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恋爱吗竹马先生〕〔无限气运主宰〕〔步步为局〕〔诸界末日在线〕〔希泊尼战纪〕〔喜上眉头〕〔来自地狱的男人〕〔跃出寒门〕〔疯子眼中所谓的江〕〔我的极品美女老师〕〔隋唐大猛士〕〔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娇媛〕〔都市红粉图鉴〕〔龙抬头〕〔操盘手札记〕〔镇魂风云录〕〔妈咪好甜:爹地诱〕〔神级仙界聊天群〕〔喵,都怪夫人不吃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阉党二世祖 第十七章 溺爱
    马铖听越其杰这么说完全被吓得目瞪口呆,如果今天中午让他看到一条鲜活的人死在自己面前是震惊的话,现在听越其杰为了解决杀人这件事还要杀更多的人就是吓傻了。

    越其杰这种办事手法完全让马铖接受不了,为了救一个杀人的人要去杀更多的人,马铖一时没反应过来愣在那里。

    不过许大虎等人到没什么反应,杀人在于他们来说完全喝水吃饭一样平常,不要说在凤阳这里的杀十几个人证灭口,在贵州作战时屠村灭镇也不是没干过。

    许大虎带着安镇南等其他十人躬身说道:“请越大人放心,属下知道怎么办,今晚上绝对不会留一个活口!”

    越其杰点点头说道:“还有,记得把淮扬楼一把火烧光,那个掌柜的家眷也一个不要放过,避免留后患!”

    许大虎点点头,然后对着马铖拱了拱手带着人出去了。

    “姑丈,这!这是不是有些过了?那些人证都只是普通人,为了救许大虎就要杀了他们,这样做不好吧!”马铖到现在才反应过来,赶紧将自己的异议提了出来。

    马铖来自后世,在他的理解中身为官二代,老子马士英是总督,舅舅是国家超品侯爵,应该很容易平息这一次的误杀之事。但是那想到越其杰手段狠辣,竟然将所有人证都杀了,这实在已经超出马铖的道德底线了。

    马铖这么想也无可厚非,他穿越前只是一个送快递的,年纪也只有二十七八岁,说他是社会最底层有点夸张,但是绝对接触不到高层政治。在后世的政治*斗争半点不次于明朝,在那些高层眼中一条人命也不比明朝值钱多少。

    当然,作为马士英幕僚的越其杰有的是手段解决马铖的难题,但是为什么非要走一条最极端的道路呢?这就要涉及到马士英幕僚中的争权夺利了。

    马士英手下两大幕僚,一个是杨文骢一个是越其杰,虽然这二人都是亲属关系,但是政治理念完全不同,可是说的上是水火不容。

    杨文骢因为常年在南直隶一带当官,从知县到知州都做过,所以和东林党一些青年才俊,比如复社的张溥、张采兄弟,东林大佬侯恂的公子侯方域,和陈圆圆、董小宛都有一腿的冒襄等等,这些人都是杨文骢的至交好友。

    而越其杰就不同了,越其杰常年在北方当官,身边的同僚、战友都不是东林党人,比如被桃花扇写成奸臣的田仰,还有那个被罢官永不叙用的阮大铖,这些可都是阉党。再加上越其杰对这些治国平天下双无能、只会党同伐异搞迫害的东林党人完全没有一点好印象,自然越其杰和杨文骢这一对姑表连襟互相看不对眼。

    这次马士英目光短浅想要联合东林党(在越其杰看来就是目光短浅,其实马士英也是想靠近东林党),自然要拉拢和东林党关系极佳的杨文骢,对越其杰的几个提议也就不闻不问了。

    马士英的所作所为让越其杰十分恼火,甚至

    一度有想要辞官的打算,但是看到马铖以后越其杰打消了这个念头。

    马铖是马士英的嫡子,在马士英心中地位很高,仅次于嫡长子马銮,可是马銮偏偏倒向了杨文骢。以前有什么争论时杨文骢联合马銮让越其杰十分被动,但是马铖的出现让越其杰看到了希望。

    马铖这个小子在拥立福王这个关键问题上和越其杰一致,再加上从话语中听出来马铖十分不待见东林党,最为关键的就是马铖这小子目光长远,对当前的形势看的很透彻。正是因为这些,越其杰才决定帮助马铖一下,争取培养一个与马銮有竞争力的一个代言人。

    至于那个许大虎误杀案,其实一点儿没有放在越其杰心上,为了马铖杀人灭口弄死十几条人命也只是让马铖不能在倒向东林党而已,毕竟淮扬楼的后台老板是魏国公徐弘基。

    越其杰瞪眼看了看站在身边的马铖:“仲和,这件事虽然老夫为你解决,但是你不能在这么顽劣下去,从今天开始,你就在府中读书吧!有什么事等你爹回来再说!”

    马铖听越其杰这么说不敢言语,其实他也无话可说,为了救许大虎只能答应越其杰这么办。

    马铖拱了拱手说道:“今天的事小侄感谢姑丈援手,小侄告退!”

