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司南记〕〔天才萌宝:爹地债〕〔诸天物流〕〔漫威之我是金刚狼〕〔重生之异世鬼医〕〔山海意难平〕〔兵王归来有了老婆〕〔一不小心成为亿万〕〔快穿:我只想种田〕〔两世长安〕〔神圣大明帝国〕〔秦王策〕〔文艺创作者〕〔香火炼神道〕〔剑与杖之歌战争的〕〔战国万人敌〕〔剑舞繁星〕〔道尸之祖〕〔最强重生之学霸女〕〔超级农场主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阉党二世祖 第九章 枪杆子出政权
    越其杰是马铖的姑父,以前对这个妻侄了解的太多。马铖是顾氏三十一岁那年生下的,俗话说得好,老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眼珠子。马铖从出生开始就成了顾氏的心头肉,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再加上马铖出生后马士英就去山西当官,顾氏带着三个孩子在南京生活,没了父亲的管束,再加上娇生惯养,马铖完全成了一个纨绔子弟。

    越其杰以前也一直以为马铖就是一个普通官二代,但是今天听马铖这么说可是十分震惊。

    越其杰反复上下打量马铖,然后叹了口气说道:“仲和贤侄,真没想到你竟然有大智慧!可惜你哥哥马銮身为举人,苦读书多年,见识竟然还不如你一个白丁!”

    越其杰说的正是马铖的亲大哥马銮,如果说马铖是一个官二代的反面典型,那马銮绝对是一个书香世家的正面典型。马銮出生在万历四十三年,按照明代人虚两岁的传统马銮今年正好而立之年。

    马銮作为嫡长子小时候受到了最正统的儒家教育,而马銮也不负众望,在二十四岁那年就中了举人,同年在姑父杨文骢的引荐下,又娶了江南大士族,宁波张家的女儿为妻,真是春风得意啊!

    但是正因为马銮的老丈人是宁波张家人,所以马銮和东林党、复社那帮清流文人交情深厚,这次马銮和杨文骢一样,也是劝说马士英拥立潞王上位。而越其杰孤家寡人,再加上马士英确实不看好福王,所以才没采纳越其杰的建议。

    现在终于有人和自己的观点一致,越其杰心中大喜,拉着马铖的手问道:“贤侄,你是如何想到这点的?”

    马铖在后世那里受到过如此的重视,激动的面红耳赤,听越其杰问起赶紧说道:“姑丈,侄儿这几天读史书,在史记高祖列传中发现枪杆子出政权这条真理,父亲手握江北四镇百万兵马,明明可以争取更高的地位,并且现在福王孤立无援,只要父亲这种强援肯支持他,那将来新朝首辅的位置必定是父亲的,到时候姑丈也可以水涨船高更进一步!”

    现在是明末天下大乱,已经基本具有汉末、唐末那种军阀割据的雏形。这一点在崇祯年间就已经体现出来,每次和农民军作战失败,崇祯只能杀文官泄愤,对前线领兵的那些将领根本不敢动。越其杰多次和农民军作战,自然知道现在天下的形势。

    不过马铖说的也太露骨一些,就差直接说让马士英割据一方了。总督衙门人多眼杂,越其杰赶紧将马铖的嘴堵上,看了看周围除了顾三再无其他人,这才放下心来。

    越其杰小声的说道:“仲和贤侄,你什么意思姑丈知道,但是这些话千万不要对外人说知道吗?要不咱们马家大祸来了!”

    不是越其杰太小心,现在北方虽然糜烂一片,但是大明毕竟还占据半壁江山,并且还是最富庶的几个省。根据现在的情况分析,大明很有

    可能像南宋和东晋那样,在延续个上百年。如果马铖的话传到朝中大臣或未来的皇帝耳中那可就完了,不要说马士英有拥立之功,就是皇帝的亲爹,只要有割据的想法也有一对杀一双,半点含糊不得。

    马铖听越其杰点醒才想起来,现在也不是言论自由的后世,现在是万恶的旧社会,一句话说错就能人头落地。

    马铖赶紧躬身说道:“姑丈,侄子孟浪了,多谢姑丈点醒!”

    越其杰这时已经转变对马铖的看法,微笑的点点头:“好,老夫很喜欢你,你爹还有十几日就能从浦口回来,到时候老夫会在你爹面前将你这席话说一遍,争取说服你爹!”

