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近战狂兵〕〔女神的合租神棍〕〔千秋我为凰〕〔蚀骨宠婚:早安,〕〔战少,你媳妇又爬〕〔一世巅峰林炎〕〔农家弃女〕〔一世巅峰林炎〕〔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昭周〕〔江湖枭雄〕〔一胎俩宝,老婆大〕〔都市超级修仙人〕〔一胎三宝:爹地,〕〔透视邪医混花都〕〔混沌丹神〕〔云若月楚玄辰〕〔林战秦柔〕〔豪门战神林战〕〔不败军王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215章:这不就赢了吗
    祁子骁的烬玩的根本就不像个adc,连无尽都不出,直接火炮跑快快鞋岚切板甲皇冠,一堆移速装。

    你就会看见一个进你身边拖着条红印就跑过来靠着自己的被动回血,超远距离给你来一枪,然后你被减速,他在开一个皇冠,带着队友冲过来把你干掉。

    简单来说就是,哎,我开的加速我来了,啪打你一枪给你挂一个减速的de  buff,我又带着加速,我又走了。

    要不是自己伤害太低,这玩的就跟无限火力的烬一样,但是虽然祁子骁的烬伤害低,唐古的德莱文伤害又不低,戴着皇冠和自己w的加速追上被祁子骁减速的人就是一刀一刀再一刀将其杀死。

    最关键的是这两个英雄还有一个配合的地方,两人大招都能打到很远的地方,祁子骁首先架枪开始狙对面,唐古用大招封走位或者是直接收掉人头,简直不要太爽。

    虽然是选了个另类辅助,但这种初衷还是打出了一定的效果,关键也赢了游戏,当然很大原因是adc实在太强,一波团下来,能躲的技能全躲了,最后敢骑脸输出,打到对面几个刺客都没脾气了。

    一局打下来,两个人都一次没死,不过祁子骁虽然补兵输了,但是这局居然人头比唐古的多一个。

    因为虽然后期祁子骁这些装备第4枪的伤害也赶不上唐古带有旋转飞斧的一刀平a的伤害,但是在前中期,他可是抢了不少人头,最终以领先了一个人头的微弱优势,在人头数上战胜了唐古。

    “不会吧,我的ad怎么才杀了15个人?他的辅助都杀了16个,啊,这不科学呀,难道这ad不是ad?”祁子骁故作腔调。

    “诶呀呀,也是啊,这辅助怎么这么会k头啊?adc打了26,000的伤害,辅助打了6000的伤害怎么反而还就就多杀了人呢?”唐古不甘示弱的反过来叫着。

    “不会吧,那谁知道呢?比赛场上也有全队零散几个人头辅助一人五六个人头带赏金的局面啊,那能叫k吗?那叫手误,我也不想的啊,谁叫adc那伤害就是打不出来,我怕被人家跑掉了呢。”

    “那几个我追不上的就先别说了,有几个明显,我再追几步都能打死的,还有几个人家都放弃抵抗站了不动了的你也抢,什么意思啊?子弹卡壳了,非要在最后一下才a的出来对吧?”

    “对呀,这肯定是bug,我回头一定要向全的工作人员报告一下怎么回事,明明可以打出来的,非要等到可以拿到人头的时候才狙出最后一枪?”

    两个人高强度对线,弹幕还添油加醋。

    “作为一名辅助玩家,我可以诚恳的告诉各位,这也不是我们辅助想的,知不知道要保护abc一局,不死多么的艰难。”

    “对啊,adc以后就其对面脸上去了,拉都拉不回来啊。灯笼丢脸上都不带管一下的。”

    “那我们adc玩家就有话说了,三分钟能给我打个0-5出来,劣势屁用没有,优势只会k头,晕都晕死了。”

    “钩子英雄玩出没有勾的感觉,治疗英雄玩出没有治疗的感觉,护盾英雄根本看不到护盾在哪里,除了派克之外,没见过什么会玩的辅助,关键他k头还有道理,一个abc打下来,一局1-0-16,派克他16-0-1,玩尼玛。”

    弹幕都已经吵起来了,并且火爆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整个直播间就跟一个辩论会场一样,论题就是“下路不行,到底是abc不行还是辅助不行。”

    “喂喂,别吵了,这直播间要出事了我看。”季林赶紧压低声音制止,这直播间人数再一次表示好像都已经牵扯到无论是不是粉丝全英雄联盟的下落,玩家都来管了的样子。

    这直播间人数再一次标准,好像都已经牵扯到,无论是不是粉丝,全英雄联盟的下落玩家都来管了样子。

    而且越变越复杂,感觉就是单纯的争吵,已经不是开始那样闹着玩的感觉了。

    陈慎也跟着说道“停一下停一下,好像真有暴躁老哥吵起来了。”

    “对的,有什么事你私下解决吧,第1次合作难免会出现什么问题嘛,我们可以换个简单点的方式解决的。”好像还真以为两个人吵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就是不按套路出〕〔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这个诅咒太棒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魔临〕〔这是我的星球〕〔无敌大佬要出世〕〔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