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综武江湖:我为大〕〔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炮灰女配改拿全能〕〔我在诡秘之主打破〕〔女总裁的特殊任务〕〔仙魔三国大玩家〕〔摊牌了,我的卡组〕〔快穿之疯批女主娇〕〔重生之甜宠小公主〕〔我以科学证仙道〕〔末日暂停之后〕〔西游之掠夺万界〕〔明末试锋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蜀山之我为旁门仙 第七十八章 被救
    “轰隆!!”一声。

    司徒平抬头看去,只见他原本坐着的地方已经陷下去了一个深坑。

    那附近的烂泥骤然就顺着坑道涌了进去。

    他见此下意识地抬手抹了把冷汗。

    没成想那两盏“红灯笼”又在不远处亮起,朝他望来。

    司徒平准备再次躲闪时,一个不小心瞬间就被那怪物伸出的红色长舌缠住了左边的小腿。

    紧接着他就感觉到一股巨力将他拽起,朝那怪物飞去。

    哪知飞在空中的司徒平,忽然感到胸前的某件东西掉落在地。

    接着便看到一道金红光彩在这坑底亮起。

    而后一道道神秘的符文冲破这附近的黑雾,将整个坑底照的恍如白昼。

    那妖物本来打算正要大快朵颐时,被这金红色光芒一照。

    立即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声,满是惊慌之意。

    逃过一劫的司徒平转头看去,正是他前不久从魏枫娘那里抢来的玉匣。

    以及另外一件装有灵药的盒子。

    他见那妖物松开了腿上的长舌,不禁略喜。

    连忙爬起身子想要将那两个玉盒收回。

    可谁知远处的一方怪石突然喷出阵阵黑烟,一下子就将他的面部笼罩了进去。

    再次昏迷之前,他只看到属性面板上又弹出一道消息。

    “叮!你受到不明毒气攻击,中毒加深,毒气蔓延倒计时0天10时……”

    等到申若兰掩着口鼻赶到现场之时,那妖物已经不见了踪影。

    而那玉盒此时也恢复了原状,看起来貌不起眼。

    唯独坑底的边缘处,躺着一个面目清秀的少年。

    只是此人现在满脸痛苦扭曲的表情,隐隐间还有一道道黑气在脸上流转。

    她见此不敢耽搁,连忙取出一片素草的叶子准备塞进那少年的口中。

    哪知对方的嘴唇紧闭,根本塞不进去。

    申若兰见状急的连连砸手,这福仙潭的潭底有沉淀千年的剧毒。

    幸好这少年昏迷的位置还算边缘之地,可她根本不敢多留片刻。

    转了几个念头,只得将地上的那两个玉盒捡起。

    接着走到少年的面前,一把将其拽住。

    然后把身子一侧,将他背起,脚步一深一浅地朝着福仙潭外走去。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后,申若兰背着黑衣少年来到了一株巨大的桂花树下。

    那树足足有数十丈高,展开的翠色树冠将这周围几亩地全部遮在了下面。

    再往前走了几步,最后看到了树的主干。

    差不多得要十来个人围在一起,才能将其合抱住。

    树的底部开着一道拱形木门,一股桂树独有的甜香随风飘了过来。

    申若兰走到门前后不禁长出了一口气。

    就在她准备将司徒平放下来,搀扶进去时。

    那桂树的木门却“吱呀”一声自己打了开来。

    两个相貌丑陋的披发女子从中走出,面色难看地望着申若兰说道。

    “若兰妹妹,这人是谁?你怎么背着他回来了?”

    “回两位姐姐的话,此人是我从福仙潭里救回来的,我也不知他的身份。”

    申若兰看到这两个女子时,脸色一下子就垮了下来。

    她冷冰冰地回了几句,便要将两人推开,进入树屋当中。

    可左手边的那个长着凹鼻红眼的女子却把手一抬,将她拦住。

    “若兰妹妹,这恐怕不妥吧,要知道你可是和家弟订了亲的人,怎么能无缘无故就将陌生男子接入房内?”

    “哼!我师父明明说的是我本人愿意,才算结姻。”

    申若兰说着将那女子的胳膊一把推开,头也不回地说道。

    “只有从福仙潭采来灵草,同时还要破去那毒石的人才有资格娶我,你那不成器的弟弟恐怕下都下不去吧?”

    那两个女子一听到申若兰的话,顿时气的直跺脚。

    就在她们想要追上去将其拦住好好理论一番时。

    却见申若兰抬手拿出一面小旗。

    仔细去看,就能发现这旗子的正反两面绘制着八卦五行。

    随着她用纤手一晃,那旗子忽地就发出几道烟雾将双方隔了开来。

    “妹子今天有要事在身,不便留两位姐姐在此,你们若是没有别的事情的话,就去别的地方休息吧。”

    听到申若兰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这两人瞬间又被气的牙痒痒。

    只得低声骂了几句:“不知羞!勾引野男人……”

    但在这桂花山,她们也不敢太过放肆。

    只好对望一眼之后,朝着山的另一边飞去。

    听到门口的那两个女子架起剑光离开。

    申若兰将放在地上的司徒平,搀扶到了树屋中的木床上。

    随着树屋上的几个小窗透进来的光线,她这才看清了对方的长相。

    却是比之前在黑雾当中还要俊郎几分。

    只是此刻这少年浑身上下,血迹斑斑。

    尤其是后背以及腰腹处露出两个狰狞的伤口,看上去已经化脓发黑。

    而他的脸色满是发灰发白的样子,显然是中毒颇深。

    她接着又上下仔细检查了一番。

    没想到的是,就在她刚刚将对方沾满血渍的衣物褪下一半时。

    一个巴掌大的黑色小人从里面滚了出来。

    她好奇之下准备抬手去捡。

    此时几道金光却猛地钻出,从这少年的身上飞起。

    直直地朝她面部扑去!

    申若兰“呀!”了一声,抬手就是一道红光闪过。

    心念急转之间,便将几道金光斩成了数截,掉落在地。

    她俯身一瞧,发现原来地上的那些东西竟是一个个还在蠕动的怪异金蚕。

    须臾间她又打出了几道术法,将那些金蚕的尸体化作飞灰。

    最终放下心来。

    再一看那黑色小人,却是一株上千年的何首乌。

    只差一点便能化作人形。

    申若兰连忙将其收好,又上前将司徒平的手臂翻转,试了试脉象。

    发现对方已经是虚弱无比,只剩下最后一丝气息在那吊着。

    “你这人的运起还真是不错,伤成这般样子,却还能碰见这株何首乌,否则的话,我只能去将师傅叫来了。”

    申若兰嘀咕了几句,又把目光放在了黑色小人上。

    确认那东西是千年何首乌后,她起身走到树屋的二层,将其清洗干净。

    不一会儿便又看见她端来一副玉碗,玉刀和玉勺,放在床头桌子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道诡异仙〕〔灵境行者〕〔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曾经,我想做个好〕〔宇宙职业选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蛊真人之行天下〕〔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明克街13号〕〔我真没想重生啊〕〔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用闲书成圣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