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宠妃 第98章鸿门宴
作者:花青雪的小说      更新:2017-11-30
    盯住宋明岚笑吟吟的脸,李氏急促地呼吸着。

    若不是宋明岚叫两个丫鬟紧张地护着,她一定撕碎这小贱人的脸!

    “都是你干的,都是你陷害我的。宋明岚,你的心这么狠毒,你不得好死!”

    打从白马寺,李氏嘴里来来回回也就这么几句了,宋明岚不在意地弹了弹自己的指尖儿,就当做耳边风。

    她就算不得好死,也会拉着李氏母女给自己当垫背的。

    “大伯娘还有脸说三姐姐的坏话吗?”宋明华本是个爽快的性子,其实早就有些憋不住了,若不是她死死忍耐,为了在忠靖侯面前将李氏给坑死,她早就爆发了。

    此刻她一双漂亮明媚的眼睛里闪烁着激烈的火光,咬牙看着李氏喝道,“我自认对大伯娘一向尊重,可是大伯娘怎么有那样狠毒的心,竟要逼着我们姐妹去死?”想到羸弱的二太太若是听到自己差点儿没了清白会如何,宋明华的眼泪就差点掉下来。

    “我们这么多年的姐妹,你竟然这样陷害我。”她看着宋明月冷冷地质问。

    宋明月不敢去看宋明华的脸。

    她瑟缩了一下,这才抬起了一张泪流满面的脸。

    “你听了那起子小人的谗言,于是就以为我要伤害你吗?五妹妹也说了,我们这么多年的姐妹,莫非我就是那样要祸害姐妹一生,叫她被杨国公玷污的混账吗?五妹妹,咱们之间有误会,你若是听了谗言,坏了我们之间的情分,这才是中了小人的奸计。”

    素日里,宋明月自持是忠靖侯嫡女,一向不将二房三房的堂妹放在眼里,只觉得她们天生比自己矮了一等。

    可是此刻,她却只能对宋明华示弱了。

    李氏被忠靖侯如此厌弃,她若是想在侯府还好好儿地生活,那就一定要和宋明华打好关系了。

    “我说了一句有关杨国公,有关清白的话了吗?若四姐姐不是心中有鬼,早就想着害人,怎么会我只开口一句,就知道我未问出口的话?”

    宋明华的质问,令宋明月哑口无言。

    她紧张地抿了抿红润的嘴角,顿了顿哭着就扑到了宋明华的面前大哭道,“五妹妹,五妹妹你原谅我这一回罢!我叫三姐姐气得狠了,总想着叫她知道我的厉害。只是我不知轻重,思虑不周,却不小心连累了你,这并不是我的本意呀!还有母亲……”她抱着颤抖惊恐的李氏对宋明华流泪道,“母亲一向对五妹妹疼爱有加,咱们姐妹从小到大,我有的,五妹妹必然也有,这都是母亲对五妹妹的一片心啊。”

    “一片心,才要将我们置于死地呢。”秦青往后头服侍忠靖侯太夫人睡了,出来听到这话顿时冷笑了一声。

    宋明婉缩在一旁什么都不敢说。

    她到底年纪小,虽然心肠狠毒,可是忠靖侯一怒如同雷霆,实在是将她吓坏了。

    “五妹妹,七妹妹!”见了秦青,宋明月的泪眼之中就闪过一抹深深的怨恨。她尚且记得忠靖侯想要将秦青给抬了做二房,这如今李氏失意,一不小心秦青就要爬起来,到时候这侯府中安有她们母女的立锥之地呢?

    只是秦青一向是忠靖侯太夫人的心头肉,她急忙藏住了脸上的怨恨,顾不得自己的尊严,又从发间将两只雕工华美的羊脂玉簪拔了下来硬了宋明华的手里。

    “母亲真的是无辜的,且小佛堂里阴森森的,母亲的腿前些时候不过跪了一日,竟险些跪坏了。五妹妹,七妹妹,你瞧瞧,这都是宫里的首饰,外头难得的,贵重又体面,往后这些都给你们,请你们为母亲说说话。”

    宋二太太与宋三太太在忠靖侯太夫人面前一向得意,婆媳相得,只要这两位婶娘给李氏说两句好话,那李氏自然也就能被放出来了,比起李氏这主心骨,不过是两件便宜玉簪算得了什么?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宋明华觉得深深地受到了侮辱,想到宋明月心狠手辣,也忍不住勃然大怒,用力将玉簪摔在了宋明月的脸上。

    “往后,你我仇人,没什么好说的!”她转身就走了。

    “三姐姐,我也累了,回去寻母亲了。”宋明菲也觉得心有余悸,她哆嗦了一下,看着李氏只觉得浑身都在发凉,只觉得李氏就是那传说中的美女蛇,看都不敢多看,也转身跑了。

    宋明岚知道她们今日害怕,能回到府中不露出异样都是在勉强自己,一时也多了几分怜惜,看着宋明华与宋明菲的背影叹了一口气,扶着依旧有些虚弱的秦青与宋明依一同出来,就听到身后传来李氏的痛哭。

