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宠妃 第139章恶人先告状
作者:花青雪的小说      更新:2017-11-30
    在人家姑娘家里,威胁姑娘的娘家人,这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也就晋王能干得出来了。

    宋明岚抽了抽嘴角,潋滟的目光扫过脸色僵硬的太夫人和面露惊恐的成国公夫人。

    当然,还有僵立在对面的宋明月姐妹。

    “你怎么来了?”她低声问道。

    “路过。”晋王冷峻地说道,修长优美的手指在剑柄上动了动。

    他才不会说女卫来传话儿,说成国公世子来了侯府,因此飞一般地来了呢。

    只是他看似正经,宋明岚美丽的眼睛里却露出几分恍然。

    “不要胡思乱想。”她含着笑意轻声说道。

    “没关系,到底是你表哥。”晋王就露出一副善解人意的嘴脸了。

    只是宋明岚压根儿就没有提及方静书半个字,晋王殿下此举不是心有灵犀,就是早在心底计较了许多遍了。

    宋明岚都觉得晋王装模作样的样子可爱极了,挑了挑眉,见这人清冷的眼睛时不时看自己一眼,坏心地笑了。

    她面对晋王的时候,不知从何时开始,总是会想要真心地笑出来。

    “殿下清晨来我家是……”忠靖候太夫人就笑着问道。

    晋王勾了勾嘴角,冰冷地看了成国公夫人一眼,之后缓缓地说道,“母后召明岚入宫,本王来接她。”他说得平静极了,本脸色有些晦暗的太夫人一愣,之后苍老的脸上就露出了鲜明的笑容。

    “娘娘召见,这是三丫头的福气。”皇后愿意再次召见宋明岚,显然是很喜欢她的意思。

    晋王待宋明岚与众不同,这京中流传已久,如今皇后愿意做出这样的态度,自然也分明了她的意愿。

    显然,皇后是属意宋明岚日后成为晋王妃的。既然晋王与皇后都已经愿意了,那忠靖候府,即将会出一个亲王妃。

    想到这里,忠靖候太夫人的心就慢慢地偏了宋明岚。

    若说李氏有孕令她有几分动摇,哪怕晋王这鲜明的姿态,叫太夫人还是更愿意善待宋明岚。

    毕竟,李氏腹中的儿子虽好,可是李氏太歹毒,太夫人也很怕啊。

    “去吧,去换衣裳,别叫娘娘与殿下等你。”

    太夫人就对宋明岚温和地叮嘱,见她微微点头起身走了,这才对晋王笑着说道,“三丫头在宫中总是有些莽撞,若没有娘娘与殿下庇护,只怕十分艰难。”这姑娘进宫头一回就敢跟李贵妃叫板,这得是多大的胆子啊。

    “本王自然会保护她。”晋王淡淡地说道。

    “哼!”成国公夫人虽然不敢吭声,却难免露出几分厌恶。

    从前她不过是听宋明月姐妹说宋明岚与晋王之间不清白,如今可是亲眼所见。

    瞧瞧晋王被那妖精迷得五迷三道的样儿!

    因想到儿子可怜,如今还被宋明婉在鼓掌之中,成国公夫人本就是个鲁莽的人,阴阳怪气地说道,“母亲何必担心,三丫头还缺了人维护她不成?就算晋王殿下与娘娘一时顾不到,回头没准儿遇上五皇子,五皇子也会照顾三丫头的。”

    “你住口!”太夫人简直不明白,自己怎么养出成国公夫人这么个蠢货。

    “殿下别……”她正要堆着老脸赔笑,却只见眼前一道流光呼啸而去。

    一转眼,就砸在了成国公夫人的嘴上。

    “啊!”就听一声惨叫,太夫人心惊肉跳,却见晋王垂目端坐一旁,对面的成国公夫人竟是满嘴的鲜血,一声脆响之后,一个巴掌大的茶盏在地上摔得稀巴烂,成国公夫人口中呜呜含糊地叫了几声,偏头,竟吐出两颗雪白的牙齿来。

    “殿下你!”晋王一茶盏砸碎了成国公夫人的牙,太夫人顿时惊怒交加。

    她虽然总是呵斥成国公夫人,可这是她用心爱惜了几十年的独女,眼见爱女的牙都被砸掉了,太夫人的老脸顿时就挂不住了。只是见晋王那般镇定,成国公夫人气的浑身乱抖,忍不住微微太高了声音问道,“殿下这是做什么?!”

    成国公夫人到底是国公夫人,是外命妇,怎么能被这样折辱。

    “叫她闭嘴的意思。”晋王冷淡地说道。

    宋明月见成国公不仅牙被砸掉了,连美艳的红唇都破了,忍不住含泪张嘴。

    她才张嘴,就叫颤颤巍巍的宋明婉给捂住了嘴。

    这个时候谁再敢说一句,只怕晋王是肯定不给脸了。

    连和成国公府交恶都不怕,晋王还怕弄死她们这两个小丫头?

    “你!”

