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雪狼出击〕〔甜蜜系暖婚〕〔扶明录〕〔掌欢〕〔踏天争仙〕〔农家美食日常〕〔侯府娇宠〕〔雪落关山〕〔最佳特摄时代〕〔隐龙为婿〕〔奋斗在八零〕〔蜀山剑宗系统〕〔重生之完美人生.〕〔最狂赘婿〕〔神级药神〕〔疯子眼中所谓的江〕〔田园小医妃〕〔庶女绝色,鬼帝大〕〔盛少私宠:天价弃〕〔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阉党二世祖 第十二章 仇人相见
    淮扬楼名为淮扬,自然最拿手的就是淮扬菜,该说不说这些菜做的十分地道,每道菜上来都有伙计在边上专门讲解来历。只是马铖这帮家伙都是一帮酒囊饭袋,许大虎他们字都不认得,那里管你菜的来历,只管低头猛吃。马铖虽然在后世读过书上过学,但是吃饭也只是家常菜,下馆子也只是街头苍蝇馆,那种金碧辉煌的大饭店根本没去过,所以那伙计在边上说的嘴干也没人理他。

    看到这帮痴蠢货只知道低头猛吃,伙计心中腹谤道:真是一帮猪,这个总督公子也这个德行,真是废物一个。

    许大虎等人身为总督的亲兵,收入还算不错,每十日也能有个肉菜,但是现在这种满桌子都是好菜的情景打出生就没见过。既然二少爷发话了,许大虎等人自然放开肚皮猛吃。

    马铖再来的时候已经吃过饭,所以还不算太饿,吃了几筷子就不吃了,放下筷子看许大虎他们吃饭。

    马铖看了一会儿真是目瞪口呆,他原本这么一桌子几十道菜肯定吃不完,但是看了一会儿发现自己错了。就许大虎自己已经将那个扒猪头吃光了。要知道淮扬菜中的扒烧猪头是一整个猪头,哪知道许大虎自己就吃光一个,马铖实在佩服这帮饭桶。

    许大虎他们风卷残云吃了半个时辰,终于将桌子上的菜吃个七七八八。马铖看他们吃饱了刚要喊伙计算账,就听楼下传来一阵喧哗声。

    淮阳楼内部中空,所以一楼的声音很容易传到三楼,马铖坐在包厢中就听到楼下有人喊道:“淮扬楼的食客都滚出去,我家少爷要来吃饭!”

    马铖没想到在凤阳城里还有比自己牛逼的人物,自己来吃饭都没净街,现在竟然有家伙敢这样。

    马铖站起来打开包厢房门往外观看,就见一伙军汉站在一楼大厅,其中一个家伙高声喊道:“都他娘的聋了不成,没听到老子说话吗?都滚下来!”

    淮扬楼的掌柜在那个军汉边上点头哈腰说着小话,但是那个军汉根本不搭理掌柜。

    淮扬楼二楼有几桌客人,看到这帮家伙凶恶不敢说什么,赶紧下楼结了账逃也似的走了。三楼因为是高级包厢,只有马铖一伙人。

    那个军汉抬头看了看三楼,看到一个年轻人站在走廊根本没动,那军汉骂道:“那个家伙,你聋了吗?还不滚下来,等老子上去抓你下来吗?”

    这时许大虎等人刚吃完饭出来,正好听到有人自称马铖的老子,这还了得。许大虎大吼一声骂道:“孙子,你说什么?”

    许大虎骂完从马铖身后闪出来几步冲到一楼,站在那个军汉身前怒目而视。

    那个军汉站在楼下,只看到马铖站在走廊,完全看不到马铖身后还有人。刚才他被许大虎的叫声吓了一跳,等反应过来许大虎已经站在他面前。

    许大虎身高绝对有一米八,那个军汉也不算矮,将近一米七,但是站在许大虎面前足足矮了一个头。

    那军汉看了看许大虎魁梧的身材,咽了口吐沫

    硬着头皮骂道:“怎么?看不到我们是什么人吗?老爷我们是镇守府的人!”那军汉这时看到又从楼梯上下来十多个人,一个个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好人,他自己的手下才五六个,那军汉为了不吃眼前亏,暗打手势让手下出去叫人。

    镇守府?凤阳城中唯一能称得上镇守的只有中都镇守太监卢九德,难道这帮杀才是卢九德的人?马铖心想如果真是卢九德来了自己还是退让一下比较好,这帮死太监阴阳人都他娘的是心理变态,现在小爷势力还不行,别着了他们的道大业未成身先死!

    马铖从三楼下来,拍了拍许大虎的肩膀,许大虎看少爷发话躬身退到一旁,马铖来到那个军汉面前笑道:“原来是卢镇守的人,都是一家人,我们这就走!”

    那军汉也是死催的,一看马铖这面服软,他到硬气起来,瞪眼骂道:“怎么?知道错了?晚了!今天谁也走不了!”

    这时淮扬楼门帘一挑,从外面从进来二十多人,将许大虎等人团团围住,同时在这帮人后面进来一个人,这个人看到马铖站在中央,笑道:“马二公子,怎么今天头上的伤好了?又可以出来风流了?”

