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宠妃 第203章佛口蛇心
作者:花青雪的小说      更新:2017-11-30
    “你,你把表哥。”

    “这一回你也可以把你表哥给送宫里去博恩宠了。”宋明岚就很贴心地说道。

    送美人入宫博前程,这李家业务应该也蛮熟练的是不是?

    之前李贵妃一个人入宫,才有了李家这十几年的风光。只是李贵妃到底一个人在宫中孤军奋战,多么辛苦啊。

    宋三小姐从前地得罪过李贵妃,如今心生歉意,因此帮李贵妃找个帮手入宫,这不是天大的好事吗?

    没准儿李贵妃还会感激她的吧?

    绝色的少女眼里含着浅浅的笑意,觉得自己也很可爱。

    虽然李忠长得磕碜了点儿,不过也是李家子,往宫好好儿奉承乾元帝和李贵妃好了。

    “你太狠毒了!”

    宋明月牙齿咯咯响了一会儿,才憋出这么一句话。

    宋明岚都被逗得花枝乱颤了。

    “我是个狠毒的女子,你早就该知道了。四妹妹,如今推脱自己的责任可不好。难道日后李家上门,你也要哭着说你不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所以才叫李家长房从此断子绝孙?”

    见宋明月雪白的脸上全是眼泪,完全没有了方才的得意霸道,宋明岚就觉得没意思极了。

    正在此刻,侯府里已经人声鼎沸,有人举着火把往这头儿来了。

    都是因为李忠的惨叫太惨了,叫人听着大半夜的瘆得慌,哪怕离得远,可是声音却掩盖不住。

    “三小姐,您擦擦脸吧?”那小丫鬟也给吓得不轻,见宋明岚半边皎洁的花容上还带着血迹,急忙上前颤巍巍地举着帕子给宋明岚擦脸。她见那贵妃赐婚的旨意就在脚底,迟疑了一下,把那卷轴往血水里踩了踩。

    宋明岚就看了这机灵的小丫鬟一眼。

    她才叫这小丫鬟给擦干净了脸颊,就见远处的下人们已经冲了过来。

    当首的就是两个婆子,匆匆到了近前,看见宋明岚手里握着袖刀立在宋明月的面前,一双眼在月色之下寒凉入骨,透着令人恐惧的冷酷。

    她虽然脸上胡乱被擦干净,可是却还有几滴鲜血都在脸上。

    她垂落的手中握着的那把袖刀还在往下滴血,漂亮的裙子上大片大片的血迹。

    一个男人正在地上翻滚惨叫。

    事到如今,傻子也知道发生什么了!

    “哎哟喂三小姐,您有事儿没有?!”这些下人都知道晋王青睐自家府中的三小姐的,更何况晋王手上大方,说赏赐就赏赐,她们自然将宋明岚当成仙子一般侍奉。

    如今一看就知道有人敢冲撞宋明岚,哪里还敢怠慢。

    若怠慢了,那晋王日后也绕不了她们啊!

    “无妨,只是受了惊吓。”

    宋三小姐看起来就不像是个有事儿的样子。

    衣裳整整齐齐,发髻都没有散乱,脸上的笑容惬意极了。

    那当首的婆子就觉得自己问错人了。

    她应该先问问那不知名的狂徒有事儿没有的。

    只是此刻李忠正地上连打滚儿的力气都没有了,奄奄一息地缩成一团,正露出他的那张脸孔来。他也是经常来往忠靖候府的,这些下人自然也认识他,一下子就看清楚这乃是李家的大少爷。

    就因为看见是李忠,顿时令人手足无措。

    “快去禀告……禀告三太太。”

    两边儿都是主子,本想将狂徒拿下的婆子顿时就犹豫起来。

    李氏虽然失势,可是肚子里怀着忠靖候的幼子,宫里还有李贵妃,她也惹不起啊。

    这么大的事儿她无法决断,然而如今太夫人染病,若知道府中竟然发生这种大事,只怕死过去都有了。

    李氏有孕,二太太病弱,如今忠靖侯府中能做主的也只有三太太,她命人去跟三太太禀告,又迟疑地看了宋明月一眼。

    都是积年的下人,她自然也看出这其中的蹊跷。

    这婆子主管侯府内宅,也记得宋明月曾经命人今夜不必在这条小路上走动。

    然后就闹出这样的事儿……

    这怎么看着是……

    是四小姐带着自己表哥,想要凌辱三小姐,却偷鸡不成蚀把米,叫三小姐给捅了一刀。

    这里头的弯弯绕绕顿时就叫这婆子不寒而栗了,她不敢再多询问,唯恐惹祸上身,更畏惧此刻宋明岚那双笑吟吟却透着冰冷的眼睛,因此束手在一旁,只命人将此地照得灯火通明,却不叫人上前做点儿什么。

    “你们还在做什么?!还不来救我?!”

