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狙击兵王 第一千五十九章 幼苗杀人
作者:野兵的小说      更新:2018-10-07
    谷雨穿了一身白裙、手握三尺青锋剑,站在那里有一种飘逸的感应,像极了刚刚出现过的冰魂帝女。

    人们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谷雨就是冰魂帝女,希望她能够再演练一遍帝级冰魂剑法。

    人们心里也清楚,这个愿望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因为谷雨就是谷雨,是三公主,不是冰魂帝女。

    即使她真的会冰魂剑法,那以她现在的修为而言也根本无法演练出冰魂帝女那种神韵。

    况且,谷雨现在是亚帝级别的高手,谁敢对她提出过分的要求?

    李安看着谷雨,岛皇看着谷雨,其他所有人都看着谷雨。

    谷雨眼里却只有一个人,岛皇。

    她一双眼睛里充满了仇恨,握在手里面的青锋剑微微颤抖,可见表面冰冷的她内心如同火山一般喷发。

    “雨儿,你......真的不能原谅本皇吗?”

    岛皇突然问了一句。

    谷雨没有说话,只是仇视着岛皇。

    岛皇轻叹一声,沉声讲道:“当年是个意外,你母后......”

    “闭嘴,你根本没有资格提我母后!”

    谷雨冷声打断。

    知道谷雨和岛皇之间不和的人有许多,可真正知道两人不和原因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事情牵扯到了谷雨的母亲,在几年前她去世了,死在谷雨面前,死在岛皇手里。

    谷雨一直认为是岛皇杀了自己母亲,因此对她父亲是十分仇恨,活着的目的也只是为了杀父替母报仇。

    谷雨母亲的死对外宣称是重疾,真正知道她死因的人怕也只有岛皇与谷雨二人。

    “你想杀我?”

    岛皇淡淡地问了一句,脸上没有丝毫的惧意。

    即使同位亚帝境,岛皇自信打败谷雨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谷雨轻哼一声,手中青锋剑已经横在了胸前,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决心。

    一场决斗就要开始了。

    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对父女身上,李安却是眉心微微一紧,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件事。

    就在刚刚冰魂帝女演练冰魂剑法的地方,在这时悄无声息的生出一根幼苗来。

    幼苗破土而出原本是件非常平常的事情,可当它出现在冰魂宫那被冰层封印的地面时,却又显得不寻常。

    这种环境之下根本不适合植物生长,更别说一颗种子在冰层里面生根发芽了。

    幼苗的生出为这个冰天雪地的世界带来了一丝生机。

    为了更加方便地看清这果幼苗,李安朝前走了过去。

    百米的距离是个界限,之前岛皇没有向前踏出一步,现在李安也没有向前踏出一步,站在百米之外,刚好停在岛皇与谷雨之间。

    其他人看到这一幕都觉得李安是疯了,竟然想要阻止两位亚帝境高手之间的对决。

    紧跟着,他们发现情况不对。

    不论是岛皇还是谷雨,都没有因为李安的出现而愤怒,反而和李安一起看向远处。

    直到此时,其他人才发现那颗幼苗的存在。

    百米的距离是个界限,可是有人却越过了界限。

    这和修为的高低有关,隔着百米的距离,修为低的人看的并不是太清楚,只是本能地向前跨出了一步。

    也许,越界之人最初的想法只是跨出一步,连迈出第二步的想法都没有。

    可是,当他越界一步,整个人就像是着了魔似的,一步紧跟着一步朝那颗焕发着生机的幼苗走了过去。

    李安见状皱了下眉,却并没有进行任何阻拦。

    岛皇和谷雨也没有进行任何的阻拦,甚至是有点期待。

    那颗破冰而出的幼苗看起来非常的平静,可对于亚帝境的高手来说,却能感觉得到这份平静下隐藏着一种危机。

    那个越界而过的家伙相当于一个马前足,为大家探明事情的真相。

    有第一个人越界,就有第二个、第三个人越界。

    后面越界的人并非因为修为低,而是因为定力差,生怕属于自己的机缘会落于他人之后,不自觉地走了过去。

    谁知道,一越过界线,他们就像第一个人那样失去了自我,脚步机械地向前走去。

    百米的距离并不算远,片刻的功夫后第一个人已经抵达幼苗面前,并蹲下身子来,伸出右手像是要将那颗幼苗拔下来一般。

    “住手,你想干什么?”

    无腿老者见状大叫,不管李安、岛皇、谷雨三人是否要阻止,他绝不能让人毁了那根奇异的幼苗。

    或许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另外两个越界的人突然间加快脚步向前追去。

    “啪。”

    一声脆响传来。

    是破冰声。

    并不是什么新的幼苗破冰而出,而是一只细小的根茎,属于那颗幼苗的根茎。

    细小的根茎看起来就像新生儿细小的静脉,又像是一根锋利的针、一把细小的利剑,“噗”的一声刺入即将压在幼苗上那只手掌。

    武王境的高手,即使没有任何的防御,竟然被一颗幼苗的根茎给刺进了手掌,这样的画面看起来十分诡异与不可思义。

    世界仿佛在这一秒静止了下来,所有人都注视着那颗幼苗及那个被幼苗根茎刺进手掌的家伙,就连另外两人也停止了脚步。

    空气中隐隐散发着一丝血腥味。

    幼苗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变化,被根茎刺进手掌的家伙依然蹲在那里,好像也没有受到进一步伤害,一切都保持着最初的画面。

    李安却在这时皱了下眉头,拥有亚帝境修为的岛皇和谷雨也是神色微变,三人几乎同时察觉到了危险。

    那个蹲在幼苗前的武王境高手已经没有了生命力,空气中那丝淡淡的血腥味正是来自于他身上。

    “噗!”

    失去生命力的身躯突然间像汽球一般炸开,一根手臂粗细的根茎如同蟒蛇一般在空中涌动。

    幼苗还保持着最初的形态,可它的根茎却已经是异常粗大,不亚于一颗苍天大树的根茎,并极具攻击性的袭向相距不远的另外两人。

    “噗、噗。”

    粗大的根茎在空中突然化为两根,几乎同时贯穿了另外两名武王境高手的胸膛。

    武王境高手,在一颗幼苗的根茎面前竟然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