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宠妃 第59章反杀
作者:花青雪的小说      更新:2017-11-30
    正所谓打人不打脸。

    宋明岚这句话,顿时就叫众人的目光从宋二老爷与秦青之间,转移到了颤抖的李氏的身上。

    毕竟宋二老爷这一对儿还不一定是不是真的,可是当年李氏暗中与忠靖侯花前月下,那是实打实的呀,不然怎么忠靖侯原配前脚才死,李氏就迫不及待地嫁进来宣扬自己的真爱论呢?宋明岚的笑容在夜色里带着几分靡艳,那眼角眉梢的戏谑与嘲讽,还有居高临下的鄙夷,都与李氏方才看向秦青的目光没有什么不同,这样的目光之下,除了无地自容,李氏还有一种仿佛什么都被宋明岚看破的窘境。

    “你怎敢这样对长辈说话!”李氏尖声喝道。

    她的色厉内荏,顿时就叫宋明岚笑了。

    她抚了抚鬓角散乱的碎发,看向李氏,带着几分温煦与亲昵地问道,“太太,我对太太一向尊重真诚,方才……我说错了哪句话,还请太太指点。”

    李氏都被噎死了好吗?

    她指点什么?

    指点自己和忠靖侯是如何私通,还是断然否认这一切?

    可是她就算是想要否认,却没法否认,以为当初事情闹得那样大,不知道的真的不多啊。

    “你这个死丫头!”

    “都说继母难惹,果然如此。”宋明岚就柔声笑道,“虽然我知道碍了太太的眼,只是老太太与父亲尚在,我并不是无家可归没有人维护的孤女,太太,您口口声声死丫头,这真是叫人大开眼界啊。正巧,想必此刻老太太还未歇息,您方才不就想带着二叔去见老太太吗?我也陪您去,去与老太太说说死丫头的问题。”她顿了顿,轻声叹息道,“只怕来日若太太掌家中权柄,我这个死丫头定要被太太除之而后快了。”

    “太太对三妹妹哪里有一点的疼爱,看了都叫人心惊,往后三妹妹在这府里怎么过日子呢?”宋明依也在一旁含泪说道。

    姐妹两个柔弱得在夜风之中颤抖,李氏一怔,之后抖得跟犯了病似的。

    之前她还未将宋明岚放在眼里,甚至怀着几分鄙视,只觉得小丫头片子一个,随手就能收拾,还在宋明月面前十分淡然,只觉得自己千般妙计能叫宋明岚死在自己的手中。可是没想到这才多久,她就发现原来自己不放在眼中,本没有当做敌手的这个小丫头,竟然能将自己逼上绝地。她风韵犹存的脸上一片狰狞,死死地看了宋明岚许久,方才含恨看向宋二老爷与秦青。

    “没想到大表嫂是以己度人,既然如此,想必我不能奉陪。二表嫂尚在,二表哥夫妻伉俪情深,我没有大表嫂的魄力,不敢应承大表嫂的指责。”秦青感激地看了宋明岚一眼。

    她的笑容柔柔的,可是话里的意思却尖锐极了。

    李氏今日来捉奸,就是往死路上逼她。

    她都要被逼死了,还顾念什么家和万事兴的。

    “你!”宋明岚见李氏脸上的得意与猖狂此刻都化作僵硬与狼狈,冷笑了一声,指了指一旁噤若寒蝉的下人,淡淡地说道,“去寻父亲来老太太处给二叔做主。这侯府我瞧着二叔是住不得了。这不过是送姑姑回去,还未有逾矩之处,竟就能被太太,被咱们侯府的当家主母给当众捉奸?长此以往,咱们侯府的人心都要被太太给搅散了。太太,虽长房尊贵,可是忠靖侯府之所以百年兴旺,乃是族人同心协力,您却在坏了各房的情意,真是败坏侯府家业。”

    这番居高临下的呵斥,顿时就令李氏傻了。

    她在忠靖侯府之中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

    “想必大表哥今日不在表嫂的正房安歇,表嫂才有时间出来作践我们这样的孤女。”秦青虽然美貌温柔,性情恬静,可也不是软柿子。她手中的花朵儿都被捏成了汁水,此刻一双秀美的眼睛落在李氏的身上,仿佛要将李氏的身影给看到心底去,轻声说道,“大表嫂最近夜里闲得很,所以,天天都可以带着下人逛园子是吗?”她声音温柔,可是谁听不出来这是讽刺李氏失宠,每日孤枕难眠,却又守不住寂寞,非要在园子里散心乱晃呢?

