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叔之老子是石少〕〔综武江湖:我为大〕〔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炮灰女配改拿全能〕〔我在诡秘之主打破〕〔女总裁的特殊任务〕〔仙魔三国大玩家〕〔摊牌了,我的卡组〕〔快穿之疯批女主娇〕〔重生之甜宠小公主〕〔我以科学证仙道〕〔末日暂停之后〕〔西游之掠夺万界〕〔明末试锋〕〔空间:跟我一起穿〕〔六岁小奶团:农门〕〔摄政王他偏要宠我〕〔我的爱从重庆到深〕〔离婚后成了前夫白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蜀山之我为旁门仙 第一章 司徒平
    “又是骗氪~”

    “这破游戏狗都不玩!”

    “……”

    待到脑海中的那些评论声逐渐平息,司徒平缓缓清醒过来。

    眼前这造型古朴的石室是什么情况?

    还有这带石纹的天花板,两者搭在一起未免有些太过不伦不类了吧。

    司徒平本想挣扎着身子仔细瞧个明白,但此时一股钻心的疼痛忽然从身上传来。

    嘶~

    随着一声痛呼,他这才发现,自己身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打出了一道道血痕。

    等等,自己这身黑色布衫是怎么回事?这不是古装剧里才有的嘛!

    再次眨了眨眼,司徒平这才反应过来那并不是天花板,而是自己正在被人倒着吊起来打!

    “司徒平!你可知错?!”

    一道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忽地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拽着转了个圈。

    这才发现原来不远处还站着一个身着白衣,体态修长的美艳道姑。

    那道姑的眼神半分幽怨,两分嗔怒,剩下的却似说不尽的冰冷。

    似乎是对司徒平一声不吭的表现颇为不满,她那柳眉微皱。

    接着略一扬手,空中突然出现一道细长的牛皮鞭,照着司徒平便是两下。

    啪!啪!

    伴随着皮鞭抽在身体上的声音响起,一股比之前更加强烈的灼痛感瞬间从后背传到了他的周身。

    同时伴随着的还有一股莫名的记忆一并涌入了他的脑海中。

    作为一名游戏策划主管,在新游成功上线后司徒平和朋友出去举杯庆贺。

    没想到碰上了撒酒疯的,混乱中被不知从哪扔出来的半截砖头命中死门,当场就魂归九霄。

    而现在站在他面前的这位,便是这具与他同名同姓的身躯的师父:许飞娘!

    莫要看这绝色道姑一副一二十岁的面貌,但实际上是其当年在天都峰上得了一枚仙芝,从而返老还童。

    之所以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会被冷面仙子吊着打,却是因为前不久他偷着跑到了隔壁文笔峰那边同几位仙姑搭话。

    后来不知怎么地被许飞娘知道,一进门便被抓来挨揍。

    那五百牛皮鞭岂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所以这位“司徒平”还没来得及开口求饶便被打得不省人事了。

    倒是正好给另一个时空里,同样遭了无妄之灾的自己一个借尸还魂的机会。

    随着记忆碎片不断整合拼凑,整个故事的原貌也逐渐清晰了起来。

    原来自己穿越到了《蜀山》世界中!

    就在许飞娘再次抬起手时,石厅大门却被突然掀开半截。

    “咦?师兄!你怎么伤成了这般模样?!”

    一个身形矮小,满脸青筋的少年从中挤了进来,两颗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一圈。

    待看清司徒平的惨样后,嘴角稍稍勾起,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他先是一路小跑过来跪在地上老老实实磕了一个响头,紧接着表情一变,哭丧着脸哀求道。

    “是徒儿多嘴了,还望师父看在大师兄平日辛苦劳累的份上饶过他一命吧?”

