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宠妃 第254章赤诚
作者:花青雪的小说      更新:2017-11-30
    面对大皇子期待的脸,宋明河动了动嘴角。

    宋明岚已经感到时候有趣地弯起了自己的眼睛。

    她看着大皇子,就觉得这位大皇子虽然与她的立场不同,却是个难得磊落可爱的人。

    不过,若没有六皇子在背后阴谋扶持,想必大皇子不会还带着这样纯粹的本心。

    哪怕是敌人,也是个值得尊重的敌人。

    “多谢殿下。”宋明河闷闷地说道。

    “这算什么,我只是舍不得你罢了。”大皇子深情款款地说道。

    宋明岚就觉得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不对劲儿呢。

    宋明河更觉得不对劲儿了,含糊地应了一声。

    “你是个值得我为你花心思的人……”

    宋明岚实在听不下去大皇子的深情告白了,她肚子都要笑破了,急忙抚着一旁的桌子忍耐地在兄长幽深的目光里对大皇子说道,“殿下的意思,我明白了。你舍不得宋将军,是因你觉得他是一个很好的将军。虽然是敌人,却值得你花心思劝降他,是吗?”

    所以说,为什么把话说得这样暧昧。

    “没错,就是这样!阿岚,你真是知道我的心意!”大皇子就扼腕说道。

    宋明河头疼地揉了揉眼角。

    “殿下的意思,我明白了。”

    “你要想想清楚,虽然我能为你撑住,可是父皇的耐心也快没了。”

    大皇子眼底闪过一抹担忧之色,见宋明河垂目不语就低声叹道,“明河,无论发生什么,我都希望你能活下去。这样优秀的人,不应该轻易地死去,你知道吗?”

    他是个爱惜良才的人,宋明河勇冠三军,他不愿宋明河就这样陨落。

    “殿下待我的心,我都知道。”见大皇子轻轻地吐出一口气来,宋明河抬头安静地看了大皇子一会儿,垂目缓缓地说道,“我与殿下,不过是生不逢时。若我是殿下麾下的将领,我一定为殿下忠心耿耿。”

    只可惜,他有妹妹的。

    如论如何,他都不能因自己的缘故,叫宋明岚背负兄长叛国的污名。

    哪怕这一次,妹妹也救不了他,他只能去死。

    他宁愿做一个为国死去的人,也不会去做为了活着就害了妹妹的人。

    其实也本就是为了他的妹妹罢了。

    宋明岚突然从哥哥的目光里看出了这些,动了动嘴角,突然觉得笑不出来了。

    “大……”

    “大殿下在这里,我陪殿下说说话儿。这位阿岚,你暂且不必和我说话。”

    宋明河打断了宋明岚的忘情,见大皇子连连点头,两个人就坐在石桌旁,他们也不说一些在边关的防备,只说从前两军对阵,两人之间的那些冲突。

    说到了最后的时候,大皇子就哈哈大笑起来。

    “说起来还真是令人心有余悸,你记不记得当初你给我一枪,我差点儿叫你捅了个透心凉!”

    大皇子就拍着宋明河的肩膀大笑说道,“你还把我往马下拽,若不是我的偏将得力,只怕你就能拿我的人头去换赏去了!”

    “殿下不是也给了我一刀?如今这一刀伤疤还在我的胸前。”

    宋明河就平静地说道,“不过殿下想得没错,我的确是想拿你的人头换取军功。玉宁国大皇子的人头,足以令我得到我想要的,叫我可以回去见我的妹妹。殿下的命,能叫我的妹妹从此不会再被人欺凌。”

    若他的军功足够丰厚,那直接另被赏赐一个侯爵之位不是不可能。

    若他可以脱离忠靖候府,到时候谁还能欺负他妹妹?

    八年深山幽禁,宋明河如今想一想,都觉得痛入骨髓。

    他在边关辗转反侧,一心都是自己的妹妹,她甚至过得还不及自己。

    想到这里,宋明河的目光就下意识地看向宋明岚的方向,却见这美艳无匹,容光濯濯的少女嘴角正带着浅浅的安宁的笑意。

    青山绿水之间,她的笑容贞静温柔,听着他们说话,时不时无声地将他们面前的茶杯填满。

    静谧温馨得令宋明河只觉得自己身在梦中。

    哪怕心里痛苦,可是当宋明岚仿佛从天而降来到他的面前,他就觉得什么都不在意了。

    他的妹妹也惦记着他,这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他的眼底露出几分遗憾,看向高大英俊,磊落疏阔的大皇子。

    若宋明岚喜欢的是大皇子,那就好了。

    到时候他们兄妹就在玉宁国重新开始,将过往的一切恩怨都舍弃掉。

    “你看看,我就喜欢你说实话!”大皇子就对宋明河大笑了一声,他表达自己喜欢的方式也很独特,就是往死里拍人家的后背肩膀的,宋明岚看着就觉得疼,正笑吟吟地看着他们在说笑,却见宋明河的门口人影一晃,就有一个安静从容的身影走过来。

