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宠妃 第130章妻妾之争
作者:花青雪的小说      更新:2017-11-30
    柳姨娘这样识趣,实在令宋明岚有些意外。

    只是她是微微错愕,然而李氏的脸色就十分精彩了。

    她先是恼火宋明岚竟然看了自己笑话,之后见柳姨娘竟然在宋明岚面前献殷勤,顿时就急了。

    这两个都是她的大仇人,若是真的凑到一起,还有她的活路吗?

    柳姨娘如今是忠靖侯的心头爱,若真的与宋明岚联手,平日里在忠靖侯耳边吹些枕头风儿,那忠靖侯没准儿就真的将宋明岚重新给当成自己最心爱的女儿了。

    若真的是那样,这侯府往后归谁就真的不好说,此刻见宋明岚脸上明显带了笑意,李氏哪里还想得到别的,匆匆上前就将柳姨娘给拉到一旁骂道,“卑贱的贱婢,也敢在主子面前招摇?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莫非这院子里的主子,你还都想说说话儿不成?!”

    她气得脸都红了,气急败坏的,越发与柳姨娘的春风得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太太这说的是什么话。”

    柳姨娘目光流转,见李氏的脸气得涨红,不由娇笑道,“妾身的确是奴婢。就是因是府中奴婢,因此才要和两位小姐请安的呀,难道两位小姐不是妾身的主子不成?若妾身不来请安,那才是眼里没有了主子的人,才是恃宠而骄呢。怎么妾身请了安,太太反倒这样生气了呢?”

    她娇笑了两声,又见到宋明岚身后的晋王,脸色顿时一变。

    当初在太夫人面前做丫鬟的时候,她是见过晋王的,自然知道这位天潢贵胄的身份。

    “给殿下请安。”她又急忙福了福。

    在李氏的眼里,这就是柳姨娘不将她放在眼里了,越发气怒得厉害。

    “你还有理了?!”

    柳姨娘有了身孕,如今已经不得了了,更何况如今府中还有传言,说忠靖侯曾经对柳姨娘许诺,若来日生下儿子,一定不会亏待了她们母子。

    这样的传言令李氏的心都凉了。

    毕竟忠靖侯膝下儿女虽然不少,可是儿子却只有长子宋明河与她生的三公子宋明枫两个。如今宋明岚死得骨头都找不着了,往后侯府的继承人自然是她的儿子。可若柳姨娘真的生个儿子,虽然是庶子,然而俗话说老儿子大孙子,忠靖侯年纪一把才得了这个幼子,一定会宠爱无比,到时候宋明枫的地位只怕就要保不住了。

    她也明白,为何柳姨娘得忠靖侯宠爱,却依旧十分卑躬屈膝,连宋明依这种被废弃在娘家的弃妇都十分恭敬。

    这女人就是在讨好侯府里所有的主子,来日好携子与李氏母子抗衡。

    “太太这话妾身就十分不明白。难道妾身哪里做错了吗?”

    柳姨娘一双多情的眼扫过晋王,见晋王立在宋明岚的身后形同守护,想到之前府中传言,脸上的笑意越深。

    “大小姐是府中的长女,身份尊贵不必多说。还有三小姐,乃是原配嫡女,自然格外尊贵,太太虽是继母,可也不该慢待了从前太太的嫡女呀。”柳姨娘的声音如同莺歌儿一般动听,见李氏都愣住了,颤颤巍巍地扶着一个小丫鬟看着自己说不出话,就越发掩唇笑着说道,“太太也是世家侯夫人,莫非是忘记了元嫡最重的规矩?妾身虽是服侍侯爷的人,可也不敢在三小姐面前充大,不然这不是失礼,而是主仆不分呢。”

    “你!”柳姨娘牙尖嘴利的,把李氏给气得够呛。

    更何况,谁叫这柳姨娘张嘴闭嘴地说什么元嫡之女了?!

    李氏最忌讳这个,见柳姨娘偏偏要去讨好宋明岚,顿时就将柳姨娘恨到了骨子里。

    “只是既然太太不愿叫妾身与主子亲近,旁人妾身唯恐失礼不感应,倒是三公子与四小姐六小姐,都是太太生的,想必与太太同仇敌忾,日后妾身日后见到,必定视而不见,绝不亲近请安施礼,也好叫太太放心啊?”柳姨娘见李氏竟然被自己几句话就气得花容变色,眼里就露出几分不屑来。

    她笑得柔顺极了,活脱脱的一个十分听话懂事的卑贱妾室,然而李氏眼前发黑。

    柳姨娘的意思是……

    这府中她谁都恭敬,就是不把她生的孩儿放在眼里?

