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宠妃 第266章荣归
作者:花青雪的小说      更新:2017-11-30
    不过对于晋王来说,这真的是一场凯旋。

    众人进京之后,哪怕舟车劳顿,却神采奕奕。

    宋明岚连续赶了许多天的路,疲惫到了极点,可是就算是这样,在看到高大的京城城门的时候也忍不住精神一振,多了几分喜色。

    虽然因乾元帝厌恶晋王,因此并未大张旗鼓地命人迎接或是迎接功臣,可是却依旧有许多人看到了皇后一系的强盛。

    因此,当宋明岚看见忠靖候喜笑颜开地在城门迎接的时候,她并不感到意外。

    忠靖候本来就是这样一个喜欢烧热灶的男人。

    虽然想当年他逼死宋明河与宋明岚的生母,与兄妹两人之间的关系本就是恶劣到了极点,换了别人家的父亲总是会感到不自在,可是在忠靖候的心中,这全都不算什么。他甚至能在眼中露出一抹慈爱的目光来迎接自己的一对儿儿女。

    宋明河目光淡淡地看着忠靖候的方向。

    “大哥?”宋明岚顿了顿,就对宋明河轻声说道,“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是要跟着大哥的。”

    “我明白。”宋明河目光温和地摸了摸妹妹的头。

    他看着美丽单薄的妹妹趴在车窗上担忧地看着自己,就安慰道,“不必担心。一切都交给我。”

    “好。”

    兄长回来了,能够为她遮风挡雨了,那宋明岚就想,自己再也不要向从前一样机关算尽。

    她也躲在兄长与爱人的羽翼之下,享受安静的美好。

    “大哥你也不要顾虑我。”可是她还是忍不住啰啰嗦嗦的。

    宋明河就露出几分无奈。

    “明河,明岚!”忠靖候却在此刻打破了兄妹两人之间的温情,他英俊的脸上满是笑意,已经很快地在众人嫉妒的目光之下迎上来。

    也不赖忠靖候大人这样得意,换了谁,自家的儿女,一个潜伏敌国刺杀了敌国四皇子,一个在边关作为女官侍奉晋王,辅佐晋王将玉宁国搅得大乱,这样的功劳,足以令宋家光彩无限。

    更何况宋明河的功劳不提,只说宋明岚……

    她一介女子却愿意不辞辛苦追随晋王千里奔波,只这一样儿的情分,就足够晋王不能放弃她了。

    只能说,从玉宁国回来,宋明岚已经是板上钉钉的晋王妃。

    一想到宋家的兴盛,忠靖候就忍不住兴奋了起来。

    他的眼里除了眼前这一双儿女,还有谁呢?

    甚至他都想到了那个已经过世,面目都已经不清晰了的发妻。

    到底是豪门贵女,哪怕是落魄之家,可是生下的流着那样高贵血液的孩子,依旧是那样的高贵能干。与宋明河兄妹相比,如今李氏生下的孩子就越发叫忠靖候不满。他一想到最近这些在京中乱七八糟的事情,就觉得气闷不已。

    因他心里不痛快,还要勉强挤出笑容来,因此笑容有些扭曲。

    “可算回来了,你们都瘦了。”忠靖候就深情地说道。

    兄妹二人同时缄默。

    “快,老太太正在家里头等着,咱们赶紧回去给老太太请安。”见宋明河脸色冷峻,忠靖候只当是这多日进京的奔波,并未放在心上。

    毕竟虽然他当年虽然对这兄妹两个不怎么样,可是难道做子女的还敢记恨父亲不成?

    那不成不孝了吗?

    再有,若没有忠靖候大人的狠心,宋明河能有今日的功绩,宋明岚能有今日的良缘?

    再有记恨,可是有了这么多的好处,那些之前的恩仇也都该忘了是不是?

    “的确是要回侯府去。”宋明河就沉稳地说道。

    他的身材高大强壮,威势赫赫,甚至在看着忠靖候的时候,是在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俯瞰自己的父亲。他突然就发现,当年那样冷酷无情地对待他们兄妹,却令他们无力反抗只能仓皇如丧家之犬的男人,也不过如此。

    没有什么可害怕的。

    因为如今手握权势的,不再是忠靖候,而是他宋明河。

    他眉目不动,甚至都没有露出半分笑意,那冷淡与威仪,就叫后头的宋二老爷有些不安。

    与满心得意的忠靖候不同,宋二老爷虽然为人平庸,可是却到底有些眼力见,已经看出了宋明河的几分冷漠来。

    他心里一凛,只觉得有些大事不好,那种没有半分感情的样子总是叫宋二老爷不安的。

    “大哥,有什么回去再说。”宋二老爷忧心忡忡地说道。

    他怎么看了半天,也没看出宋明河对忠靖侯府有什么亲近的意思呢?

