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宠妃 第169章贤惠与私心
作者:花青雪的小说      更新:2017-11-30
    宋明岚噙着浅浅的笑意,低眉垂目,看起来十分本分老实地坐在太夫人的面前。

    此刻她听了满耳朵的唠叨。

    “这嘉泰公主也是,请你去上门,却害你受了伤。也不知要不要紧,若伤了骨头可怎么办呢?”

    忠靖候太夫人今儿一大早才知道宋明岚在嘉泰公主府受了伤,简直惊怒交加,急慌慌地就叫宋明岚来了面前。

    见她并没有伤了那张绝色的脸,太夫人就放心了许多,只是心一放下,就越发地唠叨了。

    柔弱婀娜的少女手上缠着厚厚的绷带,虽叫长长的水袖给遮挡住,只是看宋明岚那张没有血色的苍白的脸,还有微微颤抖不再娇艳的嘴唇,太夫人就打心眼儿里心疼。见宋明岚自己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她就叹了一口气。

    “你别不当一回事儿,如今仗着年轻,伤筋动骨也无妨,待你上了年纪你就知道厉害了。”

    “老太太不如再叫太医来给明岚瞧瞧。”

    秦青亲手捧着一些瓜果上来,放在桌上后就笑着说道,“老太太担心了一晚上,等太医给明岚瞧过了,您才能放心。”虽然是对太夫人说话,可是她点明了太夫人为了明岚担心了一整晚,也是冰雪聪明。

    “是真的没事儿,太医在公主府就给我看过,不过是皮外伤。”

    “公主当真小产了?”

    忠靖候太夫人就急忙问道。

    她顿了顿,犹豫了几分方才对宋明岚嗔道,“倒是你,这样无辜却卷入公主府的纷争,这不是得罪了承恩公府吗?”

    她一开始是担心宋明岚的伤势,此刻就越发地担心起了承恩公府的反应,隐隐她也听说公主府中杖毙了承恩公夫人,只是却不敢相信。

    承恩公夫人乃是超品的外命妇,怎么可能说打杀就打杀了?

    “您放心。”

    果然太夫人还是更在意侯府一些,只是宋明岚却觉得这没有什么好计较的,生于侯府,担忧侯府这不是很平常的事儿吗?她只是浅浅地笑了笑,就温和地说道,“是陛下与皇后娘娘的旨意,不然,谁敢动承恩公夫人一根毫毛?”

    “这么说,陛下是为公主做主了?”

    乾元帝是这样的态度,忠靖候太夫人就松了一口气。

    只要是乾元帝出头做的,承恩公再恨,也恨不到宋明岚的头上来。

    “陛下到底是爱女心切。”

    宋明岚端起茶来,将勾起的红唇给掩在茶盏之后。

    仿佛看破了宋明岚这小小的狡猾,秦青忍不住垂头微笑起来。

    只是她笑着笑着,目光就潋滟了起来,娇美的脸红润可爱,还带了几分独属于怀春女子的羞涩。宋明岚抬头就看见秦青这副模样,不由一呆。

    比起一向温柔娴静时,秦青此刻多了更令人心动的女儿情态。

    “这承恩公府也是的,大好的公主不去珍惜,连公主的血脉都不要,这简直是愚蠢。”忠靖候太夫人就深叹承恩公府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若忠靖候府有幸能尚个公主回来,太夫人都愿意把公主捧到天上去!

    只可惜在承恩公府眼里不值钱的公主,于忠靖候府却如同天上的云。

    然而想到一向安静从容,不似安泰公主那般飞扬跋扈,反而十分懂事的嘉泰公主,太夫人一颗心就发散了几分,迟疑了一下,方才握住宋明岚的手叫她回神儿,低声说道,“皇后娘娘与公主都与你亲近,这一回你也算是救了公主有功。你可知道……”

    她苍老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深沉的光。

    “公主对承恩公府是个什么意思?”

    “哈?”请恕宋三小姐还没有跟上自家祖母的思路,不由一呆。

    “公主还要跟承恩公府过吗?”忠靖候太夫人一咬牙就问道。

    她用力地握着宋明岚的手,眼里就多了几分企图。

    嘉泰公主的孩子叫承恩公夫人给撞没了,承恩公夫人被直接赐死,这样的深仇大恨只怕不能化解,那嘉泰公主和承恩公府还有什么好说的?必须要和离啊!

    且公主和离之后,这也不能说独守空闺,还是要再挑驸马的。

    她的孙女儿得宠于皇后,又救了嘉泰公主,就这样的情分,会不会叫公主点头,下嫁忠靖候府?

    别忘了,太夫人也是有孙子的。

    哪怕嘉泰公主是二婚,可太夫人也愿意娶了这位天潢贵胄。

    宋明岚虽初时没有想明白,然而隔了一会儿就明白过来了,顿时嘴角抽搐,不得不给忠靖候太夫人这灵活的想法给点个赞。

    若她不知道嘉泰公主已经有了情人,也愿意叫忠靖候府尚一位公主。

    不过,此刻她是拒绝的。

    不说嘉泰公主自己不干,就说忠靖候府里要出一位驸马,这驸马谁来做?

