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宠妃 第246章爱慕虚荣
作者:花青雪的小说      更新:2017-11-30
    虽不知玉镜心机,可宋明岚也在防着她。

    都有胆子私通敌国弄死自己三个皇兄的女人,宋明岚从来都不会小看。

    因此当玉镜送来了一件十分美丽,泛着霞光穿在身上仿佛神仙妃子一般的宫裙来给宋明岚的时候,宋明岚摇头拒绝了这件会令自己的美貌越发出众的美丽的裙子,只穿了一件虽然华美,然而却并不十分耀眼的衣裳。

    “我可是皇后嫡皇子,你穿得这样简单,岂不是丢了我的脸?”

    玉镜见宋明岚小心谨慎,目光一闪。

    “那就请殿下担待些。”宋明岚不欲和她发生冲突,免得害了自己的大哥,就淡淡地说道。

    “沁园之中常有皇族在,你会什么技艺?说来听听,不然若是叫你献技,你什么都不会,到时候岂不是叫我那些皇兄们讥笑我看女人的眼光?”

    “怎么,你不是什么都不会吧?”

    做了这么多年的皇子,玉镜看起来就完全是个少年的模样。

    “是会弹琴,还是会作诗,还是会跳舞?别给我丢脸!”

    “不会。”宋明岚就摇头说道。

    原来这还是个空有一张美人脸的草包。

    玉镜实在想不出,晋王为什么会喜欢宋明岚这样没用的美人。

    是因为她的那张脸?

    她拒绝承认晋王是个这样肤浅的人。

    “那你会什么?”虽然是充作皇子教养,可是玉宁国的这位继后对自己唯一的血脉十分用心,不说琴棋书画样样超绝,甚至弓马骑射,玉镜也十分精湛。

    她只觉得自己优秀得无以复加,再看晋王,就挑眉说道,“难道你在萧惊羽的身边,也什么都不会?”

    “念经。”宋明岚突然开口温声说道。

    “什么?!”

    “我会念经。金刚金法华经种种,殿下喜欢什么,我就给您念什么?”

    宋明岚这是发自肺腑的。

    毕竟,在山中八年,她也的确熟练了各种的经文。

    见玉镜冷着一张脸看着自己,眼底带着几分厉色,宋明岚就笑了笑。她堵住了这位九皇子的嘴,换上了自己挑选的那件还不错的宫裙,这才跟着玉镜一路往沁园去了。见玉镜坐在自己的身边脸色阴晴不定,宋明岚就摸了摸自己发间的金簪。

    她既然敢来玉宁国,就是来玩儿命的。

    若她能带走自己的大哥,那自然皆大欢喜。

    可若是不能,她也有一簪子捅死自己的心理准备。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的脸色沉静,端坐在车中,直到这车稳稳地停住了,方才下车就看见自己的面前是一片广大的皇家园林,郁郁葱葱,占地极广,其中的山石景色仿若南边的园林,又有亭台楼阁立于其上错落有致。

    这仿佛当真是一处十分重要的地方,甚至有众多的侍卫脸色严峻地在其中等候。

    玉镜下车,脸色阴冷了一瞬,露出了含情脉脉的爱慕表情,伸手对车上的宋明岚笑道,“小心些,我扶着你。”

    她的眼睛闪烁,宋明岚却知道她绝不会在此刻发难,也不在意地将手放在了她的手中,缓缓下车。

    哪怕她已经收敛,可是仪态翩翩,姿容绝世,却还是吸引了旁人的眼。

    “九皇弟?”那头儿就传来了一道爽朗的笑声。

    宋明岚抬眼看去,却见正有两个男子联袂而来,其中一个高大威武,面容坚毅,脸上笑容爽朗,另一个却面容温煦平和,目光清正。想到那高大男子唤玉镜为九皇弟,宋明岚想到晋王与自己分说过玉宁国如今还剩下的三位皇子,就知道这高大的男子就是大皇子。

    大皇子乃是庶出,然而因年纪最长,战功卓著,因此是玉镜争夺皇位的对手。

    玉镜的目光越发闪烁,抬眼,笑吟吟地唤道,“大皇兄。”她顿了顿,理了理自己鲜亮耀眼的锦衣,这才漫不经心地抬眼对那温煦却没有什么特色,容色也不过是清俊的男子抬了抬下颚道,“六皇兄。”

    她也的确看不上这个一向懦弱,甚至只知道在大皇子身后当跟班儿,口口声声对皇帝说什么日后愿为贤王的六皇子。

    宋明岚垂目,立在玉镜的身后。

    她没有想到自己的运气竟然这么坏,一出门就遇到了玉宁国的两位皇子。

    她只想悄无声息地去看自己的大哥,如今看来只怕是不能够了。

    “这位就是你的那位心上人?确实是个美人。”大皇子看见宋明岚那清艳逼人,带着几分幽冷的艳美时,眼底露出几分惊艳。

    只是他并不是一个在女色上上心的,一心都在建功立业,好因功成为太子之上。

    因此,他不过是看了宋明岚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那位六皇子对宋明岚微笑颔首,带着几分善意。

