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宠妃 第268章暗算
作者:花青雪的小说      更新:2017-11-30
    她的身边坐着宋明岚的庶姐宋明依与三房的宋明菲。

    见宋明华绝口不提自己的事,宋明依面带迟疑,宋明菲的眼底却已经含着几分伤心。

    “三姐姐才回来。”宋明华就压住了堂妹的手。

    宋明菲这才轻轻地点头不再说什么了。

    只是她看向宋明岚的目光充满了期待与央求。

    仿佛宋明岚的一句话就能保住什么一样。

    太夫人见宋明菲这样的眼神,不由问道,“你们姐妹这是怎么了?莫非是不认识你三姐姐了不成?”

    见宋明华的脸色有些苍白,她咳嗽了一声方才叮嘱道,“你才嫁人,虽然一心服侍你婆婆,也不要太劳累了。到底是才成亲,多休息才好。”

    “老太太,我知道的。”宋明华就挤出了一个笑容来说道。

    因太夫人如今的身子骨儿越发地坏了,她甚至都不敢说自己在罗国公府里的事儿。

    见她懂事乖巧,太夫人就微微颔首笑着说道,“若是有什么事儿,你就去和你太婆婆说。她和我是手帕交,一向要好,一定会给你做主。”

    她的目光慈爱温煦,宋明华只觉得自己差点儿哭出来,却还是努力地笑着说道,“您还不知道我呀?我若是有什么不开心,一定与婆婆说了。”

    她只觉得满心的疲倦。

    “那就好。”太夫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正在这个时候,就听见外头传来了脚步声,之后就听见忠靖候的朗笑道,“母亲,你看谁回来了?!”

    就见忠靖候引着一个高大沉稳,厚重如山的男子进门,那男子强壮,一双眼睛熠熠有神,虽然不苟言笑,却叫太夫人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大哥儿回来了?”她看着已经长成为伟岸男子的宋明河,声音有些哽咽地说道。

    哪怕对儿子曾经干的那些破事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长孙在她的心中,还是十分不同的。

    这是她的嫡长孙,是她的希望,也是她很惦记的孩子。

    想到宋明河在边关也不知经历多少的痛苦才长成为这样强大的男人,太夫人眼眶顿时红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她如今越发心软,只希望自己的儿孙都能够太太平平,哪怕不再有任何的权势地位,荣华富贵,可是只要人还在就足够了。想到这里,她就红着眼睛对宋明河招手道,“大哥儿,叫祖母好好儿看看你。”

    “老太太。”宋明河沉稳上前,单膝跪地,垂首在太夫人的面前。

    他神色冷淡,显然对太夫人对自己的爱惜并没有什么触动。

    再爱惜孙子,可是在太夫人的眼中还是儿子最要紧。

    不然,当初那么爱惜他这个嫡长孙,为什么又要在忠靖候执意将他送走的时候闭口不言?

    他心中就嗤笑了一声。

    太夫人却并没有察觉宋明河的异样,拂过了宋明河的发顶,颤抖着含泪道,“你吃了这么多年的苦,如今苦尽甘来,往后再也不会被人欺负了。”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忠靖候有片刻的不自在,他身后脸色苍白的还有宋明枫。

    宋明枫作为李氏所生的儿子,一向在府中风光,早就忘记这位大哥了。

    如今看见宋明河这样强势,他难免露出几分畏惧。只觉得自己是完全不能与这位大哥抗衡的。

    “你的院子,我都叫人给你收拾好了。”太夫人就握着宋明河的肩膀柔和地说道,“往后就住在这府里头。你是侯府的长子,日后是要继承侯府的,这里是你的家,再也不能有人叫你出去。”

    “可不是,到底是自己的家里好。”宋三太太就急忙笑着说道。

    宋明河一顿,眯了眯眼,方才轻声应了。

    “老太太,要不咱们开宴吧?”宋三太太虽然觉得宋明河这样子叫自己有些担心,可是却还是笑吟吟地说道,“正好儿,叫大哥儿见见他的妹妹们。”

    她带着几分期待地引着宋明河去看几个女孩儿,却见宋明河的脸色依旧淡淡的。

    她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只是想到宋明河到底是男子,对姐妹们不好十分殷勤也是有的,她方才重新露出了笑容。

    “不要大张旗鼓,他们也累了。”忠靖候太夫人也知道宋明河的那些“战功”,想到孙子这样能干,竟冒着危险隐居玉宁国,与晋王里应外合动乱敌国,还杀了敌国的皇子,这样的军功不说是外头那些大将,只说宋家的历史上,也没有这样能干的人。

    这功劳足可以封爵。

    且宋明河是宋明岚的亲大哥,那皇后与赵王晋王,是不可能叫宋明河吃亏的。

    她如今虽然老迈,颤巍巍的不精神了,可是却依旧有足够的头脑。

    “不要大操大办,免得叫人看了不像。”

    宋明河如此军功,正是众人瞩目的时候,若摆出一副得志猖狂的样子,总是叫人诟病。

    叫太夫人说,就算是设宴,也得是宋明河的爵位瓦实了再说。

    不然岂不是叫人看了或是嫉妒,在乾元帝面前参他一本,到手儿的爵位飞了可怎么办?