    可别是李氏的儿子宋明枫吧?

    那宋明岚岂不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当她傻啊?

    “公主如今正是伤心痛苦的时候,只怕叫驸马伤了心,也怕了,一时大概是不能想和离再嫁之事的。”宋明岚微微一笑,见忠靖候太夫人露出几分失望之色,就柔声说道,“老太太是真心爱惜公主,这我明白。只是老太太也要想想忠靖候府的立场。”

    她妩媚的眼角微微低垂,和声道,“若忠靖候府娶了嘉泰公主,那就是与承恩公府结下死仇了。”

    哦,人家的儿媳妇儿,忠靖候府眼巴巴地看着,一和离就迫不及待地尚回来,承恩公府怎么可能会不恨呢?

    这可和宋明依与怀乡伯府二公子和离不同。

    宋明依也没说杀了怀乡伯的老婆呀。

    “这……”忠靖候太夫人咬了咬牙,许久方才沉声说道,“若得了公主,结仇也无妨。”

    “你多留意公主,咱们侯府不着急。”她郑重地对宋明岚叮嘱。

    宋明岚嘴角抽搐了一下。

    这盯得还挺紧的。

    只是就算是嘉泰公主愿意下嫁忠靖候府,宋明岚都觉得未来的嘉泰驸马倒霉了点儿。

    那头上还不绿成大草原?

    “这不是我能决定之事,只是我记得了。”

    她含糊地笑着应了,见太夫人满意微笑,看着自己的目光越发慈爱,就偏头笑眯眯地喝着秦青专门儿叫人给自己炖的乌骨鸡汤,她正轻声感谢了秦青,就见门口处传来了丫鬟们恭恭敬敬的请安声。

    帘子被挑起来,露出李氏那张温柔美丽的脸来。

    见了李氏,忠靖候太夫人的脸微微一沉,露出几分不悦。

    她本不大喜欢心肠狠毒的李氏,不过是因李氏怀着忠靖候的骨肉因此才容了她。只是她却并不是原谅了李氏的意思。

    见李氏不着粉黛清雅秀丽,衣裳微微发福,她就不快地问道,“你不是说着一胎不稳,要养胎吗?怎么还来我这里?”

    “我来给老太太请安。”李氏眸光流转,十分恭敬地叫宋明月扶着说道。

    她柔柔上前,给太夫人福了福。

    “你的心是好的,只是这一胎更要紧。”因嘉泰公主失子之故,太夫人对李氏这一胎也很忧心,担心李氏这到处跑再将胎给掉了,因此努力挤出几分温和来说道,“好好儿在屋里歇着养着,只要你生了这孩儿,比给我请一百个安就强。”

    多子多福,自然是她心中的挂念。

    见太夫人这样看重自己这一胎,李氏眼中微微一沉,不着痕迹地看了宋明岚一眼。

    打从她有孕,宋明岚就小心谨慎,连丫头都不往厨房中去了,叫她找个陷害她的机会都没有。

    如今……

    她真是急死了。

    若宋明岚不露破绽,她怎么将这一胎赖在宋明岚的头上去?!

    “我明白了,绝不敢辜负了老太太的慈爱。”她心中流转,却努力掩饰着脸上的神色,赔笑上前说道,“其实儿媳今日给老太太请安,还有一事想求老太太答应。”

    见太夫人面露疑惑,她压着心中的嫉妒就笑着说道,“打从儿媳有孕,柳姨娘也有了身子,侯爷身边一直只有小猫儿三两只服侍,却没有一个贴心人。”

    “你的意思是……”

    太夫人就沉吟起来。

    忠靖候是她的亲儿子,儿子过得好不好,她自然十分在意。

    想到果然忠靖候身边没有得他心意的侍妾,太夫人就皱了皱眉。

    她已经知道忠靖候已经领了工部侍郎的差事,在外忙碌,若回家还没有个妥帖人照顾,她多么心疼儿子啊。

    “儿媳的意思是,想要给侯爷正经纳个合心意的二房来。”李氏忍着心中的嫉妒就笑吟吟地说道,“一则是得侯爷喜欢,纳了来叫侯爷心中快活,每日里也能闲散几分。另一则也叫儿媳有个臂膀,这理家管事也是个帮手。”

    “你有这份心,倒是好的。”

    素日里李氏拈酸吃醋,太夫人早有微词,如今见她这样懂事,苍老的脸上就露出几分满意的笑意。

    就连看向李氏的目光,都不似方才那般冷淡疏远。

    见她对自己这般温煦,李氏的心里恨得牙根儿痒痒,然而面前却更加柔弱贤良,起身就拉住了正垂目不语不愿理睬她的秦青,在这娇美女子诧异的目光里回头笑道,“老太太觉得青表妹如何?”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