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御神战天诀〕〔我真不是窃宝狂〕〔魔尊难撩,仙妃要〕〔绝世医后:皇后,〕〔神级透视刘阳〕〔攻略傲娇姐妹的日〕〔强行同居:误惹霸〕〔重生之刁蛮公主要〕〔不轨婚途〕〔高武27世纪〕〔美女房客惹不起〕〔升级系统之王权的〕〔重生之血刹修罗〕〔一宠成婚:霸道总〕〔王妃快逃:王爷,〕〔总裁,我超凶〕〔萌徒在上,师尊你〕〔剑徒之路〕〔恐怖机场〕〔漫威世界的御主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阉党二世祖 第十四章 替死
    马铖在淮扬楼吃顿饭闹出了人命,马铖都没敢回家,而是直接来到总督衙门找越其杰帮忙。

    越其杰是淮北兵备道,大概相当于后世的军分区司令,掌管整个淮北地区的军队、武器装备、后勤补给等事务。现在大明的主战场已经到了山东、淮安一带,所以越其杰官位不高,手中权力却很重。

    越其杰正在审阅高杰送来催送粮草的公文,门外一个书办走了进来,躬身说道:“越大人,二堂外总制大人的二公子求见!”

    越其杰一愣,马铖这个家伙不是去城里胡闹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好,快请二公子进来!”越其杰说完放下手中公文,等候马铖进屋。

    淮北道的办公室不大,只有一间屋子隔成了三个小间,外面两间是书办和经历办公的地方,最里面才是越其杰的办公桌。那些书办都是明白人,知道越其杰和总督大人的关系,现在总督公子来求见必定有一些私密话要说,所以一个个都站起来借着尿遁出去避嫌去了。

    等马铖进屋后已经没了其他人,马铖一看正好,哭丧着脸说道:“姑丈,小侄闯了祸,请姑丈帮忙解决!”

    越其杰对这个妻侄太了解了,每日的游手好闲不思进取,在南京时不是打架就是斗殴,让马夫人没少操心。不过越其杰也没想其他,哼了一声问道:“哼!又闯什么祸了?”

    “姑丈,小侄刚才出去吃饭和人起了冲突,不小心将人打死了!”马铖说完还以为越其杰必定恼怒一场,毕竟死了一条人命。可是马铖想错了,他来自后世,自然以人为本,人命才是最值钱的,可是现在是明末,人命如草芥,大明官军在和流寇作战的时候那次不是死伤数万人,所以一条人命还真没放在越其杰眼中。

    越其杰瞪眼看了看马铖骂道:“是不是你爹没在家你就没了管束?一会儿我就去找嫂嫂将你禁足十日,等你爹回来好生收拾你!”

    现在马铖那里还管那些,只要能解决当前的事情就好,马铖赶紧如同小鸡啄米一样点头:“请姑丈放心,从今天开始小侄一定在家闭门读书!”

    越其杰也知道这个二世祖什么德行,但是没办法,谁叫他是自己正妻的亲侄子。

    越其杰从桌子上拿了一个名剌交给马铖:“你拿着我的名剌去见凤阳府,老夫虽然品级没有凤阳府高,但是张知府还能卖老夫一个薄面!”

    马铖结果名剌看了看,轻飘飘的就是一张纸,上面写了四个字“汉房拜上!”

    就这么一张纸就能起作用?马铖记得后世当官的找人办事都是写了字条,上面写什么什么事,然后请多关照,没想到越其杰这么牛逼,啥也没写就一句“汉房拜上”就能解决这个问题?

    其实马铖不懂官场规矩,越其杰字自兴,这个汉房是越其杰的号,就像后世写小说的笔名,和越其杰关系疏远之人是

    不知道的。同时越其杰用这个名剌也有含义,代表凤阳知府和自己的关系亲近,你看我的笔名都和你说了,你和我还是外人吗?

    马铖后世就是一个快递员,那里知道官场上这些弯弯道,拿着越其杰给的名剌还在犹豫。

    越其杰看马铖这一出就知道怎么回事,越其杰骂道:“你小子放心,凤阳张知府和老夫关系还不错,你拿着这个去了他必定帮你解决!”

    越其杰都这么说了马铖也没办法,只好拿着名剌准备出门。

    那知道马铖刚要走,门口那个书办又来了,站在门口高声说道:“越大人,二堂外凤阳知县徐振业求见!”

    越其杰听书办禀报一愣,凤阳县官小职微,和越其杰并没有什么交集,怎么今天来拜见了?越其杰稍一转念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肯定是因为打死人的事,那家苦主闹到了凤阳县,凤阳县不敢得罪总督公子,一定是过来请示怎么办来了。

    正好,凤阳县懂事来请示,那自己也就省了一份人情了!越其杰挥挥手让马铖回来,然后对门口说道:“请徐大人进来!”