    “贱人!”她高高地扬起手,就要上前给柳姨娘一个耳光。

    一旁却从柳姨娘身后转出一个大丫鬟,毫不客气,没有半点儿规矩地将李氏的手给高高地握在半空。

    “姨娘正有孕在身,连侯爷都紧张我们姨娘得不得了,太太若打了姨娘,连累姨娘受惊伤心动了胎气,太太哪里能担待得起呢?太太是不知道,侯爷对我们姨娘这一胎可紧张在意得很,别一时出了这口气,回头……太太,我们姨娘也舍不得太太为了她被侯爷再贬到小佛堂去呀。”

    那丫鬟笑容轻慢,看着颤抖的李氏没有半点儿恭敬,显然在这侯府里忠靖侯是天,这些女人不论是正妻还是侍妾,只有得到忠靖侯宠爱的才有底气说话。

    李氏失宠,名声不堪与忠靖侯起了芥蒂,自然不会叫有宠的柳姨娘放在眼里。

    “妾身不听太太的话,太太骂我贱人。妾身听太太的话了,您又要打我,您到底叫妾身怎么样呢?”

    柳姨娘欣赏了一番李氏脸上的惊怒,见李氏身后的丫鬟们顾忌她有孕不敢上前,顿了顿,突然侧头拿帕子擦了擦眼角。

    她委屈可怜地立在宋明岚的面前,宋明岚却不过是冷眼旁观,并未为她做主。

    忠靖侯的妻妾之争,她一个女儿参合什么?更何况忠靖侯不是也来了吗?

    宋明岚这才在心中叹了一句柳姨娘心机深沉,她只怕早就见到忠靖侯的身影,因此方才再三挑唆李氏,又在宋明岚的面前卖好儿,如今又做出了委屈可怜的被欺凌的模样儿。

    “这是在做什么?!”果然,就听见不远处传来忠靖侯中气十足的怒吼声。

    沿着一条小路,就见忠靖侯左右个携着一个明媚娇俏的美人儿大步而来。他的眼角还带着几分笑意,那两个美人更是春意满脸,显然方才三人正在说笑,只是此刻走到面前,忠靖侯的眼里已经带了怒意。

    他冷冷地看了一只手正被扣在半空,显然放在正要行凶的李氏,又见爱妾在一旁梨花带雨,委屈得不得了,哪里还看不出发生了什么,顿时将李氏的手从丫鬟手中抢过,将她推在身后的丫鬟的怀里。

    “你竟然连柳眉都容不下?!”他虽然有了新欢,只是也不忘旧爱,柳姨娘怀着他的孩子,在他心中的地位很重。

    “侯爷?”

    叫忠靖侯毫无怜爱地差点儿推倒,李氏眼里的眼泪就忍不住纷纷落下。

    早年的柔情蜜意,到底哪儿去了?

    “太太要打我。侯爷,我好怕。”

    柳眉就依偎在了忠靖侯的怀里,又不着痕迹地去看那两个急忙去搀扶李氏的美人,见她们紧张李氏更甚紧张忠靖侯,嘴角就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她听说宫里给了忠靖侯两个美人儿,听说闭月羞花的,本以为是劲敌,谁知道不足为虑。

    只看她们对李氏处处依从,忠靖侯就绝不会真正地喜欢她们两个。

    “到底怎么回事?”忠靖侯才在李贵妃面前做了保证要善待李氏,因此还宠幸了李贵妃赏下来的这两个美人,甚至还直接将这两个美人给抬成了姨娘,做了自己正经名分的妾,而不是没有名分的侍婢,本以为可以与李氏缓和,谁知道李氏就敢公然要打给他怀着孩子的柳姨娘。

    他努力想着李贵妃的权势才能不叫自己再给李氏一耳光,也没有偏听偏信,先对柳姨娘说道,“她是太太,你也要谦卑一些。”

    “哪里是我不谦卑呢?实在是太太找茬。”柳姨娘哭着将方才之事说了,见忠靖侯沉默不语,就含泪道,“且虽是太太,可也都是服侍侯爷的人,平日里本该和睦,互敬互爱,把侯爷服侍好才是。可是太太明知道侯爷想要家和万事兴,却偏偏要欺辱我,还怠慢三小姐大小姐。侯爷,莫非这府中是太太的一言堂,太太最重,侯爷都不重要了吗?”她说中了忠靖侯的心事,忠靖侯顿时冷哼了一声。

    “不管如何,她也是太太。行了,你今日闹了一场也累了,回去吧。”虽然是在为李氏说话,可是忠靖侯到底偏心了柳姨娘。

    不然妻妾相争,被责罚的大多都是不懂事冲撞主母的妾室。

    李氏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见忠靖侯偏心柳姨娘,一颗心都被刺得生疼。

    “后院不平,一室不扫,何以扫天下?父亲,您连自己后院儿都摁不平,还是在晋王殿下面前,日后殿下如何敢将更多的差事交给父亲呢?”宋明岚今日看戏看得足够了,她虽然乐得看李氏的笑话,可是也对柳姨娘的心机心生戒备。

    哪怕柳姨娘再三与宋明岚示好,可是宋明岚冰雪聪明,却一眼看破了柳姨娘为何对自己处处讨好,顿时冷笑了一声淡淡地说道,“亏了五皇子才走,不然两位皇子面前父亲这般丢脸……”

    她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李氏却霍然抬头,露出惊喜的表情。

    “你说五皇子来了?!”

    v本s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 w ww g zbp i c om ,更sq新更t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