    马铖听越其杰这么说心中大喜,自己来到这个陌生的时代,唯一能够倚重的就是对历史的熟知,只要历史能回归正轨,那自己就有了一年多的缓冲时间。自己可以编练新军,在加上南明雄厚的国力和无穷无尽的人口优势,一定能打的满清满地找牙,到时候自己也就不用逃跑去日本了。虽然日本生鱼片很好吃,但是天天吃谁也受不了。

    办成一件大事的马铖十分高兴,和越其杰告别后带着顾三出了三堂来到二堂,三堂是总督衙门的内务机构,也就是总督本人的秘书室、办公厅,二堂才是总督衙门正式办事机构。

    马士英督师河南和山东登莱、淮北等地,所以二堂这里是各地的兵备道、督粮道、河道等总督直属机构,林林总总十几个屋子,门口都挂着木牌。

    现在崇祯在北京上吊的消息已经传开,李闯的势力已经到达山东,所以总督衙门这里一片繁忙,山东、河南各地的请兵、请粮公文如同雪片一样送到了这里,整个总督衙门一片繁忙,自然也没人管马铖这么一个从三堂出来的闲人。

    马铖看了看没人搭理他,带着顾三从二堂正门走了出去,进入总督衙门的正堂,也就是水浒书中说的白虎节堂。

    不过白虎堂是宋代军事机构,距离明末已经五百多年,明代也已经取消了这个名称,所以凤阳总督衙门的正堂并不是白虎堂,不过正堂也不是一般人能进来的。

    正堂有亲兵把守,马铖和顾三刚从角门走入大堂就被把守的亲兵发现。今天值班的是一个千户,幸好也是顾三的老相识。那个千户看到顾三竟敢带一个外人进入军事重地,大怒道:“顾老三,你不要命了吗?这里是什么地方?你竟然敢带外人进来?”

    顾三一看这人就头冒冷汗,赶紧躬身说道:“张大人,属下那敢进来,是二公子非要过来看看,属下没办法。。。”

    马铖在边上拱手说道:“这位大叔,我是马铖,马士英是我爹,是我要过来看看总督衙门的,不怨顾三!”

    那个张千户瞪了顾三一眼,然后对马铖拱手说道:“二公子,这正堂是总制大人聚将点兵之所,外人闯入要砍脑袋的,请二公子不要为难

    末将!”张千户说完一挥手,从后面来了两个亲兵,张千户接着说道:“护送二公子从小门出去!”

    马铖原本还想去正堂去看看,是不是和水浒中写的一样,正中一个白老虎。可是看张千户这副死模样,马铖冷笑道:“哼哼,张千户好大的官威,小爷是我爹的嫡子,难道这个正堂小爷还去不了?”

    马铖发火,那知道张千户根本不搭理马铖,一挥手那两个亲兵将顾三架了出去,然后张千户拱了拱手说道:“二公子请!”

    看到张千户不近人情,马铖没办法只好跟着亲兵从小门走出正堂,来到总督衙门门前的大街上。

    总督衙门门前是一个大广场,大门外还有仪门、正门,马铖站在正门前看着门上“凤阳总督部院”的匾额骂道:“你娘的,一个千户牛逼什么?等我爹回来告你一状,让你去山东前线吃屎!”

    马铖转过身对顾三问道:“那个张千户什么来路?怎么小爷的面子都不给?不就是参观一下正堂吗?”

    顾三看了看马铖然后说道:“二爷,在家中除了老爷老夫人,这个张千户您也惹不起!”

    马铖听顾三这么说怒道:“什么?这个家伙比我大哥还厉害?他难道是老爷的私生子?”马铖想了想年纪也不对啊,张千户看样子有四十多了,自己父亲才五十三岁,那里能有这么大的私生子。

    “二爷,这话可千万不要给老爷听到,要不真能打您板子!”顾三说完将这个张千户出身详细说了一遍。

    原来这个张千户大名叫张国柱,这个千户官职也不一般,是世袭的,还是太祖亲封。原来这个张国柱的先祖是马家先祖马成的老乡,当年和马成一起参加朱元璋的起义军,不过张家先祖没有马成的运气,死在战场上。临死前将自己未成年的儿子托付给马成,所以张家历代都和马家非常亲近,马士英对张国柱也视同亲弟,在得知朝廷任命出任凤阳总督后,马上从贵阳老家将张国柱调来担任总督衙门中军官一职。

    中军官掌管总督的亲兵卫队,向来都是最亲近之人担任,马铖听顾三这么说也没办法,只好骂道:“等老子发达那一天,一定让这个张国柱去刷马桶!”

    这时马铖和顾三站在总督衙门门前的府前街,凤阳总督衙门就是以前凤阳巡抚衙门,原本凤阳巡抚驻节淮安,在负责江北防务的同时还要负责漕运。后在万历年间漕、抚分开,漕运总督驻节在淮安,凤阳巡抚就搬到了凤阳。

    凤阳这里是朱元璋的老家,也是明朝的中都,朱元璋建国后命令李善长营建中都,所以在凤阳城里也有一座皇城,除了这些还有朱元璋封的各个王爷的王府,不过这些都在李自成火烧凤阳的时候被一把火烧光了。

    马铖站在府前街上看到正是凤阳的残垣断壁,配合一阵凉风吹过,真是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上武帝〕〔山寨小华佗〕〔超级仙尊在都市〕〔鬼差恋阳间〕〔我为人神那些年〕〔万古阵皇〕〔重生神医〕〔田园萌宝:农家俏〕〔平湖二流〕〔尊武药帝〕〔赤脚村医〕〔追夫计中计:总裁〕〔快穿:女神苏遍全〕〔皇婚〕〔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