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新婚无爱,替罪前〕〔都市无敌战神〕〔卧龙赘婿〕〔陆峰江晓燕〕〔我变成了恶龙〕〔易阡陌鱼幼薇小说〕〔仙君重生〕〔凤落蛮荒〕〔鱼幼薇易阡陌〕〔我老婆是传奇天后〕〔逆天废柴〕〔我家师父超凶哒〕〔白卿言萧容衍〕〔吉卦〕〔太初符神〕〔邪心〕〔总裁大人,早安〕〔我的极道男友〕〔万界圣尊〕〔穿成反派他亲妈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太子妃拒绝争宠 第十八章:认了个弟弟
    “不对,这不是泻药,是一种微量毒品,看上去与泻药有些相似,不易被发觉。”封绥拿过药闻了闻,表情凝重。

    他又看向那药童,“你准备怎么解释这件事?在药店下毒,你的脑袋看来是不想要了。”尖锐的目光盯着他。

    那药童吓得马上跪下不停磕头,“草民不知情啊,是有人拿草民的父母威胁草民,这才迫不得已帮他们办事。草民也是糊涂,误听了他们的话,以为这真是泻药,不会造成什么影响,于是便照做了”

    “那指使你下药的是何人,如实道来。”

    “那人那黑衣男子戴着面罩,草民见不到他的脸。”药童又思考片刻,“不过草民隐约看到那男子右边太阳穴出皮肤有一条疤,估计半截手指的长度。”

    “嗯,孤知道了,孤会命人去查探那黑衣人,到时你便当证人。还有此事也不准泄露出去。你若乖乖听话,孤自会保你父母周全,若不听话,下场你也应该知道。”封绥虽语气平淡,但力度却很大,药童被震慑到了,马上发誓一定会做好。

    他们一出春茴药铺,封绥就马上叫阿乌去打探近几日有无可疑的人,且右边太阳穴处有疤。阿乌应完声便消失在他们视线中。

    “此事你怎么看?”封绥又问夏玉珂。

    “妾身以为那黑衣人太阳穴上有疤未免也太明显了一点,这不是摆明了让人发现嘛,人的相貌是可以通过声音改变的,所以药童眼见并不一定为实,可以先把可疑的人都找过来,再依次找药童来辨认。”夏玉珂善读人心,这点小伎俩还是能发现的。

    “你说得不错,是孤忽略了这一点。不过这样范围也大了很多。”封绥赞同夏玉珂的观点。又把阿乌叫回来,让他重新找人。

    而他们俩又各怀心事地回欢喜客栈去了。他们现在除了等,什么也不能做。

    回去以后,夏玉珂便决定去看看那个少年,她带上画屏,敲开了少年的房门。

    她们推开门,竟然没有看到那个少年,不管是榻上还是椅子上

    不会是溜了吧!夏玉珂脑子里突然蹦出这种可能性。

    “诶,侧妃他在那。”画屏指着右边的那个角落,夏玉珂看去,只见少年双腿并拢坐在那地上。看上去很无助。

    夏玉珂仿佛看到了她的弟弟,她在现代的亲弟弟。

    夏玉珂穿到现代的家庭,父母平常工作很忙经常加班,特别是生下弟弟后负担变重了,每个月回家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所以夏玉珂自小便和弟弟相依为命,弟弟还小的时候,她放学回家看到弟弟也是想那少年一样坐在地上。

    夏玉珂有些心疼,她想知道少年到底经历了什么,变成了现在这样。

    她于是走过去,像他一样坐在地上。

    少年知道她进来了,但是也是毫无波澜。

    “在想什么?是想家人了吗?”夏玉珂关切地询问。

    可少年听到家人两个字眼神马上变冷了。

    “家人?他配有家吗?”少年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夏玉珂也看得明白,少年可能受到了家人的伤害,导致了怨恨,一谈及家人就很不开心。夏玉珂不由地更加同情这个小少年了。他的命运比她弟弟的还要悲惨。

    “本妃带你回来,也算是你的半个救命恩人了,我不会亏待你的,有什么事情可以给我说,本妃见你很像本妃的弟弟,会尽量帮助你的。”

    少年也不知为何自己对夏玉珂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他直觉觉得夏玉珂不会害他,便把自己的事情告诉了夏玉珂。

    在与少年的聊天当中,夏玉珂得知少年本身宁州一户人家的嫡子,五岁那年他亲眼目睹他家的小妾害死了他的母亲,他想告诉他的父亲,父亲竟也是同谋。少年自小,便聪慧,他一心想为母亲申,冤,便准备去县衙申,冤,却不知为何被小妾发现,她就决定杀人灭口,少年在侍女阿兰的协助下,逃出了家,可阿兰却没有活着出去。小小少年不过五六岁,想报仇但是却没有能力,连活下去都是问题,只好假装失忆。后来来到了甘州,靠吃别人的剩下的一直活下去。

    夏玉珂觉得实在是太倒霉了这孩子,这些根本就不是他应该承受的。夏玉珂心里又萌生出一个想法。

    “有一种方法可以让你报仇,愿意试试吗?”

    “什么方法?”少年抬起头。

    “做我的弟弟,如此便不会有人敢欺负你了,本妃会护着你,报仇之事本妃也会帮忙。而你需要做的,就是听从本妃的命令,协助本妃办事。”

    “好,我愿意。”

    “以后你就叫橘笙了,是我刚认的弟弟,也算是夏家人,夏橘笙。”

    “橘笙见过阿姐。”橘笙倒还是挺机灵的,是个可造之材。

    夏玉珂身边又多了一个得力助手,她很满意。接下来的时间夏玉珂又和橘笙聊了一些开心的话题,两个人笑得前仰后合。

    “殿下,妾身没有说错吧,夏妹妹果然在这少年这里,他们还有说有笑的,臣妾觉得夏妹妹根本就没有把您放在眼里,如此放纵自己,殿下可一定要严惩。”

    屋内的声音戛然而止,显然是听到了屋外的声音。

    封绥怎么来这里了,八成又是宋瑶搞的鬼,又开始作了。她过去开了门,就看到封绥直直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转走。

    不知为何有的心虚,仿佛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一样,虽然她和橘笙什么都没有。

    “殿下怎么有闲情来这玩玩?”夏玉珂就先开了口。

    “呵,怎么,殿下不能来了吗?还是夏妹妹怕我和太子殿下打扰了你与那少年的独处时光?”封绥还未机会,宋瑶就插了进来说道。

    这宋瑶简直是看热闹不嫌事大,逮到机会就搞她。

    “妾身不过是与橘笙话家常。”夏玉珂面不改色道。

    还给他取了名字。封绥有点不满,他自己也说不出来为何,虽然他与夏玉珂是假装恩爱,,他以为自己不会对她感兴趣,但是现在却有些接受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开局签到十万年〕〔神羽战尊〕〔我的治愈系游戏〕〔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