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叔之老子是石少〕〔综武江湖:我为大〕〔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炮灰女配改拿全能〕〔我在诡秘之主打破〕〔女总裁的特殊任务〕〔仙魔三国大玩家〕〔摊牌了,我的卡组〕〔快穿之疯批女主娇〕〔重生之甜宠小公主〕〔我以科学证仙道〕〔末日暂停之后〕〔西游之掠夺万界〕〔明末试锋〕〔空间:跟我一起穿〕〔六岁小奶团:农门〕〔摄政王他偏要宠我〕〔我的爱从重庆到深〕〔离婚后成了前夫白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蜀山之我为旁门仙 第七十二章 青螺峪
    “桀桀,这就不管道友的事了,我去夺人,你瞅准机会拦住老毒龙,这笔买卖你看可能做得?”

    “好!只要你有把握能把人抢回来,还不被毒龙发现,我帮你一次又如何?”

    那翠色小珠一听到尚和阳将此事答应下来,骤然发出一道道怪啸声。

    接着便绿光一闪,不见了踪影。

    而尚和阳见那玄牝珠飞回之后,脸上却是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阴笑。

    ……

    青螺峪地处万千雪山之中,离康定雪山不远,在大乌拉山的西北。

    而魏枫娘的魔宫却在那青螺峪的绝顶中,一个千余里的深谷之内。

    虽地处高山雪地,但这深谷在这片山岭中的一处藏风聚气之地。

    不但景物幽美,草木繁硕,其地势更可谓是全山之最。

    青螺峪看上去就像是个螺丝形,而谷口就是螺丝的尾尖部位。

    曲折回环,往里走二十余里,才能看得见深谷的谷口。

    只从外面去看,根本无法得知其中的具体情况。

    魏枫娘的魔宫,全然不似中原之地的那些庙观宝相森严。

    由里到外,看起来更像是一处蛮荒寺庙。

    许多墙壁上绘制着异域佛像,往进一走,一股檀腥扑面而来。

    这处魔宫里还有数十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以面目姣好的女子居多。

    见司徒平被几个妖人带进宫来,他们连忙战战兢兢地匍匐在地上。

    “都起来吧,快去叫人收拾好一间客房,将这人给我照顾好了。”

    几个仆役打扮的人闻言急忙磕头将这事应了下来,起身跑向了魔宫里面。

    钱青选又转过头来,朝司徒平阴阳怪气说道。

    “此地被我师父布置了无数机关陷阱,你若是知趣的话,就不要乱跑,等她老人家回来再与你发落。”

    “道友放心就是,在下知道该怎么做。”

    钱青选哼了一声,便抬脚朝前走去,示意司徒平跟上。

    接下来的几天,他自己独自在收拾出来的客房中打坐。

    魏枫娘手下的那几个魔头并未亲自与他为难,只是一日三餐并不算怎么好。

    尽是一些不知道从哪弄来的面糊肉糜等物。

    司徒平运起避毒真言,略尝一口,暗自皱眉,接着只吃了几个果子算做应付。

    半夜时,还有来来往往的嬉笑声,在外响起,但是司徒平皆未理会。

    不过有一次白天时,见到一个红衣蛮僧,面带怒色地站在院子里朝他的房间看来。

    头一次见时,司徒平还以为是雅各达追了过来。

    再一细看,却发现不是。

    此人体型要比雅各达瘦小许多,长相也更为凶横,就是不知是何身份。

    在他住进魔宫的第七天时,魔宫中突然传来了钟鼎之声。

    好似在欢迎什么人到来一般。

    他站在门口仔细一听,果然那些个下人都在传言魏枫娘已经回来。

    只是言语之间,都是恐惧害怕之意。

    “嗯哼!”

    一道冷哼声响起后,就见钱青选将门推开说道。

    “司徒道友休息的可好?”

    “还算不错,就是吃的不怎么习惯。”

    钱青选见司徒平并未因为他们一帮人的下作手段而着恼,倒是心中略微惊讶了几分。

    “钱道友找在下来,可是出了什么事情么?”

    “我师父已经回来,现在正在大殿之中等着你。”

    说完他也不去看司徒平的表情,直接转身去了屋外。

    司徒平见此施施然地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跟着钱青选朝那魔宫的大殿走去。

    说是大殿,待到他走近那地方一瞧,却是个石窟。

    不知供奉着哪路的神佛石像,但大多都已经残破不堪。

    唯有正中心的那个,结跏而坐在莲花宝座上的异域神像,还算保存完整。

    不过无论怎么看,都透着一股邪气。

    司徒平忽地想起原著中就曾说过,那天书就藏与神像的宝座相连的地宫当中。

    他不禁停下脚步,多看了两眼。

    “师父说她在里面等你,只叫你一人过去,恕我不便相送了。”

    司徒平发现钱青选说话之时,脸色有些怪异。

    但并不像是要谋害自己的样子。

    他面色平静地点点头,照着对方的指示,朝着魔宫内部走去。

    不时还能碰见几个静静等候的仆役。

    顺着两侧油灯的昏暗灯光,司徒平略微打量了一下周围。

    这内部比魔宫之外更加邪异,外面的墙壁上绘制的图像还算庄重。

    可是到了里面,就宛如地狱一般,皆是凶魂饿鬼之像。

    又有许多神鬼摆出各种不堪入目的姿势,咧嘴狞笑。

    再度走了一会,他便看到了一处石室所在。

    此处倒是清冷了许多,并无什么画像,只是空气中透着一阵异香。

    走近细看,却好像是一处女子休息的闺房。

    就在他凝神张望时,却他听到身后传来一串脚步声。

    转身一看,正是那位美貌道姑,魏枫娘。

    “见过魏前辈!”

    魏枫娘看司徒平镇定自若地朝她见礼,不由冷笑一声。

    “你这小辈倒也真个胆大,你就不怕我毁约,将你杀了?”

    “晚辈自然相信毒龙师叔所言,您在他那里不会轻易做那出尔反尔之事。”

    司徒平心中却又想起当时与雅各达所言,当时他是真的在谋划将眼前之人除去。

    此人当年与其面首,在天山附近埋伏,将自己的师父打成重伤。

    后来更加横行无忌,为了功法灵药等物到处胡作非为,草菅人命。

    似这般心狠手辣,欺师灭祖之人,多活一刻都算老天不开眼。

    “呵呵,毒龙那里我也只是保证让你好好活着而已,但是做一些小手段,想必他也不会多说什么。”

    魏枫娘迈脚向前轻移了几步,来到了这少年的身前。

    司徒平见此心中连忙提气戒备,但还是被对方趁着漏洞,接连三道青光打在了身上。

    他感应了一下,除了周身不能动弹以外,倒是再无别的麻烦。

    只是这种情形,一般更为凶险。

    “那雪魂珠可是万年才能结出的异宝,具体所在还是我一人知道就好。”

    魏枫娘说着在司徒平震惊的目光下,轻笑着将身上的衣物褪去。

    “而你又是许飞娘的弟子,我又不便将你杀了,为了避免麻烦,只好想办法将你的那段记忆抹去,这次倒是便宜你了”

    就在她摘下最后一片衣物时,只听她猛地一声轻喝。

    “天魔摄魂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道诡异仙〕〔灵境行者〕〔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曾经,我想做个好〕〔宇宙职业选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蛊真人之行天下〕〔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明克街13号〕〔我真没想重生啊〕〔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用闲书成圣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