    见了宋家的人,宋明河的目光时候那么冷淡。

    “你说的对,咱们赶紧回去。府里正预备好了接风宴,都是你们喜欢的菜。”宋明河的口味,忠靖候不知道。当然,宋明岚的他也不知道。只是忠靖候却应叫宋明岚的贴身丫鬟惠心预备了好菜,必然会合宋明河兄妹的口味。

    “今日陛下不会传召我们。咱们回去吧。”赵同就很有经验地说道。

    作为在晋王麾下混得风生水起的副将,赵将军一直遭受着乾元帝陛下的冷淡与歧视。

    他自然知道,短时间乾元帝都不会召见他们。

    就算是论功行赏,可是乾元帝却依旧会将事情压得最为平静不需要声息。

    “我们?”宋明岚就看了他一眼。

    “你姑母想老太太了。”赵将军如今正是春风得意,因此最喜欢的就是头口儿上占人家几句便宜。他很得意自己给宋三小姐做了“姑丈”。如今他是宋三小姐的那啥,那往后不也就是晋王殿下的那啥啥了吗?

    不得不说,赵副将的虚荣心今天依旧在膨胀着。

    “好了。”秦青恨不能堵住赵同的嘴。

    这一路赵副将简直美上了天,天天在晋王面前嘚瑟的后果,就是差点儿被晋王殿下给揍成猪头。

    难道宁愿做一个猪头姑丈,也好过英俊副将?

    秦青真的不能明白这种为了个虚名儿就一定要作死的精神。

    只是她目光潋滟温柔地看着嘿嘿笑的赵同,又忍不住弯起了眼睛浅浅地笑了起来。

    若是想当初,她从未想过自己竟然能嫁给这样一个好男人。

    赵同虽然跳脱,可是对她却从来没的说。

    “听你的,听你的。”赵同把自家娇媚年少的妻子当做手中宝的,急忙在秦青的鞍前马后跟着忙碌起来,哪怕忠靖候对秦青已经不敢再有歪心眼儿,可是在见到此刻赵同与秦青夫妻感情极好的时候,也忍不住心里梗塞了一下。

    他可从未见过秦青对自己露出那样妩媚娇嗔的表情。

    “本王也去。”晋王觉得自己被排挤了,就不高兴地说道。

    “你就不要来了,明日来接我就是。”儿行千里母担忧,此刻皇后一定十分紧张晋王。宋明岚就趴在车窗边上对晋王柔和地说道,“快进宫去给皇后娘娘报个平安。还有赵王殿下……只怕你不在京中的这些日子,娘娘和殿下只会为你更担心。”

    至于宋家……

    至少宋明岚肯定,忠靖候还有李氏那一串儿的人,是不会担心自己的。

    李氏那一脉,或许还恨不能自己死了。

    只是可惜了的,宋三小姐最不爱干的就是听话。

    李氏母女恨不能她死掉,她却偏要精精神森地活着。

    她挑了挑眉尖儿,在玉宁国时的那些谨慎与小心全都舍去,只露出了几分轻松来。

    晋王想到皇后的确会担心自己,便点头对宋明岚叮嘱道,“那你一个人小心些。”

    “又不是龙潭虎穴。”宋明岚就笑着说道。

    晋王如今越发地担心她了。

    当然,她在玉宁国也确实险些受到伤害。

    她从没有问过晋王,玉镜到底是怎么死的。

    晋王也没怎么提起,不过是因对玉镜并不放在心上,因此晋王只会不在意,觉得没有和宋明岚提及的必要。可是宋明岚却还是听赵同说起,当日玉镜本穿了寻常小宫女的衣裳要逃离皇宫,竟然是晋王将她给扣住。

    他甚至在大皇子一剑刺来的时候,将玉镜给推到了大皇子的身上。

    玉镜就反手给了大皇子一刀,之后叫大皇子的人马剁成了肉酱。

    晋王就趁着大皇子受伤,自己带着麾下的几个强悍的侍卫跑了。

    虽然晋王不在意玉镜,可是宋明岚却一向知道晋王的性子。

    若说晋王不是有意叫玉镜刺伤大皇子,令大皇子阻拦不及而被愤怒的将士给剁了,宋明岚是不相信的。

    若是玉镜安全地落在大皇子的手中,大皇子的性格,想必未必会舍得要了玉镜的命。

    可是晋王却一定要要了玉镜的命的。

    因为她想要伤害自己。

    一想到这里,宋明岚就看着晋王离开的背影,露出了眷恋的神色。

    或许会有人非议晋王对爱慕着自己的女子太过偏激狠毒。

    可是宋明岚却觉得,她最喜欢的,就是晋王对自己的维护,和对别的女子的狠毒。

    因为那代表着,宋明岚对于晋王来说,是独一无二的。

    她不害怕晋王的心狠手辣。

    她爱着他。

    “醒醒,人都走了。”秦青就揶揄地看着她笑道。

    宋明岚眨了眨眼睛,回过神儿来,也看着秦青露出了一个揶揄的笑容。

    “小女遵命,侯夫人。”

    赵同的功勋,这一次与宋明河一般,足可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