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武神系统〕〔怪兽:开局召唤哥〕〔神医弃少〕〔我有好多复活币〕〔我和空姐荒岛求生〕〔乡村桃运小神医〕〔全球神祇时代〕〔我在洪荒叠系统〕〔退婚后她成了真祖〕〔战神豪婿〕〔土家秘史〕〔殡葬传说〕〔我和女神有个约会〕〔世玺〕〔最强兵王混都市〕〔被爱判处终身孤寂〕〔隐婚萌妻:总统大〕〔重生弃少〕〔鬼王为夫〕〔非常侦探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太子妃拒绝争宠 第十六章:有内鬼
    “多谢陛下及太子殿下体恤我们甘州的百姓,草民定会告诉全州百姓歌颂陛下太子的恩德。”几个人又跪下来磕了头。

    看来事情进展的挺顺利的,有这几个人宣传,甘州百姓必然会前来济慈堂的,真是不费吹灰之力啊,夏玉珂有些愉悦地喝着茶。

    宋瑶对甘州水患之事了解不多,根本就插不上嘴,她也很是不满,这夏玉珂真是能说会道,就是个狐狸精,把太子迷的神魂颠倒,怎么不死了算了,在甘州这么多天,就不信整不死她。

    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夏玉珂玩性大发,想出去看看夜景,看看夜晚的街道如何,与封绥打了声招呼便带上画屏出了客栈。

    街上熙熙攘攘,各类人擦肩接踵,小贩的吆喝声、说书人的相声,还有阁楼里的歌声,把这甘州变得分外热闹,把夏玉珂的心也搞激荡了起来。

    “侧妃想去哪里玩玩,这甘州,奴婢也是从来没有逛过呢。”画屏也是很兴奋。

    夏玉珂努力回想自己曾经的喜好,她在现代平日里就喜欢吃火锅,还有蛋黄酥也是她的最爱,奥,还有鲜花饼。可这古代可没有什么火锅蛋黄酥啊。

    “我想吃糕点了,咱们去买些糕点吃吧。”只能退而求其次了,看看有没有花做的糕点。

    “前面就有一家芋香坊,侧妃可以去看看。”

    “好的,咱们去看看吧。”

    还未进门就已闻到糕点香酥的味道,夏玉珂有些馋了,连忙进去探个究竟。

    各色糕点横陈在台子上,糕点上雕刻的花纹虽没有皇宫里的细致,却也是精致非常。

    小二看夏玉珂的衣着便知是富贵人家,立马拿起一盘糕点向夏玉珂走过来:“姑娘,这梨花糕是本店的镇店之宝,是甘州千金小姐们最爱吃的,姑娘请尝尝。”

    夏玉珂拿起一块正要放嘴里,一个黑影窜了过来,她手上的糕点倏地不见了,

    夏玉珂有些愣神,什么情况。

    “来人,把他给我赶出去”店长有些生气,又对夏玉珂赔笑道:“这男孩不知道哪里来的,有时候会来店里偷吃我们剩下的糕点,今日许是饿得急了,才抢下姑娘手中的糕点,姑娘莫怪。”

    男孩蹲在右边角落吃着糕点,让人觉得有些心酸。

    “无事,店长也是友善之人,我也是十分欣赏,一块糕点而已,不足挂齿。”夏玉珂想知道那男孩的来历,“我想知道那男孩到底是何来历?”

    “也不能说是男孩,应该是少年,因经常饿肚子瘦成这样的,小店也没有能力天天供糕点给他吃。他四五岁时便出现在此处,无人知道他从何而来,也有人找他搭话,他都不会回应,都猜测他可能是失忆了。”

    这少年虽说看上去瘦弱,确是健步如飞,好好培养会是可造之材的。夏玉珂便起了带他回去的心思,“我瞧这少年实在可怜,心存不忍,正好家里也有余粮,便让他跟我回去,敢问店主是否可行?”

    “可以可以,姑娘宅心仁厚,大慈大悲,鄙人也是十分佩服的,您今日便可以带走他。”

    夏玉珂便买了许多糕点,走到少年身边,并把一小碟糕点递给他,眼神像是示意他尽管吃。

    少年飞快的抬头看了一眼夏玉珂,又低下头拿起糕点吃了起来。

    夏玉珂看着少年狼吞虎咽,定是饿了许久。心中微微叹气,不管在什么时代,都是不平等的。

    见少年吃完,夏玉珂就伸出手想摸摸他的头。还未碰到,少年就躲开了,一脸戒备地看着她。

    “不要怕,我不是坏人,跟我走,你就能天天吃到这么美味的糕点了。”夏玉珂耐心地安抚他。

    少年看着夏玉珂纯洁的双眸,鬼使神差地就点了点头。

    他看见夏玉珂笑了,显露出淡淡的酒窝,他自己心情也好了起来。

    夏玉珂站起身来准备回去,让画屏带着少年也跟着她。

    在欢喜客栈门口就看到高大的身影站在门前,必然是封绥了。

    “怎么现在才回来,这夜景又不是没看过,今日怎么这么积极。”封绥隐隐有些不满,又看到后面跟着一个少年,“嗯?还带了个尾巴回来?”

