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狙击兵王 第492章 踢打酒
作者:野兵的小说      更新:2018-01-01
    听到狙击手们的汇报,吴尊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被劫匪挟持的可是他亲侄女,从小跟着他一起长大的吴楠。

    要是吴楠有个三长两短,他怎么跟大哥交待,怎么向自己交待?

    事情还有可能向着更坏的方向发展,那就是加油站爆炸。

    吴楠和劫匪都站在汽油上面,劫匪的左臂揽着吴楠的脖子,右手握着枪顶在吴楠的太阳穴上。

    随着时间的消耗,劫匪的的情绪变得越来越不稳定,现场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糕。

    就在吴尊一筹莫展的时候。

    便利店里面,劫匪握枪的右手突然间跳动了一下,枪口从吴楠的太阳穴上移开了。

    吴楠一直在等待着机会。

    枪口一移开,她就一个过肩摔将劫匪摔在地上,紧跟着一把夺过劫匪的枪,枪口顶在对方脑袋上大声叫道:“别动!”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几秒之后吴尊才反应过来,带着冲了进去,将劫匪制服带了出去。

    “你没事吧?”吴尊急切地问。

    吴楠摇了摇头,盯着地上浸泡在汽油里的一只断指。

    吴尊也注意到了那只断指,同时也注意到了吴楠脸上溅的几点血迹。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那根断指是劫匪的,可它是如何突然间断掉呢?

    “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吴尊询问。

    吴楠摇了摇头,她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觉得耳边传来一声轻响,跟着劫匪就发出痛叫声,随后的事情大家都看到了。

    劫匪被押上警车带走,现场调查却还没有停止。

    便利店的监控还原了真相。

    经过画面放慢,可以看到是一颗子弹突然出现击断了劫匪放在扳机上的手指,成功化解了当时的危机。

    至于那颗子弹是从哪来的?

    几名狙击手经过研究后确定来自于加油站对面。

    当时那里站着几百个人,监控里面根本无法分辨是谁开的枪。

    不过,警察还是找到了一些线索。

    在监控拍不到的死角里停着一辆车,车顶有踩踏过的痕迹,与子弹射击的角度完全吻合。

    可以断定,当时开枪的人就站在这辆车上。

    “难道又是幽灵狙击手?”吴尊心里嘀咕着。

    在警察对现场进行调查的时候,相距两条街外的公寓阁楼里。

    李安将床移开,撬起地板将加装了消音器的狙击步枪放回,又脱下棒球帽和一件风衣一同放在里面。

    当吴楠开始朝便利店走的时候,李安就知道自己必须出手了。

    好在格蕾丝的公寓距离案发地只隔了两条街,李安徒步跑回去取了枪,简单的伪装后将枪藏在风衣下面就又回到了现场。

    警察狙击已经先一步占领了有利的狙击点,李安只能在人群之后,跳到车顶开枪。

    从李安端枪、扣动扳机、收枪。

    整个过程也就三秒左右。

    在其他人看来,他只不过是踩到车顶上看热闹的过客,根本没有人会想到是他开枪化解了危机。

    离开格蕾丝的公寓,李安心里面还在暗骂吴楠。

    丫头,你有正义感我不反对,可你能不能多动动脑子?

    想要救人,那也要先确保自己的安全才行,像你这样横冲直撞的迟早有一天会玩完。

    事情过去,李安也就没有想到那么多,又回到了胡子武馆。

    因为第二天是周六,所以李安没有像以往那样上天台,结果在五点零三分的时候他的房门就响了起来。

    “为什么没上来?”胡静寒着一张脸站在门口询问。

    咦,哥陪你练了几天,休息一天不行呀?

    这还有讲理的地没有了?

    胡静显然不打算和李安讲理,直接吩咐道:“到天台上来,不然后果自负。”

    说完,转身就走。

    我这暴脾气!

    李安看着胡静扭动的屁股,有种上去将她按倒在地上狠揍两下的冲动。

    最终李安跟着胡静上了天台。

    不是因为怕,而是觉得麻烦。

    天知道得罪那丫头自己会遭什么罪?

    来到天台后,不等李安站稳,胡静就一拳打了过来。

    李安抬手轻轻一挡,避开了攻击,胡静紧跟着就是一拳。

    奇怪,这丫头今天的攻击好像比以前更加迅猛。

    难道是实力又提升了?

    不对。

    应该是什么事情激发了这丫头的潜能。

    因为我没有按时到天台上来吗?

    李安觉得有这个可能,却又觉得不现实,只因自己没按时上天台的话,胡静的气不可能这么大。

    毕竟自己陪练可没有收一点好处费,完全是在帮她。

    平时胡静和李安对练也只能坚持一个小时而已,今天却坚持了一小时十分钟,直到最后精疲力尽趴在地上起不来为止。

    别小看最后那十分钟,要不是胡静潜能完全被激发出来,根本不可能坚持下来。

    这说明胡静真的是受到了某种事情的刺激。

    “需要我帮你抹点跌打酒吗?”李安出于好心地问,胡静今天伤的要比之前都重。

    胡静却是一点也不留情,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临走时说了句:“流氓。”

    流氓?

    你这丫头是想气死我是不?

    老子出于好心给你抹跌打酒怎么就成流氓了?

    咦?

    不对,她应该不是指这件事。

    李安眼睛突然一亮,有些惊讶地低声嘀咕:“这丫头该不会是在吃吴楠的醋吧?”

    不管是不是,李安都没有去询问。

    只有白痴才会去询问。

    吃早饭时吴静没有搭理李安,李安也不多事,吃完之后就老老实实的离开到二楼,完成自己例行的授课。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有人来找李安。

    李安一看是十碗面馆的伙计,就知道事情和左飞所说的擂台有关。

    “李师父,你可是有段日子没到我们那里用餐了。

    因为你不在,我们店里最近的生意可没以前好呀。

    今天的面和酱菜都不错,不知道李师父有没有兴趣去品尝一下?”

    伙计说的非常客气。

    李安想了想,自己答不答应总得给左飞一个回复才行,于是讲道:“你先回去吧,我和胡叔打声招呼就过去。”

    “好的!”伙计十分高兴,向胡子问了声好才离开。最强狙击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