    马铖说完转身出了越其杰的房间,门口的顾长卫因为身份低微进不去屋中,但是刚才在门口看到张国柱将许大虎等十一人绑了送来就知道今天这事不好。原本以为许大虎要倒霉,但是没想到过了一会儿许大虎等人又被越其杰放了。

    顾长卫不敢问许大虎详细经过,现在看到二爷马铖出来赶紧上前低声问道:“二爷,怎么样?”

    马铖皱了皱眉头说道:“哎,二爷我被姑丈禁足了,详细经过回去再说!”

    顾长卫带着马铖重新回到后宅马铖的小院子,马铖回到屋中躺在床上发呆。

    “顾三,你出去吧!二爷我要躺一会儿!”顾长卫看马铖这样也不敢问原因,只好将房门轻轻合上,自己回到厢房休息。

    马铖这一天经过了很多事,很是劳累,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不知睡了多久,就听到顾长卫在身边轻轻的呼唤。

    “二爷,二爷!醒醒!”

    马铖睁开眼睛看了看屋外已经日头西斜,已经到了傍晚。

    “没想到睡了这么长时间,有什么事吗?”

    “二爷,后院老夫人传来话,让您去后院一趟!”

    马铖听顾长卫这么说就知道不好,看来自己老娘知道中午发生的事情了。

    马铖继承了死鬼马铖的一半的记忆,对自己这几个至亲感情都不相同,对严父马士英是惧怕,对大哥马銮是尊重,对三弟马锡是看不起,但是唯一对自己的亲娘顾氏是依恋。

    这很好理解,在马铖小时候,马士英常年在山西当官,家中唯一能依靠的就是老娘,自然马铖心中对老娘顾氏很依恋。

    马铖听自己老娘要见自己,赶紧起来让顾长卫打了盆水起来梳洗一下,然后出了门跟着传消息的小丫鬟去了后宅。

    明代地方官都是前衙后宅,后宅的面积都不太大,就是凤阳总督府也一样。

    经过几个独立的小院子马铖很快来到自己老娘的屋前,马铖收拾一下衣服然后拱手说道:“娘,儿子马铖来了!”

    顾氏在屋中听儿子来了,赶紧说道:“快快!让我儿进来!”

    有丫鬟将门帘挑开,马铖走了进来,屋中顾氏坐在主位上,身后站了两个女子,其中一个是马铖的大嫂张氏,还有一个是三十多岁的一个中年女子。马铖看了看那个女子心想大概这就是老爹的另一个小妾赵姨娘,也是自己二姐马宇宁的亲娘,至于马铖的那个漂亮大姐马宏宁则没在屋中。

    马铖在来的路上已经准备好说辞,准备等候母亲的责骂,但是那想到顾氏根本没提打死人这件事,而是心疼的问道:“我儿,你头上还有伤,为何要出去疯跑?万一在有个好歹你让为娘可怎么活啊!”

    顾氏三十多岁才得了马铖这个小儿子,自然当个宝。今天顾氏得到消息马铖偷偷跑出去,实在担心儿子的安危,所以在得知儿子回来后赶紧找过来询问。

    “我儿,刚才你姑父派来人说从今天开始将你禁足,等到你爹回来为止,娘深以为然!这几天我儿就不要出去了,好好在家养伤!”

    马铖听自己老娘这么说真的感觉无话可说,这个亲娘对自己实在太溺爱,打死人那件事根本问都没问,至于今晚上还要去杀人灭口也半句没提。

    马铖还以为老娘不知道详细情况,小心的问道:“娘,中午儿子打死人的事您知道吗?”

    顾氏听马铖这么说骂道:“我儿说什么呢?不就是一个掌柜吗,能被我儿打死是他的荣幸,我儿不要放在心上!什么魏国公徐弘基,要不是当年世祖皇帝不想让仁孝文皇后伤心,按照徐辉祖的所作所为早应该削爵赐死了!还能轮到徐弘基现在作威作福?”

    马铖听老娘这么说心中一惊,自己老娘果然彪悍,魏国公都敢骂。其实马铖不知道的是,靖难功臣对开国功臣多有不服。当年顾成还不是镇远侯,在靖难之役中被俘后成了朱棣手下的大将,等朱棣成功当了皇帝后因功被封为镇远侯。

    顾成的侯爵是反对皇帝朱允炆得来的,为了洗白自己自然对当年拥护朱允炆的魏国公徐辉祖不友善,所以历代镇远侯都与魏国公不睦。不过后来朱棣迁都北京,和他一起靖难的功臣都迁到了北京,距离远了两家的纠纷也就淡了,但是这个过节还是经过血脉传了下来。

    顾氏作为顾成庶子一系,自然要遵从祖宗顾成的意思,所以顾氏对魏国公一脉半点好印象也没有。今天听说儿子打死了魏国公的家奴,要不是身为女子不便出门,顾氏很希望带着人一把火烧了魏国公的产业,为自己的儿子出气报仇。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上武帝〕〔山寨小华佗〕〔超级仙尊在都市〕〔鬼差恋阳间〕〔我为人神那些年〕〔万古阵皇〕〔重生神医〕〔田园萌宝:农家俏〕〔平湖二流〕〔尊武药帝〕〔赤脚村医〕〔追夫计中计:总裁〕〔快穿:女神苏遍全〕〔皇婚〕〔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