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宠妃 第243章九皇子的秘密
作者:花青雪的小说      更新:2017-11-30
    那眼神太尖锐,宋明岚一瞬间都觉得这名为玉镜的美少年会扑上来将自己杀死

    片刻,少年收回了目光,看向晋王的方向。

    “王妃?”他冷笑问道,“连你都学会联姻那一套了?”

    虽然脸上看起来不屑一顾,可是他的声音却透着几分嘶哑。

    宋明岚不知怎么就觉得十分古怪。

    “本王从不屑联姻。明岚是我的爱人。我深爱的人。”晋王听到联姻两个字就皱眉。

    他十分讨厌在别人眼中自己和宋明岚之间的感情沾染上这样的利益瓜葛,也讨厌别人用这样肮脏的目光去看待宋明岚对自己的感情。

    他从未有这样恼怒的时候。

    “爱人?不可能!”

    玉镜突然冷冷地说道,“你怎么可能会有爱人!”

    他仿佛不将宋明岚放在眼中的样子,甚至连一个眼神都不去看宋明岚,仿佛是这样,就代表了自己对宋明岚的蔑视与不屑。

    可是宋明岚也不大在意这个,玉镜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年纪,她如今又有求于人,为什么要去和一个少年辩驳自己与晋王的感情?

    可是晋王却起身来到宋明岚的身边,握住了她的手。

    “若你待明岚是这样的态度,就回你的玉宁国去。”他冷冷地说道。

    玉镜不敢置信地看着晋王。

    “是你有求于我!”

    “就算没有你,不过是麻烦一些而已。可是明岚却只有一个。她在我心中是独一无二的,别人都不能小看她。”晋王一向冷漠寡言,可是却为了宋明岚说了这许多的话,玉镜仿佛也很熟悉他的性子,脸色十分难看。

    “你……”

    “不必在意他。”晋王已经垂头对宋明岚说话了。

    宋明岚美眸流转,看着陡然气红了眼睛,身躯微颤,却不知什么原因竟然没有大怒离开的玉镜。

    “明岚,明河?你是宋明河的什么人?”玉镜看到晋王待宋明岚这样体贴,一双眼里都是眼泪,却只是傲然地对宋明岚冷笑说道,“莫非你就是宋明河念念不忘的那个妹妹?你真的喜欢他?可笑!若当真爱着他,为什么叫他亲身犯险,你不知道敌国的危险吗?自私自利,你和你大哥真是一丘之貉!”

    “这是我和飞羽之间的事,与殿下无关。”宋明岚就淡淡地说道。

    “飞羽?是谁?”玉镜见晋王的眼满满地落在宋明岚的身上,陡然脸色微微一变。

    “你名为惊羽,难道不对?!你连名字都骗我?”

    “我的确名为惊羽。飞羽只有明岚可以叫。”

    晋王冷漠的话,几乎叫这少年摇摇欲坠。

    宋明岚看着玉镜的模样,突然在心里明白了几分,可是心中却更加骇然。

    怎么这位玉宁国皇子对晋王仿佛有情的模样?他……

    “我来就是为了宋明河。”见两旁的侍卫扶住了那微微踉跄的少年,晋王就冷淡地说道,“你坐下,我有话跟你说。”他见宋明岚一双美目都落在玉镜那张秀丽美丽的脸上,就心里有些醋意,压在宋明岚的耳边低声说道,“不要看他。”

    “为什么?”

    “一个女人有什么好看的。”晋王不以为然地说道。

    “什么?!”宋明岚猛地张大了眼睛。

    “女人?!”

    “没错。所以你不要喜欢她。”玉镜生得极美,是难得干净清冽的美少年的模样,又带着几分精致的傲慢,晋王听说有许多女子会喜欢玉镜这样的美少年。

    他在京中的时候就不知偷偷干掉了多少的情敌,如今更担心宋明岚喜欢玉镜的那张脸。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爆料。

    可是玉镜身边的侍卫们已经刀兵出鞘,紧张地护住了玉镜。

    玉镜微微一颤,不敢置信地看着暴露出了自己最大秘密的晋王,仿佛不能相信晋王竟然出卖她。

    哪怕不过是在宋明岚的面前,可是她的眼睛顿时就红了,尖声叫道,“萧惊羽!”她颤抖着身体,迎着宋明岚诧异的目光,只恨得眼睛通红,片刻就落下泪来,厉声道,“你为了这个女人,竟然暴露我?!”