    可见没有忠靖侯的眷顾,侯夫人这久旷之下,很有些寂寞难耐呢。

    秦青这句话,连宋明岚都侧目了。

    她都没有想到蔫吧成一团,缩着头,当日吃饭夹菜都只夹眼前几样的秦青,竟然也能说出如此刻薄的话来。

    这话太刻薄了,公然讽刺李氏守不住,想男人了,李氏这等身份哪里能受得了呢?正要怒斥秦青的胡说八道,却见这个一贯的老实丫头正对自己嫣然一笑。

    “怨不得,大表嫂连心腹的贴身丫头都给了三表哥呢。”

    这话……

    宋明岚默默地抹了一把脸,退居二线,掩饰着脸上囧囧的表情。

    这真是兔子急了还咬人啊。

    瞧瞧秦青被逼迫到了绝地,这都说了什么啊!

    这岂不是在说李氏没了忠靖侯的宠爱,想男人想得受不了因此看上了风流没下限的宋三老爷,然后两个人……于是将贴身丫头都相送了?

    由秦青可见,古语有言万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真的蛮有道理的,不然还不一定是谁逼死谁呢。

    如今冷眼瞧着,李氏可不是就要被秦青给逼死了吗?

    “你胡说什么?!”哪怕夜色幽深,可是四周灯火通明的火把也叫李氏清晰地看到了周围众人脸上那压抑与怀疑的脸色,那是在怀疑她与宋三老爷真的有首尾。她如今最怕的就是这个,若不是因这个,她也不会被撵到小佛堂去。更何况哪怕忠靖侯不大相信她与宋三老爷之间有什么,可是打从她靠着李贵妃的名义从小佛堂出来,忠靖侯待她就明显与从前不同了。

    甚至……他都没有亲自接她出来,她出来了,忠靖侯也不过敷衍看她哭了一场就算了。

    今夜也是宿在了通房的屋里头。

    李氏一则是因为恐惧,一则是因见秦青鄙视自己失宠与忠靖侯羞怒,已经气得眼前发黑。可是在这当口,她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找回场子。从前那以势压人,只要她一开口就能将众人压服,从不必想更多进退的时光早就不见了。她用力地咬了咬牙,见对面秦青正用一种深恨的表情看着自己,竟也忍不住退缩了几分,咳了一声说道,“表妹真是疯了!你住在忠靖侯府,吃用都是侯府的,怎敢对主母这样放肆,简直忘恩负义!”

    “我吃用都是吃的大表哥的,与表嫂有什么相干?不过大表嫂你放心,我不是一个白吃白喝的人,回头,我亲自跟大表哥道谢。”

    秦青一双贞静的眼静静地落在勃然变色的李氏脸上,抚了抚自己正是最鼎盛的如花娇容,意味深长地说道。“好好儿地谢。”

    李氏突然觉得透不过气来。

    她今日闹出这一场,此刻才发现仿佛是将自己给坑在了里头,更可怕的是秦青似乎与她对上了,很想与忠靖侯有个什么的样子。她再靠着李贵妃在侯府称王称霸,可是若忠靖侯想要纳个二房,李贵妃也管不到妹夫的房里是不是?且秦青可不是寻常的二房,她的背后是老太太,与忠靖侯有多年的表哥表妹的情分,又年轻美貌,这样的丫头若是入了忠靖侯房中,来日再生下子嗣,那足可以撼动李氏的地位。

    她咬了咬牙,不想再与秦青纠缠,强笑道。“侯爷事忙,你不要去打搅侯府。”

    顿了顿,她忌惮地看了看正含笑看来的宋明岚,招手就要带着人走。

    捉奸一事,竟仿佛要不了了之。

    只是李氏想要不了了之,秦青却不干了。她看着仓皇转身的李氏,突然冷笑说道,“怎么,大表嫂败坏了我的清白,如今分明了,竟想要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吗?难道我就活该被大表嫂这般侮辱,叫大表嫂将屎盆子扣在我的身上?我清清白白的人,怎么就与二表哥有什么不堪了?!”她一贯温柔的脸此刻突然激烈了起来,见李氏骇然看来,两行清泪滚落,高声叫道,“大表嫂是想逼死我吗?”

    她才哭闹了一声,就猛地转身往忠靖侯太夫人的院子跑去。

    “老太太,我没脸活着了!”

    “不,你等等!”李氏见秦青这就跟失心疯了一般,顿时伸手阻拦,可是哪里阻拦得住呢?

    人早就跌跌撞撞去告状了。

    眼看着那寂静的院子再次人声沸腾,女子哭声震天,还有那突然亮起来的灯笼烛光,李氏顿时手足无措。

    宋二老爷也惊呆了好吗?

    温柔懂事,看起来特别客气纯善的秦表妹,这看起来怎么和平日里这么不一样了?

    他养尊处优惯了,当然不明白秦青的破釜沉舟,也不会明白这世上有一种女子,若被触及逆鳞,那仙女都能变成母老虎。

    宋明岚却听着那遥远的呜咽的哭声,看向脸色呆滞茫然的李氏,突然笑了笑。

    看起来,她这位继母又要小佛堂一游了。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 w ww g zb pi c  om ,更v新更v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