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宠妃 第227章压寨夫人
作者:花青雪的小说      更新:2017-11-30
    宋明月泪眼朦胧地看着面前的方静书。

    一夜之间,温润如玉的青年,竟然会变得如此狠心。

    曾经,她只要一落泪,他就只是笑笑,将要求都揭过,而不是逼迫与她的。

    可是看着方静书那双冷漠的眼睛,那双曾经仿佛带着一缕春风,温柔的眼睛,如今是那么冰冷地看着自己,宋明月就觉得手心儿发凉,颤抖了很久,低声说道,“表哥,你怎么能这样逼我。”

    这是多么艰难的选择啊。

    若她选择李氏,那只怕方静书当场就要翻脸,就要不娶她了。

    是不是……他正期待她要选择李氏,然后以此为借口不娶她?

    宋明月的心里一下子就警惕起来,想到方静书面对宋明岚的失魂落魄,还有面对自己时的冷漠无情,她的心里扑通扑通跳起来,许久,方才一双泪眼看着方静书勉强地说道,“表哥,我愿意选择你。”

    她选择了男人,而不是自己的母亲。

    方静书沉默了下来。

    许久,他的嘴角突然勾起了一个平静的笑容,轻声说道,“原来,你也不过如此。”

    她竟然当真为了一个男人,连自己的母亲都不要了。

    口口声声的孝顺,不过是要先建立在她的安好之上才行。

    若自己和母亲之间权衡,那宋明月选择的还是她自己。

    “既然如此,那你就预备成亲吧。”方静书再也不能忍耐留在这个令人恶心的房间,面对这个令人恶心的女子,他转身对脸色不好看的忠靖候微微施礼,低声说道,“饶了舅舅的清净,是我的不是,我给舅舅赔罪。只是四表妹……”

    他抬眼看着忠靖候沉声说道,“今日为了自己舍了她母亲,来日只怕舅舅的安危在她的眼中,也不过如此。”

    他转身就走,甚至都没有分神去看那一直想要和自己说话的宋明岚,这仿佛是在逃避,因为他不想叫宋明岚为自己伤心,来劝慰自己。

    他走得很快,宋明岚起身就追了出去。

    “表哥!”

    她才追了两步,就见方静书顿了顿,回头看着自己笑了笑。

    一时间,宋明岚竟觉得自己什么都无法说出口了。

    “对不起。”

    “如今,我反倒要庆幸,三妹妹你从未对我倾心。”那俊秀的青年和宋明岚离的远远儿的,仿佛隔了很遥远再也无法接触的距离,他看着对自己垂泪的少女,许久方才轻声说道,“若三妹妹当日喜欢的是我,见到我和宋明月那个样子,只怕比今日要伤心百倍吧?”

    时到今日,他依旧在为自己担心。

    宋明岚就低低地哽咽了一声。

    窈窕绝色的少女,捂着脸颊低泣落泪。

    “今日这一切,都不是三妹妹的错。我竟没有想到母亲,竟然会对我做这样的事。”

    方静书轻叹了一声,突然看着宋明岚露出了一个浅笑,看着她的脸柔声说道,“三妹妹你从来都没有错。不要为了母亲和她们的错误,来惩罚你自己。”

    “你为什么要娶她?”

    “既然她得母亲的心意,那娶了又如何?更何况,我不能叫她坏了你的名声。”

    宋明岚再泼辣再狠毒,也不过是性情强硬。

    可若是传出和男人不清不白,那就是品行,就是天生下贱。

    若世人都知道宋明月竟然自荐枕席爬上他的榻,那只怕会牵连宋明岚,毕竟宋明岚早就和晋王之间隐隐有些传闻,他不过是想要保护她而已,哪怕是最后的最后,也想保住自己最深爱的这个女孩子。

    日后,只怕他就当真没有资格再保护她了。

    “我走了。三……表妹。”

    优雅却有些疲倦的青年转身走了。

    宋明岚眼泪看着他的背影,又觉得心里难过得厉害。

    她在空无一人的空地上落泪,片刻,却感到自己的肩膀被人轻轻地按住,转头却看见了晋王的脸。

    这青年的眼中露出几分茫然,却什么都不问,只是给宋明岚一个依靠,许久之后方才低声问道,“怎么了?”

    “表哥被宋明月暗算了。”宋明岚就含泪将清晨发生之事说了,晋王脸色平静地听完,见宋明岚自责自己明知道成国公夫人和宋明月是什么人,却没有护住方静书,便轻声说道,“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那丫头心存算计,就算你今日护得住他,来日她也能得偿所愿。”

    都能叫成国公夫人这做母亲的亲手给儿子下药,那还怎么防?