    秦青听了这哭声,眉梢儿都不变一下的。

    “姑姑不觉得她可怜?”宋明岚就笑问道。

    “若不是你有晋王相助,此刻如此痛哭求死的,就是我们几个了。”

    秦青拒绝为仇敌报以同情。

    如果说从前她尚且尾巴做人,避开李氏,那如今她就是直面李氏,想要她去死了。

    “三妹妹,往后,她是不是再也翻不起水花了?”宋明依满心都在李氏那绝望的脸上。

    想到李氏被忠靖侯母子厌弃,沦落去了小佛堂,她的眼睛都是明亮的,见宋明岚雪白的脸上带了淡淡的犹豫,立在忠靖侯府的一处石桥上俯瞰下方的湖水不语,不由露出几分疑惑来轻声问道,“三妹妹为什么瞧着不高兴?往后,她必然不能再翻身,不会再伤害到三妹妹你了。”

    李氏都这样了,忠靖侯除非是傻了,不然永远不会叫她复宠的。

    “她并未伤筋动骨。”宋明岚折了吹拂在石桥上的一株绿柳的柳枝,在雪白的手中,神态平静。

    “什么?”这还没伤筋动骨?那李氏属小强的命的吧?

    看着宋明依与秦青震惊的目光,宋明岚勾了勾美艳的嘴角,柔软雪白的手指环绕着碧绿的弱柳,鲜活美感,漫不经心地说道,“今日咱们也瞧见了,那位五皇子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想到那白衣蹁跹的俊美青年,宋明岚的目光微微一冷,淡淡地说道,“太太这一回闹得是很严重,又沾染了杨国公,只是五皇子必然不会袖手旁观。”

    虽五皇子看起来对李氏没有什么好感,不过架不住李氏与宫中的李贵妃乃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妹。

    若李氏爆出这样的流言,那宫里的李贵妃同气连枝,也会被人讥笑非议,会被人疑惑清白。

    那五皇子瞧着天资过人,必然不会瞧着生母李贵妃的名声被人作践了。

    保住李贵妃,那自然就会连带着保住李氏。

    “咱们也太艰难了。”宋明依瞧着宋明岚费尽心机才将李氏给设计到如今的地步,可是没有想到李氏竟然还有一天重新复宠,一时就为宋明岚委屈极了,抚弄着眼前的额发低声说道,“若五皇子真的帮了太太,太太回头与父亲化干戈为玉帛,那此后……”

    五皇子主要出手,叫帝都所有的人都闭嘴不许再提李氏之事,将这场面圆过去,到时候忠靖侯面子没丢,必然会对李氏既往不咎了。

    “外头没人传没关系,只要父亲信了就好。”

    想到忠靖侯临走前那冷冰冰的眼神,宋明岚就勾唇笑了。

    她本以为将李氏送去了小佛堂,这侯府之中多少会清净两日,然而还不过两日,就有人找上了门来。

    这一日忠靖侯府的女孩儿都在忠靖侯太夫人面前承欢膝下,就连宋明月姐妹都神色恹恹地来了,大概是因白马寺之事,因此宋明月与宋明婉姐妹与余下的几个女孩儿泾渭分明,她们就呆呆地坐在椅子里,时不时地用含恨的目光去看宋明岚一眼。忠靖侯太夫人本就有些不悦,正想叫宋明月不许怨恨宋明岚,就见房外传来了女子的高声。

    “母亲!”匆匆的脚步声之后,成国公夫人一脸急切地冲了进来,进门就嚷嚷。

    “您怎么把嫂子给关起来了?!”

    这蠢货……

    忠靖侯太夫人只觉得成国公夫人的声音震耳欲聋,脸都黑了。

    李氏这事儿太丢脸了,她都觉得忠靖侯府上空绿云盖顶了,可是成国公夫人竟然还敢大声嚷嚷。

    难道要闹得人尽皆知吗?

    虽不知是五皇子还是旁人出手,令李氏与杨国公之事并未流传太多,许多人不过是说笑一回就算了,并未多大的波澜,可是忠靖侯太夫人是真心不愿自己的家丑叫声询问的。

    见爱女风风火火地进来,那姿容美艳,顾盼生辉,忠靖侯太夫人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问道,“你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没事儿的时候,你是说什么都不肯回来的。说说,你这回想做什么?”

    “自然是为了大嫂,”成国公夫人就嗔道。“母亲也是的,若不是四丫头书信与我,我都不知道嫂子在吃这样的苦!

    忠靖侯太夫人的目光,若有所思地扫过急忙垂头的宋明月。

    “你来就是为了这个?”

    “难道我不能回家了?”成国公夫人就娇气地哼了一声,看见一旁娴静微笑的宋明岚,又是脸色一沉。

    “公主府下了帖子,宴请帝都贵女,这是给你的请柬。安泰公主说了,指名给你的!”她洋洋得意地说道。

    宋明岚闻听是安泰公主,就露出几分诧异。

    据说安泰公主与李贵妃是情同母女,这风口浪尖儿地请她去吃饭?

    别是鸿门宴吧?

    v本s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 w ww g zbp i c om ,更sq新更t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