    正是六皇子。

    想到六皇子与宁王暗中有所往来,宋明岚不由自主地绷紧了神经。

    六皇子却跟看不见宋明岚似的,径直走到了大皇子的面前。

    “大哥。”

    “怎么了?”大皇子显然与六皇子之间的感情不错,拍了拍身边的座位笑道,“坐。”

    六皇子坐在大皇子的身边,正面对宋明岚,他抬眼看着宋明岚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这才侧头对大皇子温声说道,“宫里头皇后娘娘想叫阿岚进宫去,正吩咐了我来传话,我没想到大哥将她带来了沁园。”

    “你又不是奴才,做什么叫你传话跑腿。”大皇子就皱了皱眉头。

    六皇子就笑了。

    在那位皇后娘娘眼里,庶出的皇子可不就是如同奴才一般吗?

    “皇后娘娘性情一向……”大皇子犹豫了一下,就看向宋明岚的方向,见她带着几分茫然地看过来,就缓缓地说道,“娘娘的性子不大好,你之前与九皇弟有瓜葛,娘娘心高气傲,只怕对你不会有好事。”

    那位皇后娘娘一向是个欺软怕硬的。

    世家勋贵面前,她比谁都温煦。

    可若是她觉得她能惹得起的,那就十分欺辱,十分跋扈。

    甚至这位皇后十分险恶,当年大皇子从边关回来,差点儿叫皇后吹枕头风,娶一个放荡无行的女子。

    一想到皇后当年的做派,大皇子看向宋明岚的目光之中就带了几分忧虑,对宋明岚说道,“我还记得当年,有个心大了的宫女儿妄图勾引九皇弟,把他的衣裳都脱了要成就好事,谁知道之后,皇后娘娘将她制成了人彘,还叫宫里头的人都来看,从此再也不敢有卑贱的宫女勾引九皇弟。”

    他虽然对那自己作死想要飞上枝头的宫女并不可怜,可是也觉得皇后的手段太过冷酷。

    若不喜欢有奴婢脏了九皇子的身子,直接杀了就好,为什么要做成人彘?

    剁手脚,断舌挖眼,这等酷刑,连大皇子这种久在沙场见惯的死人的都觉得不舒坦。

    宋明岚就皱了皱眉。

    皇后这般酷烈,只怕不仅是因宫女卑贱,还有……

    只怕那宫女发现了自己不该发现的。

    比如,九皇子玉镜,是个女子。

    “既然这样,那我不去。”

    宋明岚算是怕了玉镜了。

    她真是担心这位姑娘对自己狠下杀手,怂恿皇后把自己给人彘了。

    她断然的话,令大皇子微微一呆。

    “不去?”

    “皇后娘娘要见我,不外两件事。”宋明岚清冷如水的声音传来,悠然地说道,“要么就是九皇子心悦于我,皇后娘娘心里觉得我来路不明不痛快,叫我这狐狸精往后少打九皇子的主意。没准儿也要把我给砍了。”

    六皇子挑了挑眉梢儿,嘴角勾起了淡淡的笑意。

    “要么,就是皇后娘娘知道我跟随了大殿下,又在沁园伤了四皇子,心里当我是个水性杨花,辜负了她‘儿子’的放荡丫头,自然要叫到宫里去好生折辱,为九皇子出一口气。”

    宋明岚就撑着脸颊叹气说道,“左右都不是好事,我为什么要进宫去自己找死?”

    “是啊,你说得有道理啊。”大皇子就拍着大腿说道。

    “所以,既然殿下护了我一次,那我就厚颜,请殿下再护我一次。”

    “你不想进宫是吧?也行,就说我说的,你是我的手下了,我不愿叫你入宫。”

    大皇子很豪爽地说道。

    宋明岚的眼里就生出几分笑意。

    “既然皇后娘娘看我不顺眼,那就当我确实不是个好女子。我又不想和九皇子有什么瓜葛,她厌恶我,也就厌恶我好了。”她的心胸令大皇子简直刮目相看,他用力点了点头,就对六皇子说道,“六弟你看,阿岚果然是个心胸与众不同的姑娘。”

    “自然应该如此。”六皇子就缓缓地说道。

    他看着宋明岚笑了一下,眼底带着几分了然,之后,就垂头把玩着手中的一枚玉环淡淡地说道,“皇兄还是看顾阿岚一些,总没有坏处。”他的话里充满了莫名的深意,宋明岚看着这位能在大皇子面前做出决策的六皇子,突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六皇子与宁王的联盟是为了利益交换。

    那么她有什么可以与六皇子交换,好来令宁王不能在玉宁国伤了晋王的办法?

    宋明岚目光一闪,就微微地笑了。

    自然是有的。

    九皇子,不就是最好的条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