    “到底是老太太顾虑周全。瞧我,到底年轻心里欢喜过了头儿,竟忘了这些。”

    宋三太太本就是想要讨好宋明河才想要大宴一场来给宋明河接风,如今叫太夫人叫破,她的身上顿时全是冷汗,就急忙笑着对宋明河说道,“三婶儿见识浅薄,大哥儿往后若是觉得什么地方不妥,就多提醒我一些,免得我好心办了坏事儿,连累大哥儿。”

    “有劳。”宋明河就微微颔首说道。

    他已经起身,坐在了宋明岚的身边。

    他以守卫的姿态坐在宋明岚身边的时候,忠靖候就心里格外不自在。

    就仿佛这兄妹两个日后再也无所顾忌了一般。

    甚至宋明岚脸上的笑容,对他都十分敷衍。

    莫非是这兄妹俩因看见宋明枫因此心里不痛快?

    也是了。

    李氏当年逼死宋明河兄妹的生母,那李氏生的宋明枫在他们兄妹眼中,自然碍眼。

    “你先回去。”他就侧头对宋明枫淡淡地说道。

    单薄俊美的少年惨白了脸色,露出几分央求。

    忠靖候府中的主子们都在,这个时候叫他回去……

    他莫不是完全失宠了?

    “嗯?!”忠靖候搞不定宋明河兄妹,可是说话在一个依附自己的儿子的身上还是好使的。

    “儿子告退。”宋明枫急忙退了出去,他走到一半儿回头看去,就见宋明河正霍然抬头看来,那双锐利的眼睛仿佛一把利剑刺入了宋明枫的心上,哪怕宋明河很快地就转过了目光,可是宋明枫却还是觉得不寒而栗。

    他觉得宋明河比宋明岚可怕一万倍。

    宋明岚到底是女子,心软,总是会对人做事留一线。

    可是宋明河……

    他是来报仇的吗?!

    他只觉得怕极了,又想到宋明河对自己尚且并没有多少的冷淡,可是必定会恨极了自己的生母李氏。虽然他对生母尚且有几分母子之情,可是一想到自己的性命,又觉得要远远地跟李氏还有宋明月与宋明婉离得更远些才好。

    因此,之后的日子,宋明枫就摆出了一副闭门谢客的样子,连妹妹们都不见了。

    这样的姿态简直气坏了宋明婉与宋明月。

    宋明月还好,因已经嫁入成国公府,被成国公父子约束,不能随心所欲,可是宋明婉却在宫中李贵妃的身边,十分自由。

    因见宋明枫这样胆小,就因为一个宋明河就已经吓得不敢出门了,不由心里越发伤感。

    “姨母,大哥哥回来了,只怕我们母女都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宋明婉雪白稚嫩的脸伏在李贵妃冰冷华美的衣裙上,美丽的眼睛里一滴一滴地流下眼泪,双手仿佛救命稻草一般撰住了李贵妃的衣摆颤抖着说道,“大哥哥与三姐姐联手,我们哪里还有活路?且只怕姨母,您也要被我们牵连了。”

    “这话怎么说?”李贵妃急忙问道。

    见她垂问,宋明婉就急忙含泪说道,“当年母亲能做了忠靖候夫人,乃是依仗姨母的势力,大哥哥与三姐姐哪里有不记恨的?从前势单力薄,因此也就忍了。如今大哥哥军功这样丰厚,都传言说要封侯……”

    “姨母,一旦大哥哥封侯,那我们……”

    听到了宋明婉这样不安的话,李贵妃顿时心中一凛。

    “你说的对啊。”

    宋明岚一个就已经差点儿要逼死她了,若是再多出一个宋明河来……

    一旦宋明河封侯,那朝中的动向必然会再一次变化,之前她命人传播流言说晋王与宋明岚已死才打下的一点优势,只怕也要烟消云散。

    更何况宋明河必然会依附皇后一脉,这对于李贵妃来说,是极大的打击。

    因为忠靖候只怕也要倒戈了。

    若是忠靖候倒戈,那忠靖候府的姻亲成国公府呢?

    一想到这些,李贵妃就觉得不寒而栗。

    她暗暗咬碎了自己的银牙,眯着一双妩媚多情的眼睛,在宋明婉得意的目光里冷声说道,“封侯,他是做梦!他想做宋家的新主子,想要上位?本宫拦着他!”她纤细的手用力一握,森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