    “看在成国公的面上,本王轻饶了你。下一次你再敢侮辱明岚半句,本王可就不念与成国公的旧情了。”

    晋王看着捂着满是鲜血痛得从椅子里软到了地上的成国公夫人,见她哭嚎着滚在宋明月姐妹的怀里,目光冰冷。

    只是……

    都砸掉了人家国公夫人的牙,还说是给了成国公面子……

    这是不是太无耻了?

    忠靖候太夫人什么都不想说了。

    她已经知道晋王是个无法无天的人,且压根儿没有将忠靖候府与成国公府放在眼中。想到这里,她都觉得浑身冰冷,顾不得与晋王争执,匆匆忙忙叫丫鬟去给成国公夫人请太医来。

    晋王砸得成国公夫人满嘴血,她担心爱女容貌有损。

    成国公夫人本就是个蠢货,若再毁了容,那成国公哪里还会再多看她一眼。

    虽然如今成国公就已经不大理睬成国公夫人了,可也看在她美貌,并未薄待了她。

    一时太夫人的上房丫鬟们纷纷花容失色地奔走,不是去请太医就是去搀扶成国公夫人,闹得人仰马翻。宋明岚好不容易梳妆好了出来,就见一地的瓷器的碎片,满地的鲜血,还有凌乱狼狈的成国公夫人。

    她一双美妙的眼睛看了看众人,心中了然。

    “走不走?”她就当没有看见一般对晋王问道。

    “告辞。”晋王是这慌乱之中唯一镇定的一股清流,此刻起身就带着宋明岚扬长而去。

    他神态平静,就跟做了很普通的小事一样,只是宋明岚想到了就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

    “是你干的?”

    “她侮辱你。”成国公夫人不就是说宋明岚水性吗?晋王哼了一声,大手扣在宋明岚纤细的手腕上慢慢地说道,“她对你厌恶极深,而母后却对你十分慈爱。”

    这话就很有心机了啊。虽然都说爱情来了谁都挡不住,只是要嫁人是不是也得想想未来婆婆是什么样儿呢?

    成国公夫人那样的婆婆好,还是皇后那样温柔可亲的婆婆好呢?

    宋明岚哭笑不得。

    谁说晋王清冷冷漠的?这不是蛮有心机的吗?

    且他为自己收拾了成国公夫人,只怕成国公夫人更恨她了。

    “我是不是得多谢你?”

    宋明岚就噙着潋滟的笑意问他。

    这俊美绝伦的青年一顿,眯着眼睛说道,“不用,你可以欠着。”

    晋王殿下好不容易才又找到叫心上人亏欠自己的机会,一句谢谢算什么啊?

    要爱就给点儿实惠的。

    ……成个亲怎么样?

    “真的不要啊?”宋明岚艳丽的脸上就露出几分失望,喃喃地说道,“我本还想……”

    晋王的耳朵竖起来了,目光冰冷仿佛根本不要在意。

    他俊美的脸近在咫尺,明明很急切地想要知道,可是却偏偏露出冷漠的样子。宋明岚觉得有趣极了,想到他今日清早就来看望自己,不过是为了在太夫人面前施压,以防太夫人偏心李氏对她有所冷淡,心里越发感动。

    她心里是冰冷的石头。

    可是再冰冷,也叫晋王给焐热了。

    想到这里,她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散去,露出慎重的样子抬手,纤细的双手放在晋王的脸颊上,将他俊美无俦的脸慢慢转到与自己对视。

    她一双潋滟的眼对上他露出几分诧异的眼,柔软地露出了一个笑容。

    香风扑面而来。

    “多谢你。”

    微冷的樱唇轻轻地凉薄的薄唇上。

    他仿佛有些诧异地微微张开了嘴唇,宋明岚忍着心中的慌乱与羞涩,伸出舌尖儿轻轻了。

    她就感到一双大手扣在自己的手臂上,用力得要将自己给拗断一般。

    突然屏息之后,这青年的呼吸顿时炙热起来,反客为主,铺天盖地一般向她压了过来。

    宋明岚被冰冷的马车的车臂上,感受着这侵略般的亲吻,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被夺走。

    就连身周也都只剩下了晋王的的气息与熟悉的味道。

    她从未有过这样的经验,一时软在他僵硬的手臂里低低地了起来。

    仿佛这令她身上的青年越发蠢蠢欲动,柔软纤细的腰间,一只修长的手来回摩挲了起来。

    迷茫之中,宋明岚只感到那大手顺着裙摆就要往内里探入,那青年的吻慢慢延伸,顺着脖颈一路向下啃咬,陡然清醒了过来,挣扎着将青年推开,见他同样呼吸急促,一贯的冰冷消失不见,俊美的脸上露出几分薄红,急忙往一旁滚去,飞快地整理了衣裳,扶了扶散乱的鬓角,露出一张冰清玉洁的脸。

    “登徒子!”她严肃地谴责,就跟撩拨了人家晋王殿下的不是她似的。

    晋王:……

    v本s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 w ww g zbp i c om ,更sq新更t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