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宠妃 第134章
作者:花青雪的小说      更新:2017-11-30
    宋三太太此言,自然指的是李氏之前与杨国公那惊天动地,帝都皆知的流言。

    杨国公不着寸缕地从李氏的床上被拎起来,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别说是不是有人陷害,只说着被人捉奸在床,李氏的清誉就有被人怀疑的嫌疑。

    因此,当三太太这样指出的时候,李氏一张美丽苍白的脸顿时就涨红了。

    她敏锐地感觉到忠靖候的呼吸粗重了起来。

    是个男人就忍不得这个。

    “弟妹怎么能说得这样恶毒?”李氏顿时梨花带雨,从忠靖候的怀中撑起了身含泪问道,“若说我从前得罪了弟妹,无论是什么,我都愿意给弟妹赔罪。可是这等清誉,混淆血脉之事,弟妹可不能张嘴就来!不然,你又将侯爷置于何地呢?”

    她吓得手都抖了,又忍不住心里恨上三太太几分。

    “我恶毒?你干的还不是人事儿呢!”宋三太太顿时就竖起眼睛骂道。

    她想到女儿对自己千叮咛万嘱咐,不叫自己说出李氏当日的恶行来,只好憋住一口气。

    若叫破当日李氏恶意陷害宋明岚姐妹,那李氏与杨国公之事就立刻会叫忠靖候明白,是李氏棋差一招被宋明岚陷害了。

    虽然那时李氏同样会被骂两句蛇蝎毒妇,可是哪里有如今被忠靖候怀疑贞洁叫人来的舒坦呢?

    忠靖候一日不放下怀疑,这夫妻俩就永远都不会真正地和睦。

    李氏也不会再得宠了。

    因想到这些,宋三太太好不容易吞了嘴里的话。

    她见李氏一下子就扑进忠靖候的怀里,那狐媚子的样儿实在叫人见不惯,一时就冷笑着对不悦的忠靖候说道,“是咱们家的顶梁柱,我当然要关心一二。当初白马寺闹出那样的风声,我怀疑一下,难道有什么不妥?”

    “我也都是为了侯府的名声,为了老太太与的名声呀!”

    “行了。”忠靖候太夫人就笑不出来了。

    虽然儿媳有孕,有嫡子出生是件好事,可若这亲爹是隔壁老杨,那就叫人很受伤了。

    她严厉地看住了李氏。

    不过她当然也知道当初宋明岚是怎么陷害李氏的,因此对李氏同杨国公有染心里有数。

    就是因心中有数,因此太夫人才不能叫未来的孙子担上这等污秽的名声。

    “胡说八道!”

    李氏一下子就惊呆了。

    因为呵斥宋三太太的,竟然是一向不怎么待见她的太夫人。

    “母亲!”宋三太太想不到忠靖候太夫人会庇护李氏,眼眶都红了,然而宋明岚却明白了几分。

    她看戏看了一段时间,见李氏当真是如同自己所想那般口口声声自己有孕,美艳的嘴角勾起一瞬,目光潋滟多情。

    “三婶,你还是坐下歇歇,别扫了父亲与老太太的兴致。”

    她上前扶着宋三太太坐下。

    “三丫头,你是知道的,她……”

    宋三太太知道宋明岚是个精明厉害的人,因此此刻拿她当主心骨儿。且宋明菲说了,若不是宋明岚那日翻手为云,那李氏没准儿就得手了。

    此刻她紧紧地抓着宋明岚雪白的手腕儿,眼底含着眼泪低声说道,“她恶毒得叫人恶心!”

    “三婶儿快别说这样的话吧。”宋明月见了宋明岚那双剔透的眼就觉得浑身冰凉,只是她想到了什么,一双手紧紧地握起,又急忙上前对忠靖候说道,“三婶儿一向与母亲因管家权有些龃龉,可是也不能构陷母亲啊。父亲,您忘了,太医方才不是说母亲有孕了三个月?三个月前,您正家中歇着,日日与母亲在一块儿的呀。”

    她见忠靖候果然微微点头,就急忙垂目含着眼泪说道,“弟弟来得不巧,如今家中正是风雨飘摇的时候,母亲受了那么多的磨难,若是再有个万一,弟弟怎么办?”

    她到底与忠靖候感情极好,拉了拉忠靖候的衣摆央求道,“等弟弟出世,如今想怎么与母亲赌气就怎么赌气,可是这段时间,父亲还是忍一忍,就当是为了弟弟。”

    “你说得也有道理。”

    忠靖候虽然也怀疑隔壁老杨,只是想到李氏有孕的时间,就不再怀疑。

    李氏有孕的时候,正好儿是他手中没有差事,再家混吃等死的时候。

    “你好好儿养着。”

    忠靖候看重子嗣,更加看重嫡子。

    他两个儿子,长子宋明河如今不知生死,还有一个李氏所出的宋明枫,也看起来没有什么能耐。

    因此如今这个孩子,的确令忠靖候非常期待。

    “你有孕了自己都不知道,可见糊涂。”

