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宠妃 第58章捉奸
作者:花青雪的小说      更新:2017-11-30
    “大表嫂?”

    见到李氏,秦青就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李氏之前才叫忠靖侯太夫人给关起来,这才多久,怎么就给放出来了?

    虽然秦青住在忠靖侯府上,说起来也算是占了李氏的好处,可是平心而论,李氏的为人令秦青很不喜欢,不仅刻薄小气,还总有自己的小盘算小算计,甚至连家中的女眷都防备,恨不能将侯府所有的东西都拢在她的手中。秦青虽然同样出身寻常,家中当初也不过是寻常官宦之家,可是也没有见过这样小气的主母,因此平日里对李氏一向是敬而远之,不大亲近的。

    她也知道自己年轻美貌得忠靖侯太夫人喜欢,为李氏忌惮,唯恐自己勾引忠靖侯,因此素日里都不怎么在忠靖侯面前露脸的。

    她觉得自己没得罪过李氏。

    可是此时看李氏气势汹汹地带着人来捉奸,真的捉到自己与宋二老爷时那一脸的兴奋劲儿,秦青只觉得寒入骨髓。

    “表嫂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若不是有人来报我,我都不知咱们府上竟然会闹出你这样的丑事!”李氏苍白消瘦了几分的美貌容颜之上露出清晰的笑容,带着几分得意地看着上前一步护住秦青的宋二老爷,挑眉笑道,“怎么,二弟舍不得了不成?只是我也与二弟说一句,虽然美人难得,只是二弟也该明白克制的道理!哪怕想要纳了表妹,也得按规矩来是不是?三媒六聘是不必想了,怎么也得先给弟妹端杯茶,叫弟妹认了这个妹妹,你才要与表妹柔情蜜意,是不是?”

    “你这话是什么话!”宋二老爷自认是个老实人,平日里对李氏也颇为尊重,谁知道李氏竟然说出这样不堪的话,顿时涨红了脸。

    他的确对秦青没有男女之情,只是此时此刻不护在秦青面前,还还算是个人吗?

    “我说的可都是好话。二弟,弟妹是个贤惠人,从前也说过,你若是想要纳妾,她是喜闻乐见,你何必遮遮掩掩,非要暗中苟且,反倒叫名声都坏了呢?”李氏今日才被忠靖侯放出来,在忠靖侯面前大哭了一场,此刻眼睛都是红肿的,然而看向愤慨的宋二老爷,她眼里飞快地闪过几分嫉恨,之后方才冷笑说道,“我也没有想到,表妹,你一向冰清玉洁的,竟然与二弟……”

    “大表嫂!”秦青断然不能容忍李氏败坏自己的名节,不然自己只怕真的要嫁给宋二老爷了,扬声道,“你不能信口雌黄!”

    “我信口雌黄?那我问问你,你大半夜的不去休息,与二弟逛园子,难道是我误会你了?”

    李氏今日并不是突然起意要抓宋二老爷与秦青的现行,而是早就想要叫他们好看。

    秦青孤冷,仗着自己是忠靖侯太夫人的娘家人,哪怕是个孤女,却在侯府之中怡然居住,甚至对李氏这个主母都很疏远。

    至于宋二老爷所在的二房就更叫李氏生气了。

    宋明华算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二房嫡女,身份哪里有她的女儿高贵?

    可是罗国公太夫人来了忠靖侯府上一回,竟硬生生只相中了宋明华,而不是她的女儿宋明月。哪怕罗家那小公子李氏没看上,也从未想过叫宋明月去嫁给一个罗国公府的旁支,可是李氏就是再没看上,那也带着几分傲慢,绝不容忍罗国公家的那小公子落在宋明华的手中的。她早就嫉恨在心,一心想着决不能叫宋明华得了这门好亲事日后在宋明月面前炫耀,因此很早就想找宋二老爷的麻烦。

    若宋二老爷与秦青私会,这样不堪,若是传到罗国公府中,罗国公太夫人还能这样看重宋明华吗?

    或许这门浑身就此被搅黄了也说不定。

    更何况李氏才丢了天大的脸,几乎万劫不复,此刻十分需要侯府之中闹出比自己还不堪的丑事来遮掩转移众人的视线,正好儿这个时候有人来报,宋二老爷与秦青算是撞到枪口上来,她不利用一番岂不是浪费了这个天大的好机会?更何况李氏说一句不好听的话,乌鸦落在墨水里,一般黑。隔房都闹出丑事,自然就显不出她来了,到时候看忠靖侯太夫人还有什么脸来关她。

    李氏再也不想回去小佛堂诵经了。

    那阴暗潮湿冰冷的小佛堂,李氏想想就觉得浑身发冷。

    宋明月陪她进去一回,这如今大病一场,正躺在床上病着。

    “是老太太叫我和表哥过来说话,如今老太太叫散了,我与表哥同路有什么不对?”事关名节,秦青也急了。她自然也看出李氏的不怀好意,只觉得这冷酷的逼迫令自己心生恐惧,这种仿佛被逼到绝境的境地,却令她坚强地哭不出来,只用一双带着怒意的眼睛看着傲慢的李氏,冷冷地说道,“我与大表嫂也说句实话,今日别说是二表哥送我回去,就是今日在这儿的是大表哥,我也一样儿请他送我回去!”

