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暴君〕〔大夏执剑人〕〔执法者手册〕〔占领异星从挖矿开〕〔最强近身护卫〕〔绝品仙尊赘婿〕〔完美之九叶遮天〕〔我在诡秘之主打破〕〔种植我也能成神〕〔合喜〕〔老子修仙回来了〕〔柯南之我被卧底包〕〔你到底是谁的好大〕〔人在漫威,系统打〕〔财务自由了怎么办〕〔港综世界的警察〕〔科技:打破垄断全〕〔穿越知否混日子〕〔问答诸天,从漫威〕〔大理寺卿的江湖日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蜀山之我为旁门仙 第十一章 悄然离别
    她说着又凌空飞起,飘到了司徒平的眼前。

    “我别的事情不求,唯有之后在我劫期到来之际,希望你能过来帮我们一把,不知小友可否能够答应下来?”

    “此是小事,可是具体时日是在哪一天?晚辈接下来所去的地方还没有定数,到时候又该如何联系?”

    红花姥姥伸手一点,却见一枚玉符倏地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然后慢慢朝司徒平飘去。

    “此物名为万里传音符,届时不论你身处何地,只要这玉符亮起时,将其贴在额前,便能收到消息。”

    司徒平听后小心地将玉符接过,顺手翻着看了一下。

    只见这碧绿玉符上画满了一道道金色的古篆文字。

    当中还刻画着一个形似耳朵的图案。

    “要要你能够帮我师徒二人度过此劫,你刚刚提到的天书之事,我也能答应你,借你一观,不知你还有什么别的要求?”

    司徒平听后无言地点了点头,没想到自己倒成了一个渡劫工具人了。

    不过他看着红花姥姥的元婴时,又想起了自己元神之上的禁制。

    一般来说这种禁制唯有施术本人才可解开,但是若是让高出一个境界的人出手,拼着一些代价倒也能强行解除。

    于是他顿了一顿后说道。

    “晚辈确实还有几件事情需要前辈帮忙,这第一件事,却与在下的元神有关。”

    女婴的脸上飘出一丝疑惑,而司徒平则是盘膝坐下。

    不一会就看到一团纯白色光团从他头顶飞出,来到他们二人之间。

    红花姥姥起初还没有看出什么不对,但是当那光团忽地一亮时,她不禁轻咦一声。

    而后整个身子飘起来到了那元神的近处。

    她伸手一点,便见司徒平的元神之上倏地浮现出了一道道黑色锁链。

    仔细去看,才能发现构成那些锁链的是一颗颗宛如蝌蚪般的细小符文,正在流转不定。

    “这似乎是某种禁制?观其结构颇为精妙,看来施术之人的实力并不弱。”

    “前辈明鉴。”

    司徒平的声音从元神中传出。

    他见对方不消多时便将那黑色锁链的来历瞧出来了个大概,心中不由略松了口气。

    他又简明扼要地将许飞娘与他之间的事情说了一番,最后却是求红花姥姥帮忙,将其解除。

    “去除这种禁制我并没有多大把握更为重要的是,它还与元神有关,一个不小心便会伤到你的元神,导致以后的道路倍加艰难,你还要我尝试解除么?”

    虽然有可能伤及元神,但与获得自由相比倒是不值一提了。

    司徒平下定决心说道。

    “还请前辈尽力施为,晚辈心中自有分寸。”

    红花姥姥微微颔首,然后飞至司徒平的元神上空。

    两只小手朝下一挥,便见两道红光打出,直接将那些黑色锁链击的闪烁不定。

    接着就看到那些锁链猛地活跃起来,在元神外快速流动,同时一阵呢喃低语从锁链中响起。

    司徒平一听便知那是许飞娘的声音。

    就在此时,万里之外的黄山五云步中,一袭白衣的美貌道姑突然睁开双眼。

    而她眼前正漂浮着一柄造型奇异的古朴长剑,除此之外,那剑的周围还围绕着一只只奇模怪样的妖兽精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治愈系游戏〕〔灵境行者〕〔我的属性修行人生〕〔道诡异仙〕〔大夏文圣〕〔大夏执剑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姐夫是太子〕〔深海余烬〕〔明克街13号〕〔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就是神!〕〔蛊真人之行天下〕〔我家娘子,不对劲〕〔夜的命名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