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叔之老子是石少〕〔综武江湖:我为大〕〔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炮灰女配改拿全能〕〔我在诡秘之主打破〕〔女总裁的特殊任务〕〔仙魔三国大玩家〕〔摊牌了,我的卡组〕〔快穿之疯批女主娇〕〔重生之甜宠小公主〕〔我以科学证仙道〕〔末日暂停之后〕〔西游之掠夺万界〕〔明末试锋〕〔空间:跟我一起穿〕〔六岁小奶团:农门〕〔摄政王他偏要宠我〕〔我的爱从重庆到深〕〔离婚后成了前夫白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蜀山之我为旁门仙 第二十九章 曾曾曾爷爷
    司徒平等人听到这道人居然说出了薛蟒的名字,不由面面相觑起来。

    “正是如此!这位道长在哪里见过他们,知不知道他们后来又去哪了?”

    祝鹗却是叹息一声说道:“我与薛道友相谈甚欢,没多久他突然被人叫去说要见一位老朋友,我不放心略微跟了一路,却看到他们走进一个小巷子中后便不见了踪影,正要托人去问,想不到就碰见了你们,不如我们一起过去先找一下?”

    凌云凤听到有了自家相公的消息之后,一时间如释重负。

    她连忙点头同意,拉着戴湘英跟着祝鹗朝着街头另一边走去。

    司徒平见状只好跟上,虽然心底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但毕竟这人生地不熟的,他又不好放二女独去,自己再回去叫白、凌操赶过来。

    祝鹗眼见得手,便带着司徒平三人在潭州城的小巷子中,七拐八拐的转来转去。

    没过一会儿,这三个少年人便被他绕到头晕脑胀。

    凌云凤最先受不了,她想开口叫那前面走着的道人等一下。

    却不想那道人突然回头看向她,嘿嘿一笑。

    仿佛看到了什么绝世珍品一般!

    司徒平见状不妙,他拉着二女的肩膀想要往后撤,却没想到那祝鹗比他动作更快。

    抢先一步将手从胸前的衣服中掏出一把白色粉末,直直撒了过来。

    “你们几个小家伙尝尝我这软筋散的厉害!”

    就在他奸笑着,看那白色粉末朝着这三个年轻人扑过去时。

    却不知从哪刮过来一阵怪风,将这些白色粉末一下子都吹在了他的脸上。

    那祝鹗正在张嘴大笑,一时收回不及,那些白色粉末大半都灌进了他的口鼻中。

    顿时他心底一慌,要知道这软筋散,是他靠手腕上的劲力甩了出去。

    平常的小风怎会将这白色粉末刮回来?定然是有高人在这里!

    眼见事情要糟,他慌不择路地朝着巷子深处跑去。

    但还没跑两步,只觉有一个黑影从天而降。

    “咚!”地一声,他便失去了知觉,躺在了地上。

    “嘿!你这个狼心狗肺的,连这几个好看的小娃娃都下的去手,看我怎么炮制你!”

    凌云凤听着声音很熟,连忙放下遮蔽粉末用的袖子。

    定睛一看,却是刚才在茶摊外胡搅蛮缠的那个老叫花子,不禁大喜过望。

    “多谢这位老前辈出手相助!”

    “哈哈,什么前辈不前辈的,老叫花子听不得这些,就是想不到这么快就又和你们几个年轻人见面了!”

    老叫花子说着拿起酒葫芦饮了一大口,接着又挪了挪屁股,把身子坐稳。

    “我猜老丈应该是一路跟着我们吧?哪会是什么碰巧遇见。”

    司徒平道谢了两句,刚才若不是对方帮忙,自己等人今天便要遭殃了。

    “你这个小娃娃看起来病殃殃的,没想到脑瓜子转的倒是挺快。”

    叫花子老气横秋地说道,却并未有丝毫不满,眉宇间似乎还流露出了一丝赞赏之色。

    “你倒是说说我为什么费这般气力跟着你们?”

    司徒平却是摇了摇头说道:“这原因小生可是猜不透,老丈不妨明言。”

    “哈哈,你这娃娃可真有意思,猜都不猜就推说不知,这叫小老儿我也没了话接下去。”

    凌云凤瞧见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了起来,心里越发焦躁不安。

    她几欲开口,但最终并未将话说出来。

    看着凌云凤急不可耐的样子,叫花子抹了一把嘴,收起笑容。

    “若不是家里的那位老婆子非要赶我出来,帮你们一下,老头子我可不愿意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你们想知道什么的话就先问他吧。”

    老叫花子说着把腿一抬到一边,而后“咣咣!”两个耳光扇在了那祝鹗的脸上。

    祝鹗迷迷瞪瞪的睁开双眼,却看到一个满脸灰尘的老叫花子。

    正望着自己露齿而笑,一张老脸几乎和他贴在了一块。

    他“啊!”了一声,想要坐起,却发觉自己的两个胳膊酸软无力,根本使不上劲。

    由于叫花子刚才那两个耳光用力太猛,不仅将他的脸颊打到高高肿起。

    连门牙都掉了两颗,因此说起话来有些含糊不清。

    “泥……似谁?泥……想要干什么?”

    老叫花子闻言哈哈一笑说道:“我是你曾曾曾爷爷!大孙子!你不认得我了?!”

    “曾曾曾爷爷?!”

    祝鹗此时还有一点眼冒金星,实在想不起来自家还有一位这号人物活在世上。

    “咣咣!”

    就在他楞神的功夫,又听到了两记耳光声,却比刚才那两下清脆了许多。

    这下祝鹗终于清醒过来,明白眼前这人是故意找自己麻烦来的。他连忙跪在地上求饶道。

    “大爷饶命!大爷饶命!!”

    “我问你!你刚才说见过那位薛蟒薛少侠可是真话?!”

    凌云凤美目一瞪,用力拉起那跪在地上的道人问道。

    “散姑……饶命!小的刚才所言……絮絮……属实!我与那位薛少侠确实坐在一起喝了花酒,只是他后来被人……抓走!我也是拼了命才逃了一条生路出来,没想到就碰见了你们!”

    “那他身边可跟着一位年长几岁的年轻公子?”

    “削……有此人!”

    祝鹗忙点了点头又说道:“我当时与……薛少侠上楼喝花酒,他说那年轻公子是他新收的徒儿,嗦……什么也不愿意上楼,我二人便将他丢在了楼外,之后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他接着将自己遇见薛蟒,到后来逃出来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讲了一遍。

    “那你知不知道抓他们的人姓甚名谁?”

    凌云凤见这道人说了半天,也没有讲个所以然出来,不由有些心急。

    她抓着祝鹗的衣领摇晃着问问题,却不想祝鹗此时因为长时间被人抓着衣领已经有些喘不过气来。

    又因为说了许多话,被凌云凤这么使劲一晃,顿时晕了过去。

    “这个没用的东西!”

    老叫花子说着又踹了祝鹗一脚说道:“你们几个小娃娃先不要着急,我先去打听一下那个陈府究竟在哪里?”

    凌云凤听见老家花子又要他们等,哪里还肯愿意。

    她知道多耽搁一会,那俞允中遭受折磨的时间和风险便又多了一分。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道诡异仙〕〔灵境行者〕〔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曾经,我想做个好〕〔宇宙职业选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蛊真人之行天下〕〔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明克街13号〕〔我真没想重生啊〕〔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用闲书成圣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