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风水师 第556章 真迹
作者:易象的小说      更新:2017-12-12
    “走吧……”

    适时,张扬拍了拍灰尘,把管筒重挂背上,然后笑道:“你们也长点眼睛,别让人给撞摔了……今天气运不行,诸事不顺啊。”

    “那就去夫子庙拜一拜。”叶川随口道:“烧几柱香,驱霉气。”

    “老板,你别骗我,夫子庙不是管文运的吗?”

    张扬白眼道:“孔庙啊,子不语怪力乱神……能驱么?”

    “心诚则灵。”

    叶川哈哈一笑,也算是收拾了心情。

    再之后,他们也放开了杂念,专注的游玩起来。一个下午的时间,把整个秦淮河、夫子庙的景点,都转了一遍。

    期间,他们也注意到,各个景点之中,多了不少警察。不过这也与他们无关,他们很默契的,装不知道。

    到了晚上,在叶川的提议下,更是在船上餐厅,吃了丰富的晚餐。

    然后,就到了分别的时刻。

    “什么?”

    张扬愣了,惊讶道:“大小姐晚上就走了,不是说……有几天假的么?”

    “自己创业,哪有什么假。”

    萧萌白眼道:“申请手续什么的,确实可以让人帮忙办理。但是店铺的地址,其中的装修设计,也要亲为亲为吧。”

    “我是忙里偷闲,过来放松一下……”

    萧萌摆手道:“总之,我先回去了。等你们忙完了事情,再回到杭州的时候,我一定要让你们大吃一惊……”

    “期待。”叶川微笑道:“加油,你会成功的!”

    “那是当然。”

    萧萌一脸自信,神采奕奕。

    “……一路顺风。”

    把萧萌送走之后,叶川与张扬,打车返回酒店。路上,叶川忽然开口:“张扬,把东西给我……”

    “什么?”张扬一时没反应过来。

    “字帖!”

    叶川示意。

    “哦哦……”

    张扬这才明白,把背上的管筒递过去。

    叶川接过管筒,稍稍的检查了下,目光闪了一闪。不久之后,车子在酒店门口停下,两人付钱之后,就回到了套间。

    “累啊。”

    一进门,张扬就扑向了沙发,整个人瘫软一团。叶川没管他,只是把管筒打开,拿出了里头的书法字帖。

    张扬见状,忍不住开口道:“老板,一件复制品而已,有必要这么珍重吗?”

    “复制品?”叶川笑了,淡声道:“在我们买的时候,东西或许是复制品。可是现在,就未必是了。”

    “……什么意思?”张扬呆了,一脸迷糊之色。

    “你自己来看。”

    叶川把字帖摊开,然后退开了几步,脸上尽是掩盖不住的笑意。

    “啥?”

    张扬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爬了起来,然后走了过去观望。书法作品,已经让叶川铺在了桌面上,灯光照亮,映了下来。

    “啊……怎么会?”

    张扬走来,目光一瞥,就惊住了。

    字帖是什么样,他买的时候已经见过了,自然有印象。那是密密麻麻,长长的书卷,哪怕装裱起来了,也没有什么面画感。

    所以张扬当时,就算觉得书卷上的字不错,但是也欣赏不来。

    可是现在再看……

    他却看到了,一片墨色淋漓的文字,在灯光的照耀下,竟然好像星光似的,亮起了一点点光泽,光芒璀璨。

    乍看之下,他忍不住眨眼,然后揉了揉眼睛。

    当他定睛再看之下,才知道刚才星芒闪耀的情况,那是错觉。

    主要是书卷中的文字笔墨,太过于沉凝了,有光泽反射折射,所以才形成了字字珠玑,一片绚烂的情形……

    总是说锦绣文章,锦绣文章。

    现在张扬,总算是明白了,那不是一种形容,而是真实的描写。

    也不知道,书卷中的文字,到底是以什么墨写成,反正一个个字,秀美飞逸之余,更是如点漆一样,历久弥新。

    所以张扬看了一眼,就可以确定,这书卷根本不是什么复制品。再说了,复制品什么样,他也看过呀。对比之下,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张扬眼睛不瞎,一看就有了结论,所以才会这么吃惊:“这这这是……真迹?”

    “应该是吧。”

    叶川的视线,落在了角落之中。

    那里有个鲜红的印章,隐约可以看出,那是个变体魏字。殷红的印记,更如同珍珠一般,散发出莹润的光泽。由此也可以知道,印章的泥油,也是来历不凡。

    反正印章的颜色,肯定不是复制品的红墨水可比拟的。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书卷本身的神韵。一篇文章,文字洋洋洒洒,其中的墨色浓淡,更是十分自然,仿佛天上的流云,舒展恣意。

    这是名家的风范……

    叶川看了,也忍不住一阵心神摇曳,感慨万端。

    怪不得,他学字帖的时候,爷爷总是说,让他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去见识一下,古代书法大家的真迹。真迹与字帖,那是截然不同的感受,隔了十里八千里。

    在真迹面前,才可以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一个书法家的精神气韵。

    以前叶川不是很理解,现在终于有了真切的感受。

    “啊啊啊……”

    与此同时,张扬骇然道:“老板,这真迹……怎么在你手里?等下……那伙计不是说,真迹被贼偷了么,难道你……”

    “……滚!”

    叶川沉默了下,忍不住骂道:“少装傻,买了东西之后,一直在你身上挂着。复制品怎么变成了真迹,你心里没数吗?”

    “呃……”

    张扬嘿嘿一笑,抓了抓脸颊,才皱眉道:“调包了呀……吃完饭之后,我被人撞了一下,东西掉地上了,然后有人捡起来,还给我……”

    “如果有人调包,最大的可能性,就是那个时候啦。”

    张扬分析之后,也很奇怪:“可是为什么,那人会真迹,送到我们的手上呢,这没有道理呀……糟糕!”

    张扬忽然脸色大变,惊怕道:“难道这是栽赃陷害?一会儿,警察找上门来,我们再有理也说不清楚啦。”

    “……你想多了。”叶川摇头道:“半天都过去了,如果真是陷害,有警察找来,何必等到现在呢。我觉得,与其说是他们想陷害我们,不如说是……他们想借我们之手,安全的把东西带出夫子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