    “还不给大皇兄六皇兄请安?”玉镜就笑着对宋明岚说道。

    宋明岚一顿,压低了声音,垂头恭敬地请安,又默默地站在玉镜的身后,一副我很听话的样子。

    “这可跟从你们府里传出来的话儿不一样儿。不是说是个清高的美人儿,连你都要捧着小心侍奉着?这今日亲眼见到,竟然是这样乖巧的脾气,九皇弟,你也是有福气了。”大皇子的话令玉镜的眼底一冷,之后她又假笑了起来。

    她昨日才将宋明岚安顿好,今日大皇子就什么都知道了。

    可见她那府中并不太平。

    更叫玉镜难道恼火的,是大皇子竟然完全不避忌这个话题,当众提及在她府里放了钉子。

    “她啊,娇嗔小性儿,只是却很知道在外给我留脸面。”玉镜越发深情款款地看了宋明岚一眼,仿佛在她的眼底,这世上再也不会有哪个女人会令她这样心动,重视非凡的样子。

    这不亚于将宋明岚放在火上烤,可宋明岚却并不在意。

    比起宋明河,什么都不重要。

    见玉镜当真喜爱宋明岚,大皇子就露出了一个若有所思的表情。

    “只是她的身份……”

    “虽然她不过是寻常的书香门第,前儿路遇路匪,家中人都死了,她如今是个孤女,可是大皇兄,这情不知何起,一往情深,我心里只有她一个,就算她是个孤女,没有什么根基身份,可我也想要和她在一块儿。既然今日大皇兄见到了她,求皇兄在父皇母后面前为我求情,叫她能嫁给我。”

    玉镜的这番话,若宋明岚不知她心怀鬼胎,还是个女子,那当真要被她感动了。

    堂堂九皇子,继后嫡子,身份尊贵,竟然对一个孤女一往情深,不肯辜负。

    这是世间所有女子的梦想和憧憬。

    大皇子也犹豫了起来。

    他久在军中,性情更硬朗,哪里知道这些小心机,此刻不为与自己争夺皇位的玉镜宁愿舍了日后妻族的辅佐而高兴,反而一心一意地为这个最小的弟弟打算,迟疑地说道,“你要娶她为王妃?只怕父皇与皇后娘娘是绝不肯的。她没有根基,也不是豪族之女,这样的身份,做你的侧妃都是高攀了。”

    “就是因她没有根基,才不能做侧妃。”

    玉镜一脸为宋明岚着想,央求地对大皇子说道,“不然日后身份显赫的正妃进门,哪里还有她的活路?大皇兄,我也没有那么多的计较,只求一心人。父皇一向看重大皇兄,求大皇兄帮帮我。”

    “你还真是喜欢她。”大皇子就觉得这个一向骄傲的弟弟这回是真的陷进去了。

    不然,甚至侧妃都舍不得叫她做?

    还担心她的日后?

    “我既然喜欢她,就一定要为她铺好路。”

    大皇子就沉吟了起来。

    “若你执意如此,日后不会后悔,父皇面前我倒是可以为你说说情。只是皇后娘娘面前我却无能为力。九皇弟你也知道,娘娘性情……”他含糊地说道,“只怕我说得多了,反倒成了包藏祸心。”

    “能劝动父皇就好了。”玉镜眯了眯眼睛,就急忙说道。

    她巴不得闹大。

    宋明岚这样美貌,世间有几个男人会不心动?

    若是她那个父皇也会心动,那就更好了!

    “不急。”宋明岚就在此刻微笑说道。

    “什么不急?”她竟然在此刻出声,大皇子就觉得很诧异了,急忙看向她。

    当正视宋明岚那张俊美的脸,大皇子才越发地发现,她的确是一位会令人奋不顾身也要爱惜的美人。

    当那双仿佛含着一缕清幽的眼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明明凉薄,却无端地令人感到一点燥热。

    宋明岚微微一笑,看向玉镜的方向,眼底无动于衷,声音平和地说道,“关于婚事,还有向陛下与皇后娘娘求情,这都不急。”

    见大皇子露出几分诧异,她和声说道,“九皇子殿下为我考虑,我也该为殿下考虑。我出身有碍,怎能这样自私,因自己的缘故就令九殿下这样为难呢?”

    “殿下也该知道,我本就不在意殿下的正妃之位。”宋明岚声音凉薄地说道。

    她的目光之中充满了了然,玉镜猛地收回了目光。

    六皇子无声地站在一旁,勾唇笑了笑。

    大皇子却被宋明岚的这份得体与懂事感动了。

    “这世间女子为了名分,起了多少的纷争,难得竟有你这样为了旁人如此明理的女子。不谄媚,不贪心,本分守礼,也不是那等看着九皇弟身份一心只爱慕虚荣的轻浮女子!真是令人刮目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