    那许飞娘听到这少年的话后顿了一顿,最终换了个指诀轻轻一挥。

    司徒平瞬间感到束缚在自己身上的那股力量消失的无影无踪。

    然后整个身子不由自主地从空中跌落下来,直直地摔在了地上。

    顾不上喊疼,因为此时在他的眼前,出现了让他更为震惊的东西。

    一段纷繁复杂的符号闪过之后却是弹出了一排数据:

    姓名:司徒平。

    种族:人族。

    属性:资质21(百里挑一)

    神识18(平平无奇)

    悟性14(平平无奇)

    遁速9(平平无奇)

    幸运0(霉运缠身)。

    阵营:旁门。

    境界:剑侠。

    经验:320。

    天命点:3。

    状态:气血两虚、身体受损。

    技能:御剑术、培剑术。

    功法:《五台剑典》熟练、《峨眉炼剑术》入门。

    ……

    这个属性面板对他来说当然不陌生,因为这就是自己前不久全程参与制作的游戏属性面板!

    其中作为个人属性的那些比如资质,神识这类的东西,要靠功法来提升。

    当然后期运气好的话像丹药,灵草灵果等物也可以帮助提升,不过那些看脸的几率比较大。

    境界又分为剑客,剑侠,剑仙,散仙,地仙,天仙等。

    经验值通常由日常中的一些试炼任务,打怪,乃至于处理杂活都有可能获得。

    可惜在这个世界中,自然也没人会跑来给自己发布游戏任务。

    而在这款游戏的设定中,经验值并不能用以突破境界,只能用来替提升功法的推演和参悟。

    功法秘籍只能靠交易,奇遇以及门派赐予。

    最重要的还是面板消息中出现了一条这样的信息:

    天元历11年3月16日,你初入此方世界中,原本的因果承负因为你的到来而变成了混沌未知。

    这到底是福是祸,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这个天命点是之前从来没有之物,无论游戏内还是论坛之上,司徒平都可以保证自己没有见过。

    因为当时这些游戏数值基本都是经过他一手策划的,只是这0点幸运属性,真不愧被称作“苦孩儿”。

    点开属性后面的词缀都会有相应的解释:

    :你的资质从普通人中脱颖而出,已然能够自行领悟入门的功法秘籍,同时得到前辈高人的青睐,交涉成功率+10%。

    :凄惨离奇的身世使你饱受人间疾苦,每当你逃过一劫时,请放心,还会有更大的坎在等着你。各种概率-20%,道心+1。

    ……

    他在心中苦笑了一声,忽然鬼使神差般试着用意念点了一下幸运属性。

    只见幸运后面的属性值瞬间闪烁了一下,最终变成了1!

    而的词缀也同时徒然消失不见!

    司徒平不由倒吸一口凉气,他强自按捺下心头上的那股喜悦。

    他终于明白这天命点是用来干嘛的了!

    这意味自己不用到处找那些功效逆天的丹药和功法,便可以提升自己的属性。

    也意味着在修行中许多类似门槛一样的东西对自己来说形同虚设!

    只是这天命点该如何获得呢?

    就在司徒平还沉浸在游戏面板当中时,许飞娘将那只素手缓缓收回背后。

    “既然是你求情我就先饶了这孽障一命,然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为师近日正处淬炼飞剑的紧要关头,尚缺几味灵药,你二人速速下山去为师好友那将灵药采摘回来,要是误了时辰,我便拿你二人用来祭剑!”

    “师父放心,徒儿哪怕赴汤蹈火也会替您把这事办成了。”

    那身穿红色短衫的少年说着又是两三个响头磕了下去。

    许飞娘听完后不由微微颔首,目光落到一脸呆滞的司徒平脸上时,眉头不禁一挑。

    但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最终只是冷哼一声,甩了下衣袖化作一道白光不见了踪影。

    而空中仅仅留下一张写有几行小字的纸页,正在缓缓飘落。

    那少年迅速接过后扫了眼上面的字迹,不由摇头晃脑一番将其收起。

    然后转身看向还在发愣的司徒平,他眯了眯眼,走上前伸出五根手指在这位大师兄的眼前晃了晃,接着狠狠地一把拍了下去。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道诡异仙〕〔灵境行者〕〔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曾经,我想做个好〕〔宇宙职业选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蛊真人之行天下〕〔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明克街13号〕〔我真没想重生啊〕〔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用闲书成圣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