    想到这段时间侯府之中的折腾,忠靖候就有些嗔怪李氏。

    李氏急忙诚惶诚恐地请罪,雪白的手指勾住了忠靖候的手,见他露出几分动容,这才柔声愧疚地说道,“之前三丫头回来,妾身忙着安顿三丫头因此并不在意。且这段时间的乱子,侯爷也知道妾身有些下红之症,本以为是寻常事,可是太医方才来说,才知道乃是动了胎气,并不是每个月必来的月事。”

    她解释了一番,见忠靖候哼了一声,急忙说道,“日后,妾身一定会十分小心的。”

    “那就好。若你能给我再生个儿子,我一定重重谢你。”

    忠靖候对嫡子的这份期待,令李氏的脸越发苍白。

    “老太太……”

    宋三太太急忙去看忠靖候太夫人。

    “好好歇着,你不必仓皇。”出乎宋三太太的意料,忠靖候太夫人显然也不打算对李氏在继续苛待下去了。这令宋三太太几乎气炸了肺,本要继续对李氏咄咄逼人,却猛地叫一只冰冷的手反手握住了手腕。

    宋明岚嘴角勾着浅浅的笑容,看着李氏含羞带怯地对忠靖候太夫人母子保证好好儿养胎。

    “三姐姐难道不为母亲高兴吗?”

    宋明婉正紧紧地盯着宋明岚,见她眼角眉梢都是嘲讽,就忍不住抬高了声音。

    她的话出来,顿时众人的目光就都投在了宋明岚的脸上。

    见宋明岚似笑非笑的,忠靖候眼中就露出几分不悦。

    “生的又不是我的儿子,我为什么要高兴?”

    宋明岚明白宋明婉小小的心机,垂目,漫不经心地微微一笑。

    一刹那的容光,压倒了这上房之中璀璨明亮的烛火,宋明婉只觉得眼前的少女艳色逼人而来,清冷之中又带着几分勾人的妩媚,任是无情也动人。想到白日里五皇子对宋明岚的另眼相看,只觉得恨意顿生。

    “可他也是三姐姐的弟弟!是父亲的儿子!”

    她见忠靖候对宋明岚有些不满的模样,就越发摆出了一副伤心的样子。

    宋明岚的孤冷与漠然,也确实在这欢喜喜庆的气氛之中格格不入。

    忠靖候太夫人同样皱了皱眉。

    宋明岚对李氏之子的冷漠,令她心中总是有些迟疑。

    “生得出来再说吧。”宋明岚漫不经心的妩媚,将宋明婉努力露出的强势给打得七零八落。

    只是这说得也太不像话了。

    “你敢诅咒母亲!”宋明月的眼睛顿时就亮了。

    “我诅咒什么了?”

    “你诅咒母亲生不出这个孩子来!”

    宋明岚看着宋明月这激烈的样子,笑得有趣极了。

    “这可是你说的,我莫非方才有一句提及这孩子生不出来了?”

    她的话,顿时就叫宋明月涨红了一张花容娇嫩的脸。

    宋明岚方才的确没有这么说过。

    “那你也……”

    “够了!”忠靖候太夫人被吵得脑仁儿疼,她就想不明白,明明是一件好事,这姐妹两个怎么就能闹得不可开交。

    见宋明岚慵懒地笑了笑,优雅地坐在一旁气度从容,宋明月却气的胸脯起伏,姐妹俩高下立判,忠靖候太夫人的脸色就不大好看。

    “行了,叫你母亲好好儿歇着,别闹了她。”

    李氏有孕,之前还下了红,忠靖候太夫人心里是后悔了些的。

    若不是她再三责罚李氏去了小佛堂,李氏也不会动了胎气下红,叫她以为自己是来了月事,而不是有了身孕。

    因此事,太夫人就不大想叫李氏再多烦恼,免得这一胎当真没了,沉默了很久,方才对忠靖候淡淡说道,“你好生照顾她。”

    她本想叫忠靖候将柳姨娘给移到别处去,免得李氏为了柳姨娘心中不快,可是想了想还是没说什么。

    “儿子明白。”

    忠靖候含怒瞪了坑爹的宋明岚一眼,只是却因晋王的缘故,不敢当真责罚她。

    见忠靖候不过是个一捅就破的纸老虎,宋明岚越发有恃无恐,她都不必理会这房中众人的脸色,自顾自地起身含笑说道,“我要回去歇着了。”

    显然在她的心中,自己的休息比李氏这一胎要紧多了。

    只是惠心却依旧十分担心,见宋明岚出了上房,急忙跟在她的身边忧心道,“太太又有孕了,小姐,这可怎么办?”李氏若再生一个儿子,只怕老太太对宋明岚的维护之意,都要保不住了。

    “怕什么。”

    宋明岚见这丫头吓得脸色苍白,不由展颜一笑,妩媚动人,也十分没心没肺。

    “假的。”

    真是个傻丫头。

    v本s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 w ww g zbp i c om ,更sq新更t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