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综武江湖:我为大〕〔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炮灰女配改拿全能〕〔我在诡秘之主打破〕〔女总裁的特殊任务〕〔仙魔三国大玩家〕〔摊牌了,我的卡组〕〔快穿之疯批女主娇〕〔重生之甜宠小公主〕〔我以科学证仙道〕〔末日暂停之后〕〔西游之掠夺万界〕〔明末试锋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蜀山之我为旁门仙 第十章 离间
    “吁……”

    他轻吐一口浊气后缓缓睁开双眼,发现这黑衣少年正在仔细打量着自己。

    但见其眼睛清澈有神,确实是一副上佳的根骨,不由起了几分爱才之心。

    “司徒道友心中似乎有所疑问?”

    “在下心中是有一个问题。”

    看到雷音和尚清醒过来,司徒平打了个哈哈,将目光错开。

    “刚才我观这九子母天魔玄阴大阵内如同鬼蜮,也不知大师掌握了几分?对那捕获芝仙之事又有几分把握?”

    “阿弥陀佛,原来道友是在担心此事。”雷音站起身来微笑着说道。

    “此阵虽然是经龙华师兄再传与我,但其精髓老衲还是自信学会了十之八九,那成形的肉芝虽然天生就会五行遁法,然而此阵创立之初便具颠倒五行之妙用,那肉芝开慧时间不久,料想其应变手段寥寥无几才是。”

    “如此说来,大师倒是胸有成竹,是我多虑了。”

    司徒平拱手说道,却发现雷音和尚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大师还有什么事不妨明言,此地唯我二人而已。”

    “哈哈,那司徒道友就别怪老和尚多嘴了。”

    雷音笑了几声后,缓缓站了起来,随着语气逐渐沉闷,却是将目光放在了远方。

    “这九华山强敌环伺,老衲与龙化师兄在这归元寺经营了数十个年头,所依仗的并不是个人勇武。”

    他说着却是指了指自己的心口。

    “唯谨慎与小心而已,在刚才我为龙化师兄疗伤之时,却发现了一些匪夷所思的地方,之后细细想来,却是有诸多不对之处。”

    司徒平侧耳继续听了下去,这才明白修行中人在斗剑比拼时,除了特殊情况外,往往不过盏茶时间便能分出来结果。

    但龙化与其兄长斗剑耗费三四个时辰这才败下阵来。

    并非是二人实力如何,而是这兄弟俩飞至空中后纯粹演了一场好戏。

    雷音和尚之所以如此肯定,便是因为,那龙化身上的外伤不过两三道,道道避开了要害之处。

    而最严重的莫过于其所受之内伤,但奇怪就奇怪在这内伤完全不像是被对方的剑气所伤。

    据雷音和尚秘密探查之下,这内伤更像是其自身逆行经脉而引起的!

    那龙化又不是傻子,在与人斗剑之时,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于是乎,一个令雷音和尚后背一冷的猜想却是无端冒了出来。

    “大师莫非是指这兄弟俩人别有猫腻?”

    司徒平顺着雷音和尚的猜想,将其心中的最终答案说了出来。

    “正是如此,所以在道友要与我一同到此运转大阵之时,老衲这才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除了道友宅心仁厚以外,老衲更觉得我们是同一路人。”

    雷音和尚说着上了几步,来到司徒平身前,而后双手合十说道。

    “司徒道友将那位薛蟒薛道友当做同门师兄弟,可我观那位薛道兄却并不怎么乐意,莫非道友全无觉察?”

    司徒平听到后不由一愣,却只是在心底轻笑一声。

    他没想到,这雷音和尚还能看出这点。

    轻而易举地便将薛蟒这厮心中的想法讲了出来,但他还是装作没事人一般,开口问道。

    “大师何出此言?薛师弟虽然为人顽劣,但不过是小孩心性而已。”

    “若是真如道友所言,那倒也还好,只是天不遂人愿,你可知那薛道友在你进入寺内之前与老衲说了什么?”

    雷音和尚说道这里时嘴角微咧,露出一丝不屑之意。

    “那小贼竟然挑拨你我之间的关系,说他乃是心甘情愿前来助拳,而你却是许飞娘派来监视我等有无异心之人,也亏他找得出这般下作借口,却不想想老衲在此地坐镇数十年,难道还能把脑袋坐坏不成?”

    “若不是看在许飞娘的面子上,老衲早就一掌将这小人超度了,只是老衲不愿连累道友,所以才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说到最后他扫了一眼陷入沉思的司徒平,不由露出满意的神色。

    “倘若真如大师所言,那我该如何是好?”

    好一会后,司徒平这才装作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苦笑着摇了摇头,接着朝着雷音和尚虚心求教。

    看到这黑衣少年最终选择相信自己,雷音和尚不由大喜。

    “此事不难!只要道友与我同舟共济,这两个小人还不是随意拿捏?我们只需如此……这般……”

    ……

    夜幕之下,依言来到九华山某处山谷之中的司徒平,在一处阵眼的掩护下盘膝而坐。

    仔细看去,他的嘴角却是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原来那雷音和尚把自己的计划讲了出来后,话锋一转竟是将主意打在了他的身上。

    妄图怂恿司徒平做他的眼线,随时将许飞娘的一举一动告知与他。

    并为此许诺出了包括后面那对肉芝其中之一的好处。

    司徒平装作面有难色,借口师命难违。

    却不想这雷音和尚又说自己与他有眼缘,想要百年之后,在自己兵解之时,将衣钵传与他。

    司徒平照例摇了摇头,托言他资质一般。

    恐怕等不到那时候,即便可以苟活到那时,恐怕也继承不了这归元寺。

    雷音和尚无奈,只好说可以帮忙指点司徒平眼下的修行关卡。

    只要后面那只“黄雀”出现时,他到时候搭手帮忙即可。

    至此,司徒平这才“勉为其难”地答应下来。

    随后将自己关于《五台剑典》、《峨眉炼剑术》等功法的疑难之处讲了出来,要求对方为他解答。

    哪知雷音和尚只能解答《五台剑典》中的问题,《峨眉炼剑术》对他而言也是似懂非懂。

    最终《五台剑典》的经验值变为3015/5000,《峨眉炼剑术》变为1511/5000。

    与此同时,对于如何将魂魄转为元神也有了初期的一些思路,只待后面进行验证。

    虽说耽搁了几日功夫,但就目前的收获而言,还算是值得的。

    想的这里,司徒平的呼吸又是轻缓了几分。

    再度等了一个时辰左右,他睁开双眼,抬头看了看天上的那轮皓月。

    距离雷音和尚所说的子午交替之时,已然到来。

    只是他并未有感觉到周身有什么变化,难道对方那边又出了什么变故?

    就在他胡乱猜想时,眼睛余光却发现一道小小的白色身影一闪而过。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道诡异仙〕〔灵境行者〕〔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曾经,我想做个好〕〔宇宙职业选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蛊真人之行天下〕〔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明克街13号〕〔我真没想重生啊〕〔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用闲书成圣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