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驭兽主宰〕〔旷世神婿〕〔我是赘婿〕〔腹黑老公别太坏〕〔重生之豪门魔女〕〔新婚无爱,替罪前〕〔至尊战王楚凌天〕〔上门女婿叶辰〕〔都市无敌战神〕〔卧龙赘婿〕〔陆峰江晓燕〕〔我变成了恶龙〕〔易阡陌鱼幼薇小说〕〔仙君重生〕〔凤落蛮荒〕〔鱼幼薇易阡陌〕〔我老婆是传奇天后〕〔逆天废柴〕〔我家师父超凶哒〕〔白卿言萧容衍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太子妃拒绝争宠 第三章:养伤
    痛……

    浑身都好痛……

    夏玉柯在剧痛中恢复了意识,眼前凝聚着一个又一个光点,这是她还活着的证明,入目是古色古香的吊顶,她并没有回到现代,而是还在封国,还是那个如履薄冰的太子侧妃。

    “醒了?”

    “……殿下?”

    封绥手里捧着一本书,端坐在一旁,手边还放着茶盏,光看他的容貌,足以令任何一个女人沉醉,可夏玉柯知道,他内心的无情。

    “为什么救我?”

    “为何这么问?”封绥的脸上难得出现了些许戏谑,“侧妃用情至深,不顾性命救孤,孤自当会命太医全力救治。”

    “可是……”

    “嘘。”

    封绥轻轻地摇了摇头,示意夏玉柯噤声。

    但他们都明白,根本不存在什么舍命相救,当时封绥与剑奴缠斗,而夏玉柯确信目标是冲着他去的,便想偷偷溜走搬救兵,可不知为何,本应和封绥相斗的剑奴出现在她身后,一剑贯心,若非夏玉柯心脏天生长的比旁人偏,此时早就去见阎王了。

    可是,为什么?

    刺客明明是冲着封绥去的,为什么最后受伤的只有她一个?

    许是夏玉柯面上疑惑的神色太过明显,封绥淡淡开口:“想不明白的事就别想了,如今你是救了孤的恩人,莫说是东宫,就连母后也承情于你,好好养伤吧。”

    可这件事不是封绥说不想就能不想的,夏玉柯绞尽脑汁也只能想到,是有人在针对她。

    对,针对她,而非封绥。

    仔细想想东宫守卫森严,那日却无人阻挡,再有谁会光天化日去刺杀太子?这不是摆明把矛头往几个皇子身上引吗?

    所以只能是借着刺杀封绥的机会来杀她。

    可谁会对她有如此深的恨意……想着,夏玉柯转头看向封绥,会是他吗?东宫守卫听令于他,只有他能调走……

    “别忘了,是谁救了你。”

    封绥余光瞧见她的神色,冷冷勾起唇角,语气轻柔却带着些恼怒:“是你扯着孤的衣裳求孤救你,现在是在怀疑你的救命恩人吗?”

    “不是……可是……那日我去找你,你宫外没有守卫。”

    封绥看向她,缓缓放下手中的书:“当日太子妃去寺庙还愿,便将东宫守卫带走了不少,其余守在正宫宫门外,孤的寝殿自然也就少了戒备。”

    太子妃?

    夏玉柯没忍住睁大了眼睛,在脑海中搜寻着关于太子妃的记忆。

    太子妃名唤宋瑶,是宋家嫡女,自进宫以来很得人心,都说她温柔端庄,对下人也素来和气,为什么要对她痛下杀手?就因为封绥去她那里勤了些吗?

    “她为什么……?”

    “你要是连这件事都想不明白,孤救你这一次也是白救。”

    夏玉柯只觉得脑瓜子嗡嗡的,她撇了撇嘴,知道封绥是不会跟她说实话了,自暴自弃地闭上眼睛,自己想。

    可下一秒,她的肚子便传来几声连环咕噜响,声音大到封绥也听见了。

    他微勾唇角看向装死的夏玉柯,只见她面容绯红一片,像是八月里的樱桃,虽然憔悴但仍旧昳丽。

    她长的着实好看,他想,且近日的性子也与以往大相径庭。

    是一直在伪装?还是受了什么刺激?

    封绥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他对现在的她有些兴趣,或是她的小聪明,或是那日她抓住他衣角的,惨白纤细的手。

    从这日起,封绥再也没来看过夏玉柯,但也没有苛待她,就连太医也是一天三遍的候诊。

    夏玉柯乐得清静,画屏却是愁眉不展:“小……侧妃……”

    “怎么了?”

    “老爷和夫人知道您受伤的事,急得不行,夫人想进宫来看您,却被太子殿下拦住了,您说太子到底是什么意思?”

    上次画屏干了蠢事被夏玉柯保下来后,她就再也不敢自作主张了,凡事都会先问过夏玉柯。

    闻言,夏玉柯沉吟道:“按照殿下的意思来吧,你去拿纸笔,我给爹娘写封信,你找机会叫人送出去。”

    “是,奴婢这就去。”

    夏玉柯也能猜到点封绥的心思,不过是因为这件事还没结束,所以他不想夏家的人掺和进来。

    往简单想,这次不过是因为封绥总是来她这,太子妃吃醋想要斩草除根,便想了一个不太聪明的法子,可宋瑶……真的是这样一个一时兴起的人吗?

    不见得,夏玉柯无意识扣着床沿,她总觉得宋瑶还有后招,一个让她即便顶了太子救命恩人的帽子,也依旧会被判以重罪的后招。

    否则她根本没必要整这么一出。

    只是夏玉柯也只是在现代的时候学了些心理,远远达不到读心术的地步,无法确定宋瑶到底是怎么想的,但她知道,如今能帮她的,只有一个人。

    入夜,

    养了快十日的伤,夏玉柯勉强可以自己下地走动走动,打听到封绥此时正在书房,她便故意显出几分脆弱来,一瘸一拐独自去找他。

    可是夏玉柯万万没想到,和宋瑶的第一次见面,会是这般场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开局签到十万年〕〔神羽战尊〕〔我的治愈系游戏〕〔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