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宠妃 第250章霸占
作者:花青雪的小说      更新:2017-11-30
    “我与四皇兄是亲兄弟,再没有为了一个女子起了纷争的道理。四皇兄,你能保证日后对她好吗?”

    见四皇子的小眼睛顿时瞪圆了,玉镜就转头对似笑非笑的宋明岚带着几分伤心地说道,“阿岚,想必……你也不愿因自己的缘故,就分离了我与四皇兄的兄弟之情。”

    她拿宋明岚换了好处,眼底就露出几分得意。

    这是一笔好买卖。

    见宋明岚要张嘴,她急忙转头对四皇子说道,“她……很刚烈。皇兄,虽然她是我心爱的人,我心疼她,可是也不想叫她叫嚷扰了皇兄的清誉。罢了!”她跌足,突然露出了几分决绝来转头痛苦地说道,“就叫我来做这最后的事!拿药来!”

    宋明岚就感到自己的身后,一个宫女猛地出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她手中金簪滑落在掌心,却依旧平静地看着不远处的玉镜。

    她知道她要做什么了。

    她想毒哑了她!

    美艳的嘴角微微在那宫女的掌心之后勾起,见玉镜亲手拿了哑药泪流满面地走向她,宋明岚将金簪抵在指尖,只等玉镜走到自己的面前就送她去死。却见那四皇子一双小眼珠子里带着兴奋又有些遗憾的光。

    宋明岚都能想到,这小子心里在想些什么。

    她既然敢来玉宁国,就什么都不怕了。

    玉镜想用这样的办法将她置于死地,只怕她要失望,是看不到她的恐慌的。

    勾了勾嘴角,宋明岚就在那宫女的掌心后头笑了笑。

    “这是在做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宋明岚突然听到一声暴喝。

    她目光艰难地往一旁看去,就是一愣。

    就见大皇子一脸怒色地大步从远处而来,几步就带了宋明岚的面前。

    他一把就攥住了玉镜的纤细的手腕,将她手中的哑药夺下,拔开瓶子垂头嗅了嗅,顿时大怒,一把将那小小的白瓷瓶子摔在了地上,将玉镜一把就推了出去,大声喝道,“你怎能这样做

    !”

    玉镜本是个纤细的人,叫大皇子这孔武有力的男子一推,竟一下子就摔倒在了地上。

    她一张脸惨白,震惊地看着大皇子。

    “大皇兄?!”

    大皇子怎么会去而复返?!

    “我真是没有想到,九皇弟你竟然当真会这样做。你要纵容四皇弟到什么时候?他从你的手里抢走别的也就算了,可是她!”

    大皇子脸上怒色与失望交缠,一把将宋明岚给拽到了面前,大手紧紧地扣着宋明岚的手腕大声说道,“她是你喜欢的女子吧?!你怎么能这样辜负她?!”

    宋明岚之前在大皇子的面前的说辞,令大皇子对她的印象极好。

    他觉得如此美貌温柔懂事的女子,玉镜能得到是他的福气。

    可是这满心的爱恋,却撞上了郎心如铁。

    她一心一意依靠的爱人,竟然要毒哑她,将她送给另一个男人。

    “你这么能这么做。”大皇子震惊地说道。

    之前他听到有人提醒,说四皇子来了沁园,就在心里有些担心。

    四皇子虽然自己为人不怎么样,然而生母却是如今玉宁国皇帝最宠爱的贵妃。

    仗着母妃受宠,他一向任意妄为,欺行霸市,不将几个皇子放在眼中。

    大皇子也曾经对四皇子的这种贪花好色颇有微词,他也隐约地知道,九皇子一向都对四皇子十分讨好。可是他断然想不到,从前也就罢了,如今九皇子还真的要将一个满心爱慕他,什么都不要的女孩子送给四皇子。

    “我真是错看了你。”大皇子就对脸色冰冷的玉镜说道。

    他本以为玉镜不过是有些小心机,为人还是好的。

    可是如今看来,玉镜的心真是黑透了。

    “大皇兄,这是我和九皇弟之间的事。”四皇子十分畏惧军功彪悍,强势的大皇子,可是对美人儿的不舍还是叫他忍不住出头来说道,“九皇弟已经将她送给我了,这和大皇兄还有什么关系?你快让开。”

    “放屁!”大皇子抬手,大手猛地就抽在了四皇子那张肥胖的脸上。

    四皇子虽然胖,可是一向空虚,外强中干,被这一巴掌抽得惨叫了一声,翻倒在了地上,捧着自己被打肿的脸翻滚,这一切电光火石之下发生,连宋明岚都呆滞地睁着一双妩媚多情的眼睛不知该如何决断了。

    她,她这还要不要跟玉镜同归于尽?