    “你!”见她竟然提及忠靖侯,李氏一下子就警惕了。

    秦青的身份在忠靖侯府其实十分尴尬。

    她正是花期,生得美貌贞静,行事优雅雅致,自然引人注目。

    更要命的是她是表妹,是可以嫁给忠靖侯府上任何一个男人的,她明明是当嫁的年纪,老太太却扣着她不放她出府嫁人,猪脑子都知道是为什么。

    秦青就是忠靖侯太夫人留给儿子的。

    虽然太夫人更相中次子,可是李氏更担心秦青眼界高看中了忠靖侯,因此一直都十分警惕。忠靖侯又不是宋二老爷那般忠贞的人,一不小心表妹变“妹妹”,那李氏就追悔莫及了是不是?她一向都警惕秦青,听见这话顿时冷笑道,“怎么,狐狸尾巴露出来了?不仅看中了二弟,你还看中了我家侯爷!”见秦青一双泛红的美眸死死地看着自己,李氏猛地打了一个寒战,挥手道,“证据确凿,把二老爷与表小姐送到老太太面前,请老太太发落!”

    “且慢。”事到如今,宋明岚觉得自己不能再躲着了。

    若真的送到忠靖侯太夫人面前,或许太夫人马上就能从善如流,顺水推舟叫宋二老爷与秦青成就好事。

    放在平日里,宋明岚是懒得管的。

    可是她方才看到秦青的坚持,与那些心底话,又觉得自己不能看着这么一个无辜的女孩被戕害。

    她踏着月色含笑而来,那一瞬间朦胧仿佛不在人间的美丽,连李氏都屏住呼吸一瞬。

    “怎么是你。”李氏发现自己有些失态,忍不住羞怒地呵斥道,“鬼鬼祟祟躲在一旁,你在做什么?看热闹吗?长辈都在,你却不知道出来请安,反倒在一旁看笑话,你这般行事,简直叫人厌恶!”她正是暴躁的脾气,本就被关在小佛堂中许久因此心中郁结,加之此地都是自己的心腹奴婢,她就再也绷不住一贯的面上慈母的做派,呵斥数落了几句,方才越发恼怒地呵斥道,“大半夜的还在乱走,你不要脸,你妹妹们还要脸呢!”

    “你都不要脸了,我还要脸做什么。”宋明岚对她一大堆的呵斥充耳不闻,只嫣然一笑。

    这直接就回骂了回去,哪里有一点晚辈低头认错的姿态。

    李氏之后的呵斥都被堵在嗓子眼儿,骂不出来了。

    “你说什么?!”她声音顿时就尖锐了起来。

    “太太噤声,不然吵醒了老太太,若是知道你才被放出来就不要脸了,还如此骄横霸道,或许又得叫你回去小佛堂了。”李氏到底身后还靠着一位李贵妃,宋明岚也没想过小佛堂能关她太久,此刻见李氏心有余悸地缩了缩脖子,就淡淡地笑了笑,慢条斯理地说道,“太太,侯府坏了名声,你觉得无所谓是吗?深更半夜,你如此大张旗鼓地冲出来,该是准备很久了,只怕也留意二叔的行踪很久了。”

    宋二老爷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对啊,怎么这么巧,自己才跟秦青走一回夜路就被逮住了。

    莫非这嫂子真的在跟踪他,就是为了陷害他?

    宋二老爷虽然庸碌,可也是在朝中厮混打滚儿的人,脸色顿时一沉,带着几分阴郁地看着李氏。

    “你胡说什么!”

    “灯火通明,下人们训练有素。”桐油的味道与炙热的火焰将花香逼退,宋明岚见李氏惊骇地退后了一步,目中露出几分心虚的模样,顿时就忍不住笑了起来,笑着问道,“还是如今侯府巡园子都得用太太亲自出马?您这不是侯夫人,是老妈子该干的事儿啊。”她见李氏被气得要死,顿了顿方才正容说道,“二叔与青表姑从老太太的园子出来,我就已经见到,他们彼此守礼,彼此距离八丈远,并无逾越之处,太太……”

    李氏迎着火把之下,那跳跃的火焰之下美人如玉的宋明岚,竟忍不住生出几分畏惧。

    她总觉得宋明岚嘴里肯定没好话。

    “捉奸太过荒谬。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勾引别人夫君的贱人呢?”美丽无双的少女一双眼里仿佛映照着那激烈的火焰,温柔地说道,“您不能自己做过贼,就觉得大家伙儿……都是贼。是不是?”

    此言诛心。

    李氏的脸顿时苍白一片。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 w ww g zb pi c  om ,更v新更v快无弹窗