    她又露出十分伤心的样子。

    显然,当晋王竟然毫不在意地将她的身份暴露,令她无法接受。

    仿佛叫她明白了,晋王心底她并没有那么重要。

    “自然是明岚在我心中更重要。”晋王对玉镜的怒意无动于衷。

    玉镜突然落下了眼泪来,只是滴落两滴清泪,突然扬起了头,之后冷冷地看住了宋明岚,嘴角勾起了一个厌恶的笑容。

    她仿佛撑着最后的骄傲,居高临下地看着抬眼看来的宋明岚,许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变得平静。

    “萧惊羽,我不想再从你的口中听到我的秘密。”

    她反身坐下,轻声说道。

    晋王却无动于衷。

    “说吧,你想怎么做。”玉镜淡淡地说道。

    她一瞬间就将所有的情绪收拾好,宋明岚心中顿时一凛。

    只是叫她更觉得心里不高兴的是,玉镜看向晋王的眼神。

    那当真是爱慕的眼神,喜欢得无以复加,因此厌恶他身边所有女子,痛恨他爱的女子的眼神。

    可是那眼神如今也都收敛在了玉镜一双漂亮的眼睛里。

    “我只要宋明河。”

    “你要带他走?”

    “对。”

    “为了这个女人?”

    “你别想耍花样。玉镜,本王不想一拍两散。”晋王显然知道玉镜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性子,淡淡地说道,“宋明河若少了一根毫毛,本王说不得只能拿你与你的那位母后为他陪葬。”

    他的薄唇勾起一个冷冽的弧度。

    玉镜阴沉着脸看着一旁的帐子,许久,点头说道,“可以。”

    她看着晋王突然笑了。

    “你我之间有许多可以互相帮助的地方,你放心,我还没有为了一个不怎么在意的俘虏,就坏了你我之间的感情。”

    她意味深长地看着晋王,又看了看宋明岚,勾起了一个挑衅的笑意,和声说道,“分则两害,合则两利。惊羽,你忘了,从前我们合作得多么愉快。”

    “不过是利益,没什么感情,你不必混为一谈。”晋王却十分不解风情地说道。

    “你!”

    玉镜脸色一变,美丽的脸上又似笑非笑起来。

    “就算是这样,我们的联盟,我也希望会长久地保持下去。”

    她看着宋明岚一双沉静的眼睛,勾着嘴角说道,“日后你我之间的关系还可以更紧密一些。你是皇子,我……也是。想来我们可以有许多共同的话题,不是吗?许多的秘密,我们也可以分享。”

    她似乎要故意引动宋明岚的嫉妒。

    可是宋明岚却真的没有什么好嫉妒的。

    她的确对玉镜爱慕晋王,甚至在她面前这样张狂地宣告有些不高兴。

    可是她又觉得可怜玉镜。

    她现在知道晋王口中,捏着玉镜的秘密到底是什么了。

    明明是女儿身,可是却充作皇子长大,只怕世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嫡皇子,竟然是个女子。

    为什么会这样?

    皇后独子?

    这么说,只怕是皇后为了稳固后位,因此骗了所有人?

    她垂了垂眼睛,又觉得这玉宁国只怕也与自己朝中一般,皇子之中纷争不绝,后宫不大太平。只是不论皇后是自保还是怎样,叫玉镜充作皇子,如今她年纪尚幼雌雄莫变也就罢了,可是若来日再过几年,女子与男子之间的差异只怕就要很大了。

    到时候,玉镜只怕不能再如此刻这般轻松地伪装。

    若她是玉镜,到了如今已经开始不能隐瞒众人视线的时候,只怕……

    她和晋王来得正是时候?

    虽然心中生出了许多的心思,可是有晋王在一旁,她也并不会多嘴。

    耳边是玉镜挑衅的种种,甚至还有对晋王的莫名的亲昵,她不过是莞尔一笑罢了。

    晋王却下意识地看了宋明岚一眼。

    他抿了抿嘴角,握住了宋明岚的手。

    “你不开心。”他低声说道。

    “没有。”

    “你不开心。”晋王摇了摇头。

    宋明岚的脸上是在笑,可是他却能感受到她心底的不悦。

    仿佛理智上,宋明岚什么都看的分明,都懒得在意。

    可是她身体上更直接地告诉晋王,她是不高兴了的。

    “有一点。”宋明岚轻叹了一声。

    她没有想到晋王比她自己还要敏锐,甚至连她心底的那点刻意隐藏了的不快都察觉到了。

    见宋明岚对晋王点头承认,玉镜正眯着眼睛看着她,目光落在那绝色的脸上一瞬,带着几分讥讽地说道,“妒妇。莫非看到萧惊羽和别的女子说两句平常的话,你都要心中不悦?他是皇子,是最优秀的男子,你莫非想把他别在你的腰带上,叫他一辈子不要和别的女人说话?”

    她理直气壮地指责宋明岚。

    一脸的光明正大,仿佛她方才故作亲密的做作都不存在一般。

    宋明岚只是冷淡地笑了笑。

    难道她还要和情敌保持十分亲密的联系不成?

    “关你何事。我与明岚之间不必你一个外人来置喙。不悦才好。这是对我的重视和爱。”

    晋王理直气壮地看着脸色顿变的玉镜。

    “我就愿意挂在她的腰带上。”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