    越其杰说了一个请字,这已经很给凤阳县面子了。虽然越其杰只是一个正五品总督直属道,但是中央部委的处长是你地方小县的县长能比的吗?虽然品级一样大。

    徐振业徐大县令在二堂等候,听越大人说了一个请字心中高兴,他知道越其杰是总督大人的妹夫,自己只是一个七品知县,能得这种大人物一个请字已经不错了。徐振业心中盘算,一定要将打死人这件事圆满解决,这样既不得罪魏国公那边,还结交了总督大人这边,真是一举两得。

    徐振业跟着书办走入总督衙门二堂,低头不敢四处乱看,等来到淮北兵备道门前,那个书办高声说道:“凤阳县徐大人到!请!”

    徐振业掀开门帘刚进门,就看到一个中年五品官员站在门口等候自己,徐振业知道这必定就是越其杰越大人,赶紧躬身说道:“卑职何德何能,敢劳大人亲自迎接!”

    越其杰笑了笑,拉着徐振业的手说道:“徐大人见外了,越某来凤阳快两年了,一直没去拜见本地的父母官,实在是失职啊!”

    徐振业赶紧谦虚的说道:“岂敢岂敢!卑职应该先来拜见大人的!”

    越其杰对外面的书办说道:“来人,快给徐大人上茶!”说完拉着徐振业的手在外屋坐下。

    等书办上了茶,越其杰开口说道:“徐大人,老夫真应该好好感谢一下你,老夫的侄儿马铖顽劣不堪,没办法啊!总制大人事务繁忙,老夫这个侄儿被他母亲惯得不成样子,到凤阳每日飞鹰走狗,让徐大人操心了!”

    徐振业听越其杰这么说赶紧说道:“不麻烦不麻烦,年轻人嘛,谁年轻时都这样,卑职相信按照马二公子的水平,明年一定能金榜题名!”

    马铖在里屋听徐振业捧

    臭脚好悬没乐出声,这个徐振业也不打听一下自己什么水平,现在童生都不是,明年金榜题个屁名,臭名还差不多。

    越其杰要的就是徐振业的这句话,听徐振业这么说越其杰也就不在兜圈子:“既然徐大人这么说了那老夫也就不见外了,我这个侄子中午在凤阳城里打死个人,能不能请徐大人代为疏通一下!”

    如果马铖打死的只是一个普通人,那徐振业肯定排着胸脯保证没问题,但是那个掌柜是魏国公的大舅哥,这就不好办了。

    徐振业斯斯艾艾的说道:“卑职今天来也是为了这个事情!如果二公子打死的是一个普通人,那肯定没问题,不用越大人说卑职也知道怎么办。但是今天这个人有点麻烦!”

    越其杰一听徐振业这么说有些不高兴,毕竟都已经给你面子你徐振业还这么说,真是不识抬举。

    “哦?徐大人说说那人什么背景!”

    徐振业听出越其杰的语气转冷,赶紧解释道:“越大人,卑职实在没有办法,那个掌柜是南京魏国公的亲眷,卑职这边也压不下去啊!”

    越其杰一听是这么回事麻烦了,怎么牵扯到魏国公徐弘基了?如果是其他勋贵倒好说,明代勋贵虽然地位尊贵,但是政治地位半点没有,但是这个魏国公徐弘基可不一般。

    徐弘基除了是世袭的魏国公以外,还是崇祯皇帝亲封的南京镇守、操江提督,如果翻译成后世话语就是南京军区司令员加长江舰队总指挥,这可是不次于马士英的存在。

    越其杰听徐振业这么说也挺为难,越其杰沉吟半响问道:“徐大人你有什么好办法?”

    徐振业等的就是这句话,现在听越其杰问起赶紧从怀中将那份状子拿出来:“越大人请看,这是苦主的状子,里面说的清楚,他家掌柜是被一个彪形大汉打死!卑职认为这个彪形大汉肯定不会是二公子,所以只要将这个人交出来依法处置即可,到时候二公子没有牵连,魏国公那里也能解释过去!”

    越其杰接过状子一看正是如此,在听徐振业说的也合情合理:“好,就按徐大人说的办!徐大人放心,这件事等总制大人回来老夫一定详细禀报,正好宿州知州出缺,徐大人办事果敢、人情练达,正是知州的不二人选!”

    徐振业听越其杰这么说心中大喜,知州是正五品,他现在才是正七品,差了四五级,如果按照正常熬年头不知道要混到那年才行。现在总督大人的亲信这么说了,那一定没问题。

    徐振业赶紧站了起来,躬身说道:“请越大人放心,卑职知道怎么做了!还有卑职回去就准备孝敬,自然也有大人一份!”

    官场上办多大事送多大礼,虽然徐振业为马士英解决儿子的问题,但是应该有的孝敬一定要有。当然你也可以不给,不过在马铖的事情结束后,总督大人会给你送来一双鞋,肯定小两号!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假太监〕〔特种兵之超神陪练〕〔全才无双〕〔独家宠婚:景少,〕〔重生之校园女王〕〔我才不是魔鬼〕〔锦绣田园:独宠农〕〔大唐:最强神将〕〔九零妙时光〕〔真香预警,顾少追〕〔缘遇兵王王凡〕〔工业之王〕〔喜获萌宝:王爷小〕〔重生之资本帝国〕〔重生美洲巨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