    只是晋王却觉得方静书可惜了的。

    世家公子,温润如玉,翩翩仪态令人倾心,他什么女子娶不到?

    却偏偏被宋明月给算计了。

    “表哥认了这门婚事,我想着,只怕他的身边要不消停了。”宋明岚虽然得晋王的安慰,却还是觉得心里难过。只是她不愿叫晋王陪着自己一块儿心情不好,急忙打起精神问道,“你来这儿是做什么?”

    “我不放心你,恐你偷偷儿自己跑去救你大哥。”

    “这事儿我想过,”宋明岚勉强想了想,方才握住晋王的手给自己一点温暖,低声说道,“我想得太简单,只想着去救我大哥。只是若是我一个弱女子前往,只怕只会成了那个拖后腿的。”她将头抵在晋王的肩膀上。

    这短短时间却生出这么多事,令宋明岚感到无言的疲倦。

    她甚至觉得自己变得软弱了。

    若是从前,哪怕是无数的重担压在她的身上,她也会努力挺直了脊背走下去。

    可是如今……

    因为有了晋王,所以她变得软弱了。

    因为知道自己有了可以真正放心依靠的人,所以她才会变得软弱。她不知道自己这样的改变是好还是坏,可是感到晋王手里的手臂把自己圈在怀中轻轻拍打自己的脊背,仿佛是在哄着自己,宋明岚就觉得眼眶酸涩起来。

    “你要把我惯坏了。”她一滴眼泪揉进晋王的衣襟里去。

    “嗯。”晋王冰冷的目光化作柔和,低低地应了一声。

    “我总想着,往后就靠你了,我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去做,只做一个安安静静的女孩子。”

    如同那些世家贵女一般,没有阴谋纷争,也不必背负那么多。

    唯一的烦恼,或许不过就是明日的簪子,该有赤金还是红宝,或是衣裳,该用什么才会更漂亮。

    若是那样就真的太好了,到了那个时候,她的身边有自己喜欢的男子,有自己曾经相依为命的兄长,有很多很多疼爱自己的人。

    她会慢慢变成和如今这个尖锐的女子完全不同的女孩子。

    “都交给我。”晋王压低了声音,垂头用凉薄的嘴唇碰了碰宋明岚的侧脸。

    他满眼的爱惜,哪怕宋明岚看不见,他却不在意。

    他的爱,本就不是做给她看的。

    “好。”宋明岚迟疑了一下,一双小小的手用力地抓住了晋王的衣裳,她靠在这青年的怀里,听着他那有力的心跳,突然觉得这样也不错,当真安然。耳边就传来晋王轻声的声音说道,“我和王兄已经说好,我会去边关。”

    宋明岚霍然睁大了眼睛,将晋王推到自己的面前。

    “你怎么……”

    “母后和王兄很重要,大事也很重要,可是你却更重要。”见宋明岚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晋王想了想就说道,“你总是不信我能够两全,罢了,我带你进宫,叫母后和你说。”还未等宋明岚反应过来,他就一手将宋明岚给扛了起来。

    不是抱起,而是将这柔弱妩媚的少女给扛在了肩头。

    “呀!”

    宋明岚哪里见过这个,顿时就伏在晋王身上发出一声惊呼。

    “古来那些压寨夫人,都是这么扛上山。”晋王的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轻声说道。

    “那是山大王才那么做!你也是土匪吗?”

    宋明岚就感到自己压住了晋王的肩膀,眼前失重的感觉叫她头昏眼花,用力地举起拳头来锤了他两下子,却见这突然化身土匪的青年又把自己往肩膀上颠了颠。

    宋三小姐软软地垂在这青年的身上,一动不动了。

    她感到头晕眼花,被这青年给颠得骨头都断了。

    “你这个混账,竟然真敢这样待我。”这真是……

    从前还珍惜无比地抱着身前,如今……成了压寨夫人了。

    见她心情果然好了许多,晋王的目光越发温柔,却只是一声不吭,大步流星地就在忠靖候府那些下人目瞪口呆的目光里将自己这压寨夫人塞进了晋王府的马车,一路往宫中去了。

    不提宋明岚在车上是怎样恼羞成怒掐了他许久,只说宋明岚下了车立在皇后巍峨的宫门前,突然感到畏惧。

    皇后知道她心爱的儿子,为了一个女人就要去边关犯险,不顾及自己的性命吗?

    甚至连自己的母亲和兄长的安危都不顾及,在这样紧要的关头,离开帝都。

    远去万里之外?

    皇后该怎么想她?

    会不会心里也将她当成是狐媚的女子,因此厌恶她,后悔对她那么好了?

    宋明岚紧张极了。

    皇后对她那样慈爱。

    她不想伤她的心。

    &26412;&25991;&26469;&33;&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