    夏玉珂不太喜欢他这种讲法,“什么尾巴,他是我今日从芋香坊带回来的,瞧着他可怜,就把他带回来了,妾身以为他身上有着一些秘密,留着也不无坏处。”

    “嗯,你喜欢就好,快些进屋,孤有事与你商量。”

    夏玉珂便吩咐画屏安顿好那少年,便随封绥进去了。

    封绥坐在交椅上,面色凝重,夏玉珂便猜到应该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看来想办好事也挺难的。

    “孤在着手办济慈堂的事情,原本的计划是想着从城东春茴药铺请大夫并带上药铺的药来到城济慈堂为百姓看病,不知为何,今日午后便传来消息,春茴药铺卖的是假药,掌柜的也被县衙押走了,孤觉得春茴药铺是值得信任的,无奈并没有证据,如今也无济于事。”封绥静静地把这翻话陈述出来,却仍能感觉到他的疲惫。

    夏玉珂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办法,很是苦恼。怎么办济慈堂的消息刚出来春茴堂就被爆卖假药,这未免也太巧了吧,肯定是有人故意安排的,可那人又是如何知晓封绥要去春茴药铺请大夫呢?

    所以,原因只有一个……

    有内鬼。

    夏玉珂把自己的想法同封绥说了,后者也觉得有理。可还不清楚到底是谁,还需查探一番,切不能轻举妄动。

    夏玉珂二人便决定第二日前去春茴药铺好好查探。

    此时,宋瑶也在自己的房间里,“紫梅,父亲为何要问我太子殿下的行踪啊,今日太子所说的是,会不会是父亲所为?”宋瑶也担心封绥的事业,也在想春茴药铺的事。

    “太子妃莫要胡思乱想,老爷与小姐乃是一家人,一家人是荣辱与共的,怎会轻易做出损害自家人利益的事情呢?”紫梅马上接过宋瑶的话,她也是从小在宋府长大的,也有些向着宋大人的。

    “嗯,你说得对,从小到大父亲最疼我了,尊重我的决定让我嫁给太子,那就一定不是父亲做的了。”宋瑶很认可紫梅的话,便没有怀疑到自己宋家身上。

    紫梅又道:“今日奴婢见夏侧妃带了一个乞丐回来,倒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哦?乞丐?真是有趣,没想到夏玉珂还挺会装慈悲的。”随即又想到什么,“太子有没有说什么?”

    “太子殿下有点不太高兴,不过也没有说什么,又叫夏侧妃随他商讨事情。”

    “自己宠爱的侧妃带了一个陌生少年回来,是个男子都会不开心,何况他是太子,我们倒可以利用这小乞丐让太子厌恶她。”宋瑶露出了阴险的笑。

    第二日,

    已经日上三竿了,夏玉珂还躺在被窝里。

    画屏终于忍不住过去喊她“侧妃,可以起来了,已经很晚了,您还没用早膳呢,过会儿就要用午膳了。”

    榻上的人只是轻轻挪动,并未被外界声音影响到。

    夏玉珂意识清醒了一点,就是不想起来,也不想回应画屏。昨天晚上突然就想念现代的家了,根本就睡不着,失眠到很晚,她想回家,回现代的家!

    于是夏玉珂一直待在被子里,任何人叫她都不搭理,又是这样僵持了好久。

    “怎么?侧妃还没起来么?”夏玉珂睡到第二日下午的事太子也知道了。

    夏玉珂被吓了一跳,这声音不是封绥的嘛,他怎么还到我的房间来了。

    这依旧不妨碍她装睡。

    封绥无奈,这女人昨日刚答应过他今日用完午膳就去春茴药铺,可今日又这般。便又走过去坐在了她旁边。

    居然是被子蒙着脑袋睡的。

    “咳,夏侧妃该起来了吧。”

    “……”

    封绥有些尴尬,第一次有人这样无视他。

    “既如此,孤想掀开被字看个究竟,究竟为何能睡到这么晚。”封绥说着便伸出了手打算掀开被子。

    绝对不能让封绥掀开被子,不然假装睡觉被他知道就不好了。

    夏玉珂当机立断准备从床上坐起来,而封绥也正要伸手掀她的被子。

    “唔——”夏玉珂猛的一坐,便感觉嘴唇上碰到了温温软软的东西,她瞪大了眼睛。

    封绥也没想到他们两个竟然误打误撞地亲上了。

    四眼相对,暗波汹涌。

    夏玉珂可以清晰地看到封绥根根分明的眼睫毛,说她能数出来也不为过,眼睛里倒映的是她自己,她一时间根本回不过神来。

    封绥却觉得有些享受,唇上柔软,对面的人眼里只有自己……

    他这是怎么了,居然想加深这个吻,到底是什么情况这该死的女人居然这么吸引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开局签到十万年〕〔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我的治愈系游戏〕〔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