    宋明月见宋明岚拿刀子给抵着,坐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四小姐……”那婆子就赔笑。

    “快啊!”宋明月就要哭出来了。

    她只觉得宋明岚狠毒得无以复加,竟然这样伤害了李忠。更可怕的是,宋明岚说的每一句话,都叫她不能反驳。

    若李忠当真被阉了,那李家一定会恨死她的。

    没有她的撺掇,李忠又怎么会招惹宋明岚这样可怕的女人!

    “谁都不必过来,等一会儿,有四妹妹你爬起来的时候。”宋明岚很满意那婆子的识趣,见她对自己赔笑,就对了小丫鬟使了一个眼色。

    那丫鬟急忙快步走到那婆子的面前,从袖子里摸出一把金瓜子来笑着说道,“给嬷嬷们吃酒,大晚上的,都辛苦了。”

    这是宋明岚入宫时打赏那些带路的宫女太监的,正好儿也可以赏给这几个很快就过来了的下人。

    “多谢三小姐!”

    谁不喜欢赏赐,几个婆子都急忙给宋明岚道谢。

    “你们素日里打理后宅也辛苦。更何况,能听到有异动这么快地过来,可见你们的忠心。”宋明岚哼笑了一声,见那几个婆子都越发地里里外外忙碌的样子给自己看,就勾起嘴角看向李忠的方向。

    这家伙都不动了。

    默默算了算李忠失血的时间和自己那一刀的位置,宋明岚就对一个婆子抬了抬下巴。

    “三小姐有什么吩咐?”

    “请个太医过来。四妹妹待我不仁,我心怀慈悲,却不能看有人殒命在我的面前。”

    这婆子就抽了抽嘴角。

    给了人一刀又装好心给人请太医,佛口蛇心说的大概就是她们这位三小姐了。

    “这……”

    “无妨,你去吧。”

    宋明岚可还没想自己摊上人命官司呢,叫那婆子去请最好的太医过来给李忠看伤,这才笑了笑,侧头悠然地问那小丫鬟道,“你叫什么名字?”

    珍珠和惠心年纪都大了,日后若嫁了人,她身边就空虚了。

    “奴婢杏儿。”那小丫鬟急忙说道。

    “是个讨喜的名字,往后跟着你惠心姐姐吧。”

    宋明岚这话自然代表日后会重用她,杏儿的眼睛亮了,急忙跪下给宋明岚磕头。

    宋三小姐笑眯眯地受了这一拜,顺便就看不远处假山之上女卫们郁闷的目光投过来。

    这个……方才三小姐动手太快,完全没给人家女卫们发挥的机会。

    三小姐把女卫们的活儿都给抢了。

    她觉得对女卫们很抱歉,决定回头给人家安抚安抚,免得来日这几位撂挑子不干了。正在心中想着自己的心事,看那杏儿一个小丫头片子兴高采烈地护在自己的面前,就忍不住心中愉悦几分。

    远处,三太太披着一件衣裳就快步过来了,看那气色不大好。

    谁大晚上的被叫醒也没什么好气色。

    她嘴里也不知骂骂咧咧什么,到了宋明岚的面前气儿也不顺,一眼都不看宋明月,先将宋明岚的手臂给用力抓住了,脸色发白地问道,“听说你遇到狂徒了?!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来害你!王八蛋,这回我非送这混账去衙门不可!”

    “三婶儿别恼,先看看再说,送衙门去也兴师动众了。”宋明岚就笑着说道。

    “你怎么烂好心?这等恶人,你不送到衙门里去,日后再祸害别人可怎么办?!”

    哪里还能祸害?

    想祸害也没那个硬件儿条件了不是?

    宋明岚勾了勾嘴角,温声说道,“是李贵妃的侄儿。若大张旗鼓送到衙门去,贵妃娘娘的脸上该不好看了。”

    “李贵妃?!”

    三太太一怔,之后目光落在了李忠的身上,眼角上顿时一条青筋乱蹦。

    “是他!”

    她又看见了软在一旁的宋明月,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是你!”

    她觉得满心的惶恐与后怕。

    当日在白马寺里,她的女儿宋明菲就差点儿着了李氏母女的道儿于杨国公,那时候因宋明岚几乎借着此事将李氏给逼死,因此宋三太太勉强忍耐,可是这种恨意却一直都留在她的心上。

    宋明菲是她的,谁动她一下她都会跟人拼命的。

    可是她却要勉强忍耐着自己的仇人。

    本以为此事就算揭过去了,可是如今宋明月竟然还来这一手儿。

    李忠今日竟敢在府中妄图强迫宋明岚,那来日若是色迷心窍,想对宋明菲做什么只怕也不是不可能。

    因为有宋明月给他领道儿呢!

    更可怕的是,李忠进出忠靖候府内宅这样轻松,防不胜防。

    这种种的胆战心惊和恐惧顿时就令三太太红了眼睛。

    “下作的小蹄子,竟敢害你的姐姐!”

    她忍耐不住,俯身一耳光就抽在宋明月雪白的脸上!

    “去,叫起来!请他来处置他这个好女儿!”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