说,心里越发急了:“夏侧妃是当真连自己得了什么病都不愿意同你的夫君说,那这晚膳还吃个什么劲?”说完便起身要离开“阿乌,差人告诉太子妃,孤今夜要去太子妃处。”

    再看看我们的侧妃,夏玉柯已经愣在那里了,当然不是因为封绥要去宋瑶处过夜,而是因为刚刚封绥的一句“夫君”,她知道封绥会保护她,那是他二人早前的规定,可现在封绥这语气,这态度,分明是在关心她。

    夏玉柯还愣着跪在那里一动不动,画屏、灵儿自是担心自家小姐,可心里再急也是不敢说的。此时彩蝶跑了出来跪在夏玉柯后面:“殿下息怒,侧妃……”说到一半看了看夏玉柯,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讲下去。

    夏玉柯听到这里,清醒了过来:“彩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开局签到十万年〕〔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