    “你敢打我。”

    “去你妈的!”大皇子就上前一脚踹在四皇子的肚子上。

    他嘴里骂骂咧咧的,都是一些军中丘八的习性,宋明岚都不知该如何言语了。

    哪怕晋王也是在军中日久,可也没有大皇子这么……

    这么豪爽?

    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一刻,宋明岚仿佛明白了宋明河为何不愿糊弄大皇子了。

    “大皇兄,这是我与她之间的事,请你不要插手。”

    大皇子这突然冒出来竟然护住了宋明岚,玉镜都惊呆了。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大皇子竟然会为宋明岚出头。

    明明,明明不过是见了一面而已。

    “你还有脸说这些?她名分都不要了都要跟着你,这样的女子你不知珍惜,你还敢说是你们之间的事?”大皇子看着脸色愤怒的玉镜,就指着她怒道,“你就半点儿没觉出错来?!”他气势汹汹的,看上去仿佛要给玉镜也来个耳光。

    玉镜哪里敢叫他打在脸上。

    大皇子下手没轻没重的,一巴掌下去,九皇子没准儿脑袋都得给抽裂了。

    “那又和大皇兄有什么关系!”她气急败坏地质问道。

    这事儿跟大皇子完全一点关系都没有好吧?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看不惯你们干的这种恶心事!”大皇子见玉镜竟然还一副有礼的样子,越发在眼底带了怒色,他见宋明岚柔弱纤细,想到方才她差点被心爱的人出卖,就有说不出的抑郁。

    他也多少明白,玉镜为何对四皇子这样予舍予求。

    不过是因想要拉拢四皇子母子,日后辅佐他争夺皇位。

    玉镜的野心,他也知道。

    可是就算是有野心,做男人的想要抢什么,也应该明刀明枪的来。

    做什么要去辜负女人,那一个无辜女子的一生来成全自己的野望?

    这样的路,大皇子觉得非常恶心。

    “我也没有想到,殿下会这样待我。”见此刻玉镜与大皇子剑拔弩张,那个四皇子是个色厉内荏的家伙,叫大皇子一脚踹得捂着肚子惨叫,竟不敢跟大皇子抗衡,宋明岚突然眯了眯眼睛,美目流转,看住了戒备的玉镜。

    玉镜警惕地看着她。

    她心底生出几分后悔。

    她本想毒哑了宋明岚,把她往四皇子的床上一扔,就四皇子那么一个色鬼,只怕也不能容她有时间写什么证据。

    四皇子哪里有空看美人什么写字?

    宋明岚过不了多久,就能死在四皇子的床上。

    四皇子府里,每天都能抬出尸体去。

    她自己作死跟自己来了沁园,一不小心叫四皇子给看上死了,到时候萧惊羽也没有迁怒玉镜的资格。玉镜将一切都盘算得很好,甚至想过,若萧惊羽当真质问自己这个话题,自己该如何分辨。

    可是为什么大皇子冒出来了?!

    他一向粗鲁,心思也不细腻,为什么会去而复返?

    到底是谁叫大皇子来搅和了这件事的?!

    玉镜眼中闪烁不定,她更担心宋明岚跟大皇子叫破自己的秘密。

    可是她却见宋明岚对自己微微一笑。

    “殿下,九皇子待我这样无情,我不想再见到他。”

    顿了顿,她的嘴里便轻轻地叹息了一声,和声说道,“事到如今,多说无益。殿下,就此两散吧。”她也不愿继续留在玉镜的身边,虽然她不怕危险,也不惜性命,可也没有犯贱到天天给玉镜陷害自己机会的道理。

    宋明岚对叫破玉镜的秘密没有兴趣。

    毕竟,她不知晋王此刻有没有离开玉宁国。

    若玉镜死到临头,拉她和晋王垫背,那就要了她的命了。

    宋明岚不在乎自己的命,却一定要保全晋王。

    更何况,秘密之所以是秘密,会令人紧张,正是因为它不能公布与众。

    与其叫玉镜鱼死网破,不如叫玉镜做惊弓之鸟,日夜担心。

    只要她在,玉镜就总是会忌惮担心,唯恐自己将她的秘密给说出来。

    “你说的也对。”大皇子犹豫了一下,回头看着笑吟吟的宋明岚。

    “可是你……”

    “君若无意我便休,既然九皇子不愿接受我,那我又何必痴缠呢?”宋明岚笑得光风霁月,大皇子的眼睛顿时就瞪大了,许久,方才叹气道,“我真是很少见到你这样洒脱的女子。你的心胸,令我钦佩。”

    被九皇子背叛,她没有哭哭啼啼,或是失心疯做出不好看的事情来。

    而是云淡风轻,所有的伤害与辜负都不曾发生过一般。

    迎着大皇子被感动的目光,宋明岚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嘴角却用力抽搐了一下。

    她就觉得……

    谁说大皇子是个粗人,心思粗犷,豪爽粗心,是个真真正正的大男人的?

    这么爱给别人加戏的纯爷们儿,可不多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