    马铖看到有人认得自己,仔细看了看进来这个人,这人二十一二岁年纪,中等身材,脸上扑着粉,但是粉再多也掩盖不了黑黑的眼圈,一看就是房事过重。这人穿了一件水粉色丝绸长衫,上面绣着大红色牡丹花,头戴一顶四方巾,耳边插了一朵水粉色绒球,真是要多骚气有多骚气。

    马铖看这个人如同水浒传里的西门庆,就差有人在边上捧臭脚叫一声西门大官人。这时马铖身边的顾长卫低声说道:“二爷,这人就是卢镇守的侄儿卢嗣业,昨天下午二爷受伤就是因他而起!”

    马铖一听原来是仇人来了,马铖笑了笑拱手说道:“原来是卢公子,今天卢公子怎么穿的如同公鸡一样,难道卢公子变了性成了兔子?”

    明代民风开放,同性恋可以大庭广众之下出头露面,但是卢嗣业是卢九德过继过来要传宗接代的,马铖骂他是兔子这不是让卢嗣业绝后吗?

    卢嗣业脸一沉骂道:“马铖,说你不读书就是没见识,这身穿戴可是南京流行款式,你一个贵州来的土耗子知道什么?”

    马铖还真不知道明朝就已经有了时装这个概念,每年换季的时候各地成衣铺都要去南京取经。但是马铖也没心情管什么衣服的款式,今天只要是卢九德没来就成,马铖用手摸了摸头上的伤口,还透着隐隐的疼痛。

    马铖咬牙骂道:“卢绝户,昨天因为你老子的头被撞伤,你说怎么办?”

    卢嗣业最恨别人骂他没有后代,听马铖哪壶不开提哪壶,卢嗣业也生气骂道:“怎么?本公子还以为马老二你撞死了,没想到老天无眼没收了你!”卢嗣业看了看周围,马铖只有十二个手下,自己这边有二十多个,自己占优,卢嗣业咬牙说道:“来人,给本公子打死这帮混蛋!”

    马铖也想为死鬼马铖报仇,对身边

    的许大虎叫道:“大虎,给小爷往死收拾这帮王八蛋,下死手给我打,打死人有小爷担待!”

    许大虎听了马铖的话笑道:“二少爷放心,正好刚吃完饭,活动一下消化消化!”

    许大虎正站在那个军汉面前,一抬手一个黑虎掏心打了过去,那个军汉冷不防被打个正着,许大虎的拳头有海碗大小,一下就将那个家伙打个跟头。两方手下看动上手了,一个个冲上去打成一团。

    两方交上手就看出来水平的高低,马铖这一方人少,但是许大虎等人都是贵州卫的精锐,每人都和西南少数民族打过多年仗,顾长卫更不用说了,常年跟着顾从新作战,手上功夫自然不弱。

    卢嗣业这边虽然也是中都卫所精锐,但是他们常年和河南的流寇打仗,流寇是什么,都是吃不上饭的农民,战斗力自然没有西南少数民族强,所以卢嗣业这边慢慢招架不住了。

    这场架打的分外激烈,但是两方士兵都不傻,知道今天只是两个官二代打架斗殴,所以手下都没下死手,两边看着一个个都鼻青脸肿但是都没什么致命伤。

    卢嗣业一看自己这边招架不住,就要往门口移动准备逃跑,但是马铖那里能让他跑了?

    马铖看卢嗣业往门口移动,左右看了看从桌子上拿了一个茶壶,紧走两步来到卢嗣业身前,照着卢嗣业的脑袋狠狠的来了一下。

    淮扬楼的茶壶为了坚固耐用,都是买的粗瓷茶壶,一个足有三四斤沉,这一茶壶打在卢嗣业脑袋上好悬没把他打死。

    马铖这一茶壶将卢嗣业打倒,马铖一转身骑在卢嗣业身上就开始对着卢嗣业扑粉的脸蛋上练开了拳,这一顿胖揍将卢嗣业打的满脸流血。

    看到马铖和卢嗣业打了起来,屋中两方士兵纷纷停下手来,被许大虎打伤那个军汉看到卢嗣业被打的满脸是血,对身边的许大虎说道:“兄弟,你还不动手拉住你家主子,真要将卢镇守的侄儿打坏了你我都逃不了干系!”

    那个军汉说的很对,两边动手怎么打都行,就是死了几个士兵也没关系,因为这帮军汉命贱得很,但是马铖和卢嗣业有个三长两短那可出大事了。

    许大虎也不是傻子,一听也对,但是许大虎今天刚和马铖认识,实在摸不清这个二衙内的脾气,没办法许大虎只好对顾长卫说道:“大叔,你看看能不能将二少爷拉开,真要将卢公子打坏了咱们都要倒霉!”

    顾长卫一想也是,赶紧上前拉住马铖的手叫道:“二爷,好了!好了!再打下去卢公子就要死了!”

    得到顾长卫的提示马铖才想起这个王八蛋卢嗣业身份非同小可,马铖停下手摸了摸卢嗣业的鼻息,好在这个王八蛋还喘气。马铖从地上爬了起来骂道:“卢王八蛋,以后看到小爷要躲着走知道吗?”

    这时卢嗣业已经被打的面目全非,嘴一说话只漏风,嘟嘟囔囔的说了些什么马铖也没听清。马铖看了看身后自己的亲兵,挥了挥手说道:“走,咱们德胜回府!”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上武帝〕〔山寨小华佗〕〔超级仙尊在都市〕〔鬼差恋阳间〕〔我为人神那些年〕〔万古阵皇〕〔重生神医〕〔田园萌宝:农家俏〕〔平湖二流〕〔尊武药帝〕〔赤脚村医〕〔追夫计中计:总裁〕〔快穿:女神苏遍全〕〔皇婚〕〔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